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互不牵扯
冷姜茶2016-12-16 03:013,311

  “所以,它们到底会不会来?”阿曼问。她和琼森躺在屋顶上,头顶是黑漆漆的夜空,屋前不远处的空地上,一具翼龙的尸体正四仰八叉地摊着,阿曼的长矛从胸膛穿过。

  “它们习惯祭奠自己的兄弟。”琼森说,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知道这些?”

  “得了,小曼,你以为我床底下的那几本书都是老鼠啃烂的吗?”

  “那我从来也没想到我居然不知不觉养了这么一只大老鼠。”

  “别这么说,小曼,如果那些翼龙不近视,就会发现它们的兄弟有一段翅膀不见踪影,哦,对了,或许它们能在咱们的锅里发现一点残渣,或者你的牙缝里,我绝对不会告发这是你的主意。”

  阿曼白了琼森一眼。

  “现在谁是老鼠之王?”琼森补充,不知怎么回事差点破了音,慌得阿曼赶紧捂住他的嘴:“小声点,克莱尔已经睡着了,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你懂秘密这个词怎么写吗?”

  一直到琼森点了头,阿曼才松手。

  “小曼,你有没有想过信里写着什么?”

  阿曼摇摇头。

  “你知道我是挪威精灵,我的母亲只是挪威海岸的一颗树,父亲是一个小破孩想要个精灵玩伴的祈祷。我没有兄弟姐妹,和你认识没几天就被带到这片荒无人烟的废墟里生活,所以没人会给我写信。”

  “同样,也没有人会给我写信。”

  “为什么?”

  “我和克莱尔,我们两个……自从收留我们的那对鬼畜被杀后,我们就没有了所谓的亲人。”

  “可是你知道你的父亲……”

  “不,我不知道,”阿曼忽然情绪激动地打断琼森的话,强调:“琼森,罕见而高贵的拉芙莱斯姓氏,和这双偶尔会变色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的地位,它不代表荣耀,对于亲生父母而言,我就是一个必须被丢掉的垃圾,如果不是因为这姓氏与生俱来无法丢弃,我……”阿曼叹口气:“我不想提起这件事。”

  琼森转头看着阿曼,她眉头紧锁,眼睛直直望着天空,却似乎有水波盈盈。不知怎么回事,阿曼的酸涩这时候传递到他的心田:“对不起。”

  阿曼甩甩手,好像没当回事。

  “可是,还有谁会给我们写信呢?”

  琼森正说着,阿曼突然翻身坐起,睁大了眼睛,死死地凝视着夜空。

  “不,它们还没来。”琼森懒散地说:“你忘了我这精灵耳朵比你大一倍,意义就在于我能听到更远更细微的声音。”

  “我不知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我们。”

  “哈?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阿曼的警惕并没有减弱,突然,她转向了另一边,手中顺势摸起旁边的长矛。

  “小曼,你太紧张了,什么也没有。”琼森看了之后说:“我发誓,我把我的眼皮都翻起来了,可仍然没看到监视着我们的什么东西。”

  即便这样说,阿曼也没有任何放松的样子。

  “你吓到我了。”琼森无奈。

  阿曼稍稍收起长矛:“你该庆幸不是别的东西吓到我们。”

  轻微的风从屋顶上刮过时犹如一只奄奄一息的野兽低吼,阿曼看着自己胳膊上的汗毛一根根地直立着,她没办法做到完全放松。

  “嘿,看呐,是翼龙。”琼森突然喊她,手指着天际。

  “嘘!”

  “是,是翼龙。”

  “我知道了。”

  “我们要不要下去?”

  “你已经发过誓,翼龙今晚的行动会静悄悄的,不是吗?”阿曼问。

  “当然,别看它们体型庞大,实际很胆小,它们首先会送信,其后会祭奠兄弟,最后会分食掉它的尸骨。整个过程都会极其安静,特别是白天你已经教训过它们的情况下。”

  这时,一只翼龙已然飞近小屋,阿曼站起身去,琼森赶紧把她手里的长矛夺了回去。

  眼前的翼龙看着阿曼,眼睛眨了一下,忽然张开长喙。

  阿曼又要动手,琼森赶紧从后面抱住了她:“镇定镇定,我忘了告诉你,信件是藏在它们的胃囊中的。”

  “什么?”阿曼诧异。

  果不其然,翼龙干呕一下,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就从嘴巴里掉落到房顶上,接着它二话不说赶忙调转身子飞离,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围绕在死去的翼龙尸体旁。

  过程确实很安静。

  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其实是一只黑海星,专门寄生在翼龙胃囊中的信件包装袋。一落地,它便悄悄地挪离,走了没几步就精疲力尽死了。

  琼森赶紧捡起信,轻声读了出来:“阿曼·拉芙莱斯敬收。是你的。”

  阿曼接过信,琼森眼巴巴地瞅着她打开信封的那一刻。

  “谁?”阿曼忽然又警惕起来,琼森捂着自己的心脏:“没有谁,没有谁。”

  “不,那种感觉很危险,像是有什么东西偷偷地向我们靠近。”

  “是不是因为那儿的翼龙?”

