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喜欢阿曼?
冷姜茶2016-12-16 03:069,918

  阿曼走出斗场,场外已经聚集了许多围观的魔兽族,他们就像看到一头刚从地沟里爬出来的肮脏蛆虫,静悄悄地一片,偶尔传来嘘声和咒骂。

  她明白,他们认为自己窃取了实力出色的马人奥尔科特的胜利,是一个小偷!或者还有一个理由——鬼畜根本不配得到任何胜利,即使她们能成功地开口说话,也要每天感谢上帝的仁慈——不,是堕落天使缇络·蒙法的仁慈!

  而在另一边,相对空旷的地方,两个人分外显眼,阿曼看到了她们——是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和乔伊·洛克塔特。

  仅仅是平静的对视,接着克莉斯汀就笑了,眼神在四处的景物上打转。

  阿曼也想笑,但她肌肉疼地没办法笑出来。

  也许这儿站着的是别人,或者没有人,自己也会有这种死里逃生的情绪宣泄吧?

  但是,阿曼重新低下头。

  她看到曾经在左翼斗场血战的克莉斯汀竟然只是破了点衣服,几乎没有一点伤痕。乔伊的斗服也破了点,但爱美的她立刻把它三扭两扭地变成了时尚服装。两人抱着头盔,就像刚从足球场上玩耍后回家的孩子。

  阿曼感到懊恼,有些丢人。

  “嘿,你这个幸运的长脚怪!”乔伊·洛克哈特叫了起来,向她挥着手。

  阿曼改变了既定的路线,准备避开她两。

  不料,乔伊追上了她,一巴掌就把她拍塌了,“什么嘛,伤这么重,昨晚不是很厉害地想杀了我吗?”

  “我不介意现在杀了你!”阿曼嘴上不饶人。

  克莉斯汀笑了起来,“好了好了,好歹我们也是一个寝室的,里面怎么闹别扭,外面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乔伊“噗嗤”一声笑了,“算了,我这次就饶过你了。”

  又是“饶”,阿曼的怒火一下子又窜了起来,乔伊却没在意她的“火势”,一条胳膊强行左歪右扭地撬开她的臂弯钻了进去,“走吧,我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没兴致陪你们……。”

  “别着急嘛,接下来的几天是另外几局大乱斗,没我们什么事呢,今晚就趁机疯狂一把呗。”

  克莉斯汀也表示赞同:“我们都该庆祝,今晚活下来的不是别人!”

  阿曼真是佩服她两的眼力劲,自己伤得这么重,怎么疯狂?动一动都会先散掉的吧?

  可是她两压根就没打算听阿曼的话,一人夹着她的一条胳膊,脚下生风,向寝室的方向刮去。

  如果是寝室,那倒安心。

  阿曼向床上扑去,乔伊又扯住了她!

  “别碰我!”她很不耐烦!

  乔伊神秘地一笑,推开了寝室里的一扇门——

  暖白的光芒瞬间倾泻出来,把阿曼的身躯笼罩进去。

  阿曼放眼看去——

  “不过是个浴室!”

  大浴室!她在心里又补充了句。克莱尔见到的话,一定会高兴坏的。

  不对,怎么会有很浓重的酒味?

  “什么叫不过是个浴室!”乔伊鬼精灵般地打了个响指,和克莉斯汀两人马上就抬起阿曼扔向浴池。

  这两人疯了吧?她两没有伤,可以泡泡澡,可是自己可是伤痕累累的啊,细菌感染了怎么办?

  果不其然,阿曼刚触碰到水,全身猛地一哆嗦,疼得“啊”地大叫出来,挣扎着就往出跑。

  她算是明白了,这根本不是普通的水,而是高浓度的酒,是为了给她的伤口消毒准备的。

  这就是所谓的疯狂庆祝吗?

  乔伊和克莉斯汀哪儿肯让她跑出去,也跟着跳进酒池,拼了命地把她往里拽,不仅往里拽,还要往下压!

  “一个寝室两个斗场的冠军,巴赫蒙的这点奖励我们也应该笑纳才是。”乔伊美滋滋地说:“而且,长脚怪,你对付兽人古斯的那一招简直棒极了,天呐,我心里想着你完蛋了,甚至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古斯已经被你斩杀了,啧啧!”

