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地下十二区
冷姜茶2016-12-16 03:044,021

  公元4156年,天使缇络·蒙法堕落,潜伏黑暗的古老生物向其靠拢,准备恢复由魔主宰的世界,人类很快处于劣势,地球陷入蛮荒的统治。自然地,人和亡灵所生后代鬼畜就处于了魔族等级制度最底层,作为魔族强压之下的奴隶,饱受人类和各类魔族的欺压。有欺压就有反抗,有一批鬼畜艰难地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某废城,十二区人类圈养所。

  阿曼·拉芙莱斯(Amen·Lovess),和其他鬼畜一样,身材高挑,容貌秀美,和其他鬼畜不同的是,偶尔她的瞳孔会变成蓝色。

  她藏好几具红眼绿皮肤的哥林布矮人的尸体后,猫着腰藏到枯萎的花坛之后,蹑手蹑脚地绕到前面,正在嘘嘘的哥林布矮人还未抬头,就被她捂住了嘴巴,手中的冰锥顺势刺入脖子上的大动脉。

  “有……!”

  沾着血迹的冰锥正中对面那个准备惊叫的矮人眉中,他应声倒地。

  好了,就这样。阿曼对自己的行动很满意,她擦了把脸上的血迹,再次检查,确定地面安全后走到一处圆形的井盖前掀开,一股腐烂的酸臭味顿时扑鼻而来,她揪了把野草捂住鼻子,丢了照明棒下去,确定深度不足以摔断骨头后,纵身跳了下去。

  安然着陆。

  这是城市的下水道,黑暗潮湿,优秀的建筑工哥林布矮人更是把它加工地鬼气森森。到处都有叮叮咚咚的水滴声,老鼠横行霸道。

  阿曼握着照明棒,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深处走去。

  很快,她就看到了个大铁笼,照明棒靠过去,里面几个身干骨瘦的人类立刻不适应地用脏兮兮的袖筒遮住了长有白翳的眼睛。

  角落里躺着一具被开膛的尸体,几个人正跪在旁边一边掏一边咀嚼着,脸上糊满黑褐色的血,老鼠和苍蝇也加入这顿盛餐。

  阿曼看到那具尸体还穿着警服,她感到一股恶心,慌忙继续向前走去。

  一模一样的铁笼横七竖八地布满了整个下水道,每个铁笼里都关了十几二十个人类,情况与她最初看到的不尽相同,甚至更糟糕。

  阿曼加快了脚步。

  前面的铁笼了发出“咣咣”的击打声,还有人微弱的呼喊,“救命,求求你,救救我……”

  阿曼跑了过去,这批人类还算新鲜。

  “救救我!”

  阿曼向里扫了眼,没有她想要的人,再往深的铁笼发觉到有人进来,也开始微弱的呼救。

  但阿曼冒险来这里不是为了救他们。

  “克莱尔。”她边迅速在囚犯间搜寻着,边焦急地呼喊,心里默默祈祷克莱尔就在这里,并且安然无恙。

  “克莱尔,你在哪儿?”

  “救救我们……”铁笼里的囚犯如同地狱的饿鬼,张牙舞爪地想触到阿曼。

  在阿曼看来,他们就是想抓自己一起下地狱,尤其是那干巴嘶哑的哀叫,简直搅得她心烦意乱,无法专一。

  “闭嘴!你们把我的声音都淹没了!”阿曼使劲敲了下身边探出来的颗头颅,那脑袋发出很空荡的“嗵”的声响,便缩了回去。

  阿曼再次呼喊起来,她发誓现在就算有克莱尔的一根头发,她都能立刻发现。

  可是没有。

  “克莱尔!”她甚至有些恼了,眉毛都挤作一团,咬着下唇,很不耐烦。

  “你不能这样,上帝在看着你。”有人斥责她,因为自由的她没有力所能及地赋予他们自由。

  阿曼看去,这批人类已经相当新鲜了,被扔进来大概没有超过三天,他们甚至有力气去拉扯自己的袖子。

  腹中的怒火马上烧上了头顶:“哦?是吗,上帝有没有告诉你们,是他害你们沦落至此,用你那双白内障的烂眼看看他在哪儿,告诉我,我去揍他!”

