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残阳续命
狂无言2016-12-16 01:503,690

  只见那水晶盒子十分精致,好像是密封着的。我正琢磨着水晶盒子怎么打开,只见梁天柱不知从哪拿来一只水晶杯,然后取了一杯瀑水倒在水晶盒上。那些水顺着盒子流进盒子下的凹槽内。过了一会儿,只见凹槽面升起了一些白烟。

  梁天柱上前把水晶被放下把那水晶盒身向上一提,盒子被打开了。我伸手拿过了那把水晶钥匙。

  “我们是从原路返回吗?”我看着这水晶孤岛问梁天柱道。

  “不,出路在后面的水帘里。”梁天柱说。

  我看了看四周,只见这水晶岛外围两米处,围了一圈水帘。厚厚的水帘把我们围在中间,除了来时的那段水晶桥,并不见有什么出路。夏林和上官千惠也是满脸疑惑。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梁天柱说了一声,然后一个原地纵跃,钻入对面的水帘中。我一惊,这么厚的水帘,他是怎么做到的?

  正在这时,只听瀑水的声音起了变化,我看到梁天柱消失的地方钻出一个水晶通道来。不一会儿,水晶通道就伸到了水晶岛的边缘,并在边缘停住了。

  上官千惠,夏林和我顺着水晶通道走了过去。我们来到了一个石室内,石室的对面有一个通道。

  初进那通道极其狭窄,我们只能挨个通过,通过后只见外面灯火通明,似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宫殿。两边立着两排鲜红的石柱,石柱大约十米来高,似乎从里面在燃烧,又好像铁柱被煤火烧红的样子。

  我突然感觉脊椎里一道冷气直逼全身,感觉手脚僵硬了起来。刚一抬脚,就直直的摔到了地下,我尽量侧身以免触到鼻梁,看到这地板使用一种稀有的铁制成。

  上官千惠看到了我,立马过来搀扶。我感觉手臂猛然一烫。

  “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梁伯,快来看看小飞他怎么了?”上官千惠急切的叫着梁天柱。

  夏林和梁天柱来了,只见梁天柱一把把我搀起,用滚烫的手从我的颈椎一直捋到尾椎骨。我才感觉稍稍能动了。我尝试着走了一步,还行,只是行动迟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着我周身的关节。我猜自己的动作一定很滑稽,有点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又有点像在跳最近流行的机械舞。

  然而上官千惠她们并没有笑,只是表情担忧且紧张的看着我。我想笑笑表示自己没事,可是一张嘴才发现脸部肌肉也僵硬,很难顺利的吐出完整的语句来。

  “小飞这是被冰火冻住了,外界温度越高,身体反而越冷。”梁天柱说的时候,我看到汗水从他的两颊流了下来。

  我想说“咱们快走。”可是出来的声音却是一声奇怪的猫叫。无奈我只得瞪了瞪翻了翻自己的眼睛,用眼神告诉他们我的想法。

  还好她们明白了我的意思,上官千惠和夏林搀着跟在梁天柱身后朝着火柱的深处走去。夏林的个子很高,我感觉她搀着我的力气很大,心想谁要是当了她的男朋友,估计是有些苦头吃的。

  正走着,前面突然热闹了起来,我看到原本空旷的大殿前方出现了不少火球。火球腾在空中,似有规律的左右晃动。我看见并没有钢丝之类的吊着。

  只见无数足球大小的火球来回弹跳着,时而有序,时而又杂乱无章。呼呼的火球滚动声令人心生畏惧。

  梁天柱看了看我似乎有些担忧。我知道肯定是我的行动速度太慢,害怕我跟不上,会被火球砸成肉饼或者烧死。

  我呀呀了几声,示意自己还能行。

  “这段熔球路有十米长,共有三百六十个火熔球,非常的谨密,每隔一米就会有三十六个火球突击,这三十六个火球永无休止的跳着火熔阵,每隔十秒就会产生一秒的间隙,我们利用火熔阵交替时产生的间隙过去。我们得用十秒钟的时间穿过这十米。”梁天柱说。

  我算了一下,以我现在情况下的速度,一秒钟行走一米确实有些困难,不过如果有人拖着我,就应该可以通过。于是我看了看夏林和上官千惠,冲她们点了点头。她们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们走到临近火绒球的位置。梁天柱来到了我们身后说:“你们先走,我来垫后。”

  我看到那些火球突然分成六堆向上跳了一下,我们刚要向前却又被梁天柱拉了回来,“我们要等下个十秒,火熔球刚聚起的那个时候快步走。要注意避免撞上前面的火球。”

  于是我们三人屏住呼吸,只见那些火球又开始聚起来了。梁天柱说了一声“走。”于是夏林上官千惠搀起我,梁天柱在后面推着进了那些火球的里面。走到五米处的时候,我的脚步有点跟不上了,这时只感觉梁天柱在后面猛推了起来,我的两只脚几乎悬在了空中。

  一米两米三米,我们终于看见了前面的空地。最后三十六个火熔球猛然聚起,我被三股力量带动着飞出了火熔球阵。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身体轻了不少。一声尖锐的谢谢从我的嗓子里哮出。

