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夺命冲关
狂无言2016-12-16 01:493,327

  我看着梁天柱,只见他面不改色,看着那火苗说:“有一种冰火,存在于八重地狱之中,它虽有光亮但是阴寒至极。据说人只要一触到火焰,就会有一种至寒的感觉渗入脊髓,如果不在五个时辰内见到阳光,那么这寒冷的感觉就会慢慢侵蚀人的全身,直至被冻死。”

  本来还在为烫手而发愁,没想到却要被冻死而发愁。

  “那要怎么才能取下这钥匙呢?”我问。

  “这冰火不熄不灭,也不可用东西遮挡,唯有用手去取钥匙。”梁天柱说。

  “那我们五个时辰以后能出的去吗?”我问。

  “这要看我们的造化了,五个时辰里,我们还要取出剩下三把钥匙,按理说是可以出去的,不过,要是我们出去以后遇到的是阴天或者是晚上,那一样没用。”梁天柱说。

  “那要怎么办呢?”上官千惠问。

  只见梁天柱用深邃的眼神看了我们几人一眼,眼角眯出了几条皱纹。

  “要取鲜血滴在那钥匙上,然后再取钥匙。”梁天柱说。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这样就可以不用被至寒的感觉侵蚀了吗?”

  “这样,触碰到冰火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了。”梁天柱说。

  “用我的血吧。”我自告奋勇的说。

  “不过你仍然要小心。”梁天柱说着拿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了我。

  我看了看匕首,又看了看梁天柱,然后用匕首划破了右手。那匕首甚是锋利,我看见一道鲜血从我的掌心流出,我赶紧握住拳头,然后举在钥匙上面,我感到血液流出。一滴血滴在钥匙上,立马凝结了。

  “可以拿了。”梁天柱说。

  我看到一滴血顺着钥匙滴到了冰火上面,冰火缩了一下,我赶紧去握住那钥匙,我的手心一阵冰凉。正当我要缩手的时候,看见那冰火又长大了,火苗向我的手上扑了一下,我感到一阵冰凉从手上传至全身。然后又感到那股寒凉一直渗入到我的脊椎,我顿时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不一会儿那股寒意就扩散到了我的周身。我感觉外面的空气温度并不低,但是我的脊髓里好像是被冻住了。

  我开始使劲把身体往一处缩,我知道自己还是被火焰燎到了。梁天柱也是一惊,显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上官千惠和夏林也是一脸着急。

  这时我伸出手,一道血液凝结在我的掌心,我了看那钥匙,样子和那把金匙一样只是用木头制成,我把钥匙收好。此时身体已经开始接受那股寒冷了。

  忽然我发现我们站的水晶开始下沉,然后跟那朵木莲分离。

  只见上官千惠和夏林过来把我搀住,我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用像是藏在冰窖里的声音说:“对不起,是我太不小心,给大家拖后腿了。”

  “你很勇敢,不过接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梁天柱说。

  此时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很大程度上适应了寒冷。只是会不经意间打个冷颤。

  水晶下沉了大约二十来米,我看见旁边出现了一道暗门。暗门里很是杂乱,很多类似树根的东西盘错着,使人很不舒服。

  “跟我来。”梁天柱说了一声,钻进了那道暗门中。

  此时我感觉体力恢复了。也义无反顾的跟进去了,夏林和上官千惠也跟了上来。我们跟着梁天柱,心里万分感激这个引路人。

  这个洞里一片漆黑,梁天柱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支火把,点着拿在手上。“这里通往土隧台,第三把钥匙就在土隧台上。”火把照亮以后,梁天柱说。

  我看地上有一些火把也捡了一根,梁天柱帮我点着。我让上官千惠和夏林走在中间,我站在后面。

  “这条道不是很长,但是也是有危险的。你们要时刻注意脚下,如果一旦下陷就要立刻停下不要奔跑。如果奔跑就会越陷越快。到最后我们会被陷入一个暗流空间,永远也无法走出去。”梁天柱说。

  这倒是和我们于是所做出的反应相违背。越是着急就越容易出事?我想着。突然我的脚下一陷,吓得我赶紧抬脚,可是第二脚陷得更深。

  我立刻停了下来,慢慢抽出一只脚,放在地上,地面果然坚固起来,我又抬起第二只脚,并且试探着慢慢地走着。我努力让自己的心里平静下来。虽然夏林她们离我只有五步之遥,可是却感觉无法赶上。