  阿曼这时候哪里顾得上和乔伊搭话,她恨不得当时被兽人古斯一个狼牙锤砸死算了,或者被马人奥尔科特一箭假死也行,酒精刺激着伤口,疼得简直钻心刺骨,万箭穿心呐。

  本来已经全部耗尽的精神和力气现在又无端地窜出许多,她竭力想挣脱坏心眼的乔伊和克莉斯汀,可她自己都觉得那像是一个人垂死的挣扎……还有抽搐!

  她猜十里八里开外也一定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哀嚎!

  而十里八里开外,也一定能听到克莉斯汀和乔伊两人开心的嬉闹!

  “阿曼,阿曼,你怎么了?”

  阿曼一怔,是克莱尔!

  一定是克莱尔也感觉到这样的疼痛!

  “长脚怪,怎么了?”乔伊敲着她的脑袋,突然静止不动的阿曼让她很困惑。

  克莉斯汀使了个颜色,乔伊静下来。

  阿曼趁机一把推开压着自己脑袋和肩膀的乔伊和克莉斯汀,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克莱尔?”

  两人懵了,齐齐看着她。

  “克莱尔,是你吗?你能听得到我吗?”

  “克莱尔?你的分身吗?在哪?”乔伊问,脑袋像安了发条似的一个劲地转来转去。

  阿曼没有管她们,抱着头呼唤着克莱尔,想把自己的声音传到。

  “不、不会是千里传音吧?”乔伊不敢相信,“或者是……人类的无线电通话?”

  “应该是她的疼痛传递给了分身。”克莉斯汀靠在池边坐下,乔伊也过去了。

  “那为什么我没感觉到你的疼痛呢?”

  “因为我从来没有受过那么严重的伤。”克莉斯汀很自信地回答,有些得意。

  阿曼瞪着两人,示意她们闭上嘴巴,她们也倒很听话,乖乖地看着阿曼。

  可阿曼再没有听到克莱尔的声音,一个字都没有!

  她有些垂头丧气。

  “你猜她今晚会看到阿曼的热血奋战吗?”乔伊问。

  “一定看到了,这事就算易形兽想隐瞒,也瞒不过去,巴赫蒙可是一场盛事啊。”克莉斯汀的话让阿曼重新回到现实,她恍然若失地走到她们对面坐了下来。

  酒精刚开始带来的痛楚似乎现在也适应一点了,或者是……疼得麻木了!

  “易形兽完全可以这样做,大乱斗开始的时候他消失,让克莱尔认定直播屏上出现的确实是她的阿曼,大乱斗结束后,他再回到克莱尔身边,声明自己是第一局乱斗的胜者,反正伪装一点伤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克莉斯汀分析,乔伊仔细思考了一下,头点地差点从脖子上掉下来。

  阿曼也这么认为。

  那么,在斗场上,给了自己反败为胜的勇气和动力的克莱尔的那句话,其实是为了鼓励绑架了她的易形兽说的,而刚才自己听到的,也是克莱尔关心那个恶心的粘液家伙说的。

  克莱尔心疼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阿曼”!

  阿曼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应该高兴?欣慰?悲伤?或者愤怒?太多的感觉搅得她疲惫不堪,心痛是绝对的!

  她把头潜入酒池之下,打着哆嗦慢慢地把身子舒展开,一层层地把烂掉的斗服脱掉,身体上的累累伤痕飘散出缕缕红色,许多伤口的皮肉甚至外翻出来……猛地,她再次钻出水面!

  乔伊依偎在克莉斯汀怀里正可怜兮兮地望着她,而克莉斯汀边抚着乔伊的头发,边盯着她,应该是在认真地考虑什么事情。

  “你这样,绝对打不了晋级斗,”她说,“第二局你就会死掉!”

  “我不会死!”阿曼讨厌她们的眼神,虽然她暂时还对这两人持有一点点好感。

  “你要考虑清楚,你如果死,克莱尔马上也会消失,你可以这样冒险吗?”

