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化解冲突
三十七岁2016-12-16 03:433,691

  “我,我,我说你……你想干啥?”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樱唇,符小弟吞了一口唾沫,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咬上一口的冲动,心底发颤的发出了一声很没有底气的询问。

  女超人很妩媚的笑了,用能让符小弟双腿发软的声音嗲道:“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风含情、水含笑、柔媚入骨的声音的确让符小弟的双腿发软,强自撑着,又不停的深呼吸,把心里的燥动压下,最后,还翻起白眼,把头转开,让自己看不到这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

  做完这一切,符小弟的大脑才从当机的边缘回归正常。

  随后,他很明智的转移话题:“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把你名字告诉人家嘛?”

  “请你,从我身上下来,好吗?”

  “你不说,我就不下来。”

  “你不下来,我就不说,我靠,你下来我也不说。”

  “你欺负人,人家是女孩子耶。”

  “我靠,我还是男子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一言九鼎,说了不说就不说。”

  “不嘛,你告诉我嘛,不然人家怎么当你女朋友?”

  “鬼才要你当我女朋友啊,你到底下不下来。”

  女超人在符小弟背上撒娇的样子,让尖嘴猴腮还长着小眯眯眼的剑士一脸的阴鸷,恨恨的看着符小弟一边跟美女调情,一边杀老鼠,如果可能,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符小弟干掉,再享受美女跟自己撒娇的滋味。

  他甚至还脑补了一下美女跟自己撒娇时的画面。

  他说:“今天洗白白,让爷爽一爽。”

  美女说:“不嘛,人家看上了一个金手镯,你先送给人家嘛。”

  他又说:“行啊,那你今天把菊花也弄干净,爷也要用用。”

  美女又说:“那你还要给人家买对宝石耳环。”

  好了,简单的两句对白,应该就能知道尖嘴剑士平日经常去的地方了吧。

  一边杀老鼠,一边跟女超人斗嘴,斗着斗着,符小弟都忘了自己跑这来的初衷,直接把陷入重围的英雄营小队扔到脑后。

  所以说红颜祸水,诚不欺人也。

  第三匹青狼刚冲到符小弟面前,就被勤勤恳恳的小斥候再次引走,符小弟也就继续拿鼠护卫出气,是真的想出气,因为他被女超人的新动作弄的是又爽又恼:“我说,你能不能别用你那两个馒头在我背上磨来磨去,磨出问题怎么办?”

  女超人甜甜一笑:“就是要让你出问题,那时候,我就是你女朋友了,你就必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符小弟要抓狂了:“啊啊啊,鬼才想跟你出问题啊,你就算脱光了,我都没兴趣。”

  女超人的眼睛开始发光,在符小弟的耳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无比温柔的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找个地方试一下,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兴趣。”

  符小弟当然会有兴趣,就算心理上没有,生理上也会有。

  男人嘛,在很多时候,身体就是最大的叛徒。

  所以,女超人的脸红了,符小弟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咳咳,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只能请大家自行脑补)。

  好在这时,一脸纠结的许伍长终于下定决心,他的大喊,成功的转移了符小弟的注意:“小伙子,我听你的,我现在就把指挥权交给你。”

  几十秒前,在许伍长的示意下,跟他一起保护术士的斥候主动向青狼发起攻击,而且专攻青狼的腰。

  由于英雄营斥候的敏捷比四点一倍后的青狼还高。

  所以他很轻易的追上青狼,在他的腰上砍了一刀,“-126”的伤害值瞬间让许伍长眼前一亮。

  身为自己人,许伍长当然知道斥候的力量和攻击值。

  力量:13(+50)

  攻击:126

  也就是说魔族青狼的腰的确是他们的要害。

  按游戏里的设定。

  伤害值=攻击值-防御值。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伍长才孤注一掷的做了最终的决定。

  可这个时候,从YY中回过神来的尖嘴剑士恨恨的喊了起来:“许伍长,你竟然把我们的安危交到一个想出风头的小子手上,我告诉你,我南拳门不会听的,如果你还要坚持,我们南拳门会立刻撤出这个街口。”

  许伍长又犹豫了。

  此时,符小弟正被女超人的无耻以及身体的叛别气的是鼻子冒烟,听到尖嘴剑士的话,顿时把火发到他的身上:“你TM有病是吧,明明有正确的方法不用,你是想害死所有人吗?出风头,出你`妈的风头啊。”

  尖嘴剑士的脸色猛然沉下来:“小子,你是在找死。”说着话,他扔下自己的队友,一脸杀气的朝符小弟跑来。

  很明显,这是要送上门让符小弟打脸的节奏。

  符小弟的拳头都捏起来了。

  他身上的女超人也在哼哼叽叽:“哼,敢说我男朋友找死,看我不揍死他。”

  符小弟抗议:“谁是你男朋友啊。”

  女超人:“你啊。”

  符小弟抓狂:“我才不是。”

  女超人:“你就是,你放心好了,这种小渣渣,不用你出手,姐姐一拳就能搞定。”

  符小弟继续抓狂:“姐你个头啊,我比你大。”

