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官千惠
狂无言2017-09-05 23:253,275

  只见警队大门被人搁置一边,我们赶紧走进办公室,发现一个男人正坐在队长的椅子上。看见我们进来,放下了手中正擦拭的枪,对着裴子彭说:“裴队长,最近这些天还好吗?咱们警队大门都成什么样了,也不修修。”然后又用下巴斜了我一下继续说:“这是你新来的小弟吧,来了多久了呀。”

  “行了,师屠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是不是又有什么新发现。说来听听吧。”裴子彭关心着来人带回来的信息。

  “等等啊,咱们邢队长呢?这件事我得给邢队长说说。”那个叫师屠的看样子也是这里的一员,而且还是个老油条,估计正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

  这时裴子彭看了我一眼,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小飞啊,你先回避一下吧!我和这师屠有电话说。”

  我立马明白,哦了一声,走出了办公室。过了一会儿,那个叫师屠的警员走了出来,我感觉他走路的时候有一阵风。

  接着裴子彭把我叫进办公室,递给我一个短棍,“这个是可以收缩的隐形警棍,打开电源按一下那个红色按钮就会产生强大电流,能电晕一头牛。你就用这个来抓捕野狗吧。”

  我看了看这个怪一个黑棍,有个开关和一个红色按钮,大概有五十厘米。末梢有一个金属球,轻轻向外一拉,那东西好像收音机天线一样伸了出来。一共三段,长有一米儿左右。

  我把那黑棍缩回去,裴子彭又说:“对了,你的《黑凤镇志》看得怎么样了?”

  我连忙点点头:“看完了,都记住了。”

  “那好吧,我来考考你:在明代初期是谁掌管黑凤镇?”

  “阜城。”我答。

  “那末期是谁?”裴子彭问。

  “黑无尚。”我说。

  “很好,那我们这里曾发生过多少次地震。”裴子彭问。

  “大地震一共三次,不过除了山里其他地方并无灾情。”我说。

  裴子彭又问了一些问题,我都能记得。这镇志其实不难,而且里面有我感兴趣的历史融入,还是能记下的。

  “好了,你就着手清理野狗的事吧,镇里最近野狗很多,我们准备进行一批搜捕。”裴子彭说着。

  我想起了那些狗的疯狂,问:“要是有一群野狗在一起那怎么办?”

  “那就把它们都电晕,然后给黑子打电话,他会给你找车拉到镇东野狗收养所的。”裴子彭说话的时候正在看书。

  我哦了一声,坐回了我的桌前。理了理思绪,整了整头绪。然后起身对裴子彭说,“裴队,那我现在就去搜寻野狗了。”裴子彭头也不抬:“去吧,别忘了下午回来教日总结报。”

  我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怎么样,先从那个报案的人查起吧,我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街上的形势,虽然暂时我只能负责野狗的案子,不过我也不能灰心。一定会有好转的。

  走着走着,我就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回头一看,果然有人,是那个疯女人。不过今天倒干净了一些。他看我转身,紧赶了两步,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家的倚天剑丢了,你能帮我找找吗?”这声音正是我听到报警电话里的声音。心想,原来是她报的警。

  正不知说什么,只听见疯女人身后有个声音叫了她一声,“妈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不是告诉你要待在家里了吗?”我一看,那人一身黑色西装,扎着头发,面洁似玉,嘴上涂着妖艳的唇膏。眼睛大的像日本漫画里的女主角。

  见势我赶紧上前,“谢谢你啊医生,今天救我。”那医生看了我一眼,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来,“我是那个满身是血的小警察啊。”我提示着,“原来是你啊。有什么事么,哦,是不是我妈妈吓到你了?”她说着,好像又一阵香风飘在了我的脸上。

  我连忙否认,“不是不是,你家在哪?我帮你把她搀回去吧。”

  女孩没有说话倒是她妈妈说话了:“千惠啊,这个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赶紧带他到家里坐坐吧。”

  我一听这话心里不觉有点恍惚,这句话一点也没问题啊,呵呵。于是赶紧说:“对啊阿姨,我搀你回家吧。”我用余光看见那女孩,她表情颇为无奈。我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在前面带路。

  “小伙子啊,多谢你帮我找倚天剑,谢谢啊。”我顺着她的意思,连连点头,不是因为别的,还不是女儿长得太动人。“小伙子啊,你人真好,你叫什么啊?”这时的她一脸的慈相。我被带入了。“我叫罗小飞,我会帮你找到倚天剑的。”