  阿曼何尝不知道?这个问题她一直在考虑,可是,除了冒死一拼,还有什么办法得到东方舍利,用它来交换克莱尔?

  “易形兽的目的只是东方舍利吧?只要得到东方舍利就可以了吧?”

  阿曼看着克莉斯汀,当这个头脑冷静、善于思考和分析的家伙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时,似乎没有什么秘密可以隐藏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每个人来到亚特兰浮岛的目的不正是如此吗?

  “克莉斯汀,你不会是想帮这个长脚怪拿到东方舍利吧?”乔伊问道。

  在阿曼看来,这个问题简直弱智,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果不其然,克莉斯汀马上否决了,“我们也是为了那东西才来这个地方的啊,除非战败,否则,怎么可能拱手相让!”

  “那,你是……”

  “但是,我想和阿曼……”

  阿曼抬起眼,看着克莉斯汀,她发现自己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克莉斯汀,她其实算得上是一个英气逼人的鬼畜,虽然很邋遢,但目光犀利果断。

  阿曼闷声闷气,似乎很不情愿地回应:“嗯?怎样?”

  “阿曼,我必须和你斗一场!”

  阿曼一怔,这句应该是杀气腾腾的话,此刻却有不一样的气息在。

  “你必须活到可以和我站在一个斗场的那一局!”

  克莉斯汀实力不容小觑,从那天窗外的黑影,以及今晚毫发无损地成为左翼斗场的乱斗胜者……阿曼知道,下一局她不可能有今夜的幸运,下下一局也不可能,下下下一局更不可能,和克莉斯汀站在一个斗场一决高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自己知道那几乎没有可能!

  “所以……来开发自己作为鬼畜的潜能吧,我会帮你的!”

  “原来如此!”乔伊说,而后看着阿曼,她不知道,阿曼刚才也在心底说了同样的话。

  现在,克莉斯汀和乔伊充满期待的目光让她沉重、疲惫、甚至害怕!

  思考再三,阿曼捞起自己的衣服披在身上,“我的目的……是东方舍利,不是什么巴赫蒙的终极斗胜者!”

  留下两个瞠目结舌的家伙还在一边泡着。

  也许是为了报复克莱尔为自己的仇人而或喜或悲,也许真的是太累了想有什么东西暂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许真的是太疼了想抱着伤口立刻愈合的美好希望,阿曼嘴角微微翘起,“比起多管闲事,想去喝酒吗?比人血兑香槟更好的……独角兽血兑香槟!”

  独、独角兽……血?

  酒池里的两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把目光聚焦在有些得意的阿曼身上,更是已经惊讶地吐不出半个字来!

  清醒过来的时候,阿曼对昨晚“独角兽血兑香槟”的提议后悔地要死——为什么要这样说?参加巴赫蒙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花天酒地,克莱尔可是正在一个危险狡诈的易形兽身边度日呢!

  不过,说了就是说了,即使是梦话,也要承担责任!

  第二天下午,浑身裹满纱布的阿曼正在回想昨晚克莉斯汀在酒池里说过的话时,寝室门“啪”地一声打开了,神探乔伊·洛克哈特站在那里叉着腰,仰天长笑。

  乔伊这个女人虽然十分时髦,但总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笑,没有一样是正常人会发出的声音。

  正在床上迷糊的克莉斯汀惊醒了,她折身坐起来,眼睛没睁开,懒懒散散地问:“找到了?”

  “哈哈哈,找到了,找到了!”乔伊扑腾着两条胳膊“飞”进来,一脚又是“啪”地一声把门蹬上了!

  她跳到克莉斯汀床前,招招手,示意阿曼过来,她要说悄悄话了。

  阿曼怎么可能听她的话?现在反而更是扮出一副不搭理的样子。

  乔伊着急坏了,也顾不上情不情愿了,一把把克莉斯汀从被窝里抱出来,扔到阿曼的床上,使劲把阿曼往左边一推,再把克莉斯汀往右边一挪,自己稳稳当当地砸进中间位置。

  “呐,”她低声说,“首先,我沿着亡灵专用的道路一直走,找到了他们的住处。”

  两人等着她说下文,但乔伊不吭声了,克莉斯汀明白她在等什么,咳两下,润润刚睡醒时干巴巴的嗓子:“嗯,然后呢?”

