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建木之子
燕鸣漄2016-12-16 01:322,822

  “建木之子?”

  “嘿嘿,定不会错的!在地宫法阵之中修炼时老夫便开始怀疑了。您与他一同修炼,是不是感觉到灵气异常得纯净,且带有丝丝生命之气?”

  北偌微讶:“我以为那是法阵的功效。”

  金兰摇摇头:“您那方法阵只有聚集灵气的功能,净化灵气和透出生命之气的,是那个小子。不过这是因了他天生特异的体质,是连他自己控制不了的。这也是他比常人强大很多的原因。修士吸收灵气进入七筋八脉,需要先剔除杂质,剩下纯净的灵气才能真正转化进入身体。他的身体加速了这一过程,与传说中罕见的阳脉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生命之气,是加速将杂质排出体外的过程,同时不断改善身体。他的自愈能力一定比常人强。”

  北偌道:“建木是传说中连接仙凡两界的神木,建木之子的意思是说南穹是建木的使者或意志所化吗?”

  “差不多,但有所不同。神物意志所化称为精灵,但他是实实在在的人类,没有随意改变外貌的能力。那个小子应该是出现了返祖现象。”

  “返祖现象?”

  “没错。五域分割,自生五行。远古的力量是神秘而强大的,若是一个修炼者能继承或者拥有这一类的力量,定是天定的强者。建木国在很久以前就是青木域的霸主,一直到现在这地位也未曾动摇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统治者一族平均都能保持绝对强大的修为。

  “当年老夫费了好大功夫才弄明白,原来他们族中一直使用秘法保持着远古的血脉,虽然稀薄,但是后代的天资都可以保持在可观的水平,再配合合适的功法,他们的修炼速度及成果不可小觑。

  “那个小子应当也是这种秘法的产物,他拥有绝对纯粹的木属性之力,就如同是建木的精灵,带着超乎常人又不可思议的力量,被称为建木之子绝对是恰当的。他甚至有操纵整个自然界的能力,只要是有植物触及的地方,他都能感应到,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偌大的山脉中找到您的原因。木之主宰,万物为仆,就是这个意思。”

  北偌的表情突然有些痛苦:“建木国?是那个隶属于仙界木族的建木强国吗?”

  她说了什么?建木国?不,不对,是仙界木族!为什么这么厌恶这四个字!为什么心里有滔天的恨意翻腾着!为什么?她与这个木族有什么恩怨吗?应该是很重要的事,为什么忘记了呢?快想起来啊快想起来!

  “主人!”金兰一声惊呼令北偌猛地回神,她居然不知何时在抱头狂吼,好似被囚的野兽,在绝望地嘶叫着。

  松开手,颓唐地躺下,北偌气喘吁吁地说:“对不起。”

  金兰忙退到一边诚惶诚恐地说:“主人,您这么说可折煞老夫了。您是想起什么事了吗?”

  北偌苦笑:“就是因为什么都想不起来。”

  “其实您真的不必太过纠结过去。那场大战虽然我们都不曾参与,前因后果老夫更是无从知晓,但老夫只知您是我们的主人,您绝对不会做那种背信弃义的事。即使遗臭万年又如何,我们知道您是清白的就够了。”

  “八榕皇么?”北偌笑了笑说,“多谢你老金。但我还想将你们五个都唤醒,否则总觉得欠着什么。”

  金兰恭恭敬敬一拜道:“老夫代其他守护灵谢过主人。”

  这时,门被敲响。

  “小北,你还好吗?”

  是南穹,不会是被刚刚她的叫声吸引过来的吧?这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差吗?

  “没事,我睡了。”北偌转过身,将头埋进被子里。

  “听你声音就知道睡不着了,要不要出来走走?”

