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筑基期修道士
汉胄2016-12-16 04:233,366

  张百万听说平灵王府派来了援兵,尤其是还派来了一个一名修道士,不由的精神大振,立刻在左右的保护下跑到侯府门口,见到了那一千名弓箭手的将领和那名修道士。

  “贫道清虚参见侯爷。”那个修道士看起来大约有七八十岁了,白须白眉,手中拿着一根拂尘,倒是很有一副仙风道骨的形象。

  “末将张戴笠参见王爷,以后还请侯爷多多提携。”那名身高八尺,腰围三尺余的大汉张戴笠对着张百万恭敬地抱拳说道。

  “呵呵,两位不必多礼,张将军和本侯还是同宗呢。放心,只要杀了这个反贼,本侯绝对不吝封赏。”张百万温和地笑着,脸上的大肉瘤子随着笑容动来动去,看着令人感到一阵真恶心。

  “侯爷放心,末将的飞羽军可是王爷手下的精锐,绝对能够让那反贼死无丧身之地。只是,”张戴笠看了看远处正与敖丙鏖战正酣的那些军中死士,犹豫着问道:“末将的兄弟们羽箭无情,恐怕会伤到那些正与反贼作战的兄弟,请侯爷下令让众兄弟退下,只待末将一声令下,绝对能让那反贼变成刺猬。”

  “呵呵,这倒不必了,万一他们退下来的同时,那反贼也乘机跟上来就麻烦了,张将军是不知道那反贼的厉害,连我府上的卢一峰卢君侯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如果是近身战的话,估计张将军这一千飞羽军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将军不用顾忌他们了,直接下令射箭就是,到时候本侯一定会用重金抚恤他们的家眷的。”

  “是。”张戴笠听到张百万那温和的话,顿时感觉自己如同堕进了冰窖一般,浑身轻轻一震,但知道此人既然连自己的亲兵都能如此牺牲,如果自己不执行命令的话,估计也难免一死,所以立刻对手下飞羽军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那一千飞羽军立刻张弓拉箭,对准敖丙所在的地方射了过去。

  只见冷森森的箭头如同飞蝗一般向着敖丙所在的地方飞去,一瞬间就把最外围的那些死士给射成了刺猬。

  随着一声声惨叫声传来,敖丙立时意识到不妙,身形一振,飞在空中现出了本相,张口一喷,就见一团云雾笼罩在那一千飞羽军面前,然后敖丙立刻又乘着飞羽军陷入短暂的慌乱,立刻化作人形,跃入飞羽军之中,挥舞起银锤,展开了屠杀。

  只只见敖丙的大锤带着一股银光,每一下都把十几名飞羽军给砸成肉饼。

  “这,这,张将军,你的飞羽军不是精锐吗?怎么还不如我那些死士?”张百万面如土色,对着张戴笠厉声吼道。

  “末将没想到这人竟然会制造迷雾,挡住了飞羽军的视线,然后用鬼魅的身法突入大军内部,侯爷知道。我这飞羽军都是远程攻击,在近战方面还不如一般的士兵。”张戴笠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只好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那个清虚老道却展颜一笑,缓缓说道:“王爷莫急,一切都交给老道了,嘿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气中期修士,对于贫道来说不在话下,只不过贫道的雷咒伤害太大,恐怕会误伤张将军的部下。”

  “道长不用担心,有什么道术尽管施展就是,张将军的部下有什么损伤,一概算在本侯账上。”张百万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要清虚老道尽管施法。

  张戴笠听到张百万的话,立时浑身一震,这些羽士都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跟他们那可都是过命的交情,怎么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在自己人的手下呢?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张百万磕头说道:“侯爷,请您千万不要下令,这些都是我的生死兄弟,如果他们就这样死在自己人的手下,可叫我怎么跟他们的家属交代?”

  “张将军快快起来,张将军能为这些军士求情,足见将军重感情,可是如果我们不让清虚道长施法的话,你这些军士也同样会阵亡的。如果万一等那反贼杀过来的话,不要说这些军士,恐怕就是你我,也免不了一死啊。”张百万拉起张戴笠,和颜悦色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末将下去拖住他,然后等我的麾下士兵都退后了,侯爷再让道长动手可好?”张戴笠咬着牙,对这张百万沉声说道。

  没想到张百万竟然果断的答应了下来:“好,就依将军所言,将军速速去吧。希望尽量多拖延一点时间。”

  “多谢侯爷。”张戴笠虎目含泪,取出来一把大刀,立刻虎吼着向敖丙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张百万忽然一阵阴笑,对着清虚老道说道:“等到姓张的和那反贼一动手,道长就立刻施法,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把那反贼灭杀,只要灭杀此贼,本侯一定保举道长做军司马。”

