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孰黑孰白
狂无言2016-12-16 01:503,364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裴子彭。

  “你在看什么呢?”裴子彭问。

  “我刚才看见师屠了,他往山里跑了。”我回答,“他用枪逼我不要跟着他,他还说他不知道邢队的下落。”

  “既然这样,咱们回去慢慢商量对策吧。”裴子彭转了身说,“走吧,跟我回队里。见到师屠的事不要和别人说起。”

  眼看天色已晚,回警队天已经黑了。裴子彭让我早点回去休息。我看也没有什么可忙的了就回去了。

  第二天,警队小会上,我见黑子和阜宗并未到场。裴子彭表情沉重的对我们说:“同志们,昨天夜里有人查到,我们的邢队长已经牺牲,我们的队员还在搜寻邢队的尸体。有关报告,我已经交到上面去了。希望大家不要受到什么影响。”

  这是一个我不想听到的消息,那个邢烈,我才见了两面,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左眼处的伤疤。虽然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可也不至于死吧,我想着,沉默着。

  听了好大一会儿裴子彭才有说话,他简单吩咐了一下任务,我们就各忙各的了。

  我给黑子打了电话,电话没人接。难道他们被留在了石室里?带着这些疑问,我准备再去找上官千惠问问。

  途中我看见一个戴棒球帽的人闪进了一条巷子,看样子是师屠。这次我准备悄悄跟上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跟着他穿过巷子,他又来到一条小道,从小道穿过到了一些散居户,这些散居户都是镇上的大户,他们的院子一般都有两亩多地。由于这里绿荫丰富所以师屠并没有发现我。

  我见他来到一户院门前,用一只跳刀割开了上面的封条,然后又迅速把锁撬开,推门进了屋子,整个过程连贯的比找钥匙开门的过程还有快。

  等师屠进去后,我绕到了正对大门几十米处的一棵大树后面,我看见院门上方有几个字“徐家宅”。我身子忽然激动起来,徐家,难道是被灭门的徐家么?师屠为什么会来这里?我正思考这是些关联问题,却又看见一人从墙边溜进了那院子,然后快速的关上了门。

  我又等了一会儿,发现在没人来了,方才靠近大院。我从门缝里往里看,只见两人已经进了屋子。估计是来找什么东西的。我见两人进了里屋,就快速闪进了院子。把门关好,由于院子很乱,很多旧家具和一些杂物都丢在里面所以我藏着自己,以隐秘的方式慢慢靠近着。忽然一声开门声,我赶紧躲在一个立式柜子的旁边。

  “奇怪,按理说那东西就在这里面,除了徐家,不可能有外人知道的。现在天英会的人都困在斩凤壁下。没人可能来到这里的。”说话的是师屠。

  “或许是藏在什么隐秘的地方,既然天英会没有找到,那么这石头肯定还在这院子里。既然那么珍贵估计藏得地方更不会随随便便。你想想,当时你来徐家时还发现有什么别的线索没有?”这个声音听得我背后发冷,因为这声音我是熟悉的,他是裴子彭!

  他们好像在找石头,我又想了想大概是在找那玉石。徐家如果也有玉石那么,徐家也就是使者家族中的成员,而谈们刚才提到了天英会,估计这天英会和徐家被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正想着不留神压断了身下的一根干柴,咔的一声,吓得我赶紧钻进那个柜子。

  “是谁在那儿?”裴子彭喊道。我听见两人的脚步已经开始往这边慢慢靠近。

  “喵……喵……。”一只猫不知在哪里睡觉被惊醒了,在我所藏的柜子旁叫了两声。

  “原来是这猫。”师屠的声音。

  “师屠,虽然邢烈目前被困在山里,可也不是没有出来的可能,只要一旦发现邢烈出来,就杀了他。”裴子彭对师屠说。

  之前我记得两人的态度并不是这样,那时师屠似乎很嚣张。自从邢烈失踪,师屠一直都没有露面,原来他们已经知道邢烈被困很难脱身。这师屠好像又被裴子彭抓住了什么把柄。而裴子彭竟说邢烈已经牺牲,还说要杀了邢烈。

  我听了这些话十分的惊愕,没想到裴子彭竟然想要杀了邢烈。

  “还有时间我们再去其它房间找找,这次要找仔细了。”裴子彭说着。

  我听见两人的脚步渐渐远去。想出来又不知二人走了多远,如果再有什么动静可能我今天就得命丧徐家院,和这一家子亡魂一起去黄泉。所以我没有动,继续隐藏着自己。

  我盼着两人离开的声音,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听见动静。看来这两人真的要来个地毯式搜索了。

  我觉得原本在警队里的依靠坍塌了。反倒是那地下石室能给我安全感。我想了一下那些斩凤武士当年聚义的意义,封印了那只剑到底又护了什么?

