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公冶羊
燕鸣漄2016-12-16 01:322,970

  梅溪以丹药掩去妖族特征,暂时变成黑发黑瞳的人类。北偌答应他再过些日子便向宾沮提惊雨天河锤的事,他也不好硬抢,便与叶诚暂住在不应门。

  宾沮带众人回到不应门,先派人将陈示同送出山,梅溪与叶诚食宿的事则全权交给南穹负责,而后与北偌准备一番,匆匆赶往禁地。

  虽只是半天功夫,自禁地深处涌现的邪恶黑气已经覆盖了大半森林,照此下去,只需两三天的功夫,整个不应山脉都要被这东西笼罩了。

  宾沮带北偌御剑而行,化作一道剑虹急速驶入不应山脉,下意识地,他在禁地入口停了下来。

  北偌感觉到宾沮的害怕。她如今修为过低,无法感受到禁地那邪物透出的力量的可怕程度,但宾沮就不同了。

  越是站得高,对修为差距带来的冲击感觉便越强烈,渴求与畏惧往往都是成正比的!

  “殿下,禁地危险难测,我可能无法……”

  北偌打断他:“好了宾沮,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是生是死都不是你的责任。”

  宾沮叹口气,运起灵力,脚下长剑复又升起,嗖的一声进入禁地森林。

  耳边风声呼呼,丛丛树林化作暗绿的影子在两旁呼啸而过。

  “呵呵!”

  突然之间传来一声诡异的笑声,北偌下意识转头,在脚下急速退去的树林之中,模糊出现了一道人影。

  北偌忽觉不妙,下一刻,莫名的一卷阴风袭来,她只感觉身子一侧,遥远湛蓝的天空顿时倾斜。

  “殿下!”宾沮的嘶吼渐去渐远,最后化为虚无。

  ……

  脚步声。

  “哟,瞧这身板,就这么点儿大啊?”有冰冷的类似剑尖的东西撩起她的头发,那个声音不觉惊异道,“哇塞!瞧这长相俊的!不会是个女娃子吧?我的亲娘,要不是灵魂气息几乎一模一样,打死老子也不相信八榕皇会是个母的!”

  温暖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扳动她的脸:“哎呀,长得真是俊哪!就这么杀了实在可惜!不过把头砍下来,挂在屋子里当个饰物也是极好的,哈哈!”

  那人松开手站起来,有利刃划动地面的声音:“算了,老子要动手了!你可别怪我,我也是没办法!后会无期了八榕皇!”

  利刃破空而来!

  “呲”的一声,金光乍现,荒古轮回剑带着凛冽霸道的气势划破虚空,一下便斩断了对方的武器。

  半截长矛带着枪头倒插在远处,那人举着剩下的半截棍子,表情有些呆。

  “哟,难不成是一直装死着呢!老子都被你骗了!”他挠挠鼻子,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浓重的痞子气。

  男子年龄大概在三十岁,身材奇瘦,却又长得特别高,有八九尺的样子,非常标准的一根竹杆子。

  他一头银白的短发乱糟糟地贴着脸,细长的面庞活像一张山羊的脸,下巴还留了一小撮银色胡子,不过除去一脸的散漫慵懒,总体来说长相还是不错的。

  北偌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他头顶那对长长的羊角上。

  银色须发,又生羊角,是妖修还是妖兽化形?

  “你是谁?”

  “啊,真的假的?别告诉老子都忘记了啊!”他用奇长的手指挠挠头,一副无奈又漫不经心的模样,“算了,老子才懒得管呢!反正你现在很弱就对了,杀了你也更快一些。小美女,乖乖把脖子献出来吧!”

  话音刚落,他一直慵懒地半阖着的眼皮突然抬起,一双眼白极少的漆黑大眼迸发出属于野兽的凶狠气势,大大咧开的嘴狰狞癫狂地笑着,一排洁白的牙齿闪着锋利尖锐的光。

  前一刻还是吊儿郎当的混混模样,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一只嗜血的恶鬼,这种转变实在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这是一个可以在谈笑间杀人夺命的疯子!

