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谈判开始
冷姜茶2018-04-03 16:413,464

  “翼龙……它对你说了什么?”

  “我母亲……”

  “母亲?”

  “我为她已经……掘好……坟墓……”

  “噗——”

  一桶冰水从头浇下,阿曼打了个寒战,醒了过来。

  刚才那是什么?似乎有一个冷酷的催眠师进到自己记忆中,不断地搜刮被自己隐藏起来的信息。

  尽可能地平定自己的心绪后,她观察自己身处的环境。

  这是个酒气熏天的地方,光线很暗,十几步远的地方是个小舞台,一个歌女浑身只挂着几块遮羞布,瘦弱地几乎拿不稳麦克风,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她身上,像个凄凉的笑话。

  地板一阵颠簸,从偶尔被掀起的窗帘看去,外面飘着黑乌乌的云,交错的闪电光亮下,噬魂怪犹如鬼魅般四处飘荡。

  阿曼判定自己是在飞机上!

  小时候,她见过这种飞机,庞大、结实,比航母还令人生畏,即使费林德巨人也够不着它的轮胎顶。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飞机上?它要带她去哪儿?

  阿曼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的手被反绑了,动了动,立刻感到灼热的痛感,是施了束缚咒的手扣……还有脚扣。

  这两件东西触电似的让她想起了十二区的经历,以及那个胆敢披着克莱尔的皮囊蒙骗她的易形兽——那个恶心的、卑鄙诡诈的易形兽!

  “贱人!”阿曼骂道。

  后脑勺猛地被拍了下,她扭头去看,结果只看到了堆在身后的高高的木质酒桶。

  “走吧。”那东西说,扯着阿曼的胳膊往起拉她。

  阿曼才不想显得自己多废物,她用力扭了扭胳膊,站起来,“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摆在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其实没多长,只是太暗了。

  通道尽头传来说笑和酒杯的碰撞声,其中有一个粗声瓮气,阿曼记得那声音,就是伪装成克莱尔的易形兽。

  听到这个声音阿曼就恨地牙痒痒,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扒了他那层可恶的皮囊!

  和易形兽说话的另一个是……

  窗帘全部拉上,杜绝任何自然光线,除了黑暗爪牙噬魂怪还能有谁?

  他们在聊什么?和克莱尔有关吗?

  阿曼侧着耳朵……

  那声音有点像峡谷内的风吼,但却是噬魂怪独有的语言。

  背后被猛地一推,阿曼打了个趔趄,站稳了。路过小舞台,她和那个歌女对上了眼。

  歌女转了个身,留给她个光秃秃的脊背。

  呸!恶心的人类!

  阿曼扭过头去,憋着一肚子火。

  “阿曼·拉芙莱斯小姐。”

  恶心的声音钻进了耳朵,阿曼看到了那头易形兽,他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另一个椅子上,一个黑溜溜的东西刚刚钻出去了。

  是噬魂怪没错。

  “来吧,我的客人,请坐!”易形兽拍拍那张还没冷下来的椅子,对阿曼说,脸上依然是那种得意洋洋的诡笑。

  阿曼厌恶极了,椅面被他这么一拍沾了些黏糊糊的体液,她用脚勾住椅子支架,想把它翻过去,不料脚下一沉,重重地踩在地板上,一步步走到椅子边坐下。这是束缚咒的作用,如果你能让一个桀骜不驯的国王戴上它,只要你想,他就可以为你下跪!

  椅子上的粘液让阿曼觉得自己得肠子都翻到喉咙里了,她狠狠地瞪着易形兽,心里早就盘算着怎样才能让他死得更凄惨。

  “约翰尼·古斯特。”易形兽伸出手,自我介绍。

  “你把克莱尔怎么了?”阿曼紧攥着拳头,怒目直视他:“如果你敢动克莱尔一根汗毛,我发誓你这辈子都会活在水深火热的地狱!”

  约翰尼连忙张开双臂做出一副被冤枉的样子:“喔喔,冷静冷静。托我的福,那位美丽的孩子现在过得可比和你在一起时舒服多了,当我知道她甚至没有见过生菜、番茄、苹果……随便什么的时候,比在卫生间看到缇络·蒙法陛下都要震惊!”

  阿曼忍受不了别人的羞辱,她紧咬着唇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怒气。

  “告诉我,你是怎么养大她的?靠塞垃圾吗?那可真是了不起!”

  阿曼立刻向约翰尼扑了上去,喉咙里野兽般闷吼一声:“把她还给我!”

  奈何束缚咒又将她牢牢地固定在椅子上,阿曼又急又恼,使劲地在扶手上砸着手铐,但即使搓破了皮,手铐还是纹丝不动。

  “把她还给我!!”阿曼吼。

  约翰尼无视坐在身边几欲疯狂的女孩,他不紧不慢,悠闲得很:“这就得看你能帮我做点什么了。”

  “在你开口要挟我之前,我劝你最好已经为自己掘好坟墓,因为我会把你撕扯地连个碎片都不留!”

  “阿曼,阿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毕竟这是你一贯的作风,不是吗?”

