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实习警员
狂无言2018-03-22 12:213,231

  “小飞啊这是你的队长邢烈,以后你就听他的安排吧。”教导员把我带到邢烈面前说道。邢烈朝我笑了笑然后伸出手与我握手,我看着他左眼角的伤疤,有点不安。

  教导员走了以后,邢烈给我拿了本《黑凤镇志》让我阅读。

  “你叫罗小飞?恩,长得不错,刚毕业么?”邢烈端着杯茶边喝边和我说。

  我看着他眼角古怪的伤疤,想问他伤疤是怎么回事,开口却说:“才毕业。”

  “家里人没有给你找关系吧,你知道这黑凤古镇吗?”邢烈又说。“你想问我这伤疤是怎么回事吧。”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发现这办公室有点阴暗,是在北面背阳的地方,有一个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书。书架下面是一个上锁的书柜,估计里面是一些重要档案什么的。我看了看手上的《黑凤镇志》又看了看邢烈坚硬胡茬的脸。

  “怎么,梦想破灭了?是不是感觉大失所望啊。没错,咱们这的条件就这样,不过也没什么压力,这黑凤古镇一向太平,所以你就先把这本《黑凤镇志》读一读吧。”邢烈打了个哈欠继续说,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午休,你就随便看看吧。

  我连忙哦了一声,这办公室是够冷清的,邢烈一走,就剩下我一个人。这才发现这里好像没有其他警员啊。于是想问问邢烈,他已经离开了。

  办公室虽然暗,不过不开灯还是可以看书的。我循规蹈矩的按照邢烈的吩咐翻开那本《黑凤镇志》,上面记载着诸如名人大事记,自然灾害记,地名起源记,风俗故事记和年代谱等内容。

  大致看了看目录,把书翻了一遍,心想这黑凤古镇也就是个小镇,估计也没什么重要可看的内容,刚来这里第一天,还是让我到处溜达溜达吧。

  合上书,把它放在办公桌上,本想请示一下邢烈,可是他出去了。

  刑警大院有几棵大树,估计有些年头了,遮天蔽日的,把整个大院遮了个阴凉。

  走出大院,一股刺眼的阳光照得我几乎睁不开眼。却又有一股阴风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这山中小镇,气候着实奇怪。

  站在远处,我回望了一眼刑警大院,安安静静,仿佛一个孤独的老人坐在那里。

  想想当初自己报考警校,全是兴趣和对刑警的向往所致。拔尖的成绩,总是让我自信满满。总有些东西会成为人不谙世事的理由。不过如果不是成绩优秀,也许早就被除名了吧。

  就这样自我安慰的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进了古镇繁华的地段。古楼用石头砌成,还算舒服,让人不舒服的是那些建筑上的图案,狰狞的蓝皮狮子,尖牙的古兽,盘旋的黑凤凰。

  一些老年人婆娑移步,仿佛一千年前就已经这样在这里了。一些人穿着古怪,竟然带着斗篷,他们相安无事,看似毫不相干的在街上行走着,行相让人感觉不太自在。

  一个女人朝我跑过来,她的身上十分肮脏,散发着一股呕吐的气味。

  来到我的身前,她猛的屈下身子,突然一声尖叫。我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以前我见过类似症状的人,他们先天性大脑发育缺陷,见到一些陌生的事物总是好奇。所以我躲开了之后也没有在意。

  可说来奇怪,一声尖叫以后,原本安静的街上变得热闹起来。

  先是一群小孩穿着戏装大喊大叫,接着一声炮响,唢呐二胡悲声哀泣的响彻云霄。一队人身披麻衣,白巾裹额,哭声直渗透溟泠地狱。不知道是谁人的丧事。

  突然,我看见队长邢烈也在其中,他眼神无光,拖着长长的孝衣在队伍里行走,这批队伍从一个小巷子里出来,人还在不断往外出。这肯定是个非常有身份的人。不知道邢烈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我望着送葬的队伍猜测着邢烈的角色,会是怎样的亲属关系呢。站在高处,一路远望着队伍。队伍往山里走去。可能是要葬在后山。再跟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我返回镇中,准备打听一下具体情况。

  有一个卖鞋的老汉正在织布鞋,我使了个点头礼然后徐声问道:“老人家,请问一下,您知道刚才那送葬的是什么人吗?”

  那老汉似乎是个聋子,并没有听见我的话。低头继续织鞋。

  于是我又向前走了一家,一个大娘看似身体还算硬朗。她的篮子里挂着一些用彩绳编的小玩意,我挑了一个精致的凤凰样子的玩意,“请问老人家这个怎么卖啊?”