  他持着那半截被北偌斩断的木杆,只是向北偌踏出一步,高大的身影晃了晃,下一刻便出现在她面前,速度快得到了叫人胆战心惊的地步。

  北偌连轮回剑都来不及提起抵御,他那木杆便已经到了喉咙处,再进寸许,她必将血溅当场!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啪”的一声,那木杆突然受到一道紫色屏障的反击,男子猝不及防,木杆应声脱手而去。

  “哦,是启动符啊!”男子懒洋洋地回头看一眼被打飞的武器。

  大好时机北偌哪敢停留,早已运起全部功力奔逃而去,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地步!

  “主人,那家伙起码有御灵境!或许比这更强!”金兰的声音听着很是急切。

  御之三境第二境御灵境,此境界修士的灵力比御气境时更加醇厚,灵气已强大到可视的地步,不仅是御物,自身更可御空而行,速度与实力更不是御气境能比的。

  可恶!她连御气境的陈示同都甩不掉,又如何从这个起码有御灵境的疯子手里逃脱?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个竹竿似的人影不紧不慢地在北偌四周晃晃悠悠地出现,其轻松与北偌的气喘吁吁形成了鲜明对比。

  “唉,唉,看你逃得多辛苦啊!乖乖献出脖子不就不用受这些罪了嘛?其实我也不是不懂怜香惜玉的人啦!更何况还是你这样的大美女。但是对不住啊!老子必须要杀了你!没时间也没心思跟你聊人生谈理想!”

  他大手一挥,一道飓风顿时侵袭而来,北偌赶忙以双手抵挡,死死稳住身子,身上被风中夹带的灵力撞击得疼痛连连,转眼间衣袍已是破破烂烂。

  紧接着,有无数黑色长矛无声无息地隐藏在风中射来,竟是灵气凝聚的武器!

  北偌连眼睛都睁不开自然是看不见的,但她却是敏锐感觉到灵气的异动,果断松开紧驻在地面的双脚,借着飓风的推力急速向后退。

  紧接着身影一闪,化作道道黑影消失在了林子里。

  景物化成一簇簇彩色细线从身旁掠过,北偌以不规则的曲线前进,虽然极耗体力,但暂时成功甩掉了那个男子的追击,而这全是凭了八榕皇的绝顶身法,万鬼迷踪步!

  这种身法以八卦为原理,以行如鬼动如魅为特点。修炼者每一次移动每一次转身后都是在一副八卦中,其精髓不在于快,而是诡异多变,在任何时候任何角度都能逃脱或者反守为攻,逆转局势。

  将万鬼迷踪步修炼至一定境界,能化己身为万鬼,踪迹迷离诡异,甚至还能影响人的心境,产生幻觉。

  当然,这些对尚是初窥门径的北偌来说还很遥远。

  上次使用还是在与白氏兄妹的对战之中,那时她的身体无意间便使出了这种身法,而这一次她也是靠这个逃命了!

  “当当”几声,几柄半透明的铁枪毫无征兆地射来,虽然来势凶猛,却全部落空。

  “呵,好厉害的身法!但虎落平阳就是要被犬欺的,你就认命吧八榕皇!你以为你这样逃能逃多久?这片森林我熟得就像我家后院一样,你就是逃到兔子洞里老子也能将你挖出来!”男子的声音时远时近,身影也是时闪时现,想追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其实也有些恼。

  但北偌知道万鬼迷踪步支撑不了多久的!她必须想办法!

  向宾沮求救吗?但如今他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她也没有时间发什么求救信号,恐怕一停下来就是她人头落地的时候了!

  话说回来,这个男子为什么要杀她?他与八榕皇有什么恩怨过节吗?

  唉,算了,她怎么可能记得?

  等等,羊角,羊角?

  羊,羊!?

  就在这时,一道灵光猛地闪过脑海,北偌胸口紧了紧,顿时止住步伐,稳稳回头。

  男子就在身后几步远,见北偌突然停下来脸上笑意更浓,大手毫不犹豫地挥了下来。

  北偌不闪不避,凛着优美妩媚的丹凤眼,饱满粉嫩的纤唇轻启,声音坚定而清凉,静静吐出三个字:“公冶羊!”

  他黑色瞳孔瞬间放大,表情惊愕不已,身子则不受控制地直接趴在地上,俯首于北偌脚下,羊角恰好触及她的脚尖。

  “呵,果然是叫公冶羊!”北偌冷冷地笑起来,心里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公冶羊咬牙切齿道:“可恶啊八榕皇,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哼!你能起来再说吧!”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堕魔之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