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万千之喜!
汉胄2016-12-16 03:543,438

  可是没想到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把长剑竟然再次把自己的画戟给牢牢压在了下面,任凭自己用力,也抬不动分毫。

  “难道刚才这个敖丙还留了余力?可是这怎么可能?不要说是他一个废柴了,就算是我龙宫中力气最大的蟹将军,也绝对承受不住我的八成力气呀,可是现在这家伙竟然把我压得死死的,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敖摩昂不由得冒了一声冷汗,一咬牙之下再度提升了自己的力气,直接用出了全力。

  “嘿嘿,我就不信,这一下子还不能摆脱你的压制?这可是我的全部力量,就算是一般的筑基中期高手,还是力量型的那种都不是我的对手,看你一个小小炼气初期的敖丙,这次如何能够抗衡?”

  敖摩昂看了看对面一脸轻松随意的敖丙,暗暗得意的想道。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令敖摩昂彻底震惊了,因为敖丙竟然放开了一只手,用单手就再度压制住了自己,让他的画戟无法移动分毫。

  “这,这得多大的力气?”敖摩昂这次终于动容了,看着面前的敖丙,失声问道:“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多大的力气?”

  “嘿嘿,不瞒兄长,小弟头几天有一番奇遇,服下了两颗灵芝草,不知怎么的就力气大增,徒手就能轻松挥舞八百斤重的大斧,后来又吃下了二姐给我的龙虎丸,现在双手舞动两千斤重的武器都不算什么难事,只不过现在我手中这把剑才只有五百斤,用起来不是多么趁手的,否则的话,小弟只用五成力气就能完全压制兄长,结果现在却被逼得用出了八成力气,实在是丢人啊。”

  敖摩昂听了敖丙装逼的话,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你这小子可谓是奇遇连连,几天之内由原来的手无缚鸡之力变成了双手轻松舞动两千斤,你力气大就大了,干嘛还说这样的话来气人?可是你力气再大也只是一个炼气初期的小毛孩,能够和我相比?今天我就和你斗一斗法术。”

  敖摩昂想罢,双手放弃画戟,然后一声狂吼现出了自己的本相,原来是一条成年白龙。敖摩昂得意的望了下面的敖丙一眼,笑着说道:“比力气我是比不过你,接下来我们就斗一斗法术,这一次我要让你尝一尝我们龙族的法术,龙腾术。”

  说完之后把口一张,就见一团云气飘出,将敖丙整个的笼罩了起来,然后又偷偷取出了一条八百斤重的金装锏,准备伺机发动偷袭。

  却不料敖丙微微一声冷笑,默默念动了几句咒语,然后把手一指,就见一道粗大的雷电从天而降,直接把敖摩昂制造的迷雾给驱散干净了,然后敖丙对着敖摩昂一指,就有另外一道雷电降落下来,直接劈在了敖摩昂的顶门上,直接把敖摩昂给劈到了地上。

  这还是敖丙手下留情,如果是全力施为的话,这一道雷电就算要不了敖摩昂的命,也至少要让他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

  “竟,竟然是正宗的五雷咒,这小子怎么懂得玄门正宗道术?太可怕了。论力气我远远不如他,论法术也是相差甚远,这家伙简直比大哥敖甲还变态,他一个小小的炼气初期小家伙,咦,不对啊。”

  敖摩昂原本没有注意到敖丙的修为,现在这一探查,方才大惊失色,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因为他分明的探查到,那个小家伙敖丙的修为,竟然不是炼气初期,而是炼气后期了。

  直到这时,敖摩昂才真的是倒抽一口冷气:“这小家伙的修为怎么提升的这么快?这才用了几天时间?竟然都提升到了炼气后期!就算是灵药堆积,也不可能堆积的那么快吧?我龙族这几千年来最优秀的人才当属黄龙真人了吧,可是就算他在一百岁的时候,修为也没有达到炼气后期吧,这小家伙的修为速度竟然都超过了黄龙真人,这就证明他最起码也是地仙之体,而且不是我们这种只有地仙之名实际上连人仙都不如的垃圾体质,竟是像阐教十二金仙那样的地仙之体!这,这,真的是难以想象。”

  想到这里,敖摩昂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这样的人物个顶个的都是整个龙族最杰出的人物,甚至在整个仙神界都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这样的人物我怎么惹得起呀?”

  这时候的摩昂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抵抗意志,连忙化成人形,对着敖丙恭敬地抱拳说道:“小弟不知道三哥实力如此之强,多有得罪,冒犯之处,还请三哥见谅,嘿嘿,三哥放心,妹妹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敖丙一听对方说的话,不由得大奇,抱拳说道:“摩昂兄长这是哪里话,虽然小弟侥幸赢了一招半式,但你是我兄长的事实岂能改变?还有你说令妹的事情,那是什么事情?”

