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雨潜踪
狂无言2020-06-22 10:043,342

  两次狂奔,我的四肢几乎瘫软。眼下看见有农户做饭不由得心里欢悦,刚好可以蹭点饭吃。话说饥不择食真是没错,我觉得我当时就是那种状况,要是给我一头烤全羊我也能全部解决。

  我来到那个农家院内,只见干柴规整,篱笆绕藤,西侧几根绿竹翠影,几间木屋立在中间,那炊烟就是从后院飘起来的。

  不知是哪位工匠心密手巧建造的。我穿过小院来到屋前问:“有人吗?我路过这里迷路了请问能在这里歇歇脚吗?”

  没人回应,看样子是在用心做饭。我正想绕到屋后看看,谁想刚一迈开脚步脖子上就绕出了跟绳子,由于惯性我的上身还在移动就被一股大力向后扯去我感觉头都快被登掉了,一股血液聚在头上,我赶紧抓住绳子拼命撕扯。

  “你是谁,竟然闯到这里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年纪不大。“是谁派你来的?”

  我有点蒙圈,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年代。我转过头看见缠住我的是一根鞭子,鞭柄掌握在那个女人的手上,我看到那女人柳眉坚直,怒目而视。她胸部突出事业线明显,穿着修身裤,身材甚是火辣。

  我赶紧举起双手说:“美女,我不是坏人,只是迷路了,赶快把鞭子给我解开吧。”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双眼发黑,缺氧严重。下意识的抓住了鞭稍,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有香味飘来,我用手撑住床慢慢坐起来,发现那个女人正在我的旁边,屋里还有一个小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娇人可爱。我呆了半晌,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女人说:“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惊到你了。是你身上的黑凤凰救了你。”

  我听了这话,感觉这女人一定搜了我的身,连忙看她了一眼,捂了捂自己的衣服。

  女人看了我一眼用右手提起一只黑凤凰说:“是这只。”

  我释然又有点扫兴的说:“这黑凤凰怎么了?”

  女人没有说话,走到桌子前端了一碗水给我。我喝了口水,感觉眼睛亮了不少。

  “如果没事的话就先来这边吃点饭再说吧。”女人说这和小女孩一起走到了不远处的木桌前。我下了床,发现自己皮带是松的,就知道是他们发现了我的黑凤凰编饰。我连忙紧了紧裤腰,整了整衣服,心想不会被这个女的看到了吧,不觉竟感觉脸蛋热热的。

  那个小女孩看了我然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哇,男孩子,还害羞。”我冲着女孩笑了笑,走到饭桌前坐下。

  一盘烧鸡,一条鲜鱼,几碟小菜。顿时我的口水就流了出来。于是什么也不顾了,大口小口好似风卷残云。我看见使鞭子那女的一脸不甘,那个小姑娘却笑开了花。

  “你是有几百年没吃过饭了?”小姑娘说着又笑了起来。

  “说说吧,怎么回事?还有这个黑凤凰。”那个使鞭女人说。

  我感觉胃里一阵舒服,赶紧擦擦嘴赔了笑说:“是这样的,我原本是一个实习警员,在黑凤镇警队里工作,本想做一个匡扶正义惩恶……。”

  “行了,捡点重要的说,怎么来到这的和黑凤凰有什么关系?”使鞭女人打断我说。

  “是这样的,最近我在查一个案子的时候看见了我们队长跑到了徐家院子,这徐家院子才发生过灭门案,我跟进去发现了他们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一个叫师屠的警员杀了一个人,我在逃跑的时候被他门发现,于是师屠开始追杀我,我就逃逃逃,逃到了这里。”我说。

  “那这黑凤凰呢?是谁给你的?”拿鞭女人继续问。

  “这黑凤凰是我买的。”我说。

  “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准备领死吧。”拿鞭女人说道。

  “别别,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美女,我这的是被冤枉的,我真没有说谎啊,这会儿没准我已经成了替罪羔羊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收留我吧。”我讨饶着说。

  “那你得来是说说着黑凤凰是怎么来的?”女人又说。

  “我真的是买的,在一个老婆婆那里买的,那婆婆还,哦,我记得我当时随便挑了一个,那婆婆却给了我这个,说是护身符。”我仔细回想着这黑凤凰的来历。

  “真没有对你说别的?”女人问。“那你不知道这黑凤凰的用处?”

