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离走歌女
冷姜茶2016-12-16 03:023,347

  阿曼仔细看去,那是一个魔巫,脸长得吓人,骑着一头更丑的毒牙火龙在她面前晃荡,烫着金丝的红袍边缘恨不得拖在地上,袍面上被烧开了大大小小的窟窿,冒着黑烟,有的地方还带着火星,看来是刚从火龙那里赶过来。

  魔巫挥了挥魔杖,衣服就焕然一新。

  阿曼斜了他一眼,没有搭话,拍拍手和屁股上的尘土站起来。

  “你可以叫我德鲁克……魔巫,”德鲁克说,脖子和下巴像是被钢架固定好似的纹丝不动,反倒是嘴角因为眼珠子下移而撇下去不少。

  阿曼拍打着自己衣服上的尘土,丢给他一个尴尬的气氛。

  德鲁克很不高兴地撇撇嘴,“呃,欢迎来到巴赫蒙斗场,我谨代表伟大的缇络·蒙法陛下和我们优秀的领袖艾比盖尔·拉芙莱斯,祝福你在这里获得自己的荣耀。”

  “我没有答应参加巴赫蒙。”

  德鲁克有些得意了:“哦,亲爱的美人儿,您的监护人约翰尼·古斯特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你只要一落地,就会签署角斗的相关条约。我们刚才不就已经做了这件事了吗?”

  说着,德鲁克还得意洋洋地从衣兜里再取出那份卷轴,“你可是以血按了手印的,想必反悔这件事不像是你这样的铿锵之人能做出来的事。”

  “什么?你!”

  “给她看看这个,布比。”

  德鲁克说,拿着魔杖凭空在阿曼身前画了个圈,他丑陋的毒牙龙布比就摇着尾巴欢快地吐了个火球丢进去。

  燃烧的圆球内,德鲁克将卷轴丢了进去,那卷轴非但没有燃烧,反而平展开来,最顶头写着五个字:巴赫蒙守则。

  阿曼冷笑声,“那是什么鬼东西,我不识字!”

  说完,她拎起歌女就要走,燃烧的《巴赫蒙守则》就跳到她的面前。

  “首先,巴赫蒙斗场是神圣的地方,决不允许人类出现,除非是事故报告员,”德鲁克说着,飞到阿曼她们面前,魔杖挑了挑歌女的吊带,明知故问:“那么,美味的小姐,你是事故报告员吗?”

  阿曼刚才担心的事发生了——歌女什么都还没有告诉她!

  一、二、三,三秒过后,歌女茫然地摇摇头,接着急忙讨好似的说道:“但是我可以做事故报告员,我有责任心,会观察,会调解,有热心……”

  “哦,可惜!”德鲁克用一副极为悲天悯人的口吻说道:“即使你有责任心,会观察,会调解,有热心,等等等等,你也做不成事故报告员。”

  “阿曼·拉芙莱斯斗士,请原谅我的失礼,但你这位人类亲戚恐怕得扔回海里了。”德鲁克说,阿曼从他的语气中丝毫听不出失礼的歉意,反而充满了鄙夷的味道——阿曼心里十分清楚他为什么会用到“亲戚”这个词语,她想歌女一定也明白。

  身为鬼畜的她,父亲是亡灵,母亲是生物链底层的人类,如果一匹狼和一只羊媾和了,你想想狼群会怎么看待草食动物杂交的后代。

  “现在告诉我克莱尔被易形兽关在哪里,我就帮你摆脱他!”阿曼低声对歌女说道,眼睛警惕地盯着德鲁克。

  “恐怕我没有太多时间浪费,斗士,我还得领着你去你的寝室,去餐厅,去娱乐场……艾比盖尔·拉芙莱斯陛下亲自授命,赐予这里高档齐全的设施,但要向你介绍完它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德鲁克催道。

  阿曼看了眼歌女,发现她正昂着头看自己。

  “怎么样?”

  “你会在巴赫蒙斗死,知不知道她的地址有什么关系……”无力的辩白,此时的歌女像是狗急跳墙!

  “啪!”

  阿曼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歌女的脸上,瘦弱的歌女再次重心不稳地倒在地上,她捂着脸,有些埋怨地盯着阿曼,眼里滚动着些泪珠。

  德鲁克看到这火辣辣的一巴掌后嘴角顿时抖了抖,他开心极了,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只能由着干巴巴的脸颊像只哮喘发作的公鸡,极不自然地抽搐着。

  阿曼瞥了他一眼,揪着歌女的脖子把她拉到了一边,和德鲁克保持了一点距离。

  “你是不是不知道她在哪儿?”问出这句话需要勇气,所以阿曼既想盯紧歌女的眼睛好让她不说谎,又想盯紧她的嘴巴好让她吐出些漂亮的词儿。

  “我当然知道!”

  阿曼再次握拳用力朝她的脸砸了下去,歌女急忙扭头躲开,身后那里已经被砸出了个洞。

  这招纯粹是恐吓,阿曼的手出血了,她没管,她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希望这一招真的像催吐剂那般管用。

  她咬牙切齿地问道:“那她、在哪儿?”