  原来她家离我吃驴肉的地方不远,我馋着那女人走进院子,然后偷偷的问女孩叫什么名字,她回答说叫上官千惠。她把她妈妈扶在椅子上坐好。然后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先出去,我会意悄悄走出房间。

  过了一会儿上官千惠走了出来,对我说:“谢谢你了,我妈妈有些不太正常,在外面总是把自己弄得很脏,所以我得看着她给她洗澡。”

  “那你的爸爸呢?”我刚问就看到一缕愁云飘过上官千惠的眉头,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我的爸爸叫上官文清,本是我在医院的医生,在我很小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爸爸拿着一把剑到处砍人,之后带着那把剑逃到山里再也没有回来。从此我妈妈何青青就丢了魂,不过还有生活的能力,能照顾我。近几年情况恶化,总是神神秘秘,时不时就溜到街上,到处找人帮她找倚天剑。”上官千惠说。

  “那个倚天剑是真的吗?传说中的倚天剑。”我问道。

  “并没有什么倚天剑,有人说我爸爸拿的就是倚天剑。可是多少年来倚天剑从没有现世过。这剑怎么会轻易的让我爸爸得到呢?”上官千惠坚信自己爸爸拿的不是倚天剑。

  我不想否认什么,害怕会触及到她的伤心事,于是岔开话题:“你真棒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医生。”

  “没有,我也是刚刚过实习期,还有好多东西要学,不过最近我妈妈总是跑出去,这让我老担心。”上官千惠说着,“啊,今天麻烦你了,谢谢啊。”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嘛。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这是我电话。”我把电话写在一张纸上撕给她,“对了,你对着镇上野狗的事知道吗?我最近正调查野狗伤人的案子,如果有任何线索请告诉我。”

  上官千惠点点头,我冲他笑了笑:“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从上官千惠家出来后是一身轻松,烦恼好像拭去了很多。

  下一步就是,找到报案的人问问情况。就在不远。我来到一个门牌号为12-7的小院,敲了几下门,没人回应。又播了报警人的电话,迟迟不应,过了一会儿电话回了过来,连忙问道:“喂,是梁天柱吗?我是来针对野狗袭击你的事了解情况的。”

  “是啊,不过我的腿已经好了,并且及时打了育苗,没事了。”电话那头说着。

  “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吗,我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我说。

  “我在家呢,今天要整理一些东西。”电话那头说着。

  “那太好了,我就在你家门口,请把门打开一下好吗?”我说。

  “不好意思啊,我不在家,我现在在山上,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电话那头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我有点恼怒了,怎么一会儿说在家,一会儿说不在家。我猛推了一下那个院门,门竟然开了,我看见有一张动物的皮晒在院子里。

  忽然一条狗猛扑出来,我连忙后退,慌忙中掏出警棍,一甩老长,对着那狗就是一顿按红色按钮。边按边抽打,可是没什么用。那狗咬掉了我的皮鞋,我才发现原来我没有打开开关。

  一声霹雳,那狗浑身抽搐着倒下了。我赶紧找绳子绑住了狗嘴,把末梢牢牢的固定在狗的颈部。

  我拿着电棍穿上鞋子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院子,院子里那张动物的皮已经风干,房门都是打开的,里面并无一人,我仔细看了一下那张动物皮,是一张狗皮。

  我拨通了黑子的电话,给他说了位置,不一会儿,一辆电动三轮车来到了这里。他告诉我是黑子打电话让他来的,我指了指地上的狗,“这就是刚才攻击我的狗,好像是条疯狗,你要小心运送啊。”

  “放心吧,以前我也经常帮黑子运狗的。”那个三轮师父对我说。

  “你把电话给我吧,我现在负责抓狗,有什么事我可以给你打电话。”我说。

  我们互留了电话,他说是野狗收容所的管理员,不知怎么,镇上的野狗总是除之不尽,有些还伤人,所以镇上成立野狗收容所。有段时间野狗好像害怕了,好久都没出现,收容所的工作也轻松了。不知道近期野狗为什么又出现了。

  我们正谈着,只见那只狗忽然一动,忽然窜了起来。管理员眼疾脚快,一脚褚踹在那狗的腹部,那狗由于嘴被绑住,只是哼哼唧唧。

  忽然那狗在地上翻了个身,嘴上的绳子竟然松了。狂怒的朝我扑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