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天才的猎熊人
冷姜茶2016-12-16 03:033,827

  “是,这是我的。”阿曼拿过来,暗自责备自己的不小心,这次她把这个小东西装到了衣服的内兜,除非被扒个精光,否则绝对不会再丢失!

  “上帝啊,这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乔伊悄悄附耳过来对她说,阿曼白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

  觉察到身边有奇怪的动静,转头,乔伊似乎很热地扇动着胸口,本来还紧俏的衣领不知什么时候拉开了一个口,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雪峰之间深深的沟壑。乔伊眼睛里直放光——当然,她是对着面前这个英俊威武的男人放光!

  阿曼感觉自己一辈子的脸都被这没羞没臊、一点自尊都没有的家伙丢尽了。

  不仅如此,现在在广场的大门外,和她一模一样的克莉斯汀的一张脏脸也被她抹地更黑了。

  阿曼退开两步,想拉开和乔伊的距离,没想到这家伙一把就揪住了她,“嗨!”

  男人的目光理所当然地被她吸引了过来。

  “这是我的朋友长脚怪,啊不,阿曼·拉……”乔伊舌头打着颤,生怕“拉芙莱斯”这个姓氏抢了自己的风头,而后摆摆手,“你可以叫她长脚怪。”

  “而我……”她的态度瞬间逆转,热情洋溢,“我是温柔体贴、时尚秀丽又闪亮大方的乔伊·洛克哈特——全宇宙最完美的女人乔伊·洛克哈特。”

  “皮尔斯·波拉克。”男人简单回应,挣脱乔伊,本想走开,乔伊又黏了上去。

  阿曼就当自己眼瞎了。

  她的目光很自然地掠过乔伊,顺着皮尔斯·波拉克的视线看去,广场中心,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正在哄闹的人群中奋力挤着,向某个地方奔跑而去,她显得很匆忙,像急于找到自己的伙伴,皮尔斯本就苍白的脸此刻像萌了一层霜,和他黑色的熊皮装束对比明显,而他的手已经慢慢摸上腰际斜挎的弯刀。

  那把弯刀两尺多长,刀刃锋利,刀面宽厚,是用来屠杀大型动物的,结合波拉克身上所披的熊皮……阿曼再次把目光移向那个女孩,恍然大悟!

  皮尔斯·波拉克不动声色地开始向她移动,蠢蛋般的乔伊还想追上去,被阿曼紧紧拉住,“嘘——”

  她四下看看,摸着墙面浮雕的凹凸向地势较高、且距离女孩最近的塔楼上爬去。乔伊追在她屁股后,不停抱怨着长脚怪如何作孽让她丢失了一个好男人,直到踩落了一块墙砖。

  “你体重最轻的时候多少?”看着乔伊腰间的横肉,阿曼生气地问,这家伙若有所思:“我母亲说大概八磅多一点。”

  好吧好吧,还没来得及吃奶的乔伊踩落一块结实的墙砖?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阿曼抬腿正准备蹬这个不可思议的笨蛋下去,一只噬魂怪飘了过来!

  阿曼忙捂着乔伊的嘴,迅速闪进黑暗,建筑物的倒影给了她两很好的掩饰,一会噬魂怪又飘走了。

  有惊无险。

  乔伊十分不满地拿袖筒擦着嘴巴,阿曼则找到一个最好的视角,而从高处向下俯瞰,一切都很明朗了——女孩的目的地是先知屋,皮尔斯·波拉克的目的是女孩,而从其他三个角落各有一人向波拉克而动。

  他们披着直到肩头的波浪形黑发,皮肤粗糙黝黑,虎背熊腰,从鼻梁一直向发际的皮肤隐隐约约闪现着白色的斑点,这些显著的特征都让他们很好辨认!

  “快——”

  阿曼死死捂住乔伊的嘴巴,直到她点头后才松手。

  “看,那里也有!”乔伊低声说。

  果然,仔细看去,广场内拥有这些特征的人数目不下三十,相对地,也有不少像波拉克那样的男人。

  “他们是什么人?”乔伊问。

  “猎熊人和诺尔曼熊怪!”

  “他们要做什么?”

  “少啰嗦,多看!”

  波拉克抽出了弯刀,寒光耀耀,他加快了步伐,距离女孩最近的其他三人也加快了步伐!

  举刀,兜割,一阵刺耳的金属声响,三把剑一把弯刀迸发出一串冷艳的火星一起架在女人头顶,差一点她就没了命!

  女孩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处境,惊慌无助地像极了一只在大雨里蜷缩的野猫。

  几轮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光剑影之后,三人终于把波拉克的刀锋逼离了女孩身边。

  “欧蕊,到自己位置上去!”三人中年纪较大的一个喊道。女孩总算是回过神来。

  “维克多……”

  “快去!”这次是三人一起催促,叫欧蕊的女孩有些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肚子向广场边角跑去!

  波拉克出手反击,迅速被三人挡了回去,其余猎熊人则纷纷举刀向欧蕊追去,负责掩护欧蕊的剩下的诺尔曼熊怪四肢着地,骨头膨胀挣裂了衣物,黑色的毛发密密麻麻地生了出来,肩高就至少达到了两米之上,再看脑袋,已经全然变成了熊的模样,他们发出一声怒嚎,疯狂地向猎熊人扑咬过去!

  阿曼伸过手去,慢慢地把身边人紧握的两手展开,刚准备拥她入怀安慰时,才瞥到乔伊像是看到了末世怪物般惊讶的臭脸——不是克莱尔!