  “嘿嘿,自然是向我妹妹提亲的事情了。我妹妹敖霜是我们四海龙宫最漂亮的龙女,就算天上的仙子也远远不如,三哥,不,三弟到我龙宫来,除了此事还能有其他的什么事?”

  敖摩昂本来还想继续喊敖丙三哥的,可是后来一想,以后妹妹嫁给他,那自己可就是大舅哥了,怎么能这样三哥三哥的乱叫?要是被妹妹知道了,不笑话自己才怪,所以就改口又称三弟了。

  敖丙哪里知道敖摩昂的脑子里想着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也没想对方为什么又改口称自己三弟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劝说起作用了呢。更何况他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因为对方刚刚说起,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求婚,如果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那才麻烦呢。

  所以敖丙连忙解释道:“摩昂兄长不要误会,小弟来这里真只是要见三叔一面,奉上我父王给三叔的亲笔书信。”

  “哈哈,事到如今了,三弟还要隐瞒,伯父的书信里,还不一样是这档子事儿?好了好了,我也不管这些事了,反正一切交给父王和妹妹就行了,三弟且稍等,我这就去通报父王,如何做决定,还要看他老人家示下。蟹将军,你先好好招待三太子和身边的这位兄弟。三弟稍等,我去去就来。”

  敖摩昂哈哈一笑,拖着画戟就走进龙宫内殿去了,只留下了一头黑线的敖丙。

  且说敖摩昂走进内殿之后,对着西海龙王敖明,也叫敖闰磕头跪下,喜滋滋的说道:“孩儿恭喜父王,这一次真是万千之喜。”

  敖明听完之后不由一愣,板起脸来训斥道:“你这孩子素日沉稳,为何今日竟然说起这班没有头脑的话来?喜从何来?你不要着急,慢慢给为父说来。”

  “呵呵,都怪孩儿一时着急,没有解释清楚,事情是这样的,孩儿奉我妹妹霜儿之命,打发一切来向霜儿求亲的龙族子弟,不料今日遇见了东海的敖丙。”

  “敖丙?”敖明暗暗的皱了皱眉说道:“难道就是大哥那个不长进的老三?他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刚才说你替霜儿打发求亲的龙族子弟?这简直是胡闹!你这样做,难道看着霜儿终身不嫁吗?”

  “回禀父王,总归是孩儿胡闹。”敖摩昂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然后说道:“不过也幸亏是这样,让孩儿今天等来了三弟敖丙,才能赶上这么一场好姻缘。”

  “好姻缘?什么好姻缘?难道你是想着要霜儿嫁给那个小混混?你是打的什么主意?难道就这么看你妹妹不顺眼,愣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哦,孤王明白了,肯定是你看上了东海二公主,然后以把你妹妹嫁给老三做条件来迎娶她。摩昂,为父可告诉你,此事万万不可,你去告诉那小混混,让他死了这条心吧,我的女儿宁可终身不嫁,宁可嫁一个凡人,也不会嫁给他的,还有你,不顾妹妹终身幸福,竟然挖个火坑让她跳,就等着被你妹妹痛揍吧。”

  敖明指着敖摩昂的脸,气急败坏的说道:“我怎么样了你这么个不仁不义的东西?”

  敖摩昂不由得苦笑不已,自己这个父亲,最喜欢自以为是,偏偏脾气还暴躁的不行,这一次自以为猜中了自己的打算,指着自己直接来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不过敖摩昂也理解父亲,不要说是他了,换做是自己,一开始看到那敖丙向妹妹求亲,还不是和父亲一样的反应?甚至自己的反应更强烈,打定主意就算是杀了敖丙,也决不允许自己的妹妹嫁给他。

  “父亲请息怒,一切并非您想象的那样,孩儿作为兄长,怎么敢置妹妹的终身幸福于不顾呢?孩儿之所以对父王说恭喜,主要是因为那敖丙实在是一个少年英雄。”

  敖摩昂接下来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向敖明说了一遍,只说的敖明回嗔作喜,扶起敖摩昂说道:“我儿,如果真如你所说,这敖丙如此了得,你妹妹这场婚姻,你当居首功。但是如果你有半句虚言,为父就削了你的储君之位,罚你到困龙潭面壁三百年。”

  “呵呵,父王尽管放心就是,孩儿绝不敢拿妹妹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只不过此时妹妹她却未必会同意,您也知道,妹妹那脾气叫一个刚烈,那眼光叫一个挑剔,就算那敖丙再英雄了得,再英俊潇洒,如果入不了妹妹的法眼。恐怕事情最终也得黄了。”敖摩昂想起自己那难缠的妹妹来,不由的一头黑线,犹豫地说道。

  “此事倒也可虑,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先别对你妹妹说出敖丙的底细,为父给她来个激将法,保证这小丫头会上当,到时候她就算是后悔也晚了。不过这敖丙我必须要先过过目,我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把女儿送给他。”敖明看了一眼敖摩昂,眼神中闪过一道精芒,沉吟着说道。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考验还是教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神苍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