  乔伊满意了,“缇络·蒙法果然处处想显示亡灵地位的高贵,即使是在亚特兰浮岛的临时住所……哦,天呐,那是相当……”

  阿曼听不下去了,打断她的话:“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发现独角兽?”

  “听我说完!那是相当……”

  阿曼翻过身去,乔伊急了,连忙又把她掰过来,“我说,我说……”她的声音压得更低了,还参杂着神秘的音调:“发现了!”

  克莉斯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亮地里面像藏了块钻石!

  “真的?”

  乔伊对克莉斯汀的这个反应满意极了,咯咯地笑着,“没错,发现了。”

  “那还等什么?”克莉斯汀一只脚已经下地了。

  “等她说完。”阿曼说,她确信乔伊除了好消息外还有坏消息,对于独角兽,她还是比较了解的。

  果然,乔伊叹了口气,之前的兴奋劲一下子降了七分:“它被关在拉芙莱斯亡灵森林,那片森林在浮岛中一个独立的小岛上,有蛇尾水怪守卫着。”

  “你是听说?还是亲眼看到?”阿曼问。

  乔伊的兴奋劲又降了两成,只剩一成了。她嘀嘀咕咕了半天,说道:“我在亡灵住所外遇到了他们的家养精灵,给他灌了几杯烈酒,说了些好听的话……”

  就知道这样!阿曼心想。

  “那个家养精灵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以确定他说了实话吗?”她忍不住问。

  乔伊气得鼓鼓的,“当然,酒精对于任何一个精灵,比吐真剂还要灵验。”

  那倒是,想想巴斯顿,每次她和克莱尔向他要些魔币而他推脱没有的时候,一瓶好酒会让她们看到一堆藏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的魔币。

  “虽说如此……”

  “你不会只是吹了个牛皮恰巧收拾不了了吧?”

  乔伊的嘴巴真毒,阿曼也不示弱:“也许家养精灵只是你一无所获时的幻想,你给自己灌了些酒,好给自己有胆量回来对我说谎!”

  克莉斯汀再次充当了调解员,然而,她的全部兴致刹那就消失了,她重新要躺倒:“我早说过,独角兽异常珍贵,野生的独角兽奔跑迅速,善于隐藏,很难被捉到,而被驯服的独角兽只有姓拉芙莱斯的亡灵领袖才可以拥有,只有一匹,一匹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我们这些三级魔族宰了取血!”

  浮在亚特兰浮岛上空的直播屏播放着今天左右翼斗场的两局大乱斗,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可阿曼和克莉斯汀等人无心理会。

  实际阿曼已经非常、非常后悔昨晚竟然提出要请这两个疯子喝独角兽血兑香槟——让那些什么责任都见鬼去吧,平白地给自己添了多少麻烦。

  她猜这一定是克莉斯汀、乔伊两人的阴谋,想着她被酒池熏晕之后吐露一些她们想知道的信息,或者干脆承诺什么。

  可是,无论她现在多么后悔,也只得带着受伤的身子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取血不一定要宰了,被保护起来也不意味着绝对安全!”阿曼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克莉斯汀和乔伊两人仿佛看到了希望,“你的意思是?”

  “比起独立小岛和蛇尾水怪,更能保护独角兽的是人们对亡灵家族的畏惧,只要摆脱畏惧,三级魔族一样可以喝到独角兽的血!”阿曼视线扫过乔伊和克莉斯汀,斩钉截铁地说,接着,她顿了顿,继续补充:“还有,以后不准再睡我的床上!”

  得到逐客令的两人面面相觑,马上反应了过来,“噌”“噌”地都从阿曼的床上跳下来,讨好似的帮她铺整齐了,一起跟着她出了寝室。

  然而,阿曼刚打开门,一道黑影迅速窜离!

  这次又是克莉斯汀出手,只听“咻”地一声,那黑影躲闪不及,哀叫一声,掉在寝室前的草坪上,抱着腿“哇哇”地叫着,一截冰锥正中红心。

  乔伊跑过去,率先就是几脚,“嘿,你这个臭男人,居然敢偷听女人间的对话!”

