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宴会狩猎曲
冷姜茶2016-12-16 03:034,248

  入夜,天空被璀璨的繁星点缀着,亚特兰浮岛歌舞升华,即使明天这里就会充斥刺鼻的血腥气味。

  阿曼早早地就到了宴会厅——一个用数百具史前霸王龙的白骨搭建的简易露天场所。

  舞台上,脖子里套着铁索的人类正用乐器合奏一曲迪亚尼狩猎曲,节奏欢快又紧张。一头白狮被关在铁笼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偶然翻起那双威严不再的眼睛,发牢骚似的对着来来往往的巴赫蒙斗士低吼声,很快就被淹没在那些更为粗犷放纵的声音里。

  噬魂怪还在四处游荡,他们的形态永远就像一条拖沓且肮脏的破布,穿墙入地,肩负着监控所有斗士、保护巴赫蒙的一切都能顺利进行的重责。

  远处的森林里偶尔还能传来龙啸,纵然排山倒海,传到这里也需特别精心才能听到。

  阿曼爬坐在霸王龙眼骨之处,端起酒杯摇了摇里面金黄色的液体,小小地抿了口,又咕噜噜地咽下去。她的视线始终徘徊在宴会的入场处,关注着任何易形兽的信息。

  “三级魔族,鬼畜流:阿曼·拉芙莱斯小姐及其分身克莱尔·拉芙莱斯小姐到!”

  刚喝进嘴里的酒一口都喷了出来!

  阿曼向下仔细看去,两个打扮特别时髦的女子已走到了入口处,一个黑色皮裙紧紧包裹着别致的身材,长发高高束起,风格很是冷峻。挽着她手臂的女人则是一袭天蓝色连衣裙,波浪的长发披至腰际,发尾又用一个蓝色的蝴蝶发卡束起来,显得活泼可爱。

  “克莱尔!”

  阿曼简直不敢相信易形兽会公然带着克莱尔来到自己眼皮底下。

  伪装成她自己的易形兽突然抬头,右半边脸上戴着黑天鹅羽毛制成的面罩,对着她微微笑,而后“礼貌性”地点点头。

  克莱尔亲昵地问了句她什么,便抬头顺着这个方向看来——阿曼慌忙缩后身子躲起,心脏砰砰地直跳!

  为什么会躲?克莱尔一定坚信,现在在自己身边的一定就是真正的阿曼吧?

  阿曼突然一阵恼火,易形兽只是伪装,他模仿地再像也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形影不离一起长大的克莱尔怎么会蠢到一点都发现不了的地步?

  可是,她又希望克莱尔真的没有发觉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她只是个单纯的孩子,一直被自己保护着,头脑中也从来没考虑过什么复杂的事情……

  如果可以,阿曼更希望在事情告一段落前,克莱尔都坚信自己一直和最信任的阿曼在一起,以后这个谎言也不会被揭开,单纯的孩子一直单纯,不会被污染!

  但是,阿曼已经做好决定,今晚必须要和易形兽见面!

  她胡乱地把头发揉了一通,酒杯面反射出的自己还是基本没变。

  可是沉思片刻,她便纵身从恐龙骨架上跃下,反身疾跑着回到寝室,拿出白天时看到的克莉斯汀、乔伊两人用到的化妆品,在脸上胡乱抹了一通,再尽量原封不动地放回去,穿上白天时德鲁克送来的巴赫蒙斗士斗服,戴上沉重的头盔,想想还是觉得不稳妥,干脆又在鼻子下贴了两片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刮下的腋毛——气味真是熏人!

  一切都妥当后,阿曼迅速回到宴会场,半路偷偷打晕一个毫无防备的蜥蜴人,顺手拿走署名的邀请函。

  “三级魔族,蜥蜴人:吉克·李到!”

  阿曼匆匆走了进去,开始寻找克莱尔!

