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凤凰剑剑主
冷姜茶2016-12-16 03:053,575

  如果克莱尔在这里,她会想让自己帮助欧蕊的!

  阿曼紧握着凤凰剑立刻动身,东北角,距离偏僻的先知屋只有几步路程,从现在的立脚点出发也不过几百步,虽然如此,几乎整个广场的斗士都因为凤凰剑与阿曼为敌,向她扑来。

  阿曼感觉自己全然成为了一场龙卷风的风眼,皮尔斯·波拉克与圣剑剑主,猎熊人与诺尔曼熊怪、巴赫蒙斗士与克鲁克矮人以及吸血鬼,想阻止她的和必须要保护她的全部都围着她打转,残肢断臂不断从她面前掉落,为了保护自己,阿曼不得不一直动用能力聚冰。

  终于,她找到了欧蕊所说的最后一块青色地砖,高举凤凰剑用尽全力插了下去!

  “凤凰归位,四海皆平!”

  话刚落地,凤凰剑剑身“铮铮”作响,阿曼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圈波浪瞬间向她袭来。

  “小心——”

  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阿曼睁眼看去,先知趴在她身上,本来只可以在灯光下看清的身体此刻竟像有了肉体般清晰,脊背如同被烧尽的纸张,翻起一页页灰烬,刚才……就是他救下自己的吧?

  “做、做你还没完成的事情。”先知说着,从阿曼身上翻滚下来。

  广场上,西北骷髅圣剑、西南蛟龙圣剑、东南提坦圣剑纷纷脱离剑主飞到各自位置,瞬间,几道光芒袭来,与凤凰剑的光芒汇合,犹如一道光柱直入天地。

  没完成的内容?还需要什么吗?

  地上的血泊里渐渐倒影出个女人的影子——阿曼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世界没有比她更美丽的女人了。抬头看去,一只翅膀边缘有着深蓝色点缀的吸血鬼向她飞来,居然凭空转化成倒影中的女人,眨眼间就到了她的眼前。

  她盯着阿曼的眼睛,阿曼便什么事都做不了——这是种奇怪的感觉,比束缚咒更可怕,因为它竟让人觉得舒服,不想醒来。

  “阿什顿·卡特。”

  又是这个名字!

  这个造谎得来的名字破坏了阿曼对这个吸血鬼罕见的好印象。

  她手臂上的皮肤裂开了个小口,一滴鲜血渗透出来,散逸在空气中,成为血雾,女人在脸前遮起了袖子,血雾像条小蛇似的钻了过去,片刻后,她放下袖子。

  “阿曼会因为这颗东方舍利而死!”

  因为东方舍利而死?阿曼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吸血鬼吸干了血液而迅速萎缩着,她想把自己变成一张被压瘪的鬼畜标本,放进一本古老书籍的某一页,沉睡不醒。

  “此刻恳求众神侧耳倾听,我既被命运选中,此刻恳求众神赐下神力,大地分离合纵,凤凰指引……”

  “此刻恳求众神侧耳倾听,我既被命运选中,此刻恳求众神赐下神力,大地分离合纵,凤凰指引……”阿曼不自觉地跟着她的唇形默念,一切结束时,四圣剑的光芒陡然发生转折,指向亚特兰浮岛的另一侧——火龙岛!

  “快看!”先知这老东西兴奋地指着天空,一只吸血鬼抓着颗矮人头颅向一幢宏伟建筑扔去!

  “那是……跛脚?”

  “没错没错,那个该死的叛徒,当我们抓住他的时候,这家伙还在往自己的布袋里装金魔币!”

  所以,刚才之所以没有听到先知的声音,也是因为他去帮忙抓跛脚了。而现在……阿曼不想告诉他他的胸部以下已经彻底被焚毁了。

  “哦……”先知魂魄老泪纵横,“阿什顿·卡特,我的老朋友,如果我现在一定要灰飞烟灭,我宁愿是你出了手。”

  “阿什顿·卡特是谁?”

  “孩子,我亲爱的孩子,看看那些星星,如果它们的光不在宇宙中穿行数百万年,你怎么可能站在这里看到它?”灰烬烧至脖子,先知的声音低了下去,“阿什顿·卡特就是那星星……”

  一个本已死去的生命彻底终结了,但他给阿曼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如同身体的某一个器官,丢掉的话不放心,放着的话又没用处,阿曼决定暂且把这个可笑的隐形人放置一边。

  实际上她也没有时间去计较阿什顿·卡特,现在,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巨大的声响,仿佛大地被撕裂开来,广场上的幸存者都向着黑漆漆的天空看去——这简直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夜空,根本没有什么星星来照明,没错,星星只是先知灰飞烟灭前的幻觉!

  那声响越来越大,地面也跟着震动起来,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现在可没有空闲发呆,阿曼从地上爬起来,快速跑到乔伊身边,率先给了她一拳头,“你这个混蛋,我差点被凤凰剑杀死!”

  “我知道你一定会活着!”

  乔伊看起来不像是撒谎,阿曼喘着粗气瞪了她一眼,注意到乔伊的肩膀不再吊着条别人的胳膊了:“以后再跟你算账,那个要下蛋的女人呢?”

