第七章 比试
燕鸣漄2016-12-16 01:323,052

  北偌与南穹晚一些来到战斗场地。擂台周围已被弟子们围得水泄不通,楼上更是人满为患,眼光所及之处皆是攒动的人头,同时人声鼎沸,喧闹非常。

  比试的消息定是白氏兄妹透出去的。

  白卒的威名不必说了,在新一代弟子之中,大师兄白卒的名字简直如雷贯耳。

  南穹自入门来,尽管行事低调,但因他过于出众的相貌与深不可测的实力,一度成为门内弟子谈论的话题。

  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今年的排位赛,迫切想知道白卒与南穹碰撞的结果!但居然不必再等几个月,于今日就能一睹这两大高手的对战,弟子们自然是蜂拥而至了!

  白茉在门内也是小有名气,人群里还有喊她加油的。

  而由于白氏兄妹不知道北偌的名字,与南穹搭档的人也一直不曾公布,大家对这个人有了更多的好奇,北偌他们还没有到便是吵翻了天。

  北偌与南穹还没到门口便被热情的弟子们团团围住,根本挤不过去。

  突然一只有些冰凉的大掌伸来,将北偌小小的手牵住。正讶异间,她突然感觉自己腾空而起,转眼间已来到擂台上。底下弟子又是一阵惊呼,一些定力不佳的女生因目睹南穹飞跃的英姿,当场昏倒在地。

  站到台上,最后一个人露出庐山真面目,却几乎是个完全陌生的面孔。

  议论纷纷的人群里,突然有人蹦出一句:“杂役,是那个杂役!和南穹一同出战的居然是他!”

  “是那个哑巴杂役,在西门扫地来着!他连准弟子都不是,怎么可能和核心弟子过招!不要丢人现眼了!”

  “就是就是!快下去吧!”

  “真是不自量力!这种级别的战斗是你能上的吗?根本是拖南穹后腿嘛!”

  “还是快回去扫你的地吧!臭哑巴,娘娘腔!”

  ……

  场下叫嚣嘘声连绵不绝,听在耳中刺耳非常。北偌却恍若未觉,神情淡漠地望着无人处。

  在场上等候多时的白卒抱胸而立,神情难掩傲气与狠戾:“南穹,成王败寇,一战定胜负!”

  南穹则清冷回应:“敬请赐教。”

  正对擂台的那座楼上,正中坐了一身着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神色冷肃,深有威严。一众长老师父面对他,皆是诚惶诚恐,毕恭毕敬。

  江寅。

  北偌用余光瞟了瞟他,便与南穹一同后退站好。

  裁判走到正中间,出手示意,弟子顿时停止对北偌的挑衅,场中的气氛变得严肃甚至紧张起来。

  “点到为止,出界即败。比赛前后,有任何违反修炼界基本法则及不应门门规的举止的一方,立刻判为败并给予相应处罚。以上,明白?”

  “明白。”

  裁判双手一挥而下:“比赛开始!”同时退到目前不会干扰比赛的地方。

  白卒勾唇笑道:“作为前辈,就让你们三招。”

  白茉亦是一副不屑:“别到时候输了说师兄师姐欺负你们哦!”

  北偌与南穹对视一眼,见北偌点头,南穹便鞠躬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不再废话直接冲上去,连武器都未取出,看着很是仓促莽撞。

  白氏兄妹心中轻蔑更甚,但还没相视一笑以表他们彼此的想法是相同的,轻蔑就被惊异代替。因为一眨眼的功夫,有一个人居然不见了。

  白卒皱眉寻找消失的北偌,同时做好防御姿势。

  然后下一个眨眼,他就看见北偌那张清雅脱俗的脸诡异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双丹凤眼美得惊心动魄,却散发出噬魂夺魄的压迫力。

  白卒战斗经验何其丰富,立刻感到危险,以最快速度闪躲开。

  那一刻他的眼睛将一切以自己的极限转换成慢动作,只见一道金芒带着极其危险的气息,险险从他的鼻尖划过。

  白卒半摔半划出约莫一丈,还未站稳就见攻击他落空的北偌灵巧地转身,巧妙果断地将目标转向了自己的妹妹。

  就连白卒都想不到北偌的身手会如此敏捷灵活,判断力竟又是如此精准果断,这些又哪是白茉能想到的,于是白茉立刻就中了招,慌忙躲开也被划中腰部。

  “小茉!”白卒才唤出妹妹的名字,多年练出的危机意识又发出了警报,他反射性地移动身体,就见南穹那俊美到极致的脸出现在眼前,情况与刚刚的北偌几乎一模一样。

  白卒心中气急,他怎么可能再中招!他迅速调整身体,自家掌法顺势拍出,南穹同样出掌,与之正面对抗。

  “啊……”全场一片寂静,千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退回原地的北偌与木南穹,他们的心情已经写在脸上,完完全全的难以置信。

