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疯狂二人组
冷姜茶2016-12-16 03:024,202

  约翰尼·古斯特会在今晚的巴赫蒙晚宴出现……

  阿曼在寝室内走来走去,那张沾满粘液的丑陋嘴脸和其傲慢卑劣的态度又让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妥协——克莱尔是她的软肋,无论是歌女还是易形兽,他们都抓住了这点,搅得她心神不宁,无法正常思考。

  “哟!”

  身后传来一声惊叹,阿曼回头,一个打扮地跟红灯区站街女差不多的女人正站在门口看她。

  阿曼准备继续想自己的事情,那女人晃着脑袋开口了,“没想到我们的室友是你啊,长-脚-怪。”

  “没想到是什么意思?长脚怪又是什么?”阿曼奇怪地问,她只上下打量了一次便放弃了——她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

  “我们见过吗?”

  “什么?你、你刚才说什么?没见过?”

  “没见过。”阿曼一本正经地回答,“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去别处玩,冒昧地打扰别人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然而,话说至此,那女人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气恼极了,转眼的工夫,就从门边旋风似的转到阿曼的身侧,伸手就向她的领口抓来!

  危险!

  阿曼紧急向后一闪,避开她准备揪起自己领口的双手,同时一把揽起女人的细腰,直接将她从门口甩了出去,顺便一脚踢断床腿,操起木腿尖端直冲女人而去。

  “唰!”

  不料,一道白光从侧面横飞过来,阿曼掌心一震,手中的木腿已经掉到了几步之外的桌边。

  不,从白光的角度可以猜测,这寝室附近还有别人,而且实力不凡!

  那个满口胡言的女人也不是好打发的人,就在她被甩出去的瞬间,她的手里突然凝起一股冷气,转瞬便化作几支冰钉飞进门内,每一支都锋利异常。

  阿曼心下一惊,赶紧侧身躲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看到手臂上的衣服已经被划破一个口子,忽然听到身后椅子嘎吱吱地响,她回头看去,不禁倒吸口凉气,只是一支冰钉就已经连续穿透了两只实木椅子腿,现在几支冰钉一起上,那可怜的椅子已经完全成了筛子。

  椅子轻晃两下,“啪!”一声倒地。

  阿曼心里暗想:幸亏躲得快,不然现在就该见血了。

  再看那疯女人,现在已然安然落地,她一手撑着地面,单膝跪地,抬头怒气冲冲地盯着阿曼,“你这人……”

  旁边的草丛里有响动,接着,疯女人转头,面色稍微温和了一些,却还负气十足:“克莉斯汀!”

  阿曼立即攥紧拳头做好抵御的准备,那支床腿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从她手里自己飞出去的。自己的能力一直处于仅能捕猎些中小型野兽的水平,别说来高手如云的巴赫蒙斗场,就是走出她那块藏身的废墟之地也需要谨慎。要不是疯女人对她有了危险的动作,她才不会平白无故出招!

  “瞧,乔伊,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她的眼睛中放不进别的事物。”

  说话的人从旁边走出来,无论身材还是体型,她都和这个疯女人如出一辙。阿曼心里明白了——原来她们也是鬼畜。

  那人不紧不慢地牵着疯女人站起来,浑身像是裹着一块油皮袋,脏兮兮的,微卷的长发更是结成了一个坨,邋里邋遢。

  “可是,克莉斯汀,她竟然……”

  “有什么关系呢,乔伊。”那人懒洋洋地说。

  阿曼看去,她的右眼上还戴着个眼罩。

  她安慰似的拍了拍乔伊的肩膀,走了过来,没精打采地向阿曼介绍自己:“我们和你是同类,他们安排我两和你住一起。我是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她是乔伊·洛克哈特,我们来自惠特明市。”

  “哼,不只惠特明市,乃至整个白丘大陆的驯龙人都知道赫赫有名的洛克哈特家族。”乔伊得意洋洋地补充。

  “我没听说过。”阿曼冷冷回答。

  什么惠特明,什么驯龙人和洛克哈特家族,自从在废墟中找到一块安家之处后,阿曼再也没有走出过那里。

  除了这次。

  “我猜到了,你一定是从哪座深山里来的。”乔伊嘴上不饶人,凶巴巴地凑到阿曼面前,不满地指责:“喂,长脚怪,你刚才可是踩到了她的脚,不应该道个歉吗?”