  这时我又听见大门的地方有了动静,一个人的脚步很轻的移进了大门,我赶紧透过柜的缝隙往外窥看,只见一个人身形一闪,往屋里跳去。

  我听见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然后就是裴子彭的声音:“师屠,你赶紧离开,我打电话给队的人说这里发生了枪击案。”

  我正暗自叫苦,这下又要等下去了,时间越长我的心里就越不踏实。

  忽然我听到一声巨响从西面屋里传来,不知是什么东西倒了。我听见两人的脚步都往西走去,这时正是背对着我,我想此时不跑,万一等会儿被发现必死无疑。于是我推开柜门猛跑几步然后踩着墙边一个实物一跃登上了两米多高的围墙。然后拼了命的朝着东面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貌似是甩掉他们了。我听见警车呼啸着从街上跑着。

  目前的状况,警队我是回不去了,估计我已经被裴子彭和师屠看到了,他们再见到我肯定是杀人灭口,我把那部该死的警配电话扔了,以免裴子彭利用职权之便找到我电话的信号。

  我回了趟住所收拾了一下我的行囊准备投靠上官文清。说真的,我觉得这件事真的是太突然,本来以为当个警察就能匡扶正义惩奸除恶。没想到竟然警察里面也藏着这么多黑暗。我看了看我的大屏手机,仍然是打不开,于是我狠心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我没敢走太多停留,因为一旦停留太久就有可能被裴子彭派人抓到。现在的情况大概是,他们在那里看到了我,刚好可以把我当做一个不错的替罪羊,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定义为一个杀人逃犯!

  这样的剧情我在电影里见得多了,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沦落到自己身上。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发现里面很多东西已经对我没有用处了。我拿了我的钱包和那条电棍,包里掉出了那只十块钱的黑凤凰。我捡起来看了几眼,还是没有舍得把它扔掉,先是喜欢,慢慢的就会产生感情。我换了双轻便的跑鞋,只带了钱包电棍和黑凤凰走了。估计这里很难回来了。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于是赶紧的离开了。我保持着高度警惕,峻然把自己一直并不怎么出色的侦查能力转变成了非凡反侦察能力。

  我要悄悄的赶去上官千惠家,然后进入地下石室。

  不过天不遂人愿,在我刚离开不久,就被人盯上了。我看到了师屠,此时的他眼里弥漫着杀气,我害怕他会在人群中朝我开枪,所以一直贴着人走,师屠的枪上带有消音器,一个不小心我就会被当街射杀。

  师屠在后面跟的越来越近,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慌。终于我的恐慌战胜了镇定,我开始狂奔起来。我特意往人群密集的地方跑,当天是礼拜天,大街上到处都是买各种菜啊,衣服啊,生活用品啊,杂乱无章的堆在街上,一些摊位甚至都蔓延到了马路中间,造成了交通严重拥堵。

  我东插西窜,左拐又绕的。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驴圈。里面大概养着一百来头黑驴。几头驴很不友好的张开了大嘴,咬上了我的衣服。

  我吓了一跳,靠,他妈驴还会咬人?正惊恐间,我感到我的屁股被狠狠地蹬了一蹄子。我向前一扑险些跌倒。我的妈呀,驴圈真危险,入圈需谨慎啊。

  正叫苦,忽看见驴圈的另一端师屠也跳了进来,只见他缓缓的抬起了抢,我去。真是阴魂不散,要是死在这里真是叫什么事啊。两次驴肉都吐了出来,最后还得被驴践踏,难道上辈子我跟驴有仇?

  死就死吧。我把头猛地一低,在充满驴粪的地上爬着走去。庆幸的是,师屠也陷入了困境,我听见那边的公驴叫了一声,师屠也大喊大叫起来。

  好不容易我爬了出来。我穿过驴圈,看见一个老者正赶着拉粪车要走,我就上前打了个招呼,说是这里养驴的人员,要搭车到乡下一趟。坐上拉粪车朝镇外驶去。我想,目前的状况是去不了上官千惠家了。只能到村庄上去避一避了。

  我忍耐着驴粪的臭味,一路有说有笑的和老者一起前行。走了大概有三十几里路,我跳下了车跟老者道别。

  我脱下满身驴粪的外套,走到一条清澈的溪水边开始清洗我的衣服。我把衣服洗了十几遍,但是仍然可以闻到上面的臭味。没办法我拧干衣服上的水把衣服拿在手上甩着,顺着溪流一直向上游走。绕是我还有点见识,加上点儿运气,要不然今天必死无疑。

  不知不觉走过柳荫,穿过苇林,看到前面有一户人家正炊烟袅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