  女超人:“别装了,我又不会笑你,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就知道你最多十六,姐姐今年可是十九,女大三,抱金砖喔。”

  对于女超人的无耻,符小弟彻底无语,见尖嘴剑士还在往这边走,立刻把匕首握紧,准备拿他出口气。

  可偏偏这个时候,红脸弓箭手大吼了一句:“够了,给我回自己的位置上去,敢有人抗命,我定当军法处置。”

  尖嘴剑士冷冷笑道:“好,许伍长,既然这样,你可不能怪我南拳门不配合作战,南拳门的兄弟,我们走。”

  看到他真转身就走,符小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连他都知道,一但进入战时,所有被部队征集的人员要完全服从,一但违抗命令,那可是死罪。

  这尖嘴剑士难不成是在找死吗?

  看到尖嘴剑士准备离开,混战中,有三个人逼退青狼,逃出战圈,可更多跟尖嘴男穿同样服饰的人还是在默默的战斗,看到他们,尖嘴男气的想要吐血:“你们是想被赶出南拳门吗?”

  一个满脸血污,已经看不清长像的盾战冷笑一声:“姓袁的,你以为你能代表南拳门?”

  还有人说:“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整个人类都快要灭亡,连外国的小姑娘都知道拼命战斗,你一个男人,竟然还在玩内斗,你惭不惭愧啊。”

  第三个人说:“要走你走,就算死,我也不能丢下自己的阵地。”

  第四个人说:“我的兄弟战死了,如果我丢下阵地,我对的起死去的兄弟吗?姓袁的,你是想让我到下面被自己的兄弟看不起吗?”

  看到被口诛笔伐,已然一脸铁青的尖嘴男,符小弟又是一脸的郁闷。

  这节奏不对啊,打脸这种活不是应该我来干吗?怎么这么多人抢着干了,导演,他们在抢戏耶,你也不管管。

  管你个头啊,你要是再不把女超人放下来,她都准备在你背上给你生孩子了。

  我靠,是喔,这里还有一个更烦人的女人。

  符小弟猛然惊醒,手忙脚乱的去解被自己绑成死结的床单,其间,还干掉十三只鼠护卫,又跟一只青狼跳了一段探戈,再一脸遗憾的目送它被小斥候领走。

  终于,床单被解开了,烦人的女超人第一时间被符小弟扔到地上,可让符小弟头皮发麻的是,这小姑娘竟然站着一动也不动,就算看到几只鼠护卫朝自己咬来,也不管,只不过用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符小弟。

  “好吧,你赢了。”符小弟无比郁闷的说了这句后,又把她搂进怀里,右手刷刷几下,把扑过来的鼠护卫干掉。

  随即,他就听到了女超人开心的笑:“嘻嘻,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符小弟很是无力的吐了句槽:“就算是小猫小狗,我也会救。”

  女超人不开心的撅起了小嘴:“咦——,你怎么能拿小猫小狗跟我比啊,我可是我们学院十大校花之一喔。”

  “呵呵,好大一朵校花。”符小弟假假的一笑,把她扔到一边,对陷入苦战的众多NPC还有英雄营小队大喊起来:“现在,所有人都听我说……”

  看到符小弟开始干正事,女超人也就没有继续缠着他,而是很惊喜的发出叫声,没有了“美”色的蒙蔽,她总算看到了陷入苦战的姐妹。

  立刻如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跟女蜘蛛侠她们站到一起。

  也不知道这些女人说了什么,女超人又脸红了。

  没有了女超人,符小弟立刻进入工作状态,在他的指挥下,一个由两百多人组成的圆形盾阵很快成形。

  并且迅速运转,发挥战力。

  还没走远的尖嘴剑士,脸都绿了,眼神里透出来的更是森森杀气,他身边的三人中,有一个医师弱弱的问了句:“皓哥,要不,我们也进去?”

  尖嘴剑士恨恨说道:“要去你去,我才不去。”扔下这句,他转身就走。

  不走不行啊,因为他看到符小弟正用挑衅式的笑容看着他。

  有句话说的好:心中有佛,视人皆佛,心中有粪,看人皆屎。

  呃,还是换句通俗一点的好了:自己内心是什么人 看别人就是什么人。

  符小弟对他笑,明明是对他释放出善意,好让他们四人能进到盾阵来,毕竟他们四人里,除了尖嘴男是剑士外,其余的三人分别是盾战、术士和医师,让他们单独在外面,术士和医师就会很危险。

  至于先前尖嘴男和自己的冲突,在符小弟看来,那只是一个误会,无非是因为自己面嫩,没办法让人信服而已,更何况最先发脾气的,也是自己。

  可惜的是,符小弟释放的善意被尖嘴剑士误会了,在他看来,这是符小弟在炫耀,在得意。

  所以,他咬牙切齿的走了,四人里,唯一的盾战拼了命的杀出一条血路,以丢了半条命为代价,总算把三个兄弟带出鼠护卫和青狼的重重围困。

  这个过程,尖嘴剑士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一直在骂盾战:“你能不能更废一点。”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位面测试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位面测试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