  “哦,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印象。可是,那又怎样?”阿曼抬脚,故意又踩了克莉斯汀一脚,克莉斯汀耸耸肩,显示出无所谓的表情。

  “你!”乔伊动了火,嚷嚷地要揍得阿曼满地找牙,克莉斯汀这才出手把她拦住,“乔伊,乔伊,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怎么样?”

  “好嘞!”乔伊马上眉开眼笑地从克莉斯汀怀里跳了出去,去找杯子倒水。

  “她就是这样的人,很快你就会喜欢上她的。”

  “我要是喜欢她,人类应该也会打开城门烹羊宰牛地欢迎他们的侵略者!”阿曼不客气地说。

  看着乔伊欢快的背影就想起懒懒散散、睡觉还会微微发着绵羊音的克莱尔,她轻轻一笑,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沉坠在回忆中,现实让她笑不出来。

  “那么,你的名字呢?”

  阿曼瞅了克莉斯汀一眼,回头做自己的事:“没必要告诉你。”

  克莉斯汀也不生气,折身回去和乔伊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

  不得不说,阿曼还是对她两有好感的。这好感从何而来……她不知道,也许是克莉斯汀和乔伊身上有她和克莱尔的影子。

  可是,现在她们的快乐就是对形单影只的自己的讽刺。

  “你觉得那个人类现在还活着吗?”乔伊问。

  阿曼装作不经意地听着,人类?说不定是那歌女。

  “嗯……不知道,我对她没兴趣,除非她的血正打折扣促销……”

  “嗯哼,有没有人提醒过你,你的基因正在向吸血鬼转化。”

  “吸血鬼绝对不希望我的邋遢败坏了他们谦谦君子的好名声,好了好了,乔伊,如果你下一秒不能减掉肚子上的肥肉,就快从我身上下去。”

  “挪一点到你飞机场般平滑的胸部?”

  “别开玩笑了……”

  阿曼快要听不下去了,这时乔伊的狗嘴里总算吐出了根象牙:“希望今晚她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餐盘里,说实话我挺喜欢她的小裤头。”

  那么,应该就是那歌女了。

  阿曼嘴角向下撇去,歌女死了也好,她啰嗦、狡猾、、低贱、满嘴谎言,她身上有着人类这个物种的一切特征,这种人死了世界才会清净。

  接着,克莉斯汀和乔伊两人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悄悄地说些什么,中间还叽叽咕咕地笑着,反正一定是些无聊的话题,听不到就算了,阿曼心想。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

  “瀑……”

  一道黑影“咻”地一声迅速从窗前一闪而过,阿曼迅速追了出去,可是那东西早已经不见了。

  乔伊窜了出来,接着是克莉斯汀。

  “看到是谁了吗?”她问。

  阿曼摇头,“太快,没有看清。”

  “哎,真是无能啊。”乔伊感叹声,更是鄙夷地斜了阿曼一眼。

  “无妨,”克莉斯汀说道,走到立柱前,顺着漆黑的柱面摸下去。阿曼奇怪地看着她要做什么,忽然间发现了——一一滴血迹!

  那东西受伤了!

  而在淌下来血迹的旁边,则是一个白色的小洞,仔细看去,那个小洞并不是本来存在的,而是一截冰锥穿过窗棱深深地刺进立柱里去了。

  这是无聊二人组的身手,阿曼大为吃惊。

  “哼!”乔伊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对着她冷哼一声,又高傲地抬起头去。

  “至少可以确定它不是噬魂怪。”克莉斯汀说着,小心用指尖刮下那滴血迹,放在鼻下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含了口唾沫吐了出来,她抬头,面色严肃,已经十分肯定地得出结论,但她没有直接说,而是看着阿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曼心里“咯噔”一下,这血关自己名字什么事啊?