  我们这样行了大约二十分钟。我看见前面空旷了起来。一个两米来高的台子出现在一个高五米左右,长宽度大约三十米的方形室内。方室五面封闭,顶上爬满了树根一样的藤条。

  他们三人已经先到达了方台,五步以后,我也上了方台。只见方台并不是用石头制成,四面设了梯子,台子上平整如壁,并不见有钥匙。这应该就是土隧台了。

  没等我开口,梁天柱就拍了一下土隧台的中间部位。忽然,一个声音从顶上传来。抬头一看,只见顶上的藤蔓仿佛受到了惊吓,迅速拧作一团。藤蔓越扭越多,最后形成了一根藤柱向下生长了起来。

  那些藤条一接触到土隧台,就开始往四周蔓延开来。我见那些藤条爬到我的脚下并没有缠住我的脚,却又找其他的路去了。不一会儿,藤条就把整个土隧台覆盖了。只留下了我们几个所站的位置。然而,看着这些,我还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只见那根藤柱发生了变化,那些藤条从中间慢慢分开,好像一些虫子正在分离。不一会儿就分离出一个三十多厘米的断层来,只有四根藤条连接着藤柱的外层。

  那藤柱中间就像一个巨口不断向外吐着什么。最后我看见一把钥匙被吐了出来。我看了一眼梁天柱。只见他点了点头。

  我轻踩着那些蠕动着的藤蔓,一步步来到藤柱跟前,伸手拿住了那钥匙。

  我后退了几步,只听梁天柱说:“我们站的近一些。”

  然后我就看到无数的藤蔓从顶上垂了下来,虽然心里很膈应,但是被那些藤条包裹住以后却有一种睡在温床里的舒适和安全感觉。我感到我在被藤条往上推。不一会儿就被推倒了另一个地方。

  我看见上官千惠她们也被推了上来。

  梁天柱走近我们然后说:“这些是柔命生死藤,虽然我们是出来了。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破坏了那些藤,或者在里面逗留一个时辰以上。这些藤就会把我们送到另一个地方。”

  我知道梁天柱说的另一个地方就是极乐世界。

  我猜我们已经来到了水涡阁,水涡阁是第四块钥匙的所在了。同时我也在担忧体内的冰火噬髓。

  一阵凉气扑来,我看到一条水晶之路,两边挂着厚厚的水帘。这水涡阁是个美妙的地方,只见水帘飘飘,雾气腾腾。我感到有人扶住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上官千惠,这一连串的经历下来,我和上官千惠已经建立了很多信任和默契,心想如果取到钥匙回去抓住了裴子彭那家伙后,我一定要向她表白。

  虽然夏林对我一直很火爆,但是这短时间里,也算共同走过了不少路。她对待我的动作也缓和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座快有一米的水晶桥上。只见桥上并没有扶梯,一直通到对岸,远处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那把钥匙。正想着终于能有一次无险拿到钥匙时。前面的水晶桥发生了变化。

  只见那水晶桥分成了好几节,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起来。

  我们来到了一个貌似冲关游戏的地方。不过这个冲关游戏却是几千年前的古人用奇门遁甲布下的。

  “我们要踩着水晶桥,千万不要滑下去,一旦滑下去,下面是万丈深渊,会被落水击得粉身碎骨。这水晶桥每过一刻就会重新组合一次,我们得趁组合的时候冲过去。”梁天柱说着。然后梁天柱在前面,上官千惠第二,我第三个,夏林第四个。

  忽然前面的水晶桥消失了,梁天柱见状赶紧叫我们准备。果然,我看到那段水晶桥开始慢慢修复起来。这段桥大概有四十米远,在消失后不久会从一头慢慢出现,一次出现七八米,等到联通到彼岸以后,就会变回混乱的模样。

  我们跟着梁天柱行走在这奇异的水晶桥上,到三十来米的时候,突然桥的修复速度加快了。梁天柱说了一声快跑。我们就赶紧加快了脚步。我听见夏林在后面叫了一声,赶紧回头,原来她加速过急,摔倒了。我见她朝桥边滑了一下,赶紧过去拉住了她。

  夏林原是练过的,迅速就站了起来。然而我一抬头,发现身后的桥段消失的速度变得很快。眼看就要消失到我们的脚下了,我赶紧拉着夏琳狂奔起来。

  我们踏着消失的边缘一路跑到了对岸。正要歇息,夏林所站的那块桥身也消失了,只见夏琳的身子向下一滑,我吓了一跳,赶紧拉紧她伸过来的手,这时梁天柱也拉住了她。由于地心引力产生的惯性,我感觉胳膊几乎脱臼。但是终于还是坚持住把夏林拉了上来。

  我听到一阵水风从耳畔刮过,看到那阵风带着的水一直下落到不明之处。

  我的两鬓满是流水,不只是冷汗还是被风刮过来的水。

  我们站稳身形,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小水晶圆岛上,正中央的水晶盒子里放着一把水晶钥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