  眼看铁笼就要到头了,十二区圈养所还是没有克莱尔的影子。

  阿曼真的着急了,里面人们的呼救更是让她恨不得马上炸掉这个破老鼠窝。

  然而,最后一个铁笼,就在她即将准备转身离去时,什么东西引得她眼睛一亮!

  视线穿过人群间的缝隙,一截尤为突出的白皙细腕,几缕乌黑的长发,属于一个正蜷缩在墙角熟睡的奶油般香甜的女人!

  所有的焦急和愤怒瞬间化作烟云,阿曼欣喜若狂,她立刻扑上去,摇晃铁笼,大叫:“克莱尔!”

  克莱尔睡得正香。

  “嘿!离她远点!”铁笼里的人们警告阿曼,显然,克莱尔即使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也深受人们喜爱。

  当然,有谁会不喜欢克莱尔?她那么美丽,那么聪慧和善良,和这个污垢掩埋的世界比起来,克莱尔就像飘飞在天际的一片洁白的羽毛,总能让人想到美好,看到希望。任何看到她的人都会自惭形秽,没办法用自己的脏手去触摸她,只是愿远远看着。

  然而,接下来,人们看看阿曼,再看看克莱尔,大惊失色。

  “是……是鬼畜!”有人判定,面容震惊而胆怯。

  “鬼畜,与人类最典型的区别就在于,透过他们的眼睛你能感觉到最彻骨的寒冷,那种深入骨髓的威胁……”老头打了个寒战,眼神在阿曼的注视下躲躲闪闪,他不停地柔搓着手,两片干瘪的嘴唇像寒风里即将坠落的枯叶。

  “没错,她们不是孪生,她们是鬼畜!”

  反应过来的人们沸腾了,叫嚷着不让阿曼靠近,同时,他们看向克莱尔的眼神也瞬时改变,仿佛这个一脸恬静的女孩由最初的天使马上转变成了恶魔。

  “滚开,你这肮脏的东西!”人们驱逐着阿曼。

  “你这种渣滓就应该在下水沟里腐烂!”

  “去死吧!”

  阿曼听得火冒三丈,她本想回击,但又怕他们突然做对克莱尔不利的事情——毕竟,他们就在她的身旁。

  克莱尔被吵醒了,坐起来揉了揉鼻子,软绵绵地埋怨道:“逃不出去的,你们不要吵了,让我好好睡一觉。”

  人们紧张地围在克莱尔身边,既警惕着克莱尔,又警惕着阿曼,愤恨着,对峙着。

  现在,唯一没有感觉到事态危险的唯有这个刚刚睡醒还不想睁眼的女孩。

  “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不想被自己的脏血呛死,最好别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阿曼冷着脸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人。

  同时,她被克莱尔散漫的态度再次激怒:“克莱尔,你给我醒醒,睁开眼睛!”

  克莱尔闻声立刻睁开眼睛,看到阿曼后马上就笑了,踉踉跄跄地张开双臂向她扑来,“阿曼!”

  阿曼做好承载克莱尔的准备。

  “坏了,笼里的这只是分身!”铁笼里年长的人愤愤地说:“距离很近的情况下,鬼畜的分身可以如同鬼魅般回归到本尊身上。”

  “那又怎样?老头?你想在之前就给死神递份简历吗?”

  话说着,从阿曼脚下向上旋绕起一层冰冷的雪雾,再加上她的警告,铁笼里的人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地看着克莱尔向着铁笼外的鬼畜本尊跑去。

  孰料,她刚跑两步便“啪”地一声就摔倒了,阿曼看去,她的脚踝上扣着一条厚重的脚链,上面篆刻的咒语正闪闪灭灭地散发着金红色的暗光,克莱尔根本无法挣脱。

  她脚踝已经受伤,感染严重。

  “该死的!”阿曼狠狠骂了句,又恼又有些心疼地看着眼泪汪汪的克莱尔,有些恨铁不成钢。

  铁笼的气氛被克莱尔的一摔再次点燃,他们乐意看到这样的事情,“滚开,你们这些鬼畜就该死!”

