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官文清
狂无言2016-12-16 01:503,481

  看着那个地址号码,不禁有一丝冷汗从我的额角渗出,我清晰地感觉到它顺着我的面颊缓缓向下流去,会是什么人,是我认识的人吗?难道是那个梁天柱?我收拾了一下我的东西,把那根警棍装在身上,然后在我的包里翻了翻,看看有没有可以带上的东西。一只黑凤凰掉了下来,我捡起来一看,想起当时花了十块钱买了这只凤凰。本来我拿了个小的,那个太太给了我这个大的,我把它拿在手上,做工很精细,用来编织的黑线也非常结实。是一只活灵活现的九尾凤凰,有巴掌大小,凤凰头也编的非常细致,富有生机。看了一会觉得非常喜欢,记得老太说它可以保平安。于是我就把它带在了身上。

  我带上了拍照手机和我的数据线充电宝,以便可以拍到一些证据。看看表,还有三个小时,我决定先休息一下,定了个闹钟两个小时后响铃。

  也许是累了,我的意识很快就被梦境牵引。恍惚中我看见一个人正朝我走来,我问他是谁,他没有答应,就只是站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似笑非笑。过了一会儿,只见那人忽然面目清晰地笑起来。这张笑脸我印象深刻,那是屠晃的笑,他平常总是这么笑。瞬间,他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嘴角一下子变得很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根藤条,怪笑着朝我走来,我躺在那里想动动不了,想逃也逃不掉。梦里狰狞的屠晃举起了那可怖的藤条,猛地向我抽来。

  我猛然睁开双眼,房间里空空如也,月光已经悄悄溜进了窗户。我看了看表,还没到闹铃的时间。于是我关掉了闹铃,给自己弄了点吃的。我计算过从这里到12-7号步行大概要15分钟。

  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我挎上我的小包开始出发。街道上很安静,居民们已经响应了公告,晚上呆在家中,有事结伴而行。

  我看着自己在月光下的影子,想起了那些可怕的野狗,不觉掏出了兜里的电棍握在手心。一路走来并不见到任何危险的信息,甚至月光也不是那么寒。

  感觉自己走了很久,终于到了那条小巷。几个小时前我们曾在这里遭到野狗的袭击。

  12-7号的门虚掩着,我缓慢地,几乎看不到明显移动痕迹的凑近了那扇门。我轻轻地用侧耳听了一会儿,院里并没有什么动静,然而我并不觉得轻松,我把那黑色电棍握的更紧了,我打开了电源,保持高度警惕,生怕下一秒就会有野狗之类的朝我扑来。

  然而并没有东西朝我扑来,我稍稍放开了脚步轻轻推开那扇仿佛通往地狱的大门。院里被月光照得很干脆,那块原有的狗皮已经不在。我走进院内,只听身后那扇门吱呀一声关上了。我赶紧回头却只看到了门栓。

  看来约我的人还没来,这样我貌似就稍稍占了主动权。我往里走了走,发现几间屋子仍然是空的。我看了一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零点了,很快就可以见到那个神秘人。

  突然,一个声音清晰的传来:“你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中年男人的声音,不是我所认识的声音,生源仿佛来自地狱,“既然来了赶快进来吧。”

  不,这声音不是来自房间。我正这么想,院内的石头有了动静,原本平整的地铺咯吱吱陷了下去。果然是在地下!我走到下陷的洞口,已成为十几阶石梯。既然这样,一定是有某种理由,于是我放大胆子走进了石阶下,里面并没有人,有一条灯火阑珊的通道不知通到什么地方。“过来吧。”那声音又响了,是在通道的另一端。

  我看了看石阶,又看了看通道。这是一个选择,一边是退路,我可以选择返回,并通知大家。另一条是神秘之路,通往未知。但是路总之要自己来选。一开始我就已经选择了未知之路,现在走上阶梯就是代表着退缩。

  于是我向那灯火阑珊处踏了过去。只听石阶咯吱吱升了回去。“果然没有看错你,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好像早已猜透了我内心的想法。

  “你是谁?我认识你么?为什么要约我到这来?”我知道已经无法后退了,便问道。

  “你不认识我,可能听说过我的事迹,其实不是我选你,是命运选你。”那人说。

  “来吧,到这边来。我有事情要告诉你。”那人继续说。

  我此时已经不惧,凡是都要勇于探究才能更加明白。于是信然朝着那方走去,大概走了百米来远,发现有个岔路。

  “来这边。”其中一条岔路里发出这声音。

  我循着声音继续走,忽然觉得有无数眼睛盯着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通道变宽了,左边多出了一个很大的牢笼,牢笼里有无数条野狗安静的看着我。里面石壁上有个暗道不知通向何处。我觉得自己大概是走进了地宫。

  继续前行,来到一个开阔的地方,这里很大,中间立着一根石柱,石柱上刻着很多狰狞的图案,这些图案也同时在一些古建筑上出现过,我认识那只黑凤凰。

  我正看着,忽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多了多久,我感到眼前有光,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小点的石室里。我的上身衣服被拔光了,感觉胸前有些胀疼,低头一看,我靠,我的胸前已经被纹上了一只黑凤凰。

  顿时一阵无名怒火聚在心头,我跳下原本躺在的石板,咆哮道“你他妈到底是谁?干嘛要往我身上纹身?!”