  “这东西十块钱一个,戴在身上保平安。是我们镇的图腾黑凤凰。”大娘说着。我见大娘还好说话,就问:“大娘啊,刚才那队送葬的是什么来头啊?”大娘叹了口气:“该死,都是该死啊。”

  “大娘你说什么该死啊。”

  “小伙子,这东西你买不买?”大娘不想透露什么。

  我见事赶紧说“我买我买。”于是给了大娘十块钱。

  大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黑凤凰说:“不是我不告诉你啊年轻人,你是新来的吧。我把这个黑凤凰给你,记住,不多问就没事。”大娘拿出了一只更大一点的黑凤凰塞给我,“你去吧。”

  我拿着黑凤离开去了。这小镇透着一股浓浓的古风,似乎与世隔绝的。

  我在镇上东走西逛,没什么名堂,感觉需要个朋友聊聊天。

  本想着邢烈不在,一个人在警队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不想当我回到警队里面却是一片生机盎然。有好几个警员正在那里忙碌。这些人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早上一个都没见到。

  一个年轻的短发警员看见了我,冲我打了个招呼,“你好,你就是罗小飞吧,我叫裴子彭,是这里的组长。邢队吩咐过我要我带带你。你刚来有一个月的实习期,在这一个月里你只用每天来报个到,然后把队长布置的一些小任务完成就行了。其他时间是你的自由时间。”

  我一时有点不知喜忧。新人原来还有这待遇。这也太无聊了吧,有点被小瞧的失落感。

  “怎么样,《黑凤镇志》读了吗。”裴子彭问我,“哦,读了,读了一点。”我有些失惊。

  “这《黑凤镇志》是这里的第一课,十分关键。要认真地读一读啊。”裴子彭说。我点了点头。

  没想到还是要看这本《黑凤镇志》。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剩下的时间了。

  再次回到办公桌前,不禁满头疑问。低下头,看见对面竟然是个女警员。身板挺正,貌似是个飞机场。我压低声音:“你好,我叫罗小飞,新来的,想请教一个问题可以么?”

  只见那女警员坐正身子,用审讯犯人的眼光看着我:“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邢队长家人去世了么?”我跟问道。

  “这件事等一个月后再来问,如果没事请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她话音一冷,知道这件事要继续卡着我了。

  裴子彭打开了日光灯,办公室豁然开朗。他把一个小手机和一个档案袋扔给我,“这个是你的电话,上面有我们每个人的电话号码,没有重要的事不要胡乱骚扰。这个档案里有你明天的任务。另外,明天要针对这《黑凤镇志》问你几个问题。你最好仔细的把这本书看一看。”

  “啊?哦。”这就是小任务吗?貌似要一个晚上读完这本镇志。看来今晚又要挑灯夜战了。

  “小飞啊,你刚来,今晚一块吃个饭吧。”下班时裴子彭对我说。我想这当然是好事,也能打通一下内部关系,于是也就跟着去了。我们来到一家老式烧鹅店,一块儿的有五个人,四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就是坐在我对面的那个。

  裴子彭买了瓶酒,“今天我们可以喝点,白天都忙,咱们就在酒桌上介绍一下吧。这位叫罗小飞,是我们新来的同事。来给大家说几句吧。”裴子彭用手请着我。

  我站起身来朝周围点了点头“我叫罗小飞,毕业于洋浦警校,今年20岁,希望前辈多多指教。”

  “好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这个小胡子叫田杰明,以前混过黑道在里面排名老八,如今改邪归正我们叫他老八。”

  老八站起来向我欠了个身,我连忙回礼,心想这名字还真是沾光啊,一不小心念错就变成老爸了。

  “这位呢,叫黑子,土生土长的警员,对这里最为熟悉。”我连忙伸出手要去握手,不想黑子双手抱拳,“幸会幸会,以后就叫我黑哥吧。”我向他笑了笑,还真捡不到一点便宜,不知接下来的女警官会如何。

  “你好,我叫顾玉萍。”女警官伸出了手,我连忙递过手去与他握了握手。“你可以叫我萍姐,”其实顾玉萍长得还算精致,就是胸有点平,我想了一下问:“我能不能叫你玉姐……”

  “不,你就叫我萍姐。”顾玉萍说。

  我连忙哦了一声,坐了下来。

  并没有透露出一丝心中所存的疑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