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野狗任务
狂无言2017-09-05 23:253,434

  怪梦的具体内容我记不得了,一觉醒来感觉头皮发涨。洗漱完,我提上公文包,然后去街头早餐店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去警队报到了。

  镇里新到的警员,前一个月会有一些小任务去做,除了要学会整理档案,了解办案程序,还要先学会处理日常小案,早上要到警队报道,其他时间自由。

  当然这只是新兵要做的,老警员一般下午才在办公室里忙活,就像我第一天所看见的,他们早上各忙各的,下午过来总结汇报,整理分析开会,等等等等。

  我觉得这里工作还算轻松,本想到警队详细问一问邢烈一些情况,谁知来到办公室并没又见到邢烈,只有裴子彭在那里。

  裴子彭见我到来,看了一眼钟表对我说:“迟到了五分钟,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这里是不允许迟到的,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目瞪口呆,想说什么都忘了。“还有啊,邢队长这几天不在,由我代理队长,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提出来,我会酌情为你解决。”裴子彭继续说道。

  我本来想问一问关于邢烈的事情,可是一想到昨天的情况,就打消了念头。我开口问:“裴队,我们这里是不是还有夜班啊?”

  裴子彭看了我一眼,然后皱眉说:“没有啊,怎么了。”我心里一惊忙说:“裴队,我昨天把房门钥匙忘在了办公室,回来发现有几个人正在办公室忙活,我以为是上夜班的所以就没有在意。”

  裴子彭似乎想起了什么,半晌似乎没什么头绪的说:“很多年前,也有人看见过类似的情况,有关人士分析可能是警队年代久远空气密度发生了什么变化,当遇到一些特殊物质时,就会产生录影的功能,不过经过调查,并没有这种可能,也可能是那个警员在说谎,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停了一下,裴子彭继续说道:“不过我却相信这样的事,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老师演示过类似的情况,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而已,成因极其复杂,咱们只需要知道有这种情况就可以了。”

  一些放映机的画面在我脑海里闪过后,我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哦对了,今天下午,别忘了《黑凤镇志》,不要把你看见影子的这件事告诉别人。”裴子彭临走的时候对我说。

  我坐会办公区里,翻开《黑凤镇志》继续读,接下来就是一些名人传记之类的,我翻看了一个上午,读完了整本《黑凤镇志》。

  闭目休息了一会,感觉身体有些僵硬,就到院内练了会儿拳。打了一会儿,想起还有一个任务,就打开档案袋。

  这时办公室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倚天剑丢了,我的倚天剑丢了。”

  倚天剑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能不能帮我找找我的倚天剑啊。”说完就挂了电话。

  好像黑凤的故事里那武士就是拿的倚天剑。

  我赶紧打电话给裴子彭汇报了情况。裴子彭说不用理会这个电话。是个疯女人打的。疯女人,是哪个疯女人,是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

  既然是疯女人打的,估计真实性不强。于是我打开任务档案袋,里面放着几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关于镇上野狗伤人的案子,目前野狗在逃,我的任务是找到野狗的行踪并且将其抓获。

  我核实了被伤人的信息和住址,认真看了笔录,貌似是一个人在夜晚被狗咬,地点还是自己家门口。据说镇中家犬禁止放养,受害人大腿被咬了一口,野狗消失,再没犯过案。

  我去,这案子,果然是“迷案”啊。这案子既然能让我接手,可以看出我肚子真的是饿了。

  于是我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狗案”事发地附近,镇东。我正寻找可以填饱肚子的地方,一个人从身后拍了我两下,我一转身,原来是黑子,黑子一身黝黑的肌肉,冲我笑了笑:“怎么,兄弟想找地方吃饭啊,我带你去吃。”

  我连忙答应,“黑哥•••好啊,我正没地方去,今天看了我的任务袋。是个野狗的案子,好像是在这边。”

  黑子笑了笑说“兄弟,你还真上心。这个案子,呵呵,报警那人真是撑的,镇子里野狗那么多,谁特码能捉得完。”我跟着黑子到了一个拐弯,黑子指了一下前面的烧驴肉馆,“到了,就这,驴肉,怎么样。”

  “可以尝尝,初来乍到,入乡随俗嘛”我刚说完黑子就不太愿意了,“俗,这驴肉可是真好吃啊,绝对不俗。”我忙说不是这个意思。席间我问黑子这肩膀上的黑风纹身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和黑凤凰传说有什么关系?