  “年轻人不要动怒,这纹身的一个作用就是不惧野狗。”我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纹个纹身就可以不惧那些野狗了?然而下一刻我就立刻转过了身。因为话音的主人就在我的身后。

  “你到底是谁?”刚说完这话,就见一道寒光一闪,那人的手里多了一把剑!

  “这是倚天剑?”我问道,“你是上官文清?”

  “你只猜对了后半部分。”上官文清说道。“我手上的这把剑虽然很锋利却不是倚天剑。”

  “你是一个杀人犯,果然和传言的一样并没有死。”我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上官千惠的父亲,然后又说:“这些年你丢下你的妻子和女儿,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吗?你的妻子已经疯了。”

  “我杀的人都是该死之人,而且我的妻子在我离开之前就已经疯了。”上官文清把拿剑舞了个剑花,“这些年我也并没有离开。”

  我看了看这石窟,又想起:“那些野狗是你驯养的吧,那么梁天柱也是你杀的?还说你不是杀人犯?”

  “这些野狗是梁天柱所养,是从山里来的,一般不会敌人造成攻击,除非他是个窃贼。”上官文清说道。

  “就算是窃贼也罪不至死,为何要唤野狗苦苦追杀呢?”我想到哪就说到哪,一时间感觉被带到了上官文清的思维里了。

  “你知道为什么要在你身上纹这凤凰吗?”上官文清说。

  “是因为你的血样,你的命运驱使你来这里,你生来就是我们这里守护者的延续。”上官文清继续说。

  这下我更弄不清自己的状况了,“你胡说,我的老家离这里有几百公里,怎么可能是你们这里的守护者?”我气愤地说。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的血样,我女儿采过的。”上官文清说,“当时我也在场,别忘了我也是医生。”

  这下我无法反驳了,感觉一切都是刻意安排。

  “血样这件事是偶然发现的,我们镇上一共有九种古老的血样。把一滴血滴入水中,血就会呈现出不同的图案,这些图案被刻在祭坛地宫的石壁上。”上官文清顿了一下,“不知你可知道黑凤的传说,有一批武士进山去斩杀黑凤凰的传说。”

  “我听说过,最后黑凤凰变成了黑凤山。”我说。

  “没错,可你只知道这个经典传说,你可知道武士的传说吗?大概给你说吧,黑凤凰灭后,其中有人想夺了那柄倚天剑来争功夺权,因为首领曾许下谁斩了黑凤凰就可以当首领。其中一人杀了那个拿倚天剑的武士,想夺取首领之位,正义的武士们知道真相后集齐了九个勇士,这九个勇士组成了九支队伍,与那个夺权的首领在黑凤山展开了决斗。倚天剑的力量非常强大,几个武士不能力敌,退到一个山谷中。他们在山谷中凿了一个巨型大殿,然后放出风声说里面有永生神石来引诱夺权首领前来,其实早已经布下了奇门盾甲。那个夺权首领果然带着倚天剑来夺永生神石。其实当时九人确实在山上发现了一块奇石,是一块黑色的玉石,他们把玉石分开来,做成九个启动遁甲的钥匙,每人佩戴一个。首领来时果然一步步被机关所限,终于被困在一个绝密的石室,九个人一起用钥匙把机关锁住,那只倚天剑和首领都被封印在了石窟之中。那九块玉匙从此有了守护人,他们的血样也被一个巫师刻在了玉匙之上。许多后人为了探寻这个秘密前仆后继,最终无功而返。”上官文清面不改色的说着这些。“而你的血样正是九族中其中的一种,名叫天禽星。”

  我被说得目瞪口呆,怔怔的看了看胸前的黑凤凰,“就算这故事是真的,那你怎么肯定我一定会帮你?”

  “喝喝喝呵,你想明白什么叫天注定吗?”上官文清又说。“当年我被选中的时候,几乎疯狂,我不愿失去我原有的生活,可是那股强大的力量驱使着我,在杀了几个人以后,我不得不选择了守护。想要回去,你告诉我怎么回去?”哐的一声,上官文清用利剑斩断了那块我躺过的石床。

  突然石壁发出咯咯的声音,我看见原本平整的石壁上转出了一道门,一个人影从门里走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