  阿曼立刻露出一股厌恶的表情扭过脸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短短的几秒时间内,猎熊人和熊怪已经进入鏖战,熊怪有自己的利爪、尖牙和强壮体魄,猎熊人有自己的利剑、敏捷和丰富经验,一时间,血雨腥风!

  广场上的斗士们显然不是能按捺住性子安静观看表演的普通观众,战斗刺激着他们,很快,他们也加入进去,管它什么猎熊人和熊怪,见人就杀!

  本来是正经商人的矮人们拆开自己的小车,拿出一把把看似沉重异常的兵器加入战斗!

  广场全然成为了大乱斗的黑天使翼斗场!

  阿曼暗暗庆幸自己及时躲起来,没有被迫把精力投入到自保中,再看乔伊·洛克哈特,没有本尊克莉斯汀,她显然也丢掉了一半的胆量。

  “死灵降世!”

  那个叫维克多的熊怪大声呐喊,手中的剑高举过头,阿曼刚看清楚那剑身竟扭曲如同一具骷髅时,剑身中迸发出一圈耀眼的银色光辉,果然如同一只只地狱中爬出的死灵,直向广场四处散去,光芒消失,广场一片寂然,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什么嘛,又是吓唬……”乔伊突然不说话了——一个体型庞大的巨人率先动动身子向前迈开一步,整身的皮肉就脱离了白骨摊落下来,紧接着,白骨也散架了。

  这样的遭遇其他人也没幸免!

  广场陷入一片空前的死寂。

  阿曼暗暗感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魔法的世界总是见惯了魔杖,刀剑这些金属兵器似乎只是像阿曼这种不够资格学习魔法的底层魔族才会用到的东西,但是,它却有着如此惊人的力量!打个比方,如果魔杖可以让一只杯子变成一只老鼠离开桌面,那么,不管是杯子还是老鼠,这剑可以伤害它到连桌面都粉身碎骨的程度。

  “因为他们是圣剑四剑主啊。”

  阿曼回头,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她心里似乎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又是你!怎么,预言家吸血鬼没有闻着你的屁股跟过来吗?”

  “圣剑四剑主?”这次提问的是乔伊,看来她对这力量也很好奇。

  “没错,在诺尔曼熊怪中选出四位最优秀的人去做圣剑剑主,瞧他们的剑柄,是不是都是十字?”

  阿曼早就打量清楚了,这是她很在意的一个相同之处。

  “十字,代表着他们是上帝的使徒。”

  “原来如此,”阿曼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么,堕落的天使缇络·蒙法要把舍利丢出去,与他相对的上帝就想把它拿回来,就像两个实力相当的网球对手,网球在他们之间飞来飞去,缇络的代表是亡灵,上帝的对手就是诺尔曼熊怪,而这些斗士卑贱地就像一只只跟着跑的狗!”

  “没错,他们就像剑与魔法,如果你够幸运,可以在他两失手的瞬间,叼起那颗球,跑得远远的。”

  “这就是你今晚和我说到的幸运?”

  “是啊是啊,阿曼,只凭能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最关键的,还是要幸运女神彻头彻尾地喜欢上你这个人。”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乔伊不干了,她的脑袋在阿曼和她对面的虚无间转来转去,就像那只跟着球跑的狗。

  “今夜的行动本来会很顺利,神不知鬼不觉,明天一早醒来或许没有了舍利的巴赫蒙就该通知你们放下斗服上的铭牌,滚回老家去睡大觉,但是……”先知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峻起来,“当有一个跛脚矮人做了叛徒,他耳朵长在我们的营帐里,嘴巴却扎在敌人的金子里,那么,一切都未知了!”

  “哼,伟大的预言家难道没有提前看到叛徒……或者是今晚这锅惊心动魄的老鼠汤?”

  “阿曼,或许你该对长辈尊重一点,我、我好歹也是和阿什顿·卡特一样的年纪……哦,别跟我说什么你不存在,我眼睛是花了,但我不瞎!”

  “你要是再敢说一次那个名字……”阿曼警告,虽然她脑子里暂时没有对付魂魄的好办法。

  “好吧好吧,你们这是像到骨髓里去了,”先知缓了口气,说道,“吸血鬼的预言是有条件的,他们不可能对每个人都有感觉,即使有感觉,也有可能模糊不堪——以前他们很精准,但是现在……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

  “早说嘛,快把我们付的魔币还回来!”乔伊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本来是圣剑主的事,矮人和吸血鬼参和进来干什么?”阿曼问,可是,先知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乔伊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叫停了。

  顺着乔伊手指的方向看去,三位圣剑剑主瞬间被猎熊人包围,波拉克利用这难得的不到三秒的时间闪到欧蕊的面前,弯刀的刀柄向她肚子猛击过去!

  “上帝啊,那个混蛋,狗娘养的!”先知大骂起来,气愤地声音都哆嗦。

  欧蕊痛叫着,跪倒在波拉克面前,几道剑光过去,猎熊人们倒在血泊中,维克多等人跳了出来,继续向波拉克厮杀过去!

  “那个皮尔斯·波拉克是什么人?”阿曼不禁奇怪地问道。

  “他?亡灵波拉克族与人类的后代,一个史上最天才的猎熊人……”

  乔伊·洛克哈特听到“心上人”的背景已经兴奋地不得了,“他和我们是同类,长脚怪,鬼畜和鬼畜,就算生多少个宝贝都一定不会是更低级的魔族。”

  需要多大的脑容量才能马上扯到和一个刚认识的男人生孩子?

  “同时……”先知继续把他的话说完,“是欧蕊腹中孩子的父亲!”

  腹、腹中?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麻烦缠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