  我看到上官千惠的衣服已经湿透,紧紧贴在身上,一缕头发贴在了脸颊上,长长的睫毛下眼睛更加澄澈了,我看到了她那不变的红唇。心里一动,然后就和她来了个眼神对接。上官千惠并不躲避,只是看着我。由于我行动受到阻碍,不得不也这样盯着她。

  上官千惠又搀起了我,我也很配合的挪着自己的步子。

  我们继续往前走,只见前面的火柱上多了一些龙头,我正诧异,只见龙嘴里喷出了火焰。我看见这段路过后就到达终点了。

  “跟着我。”梁天柱说。

  于是我们就和梁天柱并排,一道火舌从我们面前喷过,又从我们身后喷出,不过我却冻的发抖。

  我们又走过了火舌阵。来到了一个圆形大殿中,几根火柱在周围咆哮。我看见一个圆坛坐在中间,那把钥匙就在圆坛上面。不过好像被烧得通红。

  “小飞,你可以把它拿出来。”梁天柱说。

  我伸出手看了看,原先那道被匕首划破的伤疤竟然已经痊愈了!

  我想到被冰火燎到,现在虽然置身火海,仍然是冰冷如斯。就鼓起勇气,缓缓挪向了那把钥匙。

  我感觉到很烫,但是终没有被烫伤。只见那块钥匙慢慢暗了下来,最终暗成一块黑森的玄铁,温度也凉了下来。

  我发现这玄铁和我们一路走来所踏着的玄铁质地是一样的。

  正踌躇间,梁天柱说了声大家都靠过来。我们纷纷朝梁天柱走去。我行得最慢,终于来到近前。只见梁天柱用手在地下一抠,一块铁板被抠了起来。然后一声倔强的吱呀声。原先那块红红的圆坛开始下沉变暗,一个阶梯出现在我们脚下,圆坛所落到的位置多出了一道暗门。

  走下阶梯,梁天柱又在我的脊椎上撸了一把,我感觉身体稍稍热了起来。我的身体又恢复了动力。咳嗽了几声,然后说:“我们成功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我们得出洞,希望能赶上今天的夕阳。”梁天柱缓缓的说,然后我们走进了那暗门。又是一声倔强的吱呀声。暗门里变成了一片黑暗。

  “大家手牵手,跟着我走。”只听梁天柱说。

  我感到有只手捉住了我,我有找到了一只手。从触觉上来说,捉住我的那只手应该是上官千惠的,而我找到的手一定是梁天柱的。因为这只手粗糙辣手,而且还有明显的老茧。

  “都牵好了吗?”梁天柱问时,我感到那老茧的手在抖,因此我确定这是梁天柱的手没错了。我说了声好了,听见夏林和上官千惠也答应了一声。

  我们跟着梁天柱又抹黑走了一节,感觉脚下平滑无碍,就像走在大理石地板上一样。突然一道暗光从我们头顶射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发现我们在一个很深的井里面。井很细,只能容下一只木桶。

  看来要上去只有靠绳子,一个一个把我们拉上去了,可那里有绳子呢?会不会要用上小时候爬墙的办法上去呢,可是这井真是太细了,没办法用力。不过要是井壁上能出来一些梯子就好了。

  我开始推测上去的办法,不过似乎都行不通。

  “小飞,你先上去,运气好的话,阳光刚刚好在上面。”梁天柱说,“站到井口下,不要乱动。”

  我站在井口下,正在迟疑,只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把我向上吸。我感觉喘不上气来,然后顺着那井口向上飞了出去,我想要是个胖子来到这可怎么办?

  好在井壁光滑,我又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挤出去一般。一下子就到了地面。

  我刚站稳身形,就听见嗖的一声,上官千惠也飞了出来。接着是夏林。

  我看到我们在一座山的顶上,只见一片晚霞,然而太阳却是被一片云给遮住了。我看着那片晚霞,它正在吞噬着我的生命。

  正在感叹,梁天柱出来了。

  看到这种情景一声沉叹:“霞光美否,不在其自身,是在于当时的心情啊。”

  我感到一股寒冷正在从我的脊髓深处蔓延开来,忽然一束阳光从我们头顶略过,我向后一看,那束阳光正射在一块大石头上。

  “小飞!快!”梁天柱说。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于是拼了命的向那块石头奔去。

  “加油啊!小飞!”上官千惠喊。

  “快点啊!快点跑!”夏林喊。

  可当我爬到石头上时,又有一小片云遮住了阳光,我绝望的坐在石头上,等待着寒冷将我吞噬。

  我看到上官千惠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夏林也哭了。梁天柱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

  忽然,我身上一阵温暖,一道残阳照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到上官千惠流着泪的眼突然亮了起来。夏林怔住了。梁天柱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

  我赶紧撤掉了我的上衣,任其沐浴在这残阳中。我感到一股暖流冲进了脊髓赶出了那股冰凉。

  我伸了伸懒腰,听见浑身关节在咔咔作响。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那缕残阳长啸了一声。那股冰凉随着我的叫声一起消散在残阳里。太阳落了下去,我坐在那块石头上喜极而泣,感受着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上官千惠她们围在了我的身边。

  “小伙子,行啊。还有腹肌。”梁天柱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