  “哦,她不会下蛋,可我甚至不知道她会生出什么——一只小熊?一个人?亡灵?或者是一个半人半熊、半人半亡灵、半熊半亡灵的怪物?”

  阿曼真佩服她怎么不会咬到自己的舌头。

  “到底在哪儿?”

  乔伊指了指身后已经破烂不堪的先知屋。

  难道乔伊真的放弃她的小情人了吗?阿曼心想,冲了过去,看到帆布上沾着血迹的“先知屋”三个字时,心下一沉,“你知道我不想说什么客套话,反正你也听不到了,但我肯定活得比你久很多!”

  嗯,就这,就像对着墓碑的悼念词。接着,她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欧蕊平躺在桌子上痛苦地呻吟着,裙子像被风吹起似的鼓胀地厉害,奇怪的是,她的裙子后面又长出了个屁股!

  阿曼走过去,对着那屁股就是狠狠一踹,一个男人像颗鸡蛋似的滚了出来,“啊,乔伊,就差一点了!”

  “布伦特·奥尔科特?”

  即使隔着段距离,阿曼都能感觉到布伦特的那小肩膀猛然一抖,然后面如死灰的模样。她猜布伦特一定是因为光线原因只把她当做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所以阿曼干脆就从口袋里抽出两根照明棒,第一个对折,亮了,在自己面前晃了晃,扔到布伦特面前。

  布伦特果然是面如死灰的模样,他顿了顿,赶忙站起来,因为站得太着急甚至碰倒了那条三条腿的凳子,“阿、阿曼小姐……”

  阿曼没有回答,布伦特两手在衣服上使劲擦擦,向阿曼扭捏着走过来:“我、我只是……你知道,我并不是跟踪你,只是你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到寝室,广场这边又传出这么大的动静……呃,”他使劲咽着唾沫,“我想,我正好赶上为这位小姐接生。”

  阿曼一把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人类身上的汗臭让她受不了,再说,她也不想让布伦特靠自己这么近。她迈开脚,向那个斜搭的布帘走去,不久前她在那里发现了吸血鬼。

  “广场被刻满咒语的大门隔离,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知道,人类……对这些咒语并不怎么敏感……”

  那倒是。因为分属两个不同的种族——人族和魔族,同样的道理,一扇防盗门在魔族眼中是块饼干,可在人类面前就是非常头疼的大问题了。

  “你知道她是谁?”阿曼问。

  “呃,一个有危险的产妇。”

  哼,有危险的产妇?简直和乔伊如出一辙。她可是凤凰剑的剑主,敢千里迢迢跑到亡灵的地盘上闹事,可不能把她说得这么可怜巴巴。

  “那你怎么还有心情跟在我屁股后脸红脖子粗地回答问题?”

  “啊?”布伦特僵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哈腰,“是是,我错了,我耽误了大事……”

  在布伦特掀开欧蕊裙子的瞬间,阿曼折断另一根照明棒扔了进去,布伦特又吓得跳了出来,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阿、阿曼小姐,你和这位产妇都是女性,我想,既然你来了……”

  “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她的肠子扯出来,再毫不犹豫地塞进她差点害死我的嘴巴里。”

  布伦特老老实实地又钻了进去。

  阿曼再次扯住那块帆布,向下猛地一拉,原先坐着吸血鬼的桌子空了,一个满脸胡子的肥壮男人正把手伸进陶罐里扣着蜂蜜,他转过头来,看到了阿曼,风情无限地挑挑眉毛,还特意摆动着舌头舔着上下唇。阿曼的胃液都要翻上来了,她走过去,手扶着桌子,桌面上迅速冻上一层冰,接着,揪住弗兰克的脑袋往上一按,舌头就粘到了冰面上。

  弗兰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眼泪哗哗的向下淌着,像是求饶了,但对于阿曼来说,让他受这点苦只是一点小惩罚,他还应该为阿曼没有杀掉他而高呼“万岁”。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强烈,乔伊冲进来,照例昂头挺胸叉腰来了三声怪笑,然后才惊恐起来,两只爪子揪着长发,声嘶力竭:“上帝!”

  也许是为了配合乔伊的惊恐,欧蕊的裙下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乔伊顿时感动地涕泪交横,“哦,哦,我的小宝贝……欧蕊,你的孩子出生了……”

  阿曼匆匆向外走去,布伦特拦住了她,想让她抱抱孩子,“是个男孩。”

  阿曼瞥了布伦特一眼,径直走开:“先把那根要命的肠子剪断吧!”

  那不是肠子,只是阿曼一时记不起叫什么,不过布伦特和乔伊立刻告诉了她。

  “哦,脐带,快,剪断他的脐带。”

  弗兰克像只嘴巴夹进下水道的鸭子扑腾着两只肥肥的翅膀,他不清的口舌似乎在说“恭喜,恭喜”这类的话,欧蕊在瞄了一眼她生的孽种后终于可以放心地晕过去了。

  先知屋里似乎欢天喜地,然而,阿曼只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这里太偏僻了,她甚至一时间都没有听到外面的打斗和嘶喊。

  她掀起帘子,在看向外面的刹那间脸上的所有表情凝滞,瞳孔睁到最大——夜空中,整个火龙岛被四圣剑的灿烂异常的光芒笼罩着,正缓缓地向广场漂移过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意料之外的晋级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