  光彩照人的克莱尔一点都不难寻找,阿曼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在装满食物的悬浮桌旁捂嘴大笑的她。

  顿了顿,阿曼抬脚,紧走几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看到了站在克莱尔身边的“自己”——她正努力说着笑话逗乐克莱尔——无非是愚蠢的毒牙火龙带着它瞎眼的老魔巫闯进了北极冰地的故事。

  阿曼心里很不是

  滋味,她咳嗽了两声,“阿曼”和克莱尔都注意到了她——都对她的打扮惊讶极了。

  “你是?”“阿曼”装得很像。

  “三级魔族吉克·李。”阿曼说,故意弄粗了声线,幸亏这名字不拗口,否则她一定会不小心咬断自己的舌头。

  “我被两位小姐的美貌吸引,斗胆过来搭讪两句。”她看着克莱尔,这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人脸红扑扑的,她便说道:“克莱尔小姐,你真可爱。”

  “谢谢。”克莱尔甜甜一笑,说道。

  和阿曼不同,克莱尔很善于说对不起,谢谢之类的词汇,这让本来人气很高的她更受欢迎。

  阿曼嘴角动了动,勉强挂出一个应该还算灿烂的笑容——尽管她觉得那就像一颗摔了的烂果子。

  她看到克莱尔还戴上了一串崭新的项链,上面刻着些文字,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易形兽果然做到了万无一失。

  古老难懂的文字说明它被施了分离咒和束缚咒,可以随意控制克莱尔,关键的是,她不能以亡灵形态回归到本尊的身体里。

  “项链也很漂亮。”阿曼紧接着说,她感觉喉咙有些沙哑,不知道有没有破了音露出破绽。

  听到夸奖的克莱尔立刻笑逐颜开,白葱般细嫩的手指抚摸着项链,开心地说道:“是阿曼,阿曼猎了一头野牛,用它的骨头亲手打造了这么一条项链送给我。”

  阿曼夸不下去了,继续礼貌性地笑笑,接着,她看向了“自己”,目光一下子冷峻起来。

  如果她控制地不好,说不定能把拉芙莱斯氏的独特特征体现出来,引起克莱尔的怀疑,所以,阿曼尽量平心静气。

  “阿曼小姐,可以和你单独聊几句吗?”

  这话说得她别扭死了。她感觉到有视线在看她这边,看过去的时候,居然是一身双胞胎盛装的乔伊·洛克哈特和克莉斯汀·洛克哈特,这两人简直就像练了火眼金睛的神探,眼睛里装满惊讶。

  “没什么秘密是克莱尔不能听到的。”易形兽说。

  阿曼恨不得一巴掌立刻扇翻他——装得还挺像啊!

  听到这句话的克莱尔很开心地“咯咯”笑着,看那个假阿曼的目光也分外温柔。

  阿曼心脏一阵疼痛。

  “怎么样?”她再次问道。

  易形兽像是考虑地很认真,接着,他附耳对克莱尔说了几句话,克莱尔马上笑了起来,然后说,“去吧,我不介意。”

  阿曼心中怒火中烧,她看着克莱尔,直到易形兽故意咳嗽几声提醒,才向克莱尔微微颔首,转身走开。

  然而,克莱尔却突然拉住了她。

  阿曼惊讶地回头。

  “你的肩膀上有灰尘。”她微笑着,很客气地替阿曼拍掉了。

  阿曼回头,暗自叹声气,带着“假阿曼”在乔伊和克莉斯汀异样的目光注视下走开几步。

  她两一定是已经明白了什么,这不奇怪,只要大脑比豆子大一点,她这个拉芙莱斯氏鬼畜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都能看明白。

  但是千万不要去把真相暴露给克莱尔。阿曼暗自祈祷。

  “所以,阿曼·拉芙莱斯小姐,”假阿曼笑了,“你这身皮囊真是让我难受地出不上气来,下午我刚刚接到德鲁克的通知,你已经很配合地签署了《巴赫蒙守则》,而我特地送来的斗士服现在也整整齐齐地挂在你身上,即使这样,我仍然相信你会给自己留着一丝性命用来偷奸耍滑和我作对而不是以死相拼去赢得巴赫蒙。”

  “是你打乱了我和克莱尔本来平静的生活。”

  “哦,亲爱的,你这就是冤枉好人了。在我打扰之前你们的生活已经不平静了,不是吗?虽然我的噬魂怪伙伴没有截获情报,但是翼龙飞临你们那片可怜的废墟之地后不久,你们便动身准备离开。我只是……想邀请你顺路帮我办点事罢了。”

  “我早晚会把你这张嘴巴撕扯成渣喂给鳄鱼。”

  “但是在那之前,告诉我,你这么用心地把我单独叫来,是想通了什么事吗?”