  “去死吧,人类的叛徒,亡灵的杂种!”

  突然间,刚刚还胆怯地无法正视阿曼的老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能让他极度疯狂的事,下定决心似的攥紧拳头,情绪激动,挥舞着手臂鼓动人们:“那些被恶魔缇络诅咒的人类无耻地背叛自己的族群,与亡灵媾和,为他们生下怪胎——他们在人类在鬼,在魔族是畜生,只要有鬼畜活着,上帝就永远不会原谅我们,他们的背叛让我们永远没办法逃出这任魔宰割的噩运!!!”

  阿曼正急不可耐、怒不可抑,这时候再听到这些杂言碎语,手心上空顿时旋起一层冰冷的白雾,空气中的水蒸气快速集聚冷却,凭着阿曼的意念冻结成一根冰锥。

  “克莱尔,闭眼!”她喊。

  克莱尔不明其事,只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就在那一刻,阿曼一把揪住那个叫得最欢的老头的头发,扯到自己面前,用力将手中的冰锥插进了他的动脉,再迅速拔出出。

  顾及到克莱尔,她死死地按住那人脖子上的窟窿,直到喷涌的血流失去动力。

  而后再将那人推到人群里,眼看着他抽搐几下断气了。

  阿曼向他吐了口口水,她厌恶这些人类!

  “人类的叛徒?亡灵的杂种?哼,既然你们知道,就别惹我!”阿曼两眼变成淡淡的蓝色,浑身寒气逼人,人群顿时静了下来,有怒不敢言。一寸寸地退到靠墙的边角,远离栅栏。

  阿曼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心里做着计划。

  看来,只有进到铁笼里,想办法砸开铁链,先带克莱尔回家!

  她两手握住笼门上锅盖大的锁,暗自努力把能量都集中在手上,很快,锁上便结了一层冰渣,开始裂缝,而因为空气温度骤降,铁笼上也蒙上一层霜,人们颤颤哆哆地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加油,阿曼!”克莱尔叫道。

  “啪!”

  锁碎成好几块掉了下来,阿曼立刻打开笼门跑进去,狠狠地扫视那些快被冻僵的人类一圈,确定这群窝囊不会再有胆量犯傻,这才放心回到克莱尔身边,致力于打开铁链。

  “你还好吧?”她关切地问,顺便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不确定温室成长的克莱尔能否受得了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

  “又凉快睡得又好,就是味道太臭,还有就是没有食物。”克莱尔嘟起了嘴,“阿曼,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阿曼心里总算松了口气,“看来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是十二区,噬魂怪的圈养区。”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人……”

  “克莱尔,”阿曼打断克莱尔的问题:“回去后我会好好地给你一个解释。”

  脚链断开,阿曼简单检查了下克莱尔脚踝处的伤势,决定背着她逃离这里。

  她把长发都捋到前面,防止克莱尔的身体压住头发后让自己白白受痛。

  一切都准备妥当,不料她刚半蹲下身子,后颈受到猛烈地一击。

  阿曼眼前一黑,向前扑了下,好不容易才站定。

  视线亮了起来,再黑下去,又亮了,一次比一次模糊,她转身,克莱尔正一脸诡笑地看着她。

  她恍然大悟,都怪自己太着急,做事太欠周全了。

  她伸出手,尽全力捏向克莱尔的脖子,“易、易形兽……”

  “克莱尔”拍开她的手,微微躬身,像摘礼帽似的从头剥下了身上那层皮,露出易形兽丑陋的本来面目——皮肤沾满绿色粘液,身体肥肿地像腐烂的肉瘤,一张口就是一股腥臭:“劳您费心了,阿曼·拉芙莱斯小姐。”

  阿曼眼前彻底黑了下去,瘫软倒在易形兽的脚边。

继续阅读:第二章:它们是信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