  我连忙说不知道,说得非常诚恳。

  女人一鞭子抽了过来,我被牢牢缠住了。“那你要这东西也没什么用了,还是物归原主吧。”女人说。

  我挣扎着,不知道所以然,心想妇人的心果然是毒啊。

  突然那女人又问:“你身上是什么图案?”然后一抽鞭子,我像一个陀螺一样转了几圈倒在了地上。

  “把上衣脱了。”我看着那女人,感到下一刻如果不脱,一定会遭到她的毒打。于是我就扯开了衣服,那女人看着我的胸肌好像惊呆了,同时我也呆了。不会是看到裸体来了感觉吧。我会不会被虐啊。

  “你身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女人平静的说。

  于是我把遇见上官文清的事也一五一十的说了。

  “你这呆子,怎么不早说。害的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女人说。

  我一听她知道正义使者,并且平静了下来,就说,“我确实不知道这线编黑凤凰是干什么的。”

  “刚才都是误会,呵呵,是这样,我叫夏林,这个女孩叫徐允儿。既然你知道地下石室的事,那么有些事要给你说说。”夏林说。“三年前,徐允儿被我妈妈带到我家来养,是早已料到徐家老小会有这一天。现在徐家也只有这一个小女孩了。”说话间我看到徐允儿的双眼已经噙满了泪水。

  原来,有高人三年前就已经知道徐家将有不测,所以保住了这女孩。

  “而那块儿他们一直在找的就在允儿身上。而我们家世代都在守护着这些家族和玉石,为的就是能让这些玉石能世代传下去。”夏林说。

  “那你们是守护者?”我问夏林。

  “我们是信仰勇士的,所以我们一直在保护他们,我们有一支信仰的队伍。”夏林说,“既然你也是使者,那么你可以暂时在这里住着,直到天英会的风波平息。”

  由于我是偶然来到这里,我猜测师屠他们不会很快排查到这来,于是就先在这里安身几天,夏林把那黑凤凰给我。我问这黑凤凰有什么用,她说这样的黑凤凰有九只,是用来装玉匙的。我忙拿着那线编黑凤凰仔细看,却并没发现有像口袋一样的东西。我想用它来装玉匙一定有他的说法。

  我理了理这些天的事情,上官文清当时说有九块玉匙,分别被九个家族保管,目前上官文清,黑子,阜明,徐允儿,我分别都是戴玉使者。已经确认有四块玉分别有了主人。那么我也应该有一块玉,那还有五块玉是下落不明的。也许在我们上一代曾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家族的玉弄丢了,并且我们家也搬到了洋浦。这些年我的老爸老妈一直也没给我提起过哪怕一点关于他们上一代的事。也许他们也不知道,或许我们家早在好几代前就离开了这里。我们家族的玉是别的人在守护。不过上官文清对我的所作,又好像只认定了我才是希望。难道我的家族守玉者别杀害?那我们家族的玉是不是已经被盗?盗玉者又是谁?其他几块玉的下落在哪里?

  我必须要找道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那我必须再找到上官文清,问一下具体情况。

  “那时候,你的妈妈为什么已经预感到徐家有所不幸,但只带回了需允儿一人呢?”我问了夏林这个问题。

  “当时的情况其实我也不甚清楚。当时我还在训练。半年前我才回来。”夏林答。

  “当时我身染重病,生命垂危,家里请了好多大夫都说治不了,这时候,婆婆就来了,她对我爹说,能治好我的病,不过需要找一个地方静养。婆婆开出的条件是让我配着玉匙前去。我爹爹当然不会愿意。可后来不知婆婆对我爹说了什么,我爹同意了。婆婆把那玉匙装进这个黑凤饰品里让我佩戴好。带我来到镇东祭坛,不知婆婆怎么打开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我跟着婆婆在地道里走啊走,我都记不清走过了多少道门,然后眼前一亮。我们就来到离这不远的一个石墓中。婆婆带我来到这里,这木屋已经在这里了,后来听说我已经死了的消息。”徐允儿说着这些。

  “那么,就是说这里有一条通道可以通向镇里?”我想了想问:“那你后来又回过镇里吗?”

  “我来到这木屋,倒在床上很长时间,不过我并没有死,婆婆一直照料着我,半年时间,我感觉自己好多了。我也没有回过镇上,婆婆说我还需要静心调养几年才能彻底康复。没想到我的家人却遭到了杀害。”徐允儿说着,强忍着自己的泪水,我被她的感伤渲染了。

  “我小的时候却也走过这地道,不过并没有走那么远。”夏林说。

  天上下起雨来,我想到如果裴子彭他们悬赏抓我,那个拉粪的老头如果看到悬赏,肯定受不了金钱的诱惑。于是我把想法说给了夏林她们。

  夏林说:“事不宜迟,我就带你们进地道去吧。”

  我们三人正要离开,只见一人端着手枪已经站在了门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