  阿曼向远处瞥了眼,那群翼龙仍然安静地做着它们独特的告别仪式,而四周还是没有其他异常。

  “不,不是翼龙。”阿曼回答,走两步,蹲下身挪开一块松动的天花板向下看去,克莱尔睡的正香,四周也没有什么不安全的东西。

  但阿曼不敢大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我们靠近,它一定是阴暗之物,琼森,点起火把。”

  “你在怀疑噬魂怪?”

  “点起火把。”

  “得了阿曼,噬魂怪不会看上这破地方,过去十几年它都没来过,我都快忘记它长什么样了。”

  “点火把!”

  “好吧!”

  等到琼森点燃火把,阿曼才从他手里接过信,走到光晕里,打开。

  可没想到,信封刚刚开启,一个什么东西就“嗖”地一声飞出,刺进阿曼的脖子。

  “啊!”阿曼痛叫一声。

  “阿曼!”琼森赶紧凑过来,两指捏着阿曼脖子上的东西轻轻向外一拔,东西就掉下来了。两人凑近一看,原来是个小注射器。

  “人类的东西!”琼森压低声音说:“他们怎么会找上你?阿曼,你怎么样?”

  “暂时没感觉!”阿曼摆摆手,正当此时,她的手臂突然又是一阵酥麻,看去,一道道蓝色的痕迹像纹身一般在她皮肤上蔓延开来。

  “这是什么?”琼森害怕了。

  “我想,这是地图。”

  “什么?”

  “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去军用列车上拿食物,就是那趟死亡列车。琼森,你记得列车经过的路吗?”

  “你的意思是……”

  “瞧,这就是那座大桥。”阿曼左手指着手臂上的蓝纹给琼森看,琼森回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

  “它想让我们沿着这条路去找什么,而且不能被别人知晓,这就是那个该死的注射器的作用。”

  “嗯!”琼森点头:“这次换我来取信。”

  “不用了。”阿曼摆手,手臂上的蓝纹渐渐淡下去了。她取出信,展开,向着火把光晕外黑暗的之处瞥了一眼,便心里默读着里面所写的内容。

  阿曼·拉芙莱斯:

  现通知:莫林·兰妮尔,于4016年4月15日在赤血州二十四区因病毒感染死亡。遵照莫林遗嘱,以及你身为其唯一直系亲属的权利,希望你于一月之内领回尸骨。地图附上,万恳保密,谢谢配合。

  “直系亲属……”琼森皱着眉:“小曼,你的直系亲属不是只有克莱尔吗?准确地说,她是你的分身,是你的一部分,这直系亲属还能有谁?”

  阿曼再在信封里取出一张照片,琼森立刻张大了嘴巴,看向阿曼,阿曼点点头。

  “天啊,你们长得可真像。”

  “千万别告诉克莱尔。”

  “为什么?她和照片上的这人也有关系……”

  “她没必要被这从来没见过的人伤害一次。”

  “那你呢?”

  阿曼思考片刻,把信放在火把上引燃,倒提着,看着它被火焰迅速吞噬。

  “等等,你这是干什么?”

  “按照他们的意思:保密!我不想被这种东西困扰。”

  “可是……”琼森还想阻挠,但他知道以阿曼的性格,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只能嘴里嘟囔:“你要想清楚了,这是你唯一能和她亲近的机会,即使她已经没有感觉,但我想她之所以指定要你收回她的尸骨,就代表她一定还有什么东西留给你。”

  阿曼看着手中的照片,默不作声。

  “难道你不好奇吗?”

  “琼森,外面的世界不安全。就我眼见的事实而言,无论人类还是魔族都无法接纳我……我和克莱尔。更不必说来自亲人的伤害。我见过做母亲的人类亲手杀了自己的鬼畜婴儿,见过他们的脑袋被装在竹筐里挂在路边的树梢上,尸身却在垃圾里被野狗分食……我见过那些母亲眼里的愤恨和屈辱,她们宁愿自杀也不想怀抱着自己的孩子……”

  “可是,小曼……”

  “如果不是那对酗酒的鬼畜收留我,我难道不是那些婴孩中的其中一个吗?我只比别人多带了一件行头,那就是一具棺木。”

  阿曼叹声气,扬手将照片扔进火中:“遵照她一生的愿望,我们之间毫无瓜葛,互不牵扯!”

继续阅读:第四章:谈判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