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孵化
燕鸣漄2016-12-16 01:322,742

  解决了心头大患,北偌猛地想起南穹,忙跑回去,见他稳稳地运功,才松了一口气。而易晓鸢不知为何晕倒在了一旁。

  “为防我身份暴露,顺便将她弄晕了。”梅溪说,“不过,你要小心她。”

  “为什么?”易晓鸢虽然经常出口伤人,但还未到需要提防的地步吧?

  “这座山如此隐蔽,你以为陈示同是怎么追到这儿的?”

  “你的意思是易晓鸢……”

  梅溪俯视南穹,说:“看这小子的心性和对你的态度,是他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我也很好奇他是如何在这么大的山脉里找到你的。第一次他能找到山洞来,第二次又能追到这里,真是不简单。上山前我要你服下异火算是将你暂时屏蔽,不过他还是找到此处,看来他能定位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他顿了顿,饶有意味地笑起来,“木之主宰,万物为仆!厉害,厉害啊!”

  木之主宰,万物为仆?这是什么意思?

  正疑惑不解,梅溪转向大殿紧闭的大门,同时将北偌护在身后,只听“嗡”的沉闷的开门声,两扇玉白大门缓缓开启。

  这次又是谁!?

  哒哒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传来,半开的大门外走来一人,须发皆白,灰袍飘飘,炯炯有神的眼与挺直的身子难掩仙风道骨之味。

  “宾沮!”北偌欣喜的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有外人在场,宾沮自然不可能唤北偌为殿下。

  自保护大殿的符咒启动,他便知晓有人闯入洞府,临走前去看了看北偌,居然发现她根本不在房内。火急火燎地赶来,看见北偌的时候他真是吓得够呛,第一反应就是担心自己的符是否伤到了她,见她安然无恙,心头上的大石才算放下。

  “北偌,你怎敢私闯山脉,还进为师洞府来了!”宾沮真的有些生气了,语气非常严肃认真,她瞒着他进入山脉难道没有想到他会有多担心吗?

  她不再是那个有摧枯拉朽之力的仙皇了啊,现在的她对付两阶的妖兽都很吃力,她若出事了他要怎么向金兰交待啊!

  不过想想金兰却是一直跟着她,这要怎么算呢?

  见宾沮是真生气了,北偌忙柔声道歉:“师父恕罪,徒儿未事先通知您,是徒儿考虑欠妥,害师父担心了!”

  闷闷地吐了一口气,宾沮又看看受伤的南穹与晕死的陈示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偌前前后后将事情说了一遍,她倒不掩饰梅溪的身份,因为梅溪的外貌已经出卖了他妖修的身份,但略去关于神兵的部分,现在说明还不太合适。

  “实在是放肆!闯我不应山不说,竟还敢企图杀害我不应门弟子,真当我不应门是软柿子不成!”宾沮愤愤地骂道,当然绝大部分是因为陈示同居然几次三番想要杀北偌!

  宾沮用拐杖捅捅陈示同,发现他丹田已破,灵力溃散,已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哼!念在你修为被废便算了!否则打伤殿下的这笔账,就是搭上整个不应门,老头子我也要找你陈家算个清楚!

  宾沮令南穹中断运功,给他疗伤丹药,又以磅礴灵力助他恢复,半晌功夫,南穹的伤便好了六七成。

  处理好后,宾沮这才向朝高台走去,北偌知道他一直担心孩子的状况,也立刻随去。

  南穹与梅溪四目相望,两人目光皆是未起波澜,却偏偏生出浓烈的硝烟味。

  “多谢你刚刚救了小北。”南穹向梅溪抱拳,与他擦身而过。

  两人的侧脸皆是精致绝伦,一个潇洒若风,一个如火似冰,气质虽不同,却都是蛊惑众生的容颜。

  南穹走到梅溪的背对处,梅溪突然幽幽开口:“既然不可能有未来,还是早些离开的好,免得到时你与她都伤心。”

  南穹身影滞了滞,默默回答:“多谢提醒。”

  北偌与宾沮跃上台去,拨开层层叠叠的灵物,却骇然发现妖蛋不见了!