  克莉斯汀慢吞吞地走过去,拦住乔伊,用一副懒洋洋的语气威胁:“你要是敢逃跑,我发誓会马上戳穿你的心脏!”

  “是是,不敢!不敢!”男人连声致歉。

  这时,本打算在一旁旁观的阿曼察觉到这熟悉的声音,她走过去,男人马上就别过脸去,用胳膊肘挡着。

  阿曼没有管那张脸,反而扯住他的衣服,用力一撕,一块沾着些血迹的纱布显露出来,偏巧不巧,正好是假死的位置。

  腹部有伤,跑不快是自然的了,被克莉斯汀的冰锥当了活靶更是自然。

  男人慌忙用衣服遮着,嘴里还嘟囔着解释,“前几天受的伤……前几天……”

  “奥尔科特,你丢了自己的马?”阿曼冷冷地问道。

  在听到“奥尔科特”这个名字后,乔伊两人起初还愣了下,转眼间就想起来了:“你是马人奥尔科特!”

  “咦,不对,你根本就不是马人啊!”乔伊叫道。

  男人连忙“嘘嘘”地示意她声音低点,“马人奥尔科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不要叫了……”

  “到底怎么回事?”克莉斯汀问。

  “他是一个人类,仿照马人的身体结构伪造了下半身。”阿曼帮他回答。

  “咦——”克莉斯汀和乔伊都惊讶地叫出声!

  “明明那么真实……”

  “他的银发呢?那头银发很帅的,昨晚还略微惋惜了一下……”

  “所以,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阿曼问他。

  奥尔科特慌里慌张,“那个、呃……因为……不好说……”

  阿曼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喝到:“到底为什么?”

  奥尔科特被吓得浑身一哆嗦,马上脱口而出:“请带我去!”

  什么?”简直不可思议!

  “独、独角兽……香槟……我都听到了,”奥尔科特满脸通红,局促地像只满地乱爬的刺猬,“所以带我去!”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阿曼冷笑一声,“有什么必要的理由吗?”

  克莉斯汀和乔伊则吓坏了,哑着嗓子劝着:“阿曼,他听到了就已经是很必要的理由了……”

  “不,不是必要!”阿曼厉声说道:“我不介意先喝一杯人血兑香槟开胃!”

  听到阿曼的恐吓,奥尔科特更急了,他连忙翻开内侧缝补的口袋,乱翻一气,口袋像只兔子似的在他手里跳来蹦去,最后彻底疯狂了,里面的东西全部撒了出来,花花绿绿地铺了一地。

  奥尔科特连忙趴上去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张,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像保护神般高高举起来:“就是这个!”

  “什么啊?”乔伊扯着嘴巴夺起来,歪着眼睛一瞧,立刻就立正了。

  “什么东西?”克莉斯汀对乔伊的反应很是好奇,凑上去瞧了瞧,脸色变得很不好,“你是事故报告员?”

  奥尔科特简单处理了下伤口,他从那摊垃圾中捡出副眼镜,吹吹上面的尘土戴上,站起来,把被阿曼撕开的衣服重新整理整齐,昂头挺胸,“正是。”

  忽然他又看到了阿曼的毒眼,紧张地扶扶镜框,揉搓着衣角,补充:“是……是事故报告员……我是……”

  他看阿曼的眼神像是躲着什么,异常胆怯,而他看乔伊和克莉斯汀时总是理直气壮。

  搞什么鬼啊!不过“事故报告员”这个名词总好像在哪儿听到过。阿曼心想。她一把夺过那张卡片,上面的证件照和面前的奥尔科特倒是有几分相像,名字是布伦特·奥尔科特。

  “布伦特·奥尔科特?”阿曼问,因为她看到脚边还有一张卡片上还印着“罗杰·奥尔科特”。

  “是……我是布伦特……布伦特·奥尔科特。”布伦特一脚踩住了“罗杰”。

  阿曼看到他的裤腿在发抖,她脑中一闪而过“卸妆水”事件:“事故报告员是做什么的?”

