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命悬一线
冷姜茶2018-04-03 16:413,244

  怎么回事?

  一瞬间,火龙岛如此之近,一瞬间它又急剧远去!地面暖热柔软——不,不是地面,而是一只诺尔曼熊怪的背上!

  阿曼快速翻身爬了起来,手上聚冰,准备发动攻势,然而她和身下这只熊怪体型差距太过显著,她对于他,大概只有他的脑袋那么大!

  熊怪超高的体温让阿曼有些受不了,黑亮浓密的毛发更是毛毯般裹着她,让她浑身燥热,尤其是他快速奔跑着,还要对对手做些大动作,阿曼几乎站不稳,谈什么战斗。

  难道下一场就要和这只恐怖的熊怪作战吗?她必死无疑!

  一个颠簸,阿曼不由自主地摔坐下来,身子顺着光滑的皮毛向下滑着,快到肚子的时候,终于,一只熊掌接住了她,眨眼间,那熊就变成人形,漆黑发亮的卷发披在肩上,皮肤黝黑,鼻子至发际发出乳白色的光芒,是刻意涂上去的条纹。他看起来很帅气,还有……很稚嫩。

  “蛟龙圣剑——”

  圣剑光芒立刻幻化成一条巨型绞龙,向石雕诺尔曼熊怪周围的斗士咬去,瞬间,这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家伙就倒在血泊中,身体就像过了一次绞肉机。

  阿曼怔怔地看着,突然脖子一紧,仿佛全身都被烧着了一般热得难受,蛟龙圣剑剑主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拖着她快速向火龙岛与石雕诺尔曼熊怪连接的铁链上跑去。

  阿曼挣扎着,可她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挣扎还是挣扎,甚至几乎无法专心使用能力聚一截小冰锥。

  然后,身体猛地腾空,脊背重重地被压在铁链O型环扣的一边,背部吸血鬼留下的伤遭受重击,阿曼疼得龇牙咧嘴,这个该死的剑主娃娃鼻子几乎碰到了她的脸,口鼻呼吸的气流惊世骇俗地钻进她的口腔,阿曼觉得自己的气管都要被灼伤了。

  “你是谁?”他问,愤怒的眼神恨不得吞了阿曼,阿曼也气极了,不料还没动口,他便冷哼声,“哦,原来是拉芙莱斯的鬼畜啊!”

  绝对是变成蓝色的眼睛出卖了她,这双独特的眼睛对阿曼来说没有一点好处,反而总是让她显得无能懦弱!阿曼蹬腿想要踢开这个小鬼,可是又被他抓住了腿,被死死地揽在哄热的腰间,大概是为了防止她又动手,他居然用身体压住了阿曼的上身。

  这下好了,一个冰,一个火,阿曼已经快受不了了,她感觉自己正在融化。

  “拉芙莱斯,我问你,你把欧蕊怎么样了?带去哪里了?”

  “欧蕊?哪个欧蕊?”阿曼故意打马虎眼,自己不好受,凭什么要让对手好受?

  “欧蕊·夏洛蒂——那个皮肤很白,一头金发,衣服很宽松的女孩!我亲眼看到你和你的同伙强行拽走了她!”

  “原来是想问这个啊,”阿曼想扭动脖子让自己呼吸畅快一点,男人又加了点气力,阿曼不想挣扎了,她再动一动脖子就会断掉了吧,“她还活着,奄奄一息,她刚出生的孩子是个长满长毛的怪物,我的同伙正准备在她面前表演如何杀了那个怪物!”

  啊,该死,本来不应该去刺激他的。

  男人愣了愣,狠狠地咬住了唇,体温因为愤怒而再度上升,他咬着牙,突然放开阿曼的脖子的腿,阿曼猜到他一定会有动作,但没想到是一个巴掌——阿曼支开了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抓住了手腕。

  他身子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阿曼总算可以喘上一口气!

  不料,他对着广场唯一一幢没有被石熊和石吸血鬼破坏的建筑,大喊:“艾比盖尔·拉芙莱斯——”

  阿曼浑身一怔,忙仔细看去,果然,和他们处于一条水平线上的窗户内临窗坐着一个灰袍遮面的男人,而在他身边,则走动着其他亡灵。

  阿曼的肩膀剧烈颤抖起来,她扭过脸去,不想让自己看到这一幕,如果克莱尔就在她身旁,或许扑进她的怀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克莱尔不在,而且……她眼中雾气升腾,也同样不想让那个灰袍男人看到现在的自己,可是,不可避免,刚才她被这只熊怪威胁的场景他一定全数看在眼里——想到这里,阿曼恨不得咬舌自尽。

  “诺亚,你在干什么!”

  下面传来一声怒斥,阿曼向下看去,那个男人下巴的胡须拖到了肚子上,系成一条有些花白的辫子,虽然上了年纪,但精神依然矍铄。阿曼在塔楼观察欧蕊的时候见过他,后来也听巨人费尔德南在直播屏上提起过,是领导圣剑剑主和诺尔曼熊怪的维克多·惠勒!

