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杀人逃犯
狂无言2016-12-16 01:503,341

  忽然,那人跳出来的地方的门又打开了,接着上官文清钻了出来,拿着那把利剑。他看到我们又是一惊,说道:“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正在找你呢,你呆在这里不要动。刚才那个人往哪边跑了?”

  我指了指陌生人逃跑的地方。上官文清也进门去了。

  我见徐允儿已经缩在了夏林的怀里。夏林搂着她,看着我说:“刚才那个拿剑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就是你说的上官文清吗?”

  “是的,却不知道,前面那个人是谁,怎么会跑进地宫,看样子对地宫还很熟悉。上官文清为什么要追他呢?”我说,“他们刚才从那个门出来,又从这个门进去,看样子这两条们是生路了。”

  夏林点了点头说:“那我们也从这里出去。”

  “我们可以在这等一会儿,上官文清可能还要回来,他说他们正在找我,连日来我都不在镇上,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我说。

  夏林并没有同意我的说法,她走向那块两人跳走的石壁,用手一拍,石门开了。然后走了出去。无奈我们也只得跟了上去,刚进石道,我就感觉一股热气,我感觉石道里的温度应该有三十五六度。我们往前走着,身上的汗水早已浸湿了衣服。我感觉口渴极了。

  我们走过了几道门后,来到了一个岔路,我看了看并不是我之前曾到过的那个岔路。

  “这附近肯定有出口,就在前面。”夏林说。我看见她的下巴在滴汗,脸上也贴上了头发。这边徐允儿脸色苍白,竟然没有明显的汗意。

  “你怎么样?没事吧,允儿。”我问道。

  “没事,就是感觉喉咙堵得慌。”徐允儿说。

  这时,夏琳好像发现了出口喊道:“快来这边,这里可以上去了。”

  我们来到近前,只见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夏林把耳朵贴着石壁听了听,然后说:“好了没人,咱们可以出去了。”

  我看见夏林触动了机关,然后石阶下沉,我们就走了上去。我们来到了一个非常整洁的房间,有一个简单的办公桌,淡淡的香气飘在房间里。这香气我似乎知道,好像是警队里闻到过。

  我看到桌子上有个水壶,壶里还有水,我拿来一次性杯子,倒了几杯。夏琳和我喝了,只见徐允儿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只特别的杯子,然后到上水小口的喝着。

  突然外面脚步声响起,然后就是钥匙开门声。我匆忙将一次性杯子扔进垃圾桶,和夏林她们又钻回了地道。夏林把石阶升了起来。我小声说:“我知道这里是哪了,是我们警队的宿舍区,我的房子就在这个区里,我们往前走走,估计我的房子下也有这样的机关,我们先潜到我的住处休息一下。”

  我们往前又走了一节,夏林说:“这里还真有机关。”我看了看左边的石壁,果然看到了疑似石阶的石头,原来用来做石阶的石头都是整块长条状的。大概十来块竖在一起,组成一道墙,边上有个方形的机关。我把机关向里摁了一下,石阶落了下来。果然看到了我的宿舍。

  怪不得当时我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原来那个老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催眠术,把我从石道里送到了宿舍,我又想起当时我的窗户开着的事,那天我是把窗户关上的,回来时却发现是打开的。原来我一进古镇就被什么人盯上了。

  其实我一直有些疑问,为什么他们要选我当使者,血线的传说还没有得到证实,我也似乎被卷入一桩杀人案中当成了替罪羊。

  不过眼下,这使者的身份要比杀人犯的身份要好得多,我们必须先在我的房间里暂时安身了。

  我给他们烧了点水。发现显然已经被搜查过了。但是在冰箱里还有一些食物。

  “我的房间已经被搜查过了,估计也不能呆多久,我们得在这里吃点东西,如果不嫌弃,你们俩可以在我的床上休息休息。”我对她俩说。

  二人也没说什么,走进里屋直接躺在了我的床上。

  “真够累的,我当年训练都没这么累。”夏林说。

  “那是因为你当时没穿高跟鞋。”我瘫在椅子里,看着桌子上的笔记本说。

  没人回应,我拿起笔记本翻了几页,其中有一页被撕掉了。我摸了一下纸张,发现上面写过什么字,下笔很重,不是我写的。我看了看上面的字印:地宫有变,赶快离开。

  这是谁写的,如果是给我留的,那么可能已经被别人发现了。这字条显然是在我走之后留的,而撕掉它的人又是谁?什么叫地宫有变?我想起上官文清追人的事。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了上来。