  “噗——”乔伊一口盐汽水喷了出来,“刚来这里的时候魔巫德鲁克没有向你介绍吗?”

  “我一定得注意他的狗嘴里能吐什么象牙吗?”

  “是……是……专门……”

  “我替他说吧,”克莉斯汀打断结巴的布伦特·奥尔科特,“可以说是噬魂怪的帮工,近距离地监控监听巴赫蒙斗士,以确保巴赫蒙顺利进行、维护亚特兰浮岛的安全以及贵族亡灵的利益。”

  “有这必要吗?”阿曼挑衅地望着他,布伦特眼神四处乱撞,最后转身背对着阿曼,装作擦拭眼镜。

  这个人的行为举止想不让人心生怀疑都难。

  “你瞧,现在如果不是他出现在这里,我们已经……”克莉斯汀说着,停住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布伦特,我们这三个女人可有什么妨碍到巴赫蒙的事吗?”

  这正是阿曼也想问到的事,这个可怜的男人在她逼视下像只小老鼠似的想往地缝里钻。

  “不不,那倒没有,没有的事……”

  克莉斯汀绕到布伦特面前。

  “阿……”她说。

  布伦特的脸红了。

  克莉斯汀又轻轻吐字:“……曼!”

  这下布伦特的脖子都红了。

  “阿曼!”克莉斯汀一起叫道。

  布伦特的嘴唇就开始哆嗦了,耳朵烧得通红,仿佛能点燃一把火。

  “你该不会是喜欢阿曼吧?”

  “怎、怎么可能?”布伦特扯着嗓子大叫,附近几棵树上的鸟儿都被他惊跑了,阿曼也觉得克莉斯汀的问题实在没头没脑,应该问“你该不会是想暗杀阿曼吧”才对,可是看着脸红脖子粗的布伦特,她又想起昨晚乱斗时,明显处于优势的他在自己面前方寸大乱、语无伦次,最后惨败的样子——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难道是……他是易形兽暗中安排监视自己,并从自己这里得到某些有用的信息,最后在得到东方舍利后再暗杀掉自己?阿曼走上前去,硬是拽着布伦特的衣服往头上搭,别说,那露出的半个嘴角和肤色真的很像“卸妆水”凶手。

  怎么想都是那个卑鄙的满身粘液的家伙可以做出来的事!

  阿曼攥紧拳头,身体内流动的怒气令她血脉喷张,瞳孔马上变成蓝色,浑身杀气腾腾:“原来如此。”

  她没想到自己正好接了克莉斯汀“你不会是喜欢阿曼吧?”的话茬。布伦特僵尸似的愣了愣神,反应过来,马上跳到阿曼面前手忙脚乱地解释:“啊啊啊啊,不是这样,你误会了!”

  哼,还在伪装吗?想辩解什么?

  阿曼出拳,布伦特立刻挡住。速度还挺快!

  零点一,零点二,零点三!

  零点三秒过后,布伦特额上沁出了满满一层汗,在阿曼的又一拳头赶来之前再次慌乱起来,两手就像触电似的哇哇乱叫着缩回去,浑身阵阵发抖,“你、你……误非,误非、呸,误会,真的误非了……”

  布伦特大概觉察到自己现在还不如尽快闭了嘴来得妥当。

  “那瓶卸妆水……”阿曼齿缝间冷气直冒,瞳孔瞬间变成蓝色,不由分说就先给布伦特来了一拳,把他打翻在地,接着手掌快速聚冰,向着他裸露在外的颈动脉扑去——

  布伦特快速闪开,结结巴巴地重复卡在一个“喂”字上。可他毕竟有伤,阿曼左一拳右一拳,最后直接准备把这只乱跳的猴子冻成冰棍——这次她成功了,阿曼趁机使出全力,照着“假死”伤口猛地一拳过去,布伦特顿时飞了出去,像个皮球似的在地上翻滚蹦跳了几下才停住,吐出口血。而腰间包扎伤口的纱布更是血淋淋的。

  本来也是个伤者的阿曼这时血气倒流,喉中涌起一点血气,她稳了稳,走到捂着伤口大口哈气的布伦特面前,一把把他从地上揪起来:“告诉站在你背后的老爹,有什么奇招烂招尽管使出来,不过他得记住,他一定比我阿曼死得早!”