  “这个啊,我们这人出生不久就纹上的,黑凤凰是我们这图腾。”黑子夹了块儿驴肉,自顾自的饮着酒说。

  “这黑凤凰真的假的啊,真有倚天剑吗?”我问。

  “倚天剑,那是一个谜,传说这剑非常厉害,如果得到了就能……能干什么我也不清楚,想必是个值钱的玩意。要不然这世世代代,有那么多人去寻这宝剑。”黑子不以为然地说。

  “那有人找到了吗?”我问道。“多少代了,多少人为了这古剑死于黑凤山中,反正我是对这剑没什么兴趣。”黑子说。“黑哥说的也是,就算它很值钱,也不至于把命都搭进去。”我也喝了口酒说。

  “对了,兄弟,你准备怎么查这野狗的事?”黑子突然说,“不如放那不要查了,有什么可查的。”

  “还是查查吧,毕竟这是我第一个任务,估计也不会多麻烦吧。”我擦着嘴,“这驴肉果然不错。”

  吃完驴肉,我们两人刚走出驴肉馆,一个人满脸是血的扑到了我身上,我当时吓坏了,连忙把那个人往身外推。那人面目狰狞的看着我,两只血手使劲撕扯我的衣服。那股奇恶的腥气让我窒息。“我靠!这人是哪来的,快帮我把他拖开,快拖开他!”我拼命叫着。

  黑子一把抓住那人的后颈领子,用力一扯,然后结结实实的把他摁在了地上。我松了口气,勉强站直了身子,看见自己周身都是血迹,一股腥气卡在我的喉咙,我胃里的东西开始上翻。

  把头一偏,刚吃的驴肉夹杂着粘稠的胃液一下子就喷出来了。

  黑子制服了那个血人,然而血人已经没了力气,周身似被砍了无数刀,头上也是刀伤,血流了满身。我看见黑子把他翻过来,问他是怎么回事。那人突然怪眼圆睁,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喷出来:“倚天剑,倚天剑……”然后一命呜呼。

  黑子反应很快,匆忙交代我看好尸体,就顺着血迹跑向远处了。我看着这血团,默默的拨打了镇医院的电话。

  倚天剑?和报警电话里的倚天剑,神话故事里的倚天剑有什么联系呢?

  我正想着,突然不知什么地方窜出一群野狗,不顾一切的朝血人的尸体扑来。我当时什么都没带,胡乱捞过一个街上的扫把开始驱赶野狗。那野狗并不惧怕扫把的驱赶,发疯似的撕扯着血人的身体,我看见一节肠子被一只野狗拖了出来。我拼命拍打这些野狗,可是起不到明显作用。

  一辆救护车赶了过来,几个医生模样的人不由分说挥起铁棍狠狠砸向野狗。一声惨叫,一条野狗身中闷棍,抽搐着毙命。另外的野狗见状纷纷逃命去了。

  我看了这阵势,连连向后躲,我可不想一来这里就毙命。

  脑袋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医生们用裹尸袋裹起那个尸体,上了车,消失在了街道中。

  我呆立当场,围观的人也开始慢慢散去。不一会儿,又来了一辆救护车,两个人抬着担架,行色匆匆的下车问询。我一脸懵逼的待在原地,这特码是什么啊?调虎离山?树上开花?毁尸灭迹?

  两个护士看见了我,赶紧把我放在担架上,二话不说抬上了救护车。我看着车顶,感觉脑汁正在被搅动,不停地搅动,天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我醒来时候听见一个女的正在和另一个男的交谈,

  女:“病人受到了惊吓,并没有受什么伤,很快就会没事的。”

  男:“他是我们这新来的警员,没什么实战经验,可能是那场面吓着他了。”

  那女护士毫不客气的把手插进我的腋窝,从里面抽出了一个小棍,“体温正常,没什么大问题,随时可以离开。”女护士的睫毛上挑,嘴唇上吐了鲜红的唇膏。

  我猛的坐起来,发现身上的外套已经被换掉。裴子彭,正站在一旁,他看了我一眼说:“明天给你配条警棍,遇到野狗直接电击。”

  我刚要开口,裴子彭又说道:“不用说了,这我都知道了,案子由玉萍和老八负责。从明天起你去清理一下野狗问题。但凡有类似发疯的野狗,直接电击,然后关起来。”

  我突然搞不清楚,这野狗伤人事件,是偶然事件还是经常发生。这些野狗看上去并不是疯了,好像是受什么人训练过的。可能训练它们的人当时就在附近。不知道黑子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下了病床,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问:“裴队,黑子怎么样了?”“他没事,已经去执行别的任务了。”裴子彭说。

  “我听到那个人临死前说着‘倚天剑’是怎么回事呢?”我想到那个人死的样子,然后问。

  “这个,我们还在调查。你就负责清理野狗,别的就先不用操心了。”说着裴子彭给我递了个眼神,“咱们走吧。”

  我哦了一声,跟着裴子彭回了警队。却发现警队的大门遭到了破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