  “你们休息好了没有,我们得离开这儿,地宫里好像发生过什么事。”我说完,就匆匆拿了我的包,往里面塞了些用包装袋装着的食物和几瓶水。

  “怎么了?”夏林已经把高跟鞋又穿上了站在我的面前。

  “我的房间里被留了纸条,不过已经被其他人撕掉了。这事和地宫有关,估计地宫已经被其他人发现了,更糟糕的,恐怕是被警队里发现的。”我说着看了看徐允儿,她的身子比较弱,恐怕她吃不消。

  然而徐允儿看出了我的担忧,示意我她还行。

  “不过,我们得小心进,因为地宫里已经进入了其他人。”我说着,然后让她二人下去。

  我看着窗外的阴天,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未来正在等着我。我钻进石道,升上了石阶。我们又回到了地宫通道。

  “我们得找到另一个出路,目前镇上的人对你们两人并不知晓,你们可以从通道先出去,我回那个大石室找上官文清。”我说。

  “这个方法可行,但是我们怎么相会呢?”夏林问。

  “你们到镇上的医院,那里有个医生叫上官千惠,你们就说是我要找她。”我说,“她对这个地宫很熟悉,可以帮上我们的忙。”

  我们向那继续走,果然又找到了一个出口。我听了一会儿上面很安静。又过了一会儿,上面还是没有动静,我决定打开机关。

  夏琳率先提着鞭子走了上去,我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踩断了鞋跟,然而她并没有踩断鞋跟。她示意我们可以上去,我也上去了,发现这里是一个破旧的房屋,屋门已经掉了。分不出是什么地方的房子。

  “你们对这镇熟悉吗?”我问。

  “我知道该怎么走。”徐允儿说。

  “那你们路上小心,我先下去找一下上官文清。”我说。

  “那你也要小心啊,小飞哥哥。”徐允儿说。

  我嗯了一声走进了石道,我把机关合上,意识到这次可能是一次冒险之旅。为了不让自己迷路,我按照来时的路返回,终于来到了那间大的石室。石室虽然有灯,可是被墙上的图案映的并不亮堂。

  我试着确认了一下方向,最初我们是从东面进入的,那么那个画有带翅膀的蛇图案的门就是东面,那个闯入的陌生人是从北面出来的。于是我把各处的方向记了一下,然后展开想象,如果这里是祭坛下方,那么西北面,就是可以到达12-7小院的通道,西面通道则是连着上官千惠家的通道,南面就是警队宿舍的通道。我突然觉得镇上有很多房子都是联通的。而且,很多住户并不知情,要是哪天突然发现自己家下面有个地道,还不吓傻了。

  不过我又想,会不会这些相连的住户很久以前都和古剑秘密的守护者有关呢,只不过年代久远,有些人已经忘却了先祖的事情。

  我试着去找到西面通道的机关,突然一道奇怪的影子一晃,我看到那石壁上的巨龟图案下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小图案,上面写着“天柱星”。

  是血线的名字,我脑海里想到。只见那字显现了大约三十秒钟,然后消失了。

  我看到一块图案被分割出来,用手一摸,石壁上的门竟然打开了。

  我夺门而入,发现这正是通往12-7的那条石道。我顺着石道来到了那小院底下,犹豫了一会儿,我没有选择上去,我要返回去继续等等上官文清。

  我找到了当时被上官文清劈断石床的石室,发现那个神秘老人出来的地方并没有机关。石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估计只是用来暂时歇息的地方。那天黑子和阜宗进来后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如今我的通讯工具也全都报废,只有一根电棍可以保护我。

  等了很长时间,上官文清也没有出现。上官千惠她们也没有出现,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在石室里一筹莫展,我突然想到了顾玉萍。这个女警虽然外表僵硬,可人并不坏,估计并没有参与关于裴子彭的计划。于是我决定再去找一下顾玉萍。

  我来到那条通道,找到了通往顾玉萍家里的石阶,贴着石壁听了一会儿,没有声音,估计是出去了,我看了看手表,此刻是十一点半,已经是晚上了。再一看表,我操,我的表停在了十一点半!

  不管了,直接上去和她解释吧。于是我打开了机关,走上了阶梯。刚走上去,就被一个人牢牢锁住,我的脸被摁在地下,我赶紧低声喊:“等等,我是罗小飞,有话和你说。”

  锁住我那人一脚踩在我的腰上,我顿时觉得浑身关节被卡住,动弹不得。

  “你是杀人逃犯,还有什么话可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