  “她杀了欧蕊!”娃娃剑主诺亚喊道。

  “诺亚·莫尔顿,你给老夫滚下来!”

  “维克多,我要她不得好死!”

  “诺亚,你这个没大脑的毛孩子!”维克多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他对另一位圣剑剑主说了句什么,对方点点头,他便撇下皮尔斯·波拉克和一众猎熊人向着这边一路杀来。

  “维克多,为什么不等等我……你再靠近一步我就立刻杀了她!”诺亚威胁,蛟龙圣剑对准了阿曼的喉管。

  “你敢威胁老夫?”

  “维克多,我必须为欧蕊报仇!”圣剑又逼近了一寸,阿曼已经感觉到血液的渗出,克莱尔,克莱尔,千万不要看到这一幕……阿曼心里暗自祷告,她可以感觉到剑上的杀气,以及似乎是蛟龙潜游的恐怖声音,她不想现在就过一次绞肉机,所以只好乖乖听话。

  向下瞥去,维克多也被逼停了脚步。

  巨人费尔德南怎么能看不到这么精彩的场面,直播屏上的她被放大,配着费尔德南粗犷的声响:“呀吼——看啊,乱斗胜者之一的阿曼·拉芙莱斯被蛟龙圣剑剑主诺亚·莫尔顿控制,她简直不敢动一动,诺亚刚才在向我们伟大的亡灵领袖艾比盖尔·拉芙莱斯喊话,好戏登场了!”

  阿曼恨得咬牙切齿。

  诺亚·莫尔顿成功要挟了他的上司维克多,蛟龙剑紧紧扣着阿曼脖子上的皮肉,他对着艾比盖尔那边喊:“立刻解除火龙岛御魔咒!”

  显然他没有预料到魔巫们会施展御魔咒,那些号称能预言未来的吸血鬼们都做什么了?

  “诺亚,别给老夫丢人现眼,快下来!”维克多大喊,额前青筋暴露,眼眶发红,看来,他对脸面这种东西更加看重。

  “啪”身边什么东西响了一下,一只家养精灵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黄色的大眼睛,尖耳朵,只有两三根头发的皱巴巴的脑袋——或许头发更少,只是一些没有修剪的汗毛——不论如何,他丑极了!这样丑的一个精灵居然就是因为服务着亡灵家族,随便出场的一件衣物就比阿曼、克莱尔、以及帅气的挪威精灵巴斯顿一家三口所有衣服加一块都值钱!

  阿曼真想骂一句更恶毒的话,不知为什么,她相信诺亚和维克多现在也一定这么想。

  家养精灵就站在铁链O型环扣的另一端,与阿曼他们相对,在他背后,艾比盖尔正向他们这边看——也或许他不是看这边,毕竟那宽大的帽子遮挡了他的半边脸。

  家养精灵开口了,用一副十分得意的口吻说道:“对不起,可是诺亚·莫尔顿,我的主人认为您好歹是个圣剑剑主,出门在外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告诉我,‘史迪,去看看他要向我祈求什么’,说吧,诺亚,要求什么?”

  “告诉你的主人,让他立刻解除火龙岛御魔咒。”

  阿曼对诺亚的天真简直没办法相信,他或许可以和乔伊·洛克哈特玩得来——如果乔伊把她的善心用在和他一起捏泥巴的话。

  “哦,这一点非常不巧,他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们自己有能力打开,在缇络·蒙法的神威下,东方舍利不能让一群强盗抢走。”

  阿曼恶狠狠地瞅着对面窗里的艾比盖尔——亡灵的最高领袖,即使这样,阿曼也一如既往地认为他只是披着好看外衣的腐虫。

  “那么,他总该认识我身边的这个女人是谁吧?她可是你们拉芙莱斯家族繁衍的鬼畜,如果……”诺亚话没说完,史迪不见了,“啪”一声响,又出现了,“不,不认识,不管她是谁,晋级斗已经开始了,继续!”

  艾比盖尔站了起来,从窗前走开了。阿曼感觉他把自己的心也带走了。

  “那么,谈判结束,祝您愉快!”史迪打了个响指,再次消失地无踪无影。

  “你不应该用我来威胁他,”阿曼尽量压制着心中像群虱子似的疯狂乱跳的悲伤,“如果你能动手杀了我,他或许还会感激你。”

  “不用她感激,这是你欠欧蕊的,我只是大发慈悲想让你的命值点分量,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诺亚恶狠狠地说,蛟龙圣剑在阿曼脖子上一动,刹那间,阿曼觉得自己像只漏了气的气球,血红色染满了她的整个世界。

  她向下沉沉地坠去,阿曼相信了吸血鬼送给她的预言:她会因这颗东方舍利而死。

  这时,血水里“咕噜噜”地冒着泡,一只灰白的熊怪突然跳出扑向了她!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生存之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