  宾沮顿时有些慌神,心急如焚地在灵物堆里翻找。

  北偌则保持着一贯的冷静作风,忽在高台另一侧,看见一个小脑袋战战兢兢地探出来。

  “叶诚!?”

  “北偌哥哥!”叶诚跑出来,心有余悸地瞟了瞟陈示同,小脸苍白如纸,显然是被吓坏了。

  不过,他怀里抱着那枚紫色妖蛋是怎么回事?

  宾沮一看自己的孩子居然在一个小孩的怀里,顿时怒发冲冠地跳下台去,恶狠狠地叫道:“小娃娃,速将妖蛋还来!”

  叶诚见他凶神恶煞的怒容还以为他是什么坏蛋,一边尖叫一边抱着妖蛋跑到梅溪身后躲了起来。

  北偌连忙稳住在爆发边缘的宾沮,而后柔声问叶诚,他颠三倒四地说了一通,众人皆是惊异无比。

  据叶诚说,他在昏迷之中迷迷糊糊听到哭泣声,醒来后便爬上高台,找到了妖蛋。

  这时陈示同突然出现,伤了南穹,叶诚非常害怕,便抱着妖蛋躲了起来,直到现在。只是那时北偌他们的注意力都不在那儿,才未曾察觉。

  “你说你听见妖蛋在哭泣?”宾沮欣喜若狂,这不是说明这个孩子已经有了意识,即将要孵化了吗?

  叶诚还是有些害怕这个看似正直和善的老爷爷,躲在梅溪身后胆怯地点点头。

  梅溪想了想,道:“这位老先生,实不相瞒,叶诚体质特殊,以他的血或许能催妖蛋孵化。否则只这样蕴养,这孩子不知何时才能出生。”

  宾沮见北偌点头,沉吟片刻后道:“那便请公子试试吧。”

  梅溪以目光询问叶诚,小家伙很勇敢也很大方,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出来。梅溪划破他的手指,将他的血滴在妖蛋上。鲜血仿若活物,很快便渗入紫色蛋壳进入蛋中。

  几只眼睛都死死盯着妖蛋,但半晌了也不见它有什么反应。

  叶诚眨巴着眼睛,对梅溪天真烂漫地说道:“是不是把它泡在我的血里比较好?”

  好像是为了回应这句话,只听“咔”的脆响,紫色妖蛋开出了第一条裂缝,紧接着有更多裂痕出现,然后蛋顶一个湿湿的小脑袋钻出来,娇嫩地朝众人叫了几声。

  雏鹰的鸣叫此时便是是天地间最美妙的声音,带起众人的喜悦,尤其是宾沮,当场便是老泪纵横,捧着蛋壳和孩子哭泣不止。

  “太好了,小鸟没事!”叶诚由衷地笑起来。

  “都是叶诚的功劳。”北偌摸摸他的头。

  见雏鹰不停鸣叫,叶诚扑扇着大眼睛问:“北偌哥哥,小鸟是不是饿了?”

  宾沮点点头说:“老夫去抓些妖兽来。”

  这倒提醒了北偌,她忙取出那只黑色巨蟒的晶核,只是不知品阶会不会太高。见宾沮点点头,北偌小心翼翼地喂雏鹰吃下。

  看它的黑色鹰嘴小得不行,却张口便将葡萄大的晶核吞下了肚,而后甚是满足地欢叫起来。

  孩子刚孵化身子非常脆弱,宾沮要做的事还有很多。离天亮还有些时间,宾沮给众人安排了房间,准备在这儿休息几个时辰,待他安顿好孩子再做打算。

  高台上的灵药数不胜数,甚至能找到四阶品质的灵药。梅溪翻找了一刻钟便寻到炼制丹药所需的药材,向宾沮讨要了一个房间,开始闭门炼制丹药。

  连续两日劳累本应当是很好入睡的,北偌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老金。”

  “在。”金兰褐色苍老的身影忠诚地浮现在床边,难看的老脸上挂着虔诚的笑容。

  北偌长长吐出一口气:“老金,南穹,是什么人?”

  金兰嘿嘿笑出声:“那个妖修说得很清楚,木之主宰,万物为仆。那小子,是建木之子。”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建木之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