  “等等,等等,阿曼,不要这么暴力……”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在她下一拳出手之前挡住了她,乔伊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跳到阿曼面前:“喂,长脚怪,什么卸妆水,谁又想杀你?”

  “凭什么得告诉你?”

  乔伊愣愣,显然也被一身冷气的阿曼吓到了,她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布伦特:“喂,事故报告员,反正你也暴露了,就……说说?”

  “我……”布伦特瞧了一眼阿曼,又吓回去了,咬咬牙,脑袋歪在一边,一口气快速说了出来:“晚宴那晚我看她因为化妆品残留在脸上而被你们麻烦,所以就想方设法地和一位女同事要来卸妆水,这种东西可以有效去除化妆品的残渍,并且不会伤到皮肤!”

  “原来是出于善心啊,那,长脚怪为啥要说你想害她?”

  阿曼恶狠狠地瞅着他,难道……卸妆水真的和化妆品有关?那么,布伦特居然敢偷窥,送自己这种东西,并且在克莉斯汀和乔伊面前讲出来,真是狗拿耗子,不可理喻!

  她越想越恼火,宁愿这瓶卸妆水就是某种慢性自杀的毒药,这样她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杀了这只猥琐的狗。

  “可能你们不是太了解人类的产品,都怪我,没有放下一张说明书……但说明书那东西在魔族统领地球后就不存在了……啊,当然,我还可以手写一张,总之是我疏忽了……”布伦特忽然“嗖”地一下窜了起来,紧紧握住阿曼的手,“对不起!”

  话音未落,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上去,“别碰我,肮脏的人类!”

  邋遢鬼克莉斯汀·洛克哈特走到布伦特面前,手上结冰抚在他脸上,等差不多的时候松开,还好处理及时没有红肿起来。

  可奥尔科特的眼睛跟星星似的,总是一闪一闪地扫着怒气冲冲的阿曼,正当阿曼的视线与他相对时,又赶紧躲开了,大声嚷着:“啊,对了,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走、走了……那么,呃,再见……见!”

  作为人类,他逃跑的速度实在出乎阿曼的意料。

  “所以……”乔伊摊开双臂表示自己的困惑:“他出现的目的是什么?消失的原因又是什么?”

  “大概……因为……所以……”克莉斯汀耸耸肩,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走……”阿曼话音刚落,布伦特又跑回来了,三刨两刨地赶紧捞起地上自己洒落的垃圾,阿曼把脚边的“罗杰·奥尔科特”踢了过去,“别再让我看到你!”

  布伦特没有回答,他着着急急地离开,一边跑包里的东西一边掉,一边掉一边捡,一边捡一边还要抱歉地回头朝她们回头笑笑,最后撞上人,“啪”地狠摔一跤,爬起来捡起裂了条缝的眼镜,一边流着鼻血一边还要做着“OK”的手势。

  几乎同一秒,他的眼镜就散架了。

  “所以……他到底怎么当上事故报告员的?”乔伊又问,表情更奇怪了,克莉斯汀叹口气,揉着乱蓬蓬的头发:“做人真难呐,特别是春季的时候。”

  “这和春季有什么关系?”乔伊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她可能真的是“胸大无脑”的完美体现者。

  而此刻,阿曼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奥尔科特身上,而是被他撞到的那个人!

  她戴着巨大的帽子遮住了面孔,一身宽松的水牛皮袍挡不住妙曼的身姿。她抬起了手,向上顶了顶帽檐,露出一副绝对自信迷人的笑容。接着,似乎很自然地转了转戴在那只手食指上的戒指,转身离去!

  阿曼心里“咯噔”一下子降到冰点,转而怒血沸腾。

  “我说,既然惹上了事故报告员,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先回……”

  “你们先回去!”阿曼一口打断克莉斯汀的话,撇下她两,紧跟着那人而去!

  “阿曼·拉芙莱斯小姐。”那人拦住阿曼,摘下帽子,绅士般向她微微颔首,抬头,赫然是一张和阿曼一模一样的脸。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与克莱尔的平行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