  清虚老道大喜,谢过了张百万之后,就立刻准备动手。

  张戴笠很快就来到了敖丙面前,大声喝道:“反贼且慢伤我兄弟,吃我一刀。”说完之后就抡着大刀向敖丙斩去。

  敖丙刚一抬头,就见冷森森的大刀向着面门斩去,不由得大惊,立刻慌忙躲闪,可是那张戴笠的刀法甚是高明,一刀又一刀的缠着敖丙,让他根本无法分身,如果一不小心的话,恐怕连性命也保不住了。

  “大家听我命令,立刻后退。”张戴笠知道对方的实力终究在自己之上,只要能缓过来一口气,自己将必死无疑,所以丝毫不敢放松,一边酣战,一一边对着飞羽军下达了命令。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粗大的雷电劈了下来,直接落到了张戴笠和敖丙的身上,顺便也将张戴笠身边的五六个军士劈成了飞灰。

  “啊,侯爷,你……”张戴笠双眼瞪得滚远,在强烈的不甘中死去。

  “哈哈,这一下果然劈中了,连张戴笠这样的勇将都给劈死了,还愁那反贼不死吗?道长,这次诛杀反贼,道长居功至伟………啊?什么?”

  张百万正高兴得手舞足蹈,却发现到因为雷击而倒在地上的敖丙竟然又站了起来,虽然身上有雷电的焦痕,但是整个人却看上去不像受伤的样子,不禁面如土色,拉着清虚老道说道:“道长,怎么办?”

  “侯爷不用担心,这小家伙只不过是防御力稍微强一些而已,但是他要死也是早晚的事。”

  清虚老道也没料到敖丙竟然能够在自己的五雷术下活下来,但是略想一想也就释然,毕竟对方的本体是一条龙,自然能够对雷系法术有一定的抵抗力,但是他却相信对方绝对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自己还有一张宝贵的雷灵符没有用呢,只要用上之后,不要说这小子是区区一名炼气期修道士,就算他和自己一样是筑基修士,也照样会瞬间就化为飞灰。只不过这是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不到生死危机,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清虚老道见敖丙站了起来,冷哼一声,把手对着他一指,就见另外一道粗大的雷电卷了过来,直直的向着敖丙劈了过来。

  敖丙吃过一次亏,怎么可能还会硬接对方的道术?立刻纵身避开,但是对方的雷电却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紧紧追着敖丙不放,让敖丙感到很是憋屈。

  其实敖丙哪里知道,他觉得自己憋屈,那清虚老道更憋屈,堂堂一名筑基期修道士,所施展的法术竟然被一个炼气期的小家伙给硬接下了,召唤出了那么多道雷电,虽然逼的对方狼狈不堪,可是却没让他受到丝毫伤害,这话要说出去,还不被同级别的道友给笑死?

  “哼,我看你能撑多久?”清虚老道恶狠狠地望着正在狼狈躲闪的敖丙,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狰狞,加强了法力输出,只见一道碗口粗的雷电狠狠地劈在了敖丙的身上,这一下子敖丙再也支持不住了,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脚步一踉跄,就委顿在地上。

  “真没想到这东海城里真是藏龙卧虎啊,随便派出来这么一个修道士,竟然差点要了本太子的小命,要不是我这肉身强横,说不准这一下子早就呜呼哀哉了。说到这里,还真是要感谢小翠香和我给她的那颗灵芝。”

  敖丙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的奋力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还没等他爬起来,就见空中又是一道雷电冲着顶门劈来,敖丙大叫一声,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在这时,只听得当啷的一声脆响,在敖丙的身上掉下来一颗小小的铜印。铜印上面贴着发黄的灵符,正是闻仲送给他的那颗平山印。

  “对了,我怎么把它给忘了。”敖丙猛一拍脑门,不由得大喜,把平山印托在手中,轻轻念动咒语,对着清虚老道的方向一指,就见这颗平山印飞向空中,忽然变成了七八丈大小,对着清虚老道和张百万就呼啸着砸下来。

  “糟了,竟然是法宝。”清虚老道顿时面如土色,连忙躲闪,可是这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那座平山印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直接把他砸成了肉饼。

  “不要杀我,饶命。”张百万见了这样的大家伙,早已吓得腿肚子都打哆嗦,可是在平山印的压力下,却是一步都迈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枚硕大的平山印砸下来,把自己和身边的十几名侍从压成了肉酱。

  敖丙收回了平山印,勉力的站了起来,然后目光平静的对那些弓弩手说道:“你们走吧,好好安葬你们将军,这是一条好汉,可惜葬身在张百万的阴谋之下。”

继续阅读:第十章 东海龙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神苍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