  阿曼看到歌女也在盯着她,眼神里突然从边边角角冒出些鬼鬼祟祟的东西,当这些东西聚在一起时,阿曼恍然发现那是一种叛逆和高傲。

  歌女昂着头,在阿曼对她短暂的相处中,她从未像现在这样高昂着自己的头,语气霸道:“我本来想告诉你,但现在,知道吗?我不想说了。”

  说完,歌女一把推开她,向德鲁克走去,“告诉我去大海的方向,我可以自己走着去。”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就是那条路,一直走,对,不过,现在斗场有点乱,你可要小心被吃掉,当然,在海里也会被吃掉……”

  说着,德鲁克给旁边几个守卫使了个眼色,他们几人就赶紧追着歌女去了。

  “得确保她没有偏离方向才是,不是吗?”德鲁克很开心。

  阿曼怒气冲冲地看着她瘦削的背影,如同看到了对自己的羞辱——自己怎么会愿意相信这样一个肮脏的东西!

  “这是你的人类小亲戚的最后一个背影,她活不下来,我允许你耽误我的一点点时间来为她默哀……”

  阿曼怒气正盛,她没有把克莱尔成功救出来,反而被易形兽利用帮他参加巴赫蒙斗,听信一个悲哀歌女的话有了一点希望,可现在这点希望也破灭了,她恨死了人类,现在,她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德鲁克身上:“你再说个‘亲戚’,我就让你和你的布比换换脑袋。”

  “哦吼,口气真不小,”德鲁克冷笑,追上阿曼:“既然你对默哀没有兴趣,我们就一边了解《巴赫蒙守则》,一边去参观缇络统领建设的这座宏伟建筑……这边走……”

  阿曼的心情还没平静到可以听得进去德鲁克关于《巴赫蒙守则》的解释,她开始考虑失去歌女这条线索后怎么才能从易形兽那里救出克莱尔,想来想去,似乎只有参加巴赫蒙这么一条路可走,可是,有着自由信仰的阿曼又十分不甘心就这样被一只肮脏的家伙利用。

  到底该怎么办呢?

  “……不!”

  身后突然传来德鲁克歇斯底里的叫声,一颗火球喷到了阿曼脚边,阿曼回头,看到德鲁克和布比惊恐不安的眼神,仿佛圣徒看到他们蓬头垢面的基督正在十字架上流血痛苦。

  德鲁克放下自己伪装地很糟糕的威严,气急败坏地叫嚷着,“你、你不能走那黄线上,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那是贵族亡灵的专用道路……你甚至不能靠近它,刚才你就差点踩到它!”

  阿曼不想惹麻烦,深吸口气缓解情绪后走出那道线。

  “嘿,走路注意点!”

  阿曼踩到另一人的脚背上,那人同行的伙伴立刻跳出来训斥阿曼。

  所以,克莱尔的影子又浮现上来。要是克莱尔在,她们现在应该也会是结伴而行。这个季节,阿曼会带着克莱尔走出废墟,向着西边的森林去。在那儿,克莱尔可以采些可以食用的蘑菇,而阿曼则有大量的木材可以加工成长矛,供打猎时用。

  记得前几年,克莱尔在森林里看到只小松鼠,开心地跑来告诉她想要那只松鼠,阿曼二话不说提起长矛就去了,很快就把松鼠一家老小的尸体摆在克莱尔面前。

  阿曼不明白,克莱尔是自己的意念所生,依赖着自己存在,可是她要去理解克莱尔,就像一个市井里的屠夫要理解皇宫里的公主一般。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德鲁克郑重地说,终于扯到了一点阿曼感兴趣的东西:“浮岛后侧的那座森林绝对、绝对不可以去。”

  “怎么?火龙也会来参加巴赫蒙角斗吗?”

  “总之,那里是绝对禁地。”德鲁克说、

  “最后补充一条,虽然我认为无所谓但上面提到了我就不得不说,不要因为事故调查员是可怜的人类就故意去找他们的麻烦,不能把他们吃了或者吸了魂魄、泡了酒,还有人血兑香槟……尤其最后一点,你们鬼畜都喜欢这种恶心的饮料。”

  “来看你的寝室,在巴赫蒙期间你就住这儿,”话说着,他们就已经到了寝室区,“在这里。”德鲁克指着最后那个像蛇皮袋般的房子说,“里面有两张床,两张双人床,这是为了照顾某些喜欢在睡觉时都分开的鬼畜特意准备的,嗯,但是我一直没有看到你的分身,也没有感觉到她在你的身体里……她……在这里吗?”

  歌女走后阿曼一直考虑一个计划,现在她终于下定决心——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她转身,盯着德鲁克:“我要见他!”

  “什么?谁?”

  “送我来这儿的那只易形兽!”

  “哦,明白了,你要见可爱的约翰尼·古斯特。”

继续阅读:第八章:疯狂二人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