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此人是谁
狂无言2016-12-16 01:503,354

  “我们要守护这些玉匙。”我说。

  “可是你守护玉匙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梁叔问。

  “是为了守护封印?”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的真正意义了。

  “没关系你慢慢就会明白的。”梁叔说。

  这时我们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沉闷的敲打声和东西倒地的声音。梁叔对我们说:“你们的事还有待于解决,不然就仍会有生命危险,我这里有一个通道,可以通往你们来时的路,你们也可以从地面坐车回镇里。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吧。”

  我们点了点头,顺着一条通道向前走去。很快我们就到了出口,走出来后,我发现我们正在金良亭不远的地方。我还记得到婆婆家的路。于是分开草丛很快就来到了婆婆的那个房子里。我们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人。走进屋子,我看见一张字条留在桌子上,上面写着:这里安全,你们现在这里安顿休整一晚。

  夏林拿着看了看说:“这是我老娘的笔迹。”于是就放心的在屋里翻腾起来。我见这房间布置和镇东的那间基本一样。

  “这老太太,不知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夏林边翻东西边说。

  “你怎么称呼你妈叫老太太?”我打趣的问夏林。

  “难道你觉得她不像老太太吗?”夏林却把我给问住了。

  夏林的年龄仅有二十多岁,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然而她的母亲却已经年逾六十。我无法反驳她什么。毕竟这事本就属于隐私,她不说,我也不敢多问。

  “那你在找些什么?”我问夏林。

  “当然是找吃的了,难道你不饿吗?”夏林说。我见她翻来覆去也没有什么成果。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一个人的时候也曾自己做饭,心想是时候露一手了。

  我向厨房走去,刚走进去,却发现上官千惠已经在里面了。我见她正在择菜。说道:“这婆婆真周到,还为我们准备了食材。那我也来帮你吧。”

  上官千惠没有拒绝,于是我们就一起择菜了。其间我问:“你觉得梁天柱怎么样?”

  “梁伯是个好人,我爸爸经常提起他,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上官千惠说。

  “恩,他的确是个好人,我能从他的眼神里读的到。我觉得他似乎无所不能。”我说。

  “对啊,梁伯很多年前就很厉害了。当年我爸爸闯秘境的时候,多亏了梁伯的帮忙呢。”上官千惠说。

  “但是我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梁叔讲的故事和上官叔叔讲的不一样呢?还有,这一切好像是为我而准备的一样。”我说。

  “他们讲的本身就不是一个故事,当然不一样了。其实你觉得这像是为你准备的也没错,其实也可以说是为了所有使者准备的。”上官千惠说着。

  我寻思了一会儿这话,觉得很有趣。

  我和上官千惠,一起择了菜,然后上官千惠让我等着,说她一个人就可以了。

  我只好,从厨房出来,我看到夏林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瓶饮料贪婪的喝着。她看见我,用眼斜了一下墙角说:“想喝,那有,自己拿咯。”我看到一些白色液体从她的嘴角流出。知道她大概再喝牛奶。

  我看了看墙角,果然放了一箱牛奶。拿了一瓶问:“夏林姐,这里真的很安全么?”

  夏林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当然了,我老妈说了安全就一定安全。”然后就自顾自的喝牛奶了。

  “那。如果这字条是别人模仿的可怎么办?”我问。

  “别想那么多,这是不可能。我老妈一向很少在外面写字,除了我家里的人没人知道她的字迹。”夏琳自信地说。

  我一听也是。“你家还有其他人啊?”我问。

  “当然了,我还有几个哥哥呢。”夏林自豪的说。

  然后她就给我讲了关于她哥哥们的事。原来夏琳还有三个哥哥,大哥夏道松,目前在世界地理研究所工作。二哥夏道吉,中国古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三哥夏道明,身份特殊,夏林说他是一个部队里的教官。

  “哇,你的哥哥们怎么都那么牛逼?”我惊叹道。夏林并没有提到他的父亲,我想估计有些伤心事在里面,也就没有多问。毕竟能给我说这些说明已经把我当做了自己人。

  这时,上官千惠把饭做好了端了上来,香气立马飘了满屋。“是什么饭这么香啊?”我问。

  只见上官千惠微笑着说:“只是几样素菜而已,大家赶紧吃吧。”

  虽然只是几样素菜,但是我觉得这香味简直是美极了。于是暗暗佩服上官千惠的厨艺来。

  “上官妹妹可真会做饭啊,这下我们可是有口福了。”夏林说。

  “从小就学做饭,也是熟能生巧吧。”上官千惠说道,然后几盘菜都端了上来。

  我尝了一口,伸出大拇指说:“真赞。”