  “怎么证明那真的是克莱尔?”吃一堑长一智,阿曼不想再被狡猾的易形兽骗到。

  “很简单!”易形兽挑了挑眉毛,意思自己将要动作,他默念咒语,阿曼马上感到小腿抽筋似的疼痛,向远看去,克莱尔的蛋糕打散了,手紧紧地掐着腿,表情痛苦。

  “够了!”阿曼差点咆哮,她赶紧把目光从克莱尔那里收回来。

  “本尊和分身,一定会心有灵犀,你在被束缚咒铁扣控制时仍然不顾后果地动用能力,克莱尔也感觉到了,手脚腕的地方起了一层水泡,我告诉她,那是被虫子咬了,”易形兽诡笑着,“而这个疼痛,我可以告诉她,是晚上风大,着凉了。”

  “你的卑鄙真是让下水道的老鼠都蒙羞!”

  “还是要感谢你为我准备了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瓜,我很奇怪,在这样的世界,你是怎么做到让她只有简单快乐的回忆?我的表现你还满意吗?”

  “你不是我!”阿曼纠正,“有一天我会撕碎你的心脏,即使你坠入炼狱,克莱尔也不会受到半丝影响!”

  “没错没错,可是你也该看看,克莱尔这么开心,说明……我没必要真的是你。”易形兽更得意了。

  阿曼算是想通了,他之所以能胸有成竹地把克莱尔带来,是知道自己一定会临时妥协,扮起别的身份——他知道自己把克莱尔看得有多重,希望克莱尔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

  不过,至少她现在可以确定克莱尔过得还不错。

  “我不明白,这里强手如云,我并没有能赢得巴赫蒙的胜算,你为什么会选上我?”

  “我没有说你会赢得巴赫蒙,我只要东方舍利,你会帮我得到它!”

  “赢不了巴赫蒙就不会有东方舍利,你难道不明白?”

  “不,阿曼,对于你来说,你有这本事,只要克莱尔在我手里,你会乖乖想办法的,对不对?拉芙莱斯的鬼畜永远都是他们那一级的佼佼者,总会出其不意办成大事。”易形兽说着,举手拍了拍阿曼的斗服:“它真是太适合你了。”

  接着,他身体突然前倾,附耳上来:“自由和荣耀不都是在鲜血中发芽的嘛。”

  “你一定不能伤害克莱尔,得到舍利后立刻解除所有咒语,永远不要再在我们面前出现!”

  “当然。如果你让我看到你是真的认真了,我会考虑让克莱尔出来和你散散步……就一会。”他看着阿曼,“就一会,你也会很珍惜的,对吧?所以收起你那不一样的瞳色,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立刻准确出手杀了我,但无论你怎么想,你不能那么做!”

  阿曼眨眨眼,急忙按捺内心的怒火。

  “啊,愿上帝能看到总是尽力去积德行善、力践仁慈的我。”

  阿曼恶心地都快吐了。

  高贵的亡灵走在专属自己的标示线内进入宴会,他们衣着华丽,相貌俊美,为首的一个走在舞台上,挥手示意音乐停止,开始讲话,也无非就是些巴赫蒙的历史及此次巴赫蒙的奖励等,阿曼充耳不闻,一点都不在乎。

  易形兽招呼住了一个侍酒师,拿下两杯香槟,一杯递在阿曼手里。

  不自觉地,阿曼又看向了克莱尔,这个什么还不知道的姑娘正对着一盘蛋糕研究着,偶然抬起头,与她的目光对接,只是礼貌性地笑笑。

  另一旁,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在竭力拦住想冲向克莱尔的乔伊,这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在好奇面前没有一点理智。

  易形兽端起酒杯,看着克莱尔:“她很可爱。”

  阿曼攥紧了拳头。

  “所以,我们成交?”

  阿曼没有和他碰杯,她看着那些举止不俗的亡灵,当她嘴唇碰触到酒杯的时候,他们宣布巴赫蒙斗明天在黑天使左右翼斗场正式开始,当她饮尽那火辣的液体时,牢笼中的白狮作为对魔族首领缇络·蒙法的祭品而狮头落地,血溅三尺!

继续阅读:第十章:大乱斗奇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