  昏暗的油灯下,金兰摇摇头,于是北偌烦躁地躲进被子里蒙声回答:“不要。”

  半晌了外面也没有动静,北偌想了想,还是钻出来,开门探出头,一身蓝袍的少年正端着油灯站在门口朝她挥手,笑容满面的看着很是欠揍。

  山顶上凉风习习,褪去夜里的寒冷,只剩属于自然的温柔与清爽。

  北偌与南穹并排坐在一块磐石上,脚下便是陡峭得几乎光滑的万丈悬崖。

  峰底向四面八方铺展开一大片郁郁葱葱的密林,广阔得一望无垠,绿色浸染大地,色泽深浅不一。

  那边的天际混杂着蓝紫黑三种颜色,而后又渐渐消失在天空露出的白肚皮之中。

  不久一点微白缓缓自地平线升起,橘黄橘红的朝霞似仙女手中的轻纱,在无意识间铺满了天空,迎接即将初升的朝阳,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天。

  偶有惊鸟自林中腾飞而起,安眠的森林渐渐苏醒,开始有了活动的声音。

  整个日出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仿佛这是一场庄严的仪式,容不得半点轻语半分怠慢。

  在遥远的地方在那遥远的记忆里,似乎也有那样一个人,经常拉着她看日出,整个日出不说一句话,很安静很安静地。

  那个人永远是一袭干净清爽的白袍,脸上一张银色面具银银发亮,遮着举世无双的容颜。

  那张脸,她当然不可能记得了,也或许就从未见过。

  “真是好美的日出啊!”南穹的感叹将北偌从胡乱的遐想之中拉回来,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他。

  万丈金色的光芒里,他的侧脸由光与暗亲笔勾勒出动人心魄的线条,白皙的肌肤映着橘红的霞光,闪着夺目的光彩。

  翘得恰到好处的眉峰,深深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性感魅惑的唇,最后是刀削般的下巴,每一处在阳光偏心的装点下都美得令人窒息!

  真是个祸害!

  “小北,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地看吧!”他得意地说,眼角挑起,一双眼散发着朦胧又迷人的魅力。

  北偌脸刷的一红,愤愤骂道:“臭美!我是……我是突然想起什么,盯着你走神罢了!”

  “哦,居然有人看着我还能走神,是什么事居然比我还有吸引力?你快告诉我,也好让我自惭形秽!”他靠过来调侃她,属于男子的气息扑鼻而来,浓烈得连风也吹不散,萦绕在北偌身边恣意扰动着心境。

  “不要脸!”北偌实在拿他没辙,忙逃也似地转身跑开。

  突然间,大地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山顶上的碎石甚至都在不住跳动着。

  “南穹!”

  他还在崖边!北偌回头时,南穹已向她这边跑来,二话不说立刻抱着她蹲在一旁大石下躲好。

  这地震来得快去得也快,两人皆是有惊无险。

  “木秾……木秾……”

  又是这个声音!

  北偌循着这微弱的呼唤回头,在禁地方向,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正腾腾升起,竟有逐渐笼罩整个禁地的趋势。

  是法阵中封印的邪物吗?

  北偌忙跑回大殿之中,找到宾沮与他密谈起来。

  宾沮表情凝重道:“我也感受到禁地那股邪恶的能量,非常强大啊!难道是封印的东西破解了法阵,即将出世了?”

  “无论如何,必须进去看一看。”北偌说。

  宾沮点点头:“那便请殿下与您的朋友在此等候片刻,我这就去。”

  “也带上我吧!那是八榕皇的法阵,或许我能帮上忙。”

  “万万不可!禁地之内连老夫都不熟,又如何保证殿下您的安全?”宾沮连连摇头。

  北偌叹息说:“唉,那是八榕皇留下的摊子,宾沮,您为他做得够多了。若我真是八榕皇,我一定不愿你以身犯险,至少我不能置身事外吧!而且,我想跟去也是有私心的。禁地与八榕皇关系颇深,我若进去,会恢复一些记忆也说不定呢。”

  闻言宾沮还是有些不情愿,这时金兰现身说:“宾沮,便让主人去吧,该来的总会来的,避也避不了。”

  金兰都开口了,宾沮再不愿意也无可奈何,只好答应。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公冶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