  “无聊。”

  她说,转而发现这又不是面子的问题,只好学克莉斯汀的样子刮下剩余的血迹,放下鼻下闻闻,她抬头瞥了眼乔伊和克莉斯汀,两人都鼓着腮帮子,表情怪异地看着她,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尤其是独眼克莉斯汀。

  阿曼考虑了下,低下头舔了舔那血迹,顿时皱起眉头吐了出来,“呸!”

  什么也感觉不出来。

  克莉斯汀的动作比她快,力道比她狠,现在又尝出她她尝不出来的血味!

  立柱里的冰锥融化了,开始“吱呀呀”地响着。乔伊走进屋内,手指轻轻一扣便从阿曼的床头掰下一截小铁条,塞了进去,立柱暂时算是稳定住了。

  “你的姓氏……是拉芙莱斯吧?”克莉斯汀突然问道。

  “什、什么?”乔伊跳了起来,“拉芙莱斯?”

  阿曼见她又准备问什么问题,连忙打断,“这血究竟是什么生物?”

  “比起那个,”乔伊又一阵风地窜过来,像猴子般围着阿曼认真上下打量,这儿摸摸那儿拍拍,和最初冷冷的表情简直是两个极端:“拉芙莱斯,亡灵始祖的姓氏,魔族中无法取代的贵族,啧啧!真不可思议,现在竟真的有一个拉芙莱斯鬼畜站在我面前!”

  倏尔,她扯住了克莉斯汀的袖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德鲁克向她打招呼的时候,碰巧我就在不远处。”克莉斯汀说,,看着阿曼,饶有兴趣地叫出她的名字:“阿曼·拉芙莱斯。”

  “所以,乔伊,我希望你别再故意找阿曼的茬,无论她从哪儿来,她在血统上已经居于我们鬼畜一族的顶端。”

  “阿曼·拉芙莱斯,阿曼·拉芙莱斯……”乔伊嘴里不住地重复着阿曼的名字:“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很怪异……”

  “阿曼(Amen),人类创建的基督教祈祷用语,代表着仁慈,宽容、希望、光明等一切美好的事物,是如今这个世界中仅存人类最广泛的信仰。而拉芙莱斯(Loveless)则和亡灵始祖一样,冷酷、阴暗、血腥,包纳着恐怖的源泉和永世孤独的诅咒。这两个词本来极端对立,现在却用来做一个鬼畜——已经被这个世界踩在脚底的生物的名字,当然会怪异。”

  “关于我的名字,你们讨论够了没有?”阿曼问,小时候,为了食物而经常行走在人类聚居区,经常能听到人们会说出“阿曼”这样的字眼,那时候她很奇怪,离开以后也就忘记了。

  不过,今天听了克莉斯汀的一番解释,阿曼第一次对自己的名字有了些了解。

  “好吧,我们大概能猜得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克莉斯汀很肯定地点着头。

  “你想说什么?”

  “拉芙莱斯的鬼畜会比我们这些普通亡灵混血的鬼畜后代更具有潜力,他们就像是一个被隐藏地很好的死火山,一旦爆发,势不可挡,显然,找到一个拉芙莱斯鬼畜参加巴赫蒙会有很大胜算。”克莉斯汀分析,挑挑眉:“事已至此,虽然没人愿意做工具,但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巴赫蒙只有生和死。”

  “这么说,阿曼是被当做工具……”乔伊捂住了嘴,眼里陡然而生同情之色:“哦,天呐,她的分身……有人绑架了分身,并以此要挟她!”

  克莉斯汀点头:“如果你想和已经绑架你的分身用来威胁你的那贱货讨价还价,今晚的巴赫蒙晚宴就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窗外,两只乌鸦刚刚飞落到窗台,嘴里各涎着一张红卡片做成的请柬。

  “瞧,我们说什么,它就来什么。”克莉斯汀轻轻笑了,从乌鸦嘴里接过了请柬。

继续阅读:第九章:宴会狩猎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