  吃完饭,我们收拾了一下,然后夏林和上官千惠就去洗漱了。我听到她们有说有笑的一起进了洗澡间。我也想洗澡,可这里只有一个洗澡间,我只有等到她们出来后才能进去洗了。

  我等的都快睡着了,想起貌似师屠的手枪还在我的包里。于是来了劲,翻开背包,看到了那只黑色警棍,此时已经没有电了,需要充电。我想把这电棍交给上官千惠让她防身,然后就给它充上了电。我又打开内包看见那块黑玉,上面果然有一个血样的图案。上官文清没有骗我。我在背包里找到了那只枪,里面还有一发子弹。我反复看了看然后把弹夹安上,放回了包里。他是指认师屠的证据,这得好好保管。

  洗澡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我看到夏林和上官千惠走了出来,只见她们很自然的穿着浴袍,揉着湿润的头发。夏林看到了我, 走了过来说:“小飞,你怎么还没睡?是不是想洗澡?那你去洗吧。我和上官妹妹先去睡了。”我看到修长的轮廓从她的浴袍里印出来,深深的V领处事业线清晰可见,她的小腿很长,皮肤雪白,这和她的暴力倾向不太符合。

  我见她带着上官千惠走进了卧室,卸了妆的上官千惠仍然是那么动人,他的嘴唇还是那么红。我看着她轻盈的走进卧室,然后带上了门。

  我也去洗了澡,感觉浑身舒畅了。

  一夜无梦,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我看见上官千惠已经起来了,我们互相问了早安。见上官千惠已经做好了早餐。

  此时夏林还没有起床,我们先吃了早餐,只见夏林才睡眼惺忪的起床。然后又在房间里捯饬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我们让她吃早餐,没想到她并不吃。

  我已经想好了对策,先回去镇里,找到黑子阜宗他们,然后和他们联手揭穿裴子彭。

  我们三个整了整衣装。各自带上了帽子,准备从大路回镇里。我们步行走了大约两公里才找到了条公路。路上的车并不是很多,我们看见路边的一个小商店旁边有一辆轿车。想过去看能否搭上顺风车。

  走近一看,车里面并没有人。

  我走进商店,看了看,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在那里坐着在电脑上看电影,电影的声音震撼,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我进来。

  “老板,请问外面的这辆车是谁的?”我问。

  那矮胖男人听到了我说话,但是由于电影的声音太大没有听清。他赶紧调小了声音问我要点什么,于是我又问了一遍那句话。

  只见那人谄媚的一笑,说:“这辆车是一个男人放到我这里的,他把钥匙留在这里说是,如果有个叫夏林的人来这就把钥匙给她。”

  我一听这话,赶紧问了那人是什么模样,矮胖的店老板说:“那人戴着帽子,好像受了什么伤,走路不太自然,对了,他的眼角上有道伤疤。”

  我一听眼角有伤疤,立马想起邢烈来,他眼角的伤疤让我印象深刻。我赶紧叫来了夏林问她认不认识邢烈。夏琳茫然的看着我,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邢烈这个名字,我问她人不认识一个眼角有疤的人,她也只是摇头。

  我把夏林带到矮胖店老板面前,只见那老板一眼就认出了夏林。看来那人已经向店老板描述过夏林了。

  “你就是夏林吧,这是那车上的钥匙。”矮胖店老板说着便把车钥匙递给了夏林。

  夏林接过钥匙,一脸疑云。走出商店,夏林再三检查了那辆车,没什么问题。于是打开车门,发动了轿车。

  夏琳招呼我和上官千惠上车,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我们俩走在了后座上。夏林开起了车,只听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前方路口左拐。”

  我们几个不知所以,过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原来是导航在引路。夏林把车停在了路边,过了一会儿说:“这事情有点奇怪,我们是去还是不去呢?”

  忽然又有个声音响了起来:“不用担心,这是夏林妈妈的意思。”

  夏林听到这话立马放松了警惕,开着车跟着提示,一路向目的地开去。我把包里的电棍交给上官千惠,并交给她使用方法。

  “这个电棍威力很大,可以很好的防身。”我说。

  上官千惠默默地接过电棍,打量了一番,然后收了起来。

  我们开着车一直来到镇上的一个大院内,只见夏林全然不惧,走下车来,有一个帅气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朝我们笑笑:“你就是夏林吧,我父亲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