  前后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白卒却是半跪在地,白茉腰部受伤,而北偌与木南穹就像是没有移动过,不同的是北偌手上持着一柄剑,而南穹似乎受了点内伤,正坐着调息。

  等级低的弟子基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点能耐的便看出许多,心里的震撼比不知情的人更大。

  裁判离得最近看得最真切,看着北偌他们满是赞许。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不过好像是南穹他们胜了一筹……”

  “诶诶,那个杂役好像也挺厉害的样子呢!”

  “这么说起来,仔细一看,那个杂役也很帅啊!”

  “长得那么阴柔俊雅,是我喜欢的类型!嘻嘻!”

  “那个杂役好像是叫什么北偌吧?”

  ……

  弟子们在地下交头接耳,看北偌的眼神渐渐有些不一样了。

  “多谢师兄师姐的三招。”南穹说得有些气喘。

  白卒咬牙切齿道:“你……你们!”

  白茉连气的精力都没有,北偌那一剑砍得可不浅!

  北偌蹲下来问南穹:“可以吗?”

  他摇摇头:“没事,受了点内伤。”

  北偌将他扶起,两人不需再说什么,几乎同时又出发了。

  这次,白氏兄妹可半点不敢轻视,死死盯住他们,随时准备防御或还击。

  这么认真一看,兄妹俩又是震撼,不过至少心里也明白了一点。

  白茉还好,白卒毕竟大了不少,马上知道北偌是修炼了什么身法,形如鬼,现如魅,步法诡异多变,还隐隐有一丝森然之气透出;而她手上那柄长剑,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看透了对手的攻击套路,白卒心里放松了不少,他先承认一下他们的确有两把刷子,然后安慰自己说刚刚是自己轻视加粗心才犯错,往日的自信就又回来了。

  他眼睛一瞟,立刻判断出北偌的攻击位置,集中内力成功挡了下来。

  不过,那近在眼前的金色剑刃让他很不舒服,白卒略带慌张地后退一步,也当是下一步的防御。哪知这么一撤手,北偌居然又不见了。

  白卒暗叫不好,视线迅速在周围一扫,就见十几步之外的妹妹白茉的情况。

  此时南穹正在她的背后,准备对其出掌,而看白茉焦灼的模样,显然是不知道对手就在自己背后准备偷袭。

  白卒顿感背后一阵寒冷,拼命转身,便见了北偌那双染上金光的丹凤眼,然后身体就被拍飞出去,刚好和白茉撞在一起。

  “大哥……”白茉早没有了刚开始的气焰,这一战下来,她根本连被动防御都做不到,被打压得非常彻底,实在是羞愧难当!

  “他们的对战经验、实力和默契,实在是老道到可怕……”白卒沉声道。

  尤其算错的是北偌,一个杂役,哪里来这么深厚的内力和这么敏捷的身手!狠辣果断的判断力更不输他!

  轻敌!实在太轻敌了!

  “现在怎么办?”白茉擦掉口角的血问。白卒对妹妹点点头,白茉愣了一下,随即心领神会。

  观战楼上,一干师父长老对此战议论纷纷,不论结果如何,显然以后北偌和南穹的名字将会响彻整个不应门,南穹更将超越白卒。

  江寅却出奇得沉默,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北偌身上,神色很是复杂,其他人也不敢去打扰他。

  场上的战斗可没有一分一秒的停顿,只见那白茉从腰间锦囊中取出一根通体碧绿的洞箫吹奏起来,而白卒则似乎在蓄势,看来白氏兄妹已经被逼得不得不用底牌了。

  白茉吹奏出的箫声凄凉婉转,听在耳中很是不适,不少人发现自己的内力有紊乱的迹象,精神也很难集中。

  丝丝绿色之气从箫中腾出,一点点进入白卒体内,这些发现一时间又让弟子们议论纷纷。

继续阅读:第八章 启动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