  “一贯?”阿曼警惕起来,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哦,你知道,只要有阴影和黑暗,噬魂怪就能长驱直入,和它们合作就有这样一个好处,它们总能在那些你意想不到的犄角旮旯找出些隐居的,但很有潜力的……”约翰尼斜眼看着阿曼,撇撇嘴接着把话说完:“鬼畜。”

  “但生气对事情没有一点帮助,来吧,在我们谈正事之前先好好地联络联络感情,让气氛轻松一点。喝点什么?”约翰尼“好客”地拍拍桌子,问,圆鼓鼓的眼睛在酒柜那里扫视一圈,“看啊,我们有很多好东西。”

  一个透明容器里装着几具赤身*已经泡腐烂了的人类尸体,原本金黄色的酒如今成了红绿色,还有一个容器内关着两个奄奄一息的孕妇,阿曼知道如果打开下面的阀门,她们的灵魂会像冰激凌似的在酒杯里小巧可爱地堆起来……还有更多恶心的东西。

  他递过来一杯酒,阿曼瞅了眼,吐了口口水进去。

  “你都喝些什么?这可是你们鬼畜最喜欢的1:2人血兑香槟。”

  “我喝独角兽的血。”阿曼冷言冷语,她不指望这地方有那东西。

  “那、那可是相当珍贵的东西,你能得到?”约翰尼·古斯特声调夸张地说道,忽然像开了窍,“哦,我忘了,阿曼·拉芙莱斯,高贵的拉芙莱斯姓氏可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我本想再知道一点消息,比如,你到底是哪个拉芙莱斯的后裔,好让我们更亲密无间地合作,但是对于秘密,你似乎保管地很好。”

  “你最好现在就开始祈祷!”阿曼咬牙切齿。

  “啧,你一定是缺少一个陪酒的来放轻松,可惜我这里只有一个女人!”他朝舞台上的女人打了个响指,她便乖乖地放下麦克风向他们走来。

  歌女走到阿曼身边,像对待男人似的坐进她的怀里,阿曼想躲开但是还是没成功,歌女朝她轻轻吹了口气,开始舔她的耳朵。

  女人的舌头确实是个好东西,比海洛因更有飘飘然的感觉,但阿曼讨厌这样,几番下来她已忍无可忍,一拳狠狠地砸到歌女脸上,“滚开我的身上,你这肮脏的贱人!”

  歌女一下子滚落在地,她出了血,蜷缩着捂着口鼻发抖。约翰尼得意地疯狂大笑,“对极了,就这样,阿曼小姐,你满腔的不痛快就尽管发泄出来,人类就是专供我们消遣玩乐的东西!”

  然而,歌女摔地上时出于本能,她扯住了吧台上一块黑色天鹅绒布料,并就势扯落下来。

  约翰尼和阿曼的脸同时僵住了。

  天鹅绒布下整整齐齐地摞着甲胄头盔,锃亮的铜牌上标识着“巴赫蒙”三个字。

  阿曼的心脏猛然紧缩,她攥紧拳头,狠狠地瞪着约翰尼:“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只告诉你,别惹我,我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约翰尼听完话,脸上皱皱巴巴的褶子随着愤怒的情绪而抽搐,他扬起巴掌就甩在歌女的脸上,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都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我本来可以让她更顺从地为我效劳!”

  阿曼打心眼地鄙视他!

  随后,约翰尼整理着领口,袖口,重新整理好自己丑陋的仪态,将甲胄头盔顺着桌面一下子推到阿曼面前:“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么……谈判开始!”

  “克莱尔不是赌注。”

  “亲爱的,恐怕对你我来说,没有比她更完美的赌注了!”

  “我想,即使你隐居多年,你也一定对巴赫蒙有点了解吧?”约翰尼说,“噬魂怪告诉我,你床底可是压着一张巴赫蒙的海报,还时不时地偷偷拿出来看看。”

  “传言,缇络·蒙法在堕落之前掌管着天下所有圣物。成魔之后,他仍然死性不改,将圣物一一夺取,当做奖品陈列在大斗场,用来吸引魔族子民为夺取它而殊死决斗。”

  阿曼瞅了眼约翰尼,接着补充:“一个叫巴赫蒙的猎犬兽,连续三届夺得奖品,被他踩在脚下的尸体能摞成一座山。大斗场之后便有了巴赫蒙斗场这样的名字。”

  “不错,”约翰尼赞同地点点头,稍后话锋一转:“但你不知道的事实是,巴赫蒙一次也没有参与决斗,他的皮肤光滑地像一块乳酪。”

  “怎么可能?”

  约翰尼的眼睛亮地跟老鼠似的:“他找到了那些替他赢得比赛的无名氏高手,他的行为启发了我们这些老实人。”

  “现在,阿曼,你没有拒绝的余地,我是巴赫蒙,你就是无名氏,而你必须为我赢得比赛,否则,克莱尔……”

  约翰尼忽然不说话了,把阿曼的心也提到嗓子眼。

  他忽然凑到阿曼面前,睁大的眼睛中充满着因贪婪和*而凝结成的萧杀气息,甚至声音也激动地颤抖起来:“可怜的克莱尔,我可真不忍心对她下手啊!”

继续阅读:第五章: 赤尾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