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先知屋
冷姜茶2016-12-16 03:023,282

  布伦特·奥尔科特这种生物简直就是造物主当年的耻辱!但是身处巴赫蒙斗场这样一个地方,似乎出现这种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尽管对巴赫蒙的下一局晋级斗已经没有什么胜算的信心,阿曼还是不由地憧憬着她再见到克莱尔那一刻。

  通过一个拱门后,缇络·蒙法亲手铸造的亚特兰浮岛景致的磅礴和宏伟才真正显现出来——

  目所及处,建筑都是用平整光亮的青石砌成,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甚至地面都经过了精美的雕刻,围绕大广场排着一排三米多高中空的立柱,火红的灯光闪烁着,映红了一片夜空。大广场熙熙攘攘,矮人们粗重厚实的吆喝此起彼伏。

  “哎呀呀,这不是做事低调,不屑来这种地方消遣的阿曼·拉芙莱斯女士吗?”

  阿曼一惊,转过身去,乔伊正抱着胸,满脸得意地瞧着她。

  “是迷路了吗?还是……梦游?”乔伊撇着嘴问。阿曼一脸不悦:“你跟踪我?”

  “切,大脚怪,给我十个金魔币我也不会去瞧你一眼!是克莉斯汀,克莉斯汀说你一定会来,所以让我在这里等着你。”

  克莉斯汀?哼,阿曼冷哼一声,这家伙是给自己施了读心咒了吗?

  “我们各走各的路,用不着等我!”

  “啧,真是不领情啊,不过,克莉斯汀说有东西一定要让你看。”

  阿曼想了想,克莉斯汀·洛克哈特虽然是独眼,邋遢、懒惰、凡事都不太计较的类型,但比起乔伊要靠谱地多。

  乔伊走起路来,那两瓣尽是脂肪的肥臀比平时扭得更花俏了。

  “嘿,阿曼——”克莉斯汀·洛克哈特已经在招手了,“快来,你该看看这个!”

  阿曼走过去一看,真亏克莉斯汀能发现这地方,广场上所有的摊位都是十分有特色的,比如刚才卖魔法发圈的摊位:说着“我喜欢你”的鹦鹉发圈,吐着酸水的怪兽发圈,发出尖叫、可以用两只小爪帮忙整理长发的泽西魔发圈,用河泥保养头发的沼泽怪兽发圈等等等等,即使是阿曼这样一个不爱闲逛的人也看得目不暇接,阿曼最想给克莱尔买熊猫发圈,它正好可以在克莱尔柔顺的长发上滚来滚去,可爱极了,但它的价钱高得离谱!

  克莱尔想要的蝴蝶发圈价位最低,只是可以扇动下翅膀,阿曼掐着矮人老板的脖子把他升高一米他才同意两个铜魔币售出。

  什么东西只要沾着魔法就贵,这也是那些魔巫们可以很富有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现在,摆在阿曼面前的是一个……布袋?帐篷?或者是带着鼻涕虫宠物的流浪汉安的家?只有线缝处露出来的“先知屋”三个字才证明它的确也是个摊位。但它是做什么用的?

  阿曼紧皱眉头,十分不高兴:“克莉斯汀,我连一个最普通的魔法蝴蝶发圈都消费不起,这么高档的装神弄鬼的地方就更不需要介绍了,留着你自己享用吧。”

  说完,她转身要走,克莉斯汀急忙跳出来拦住她,“阿曼,阿曼,你知道,这东西很灵的。”

  阿曼斜着眼睛看她,克莉斯汀赶紧说着下文:“小时候,每次乔伊乱跑丢了之后,我们全族人并不着急去找她,而是去拜访‘先知屋’,而后我们就可以轻松地找到她!”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走进去,里面的鼻涕虫会告诉我被易形兽囚禁了的克莱尔现在在哪儿?”阿曼十分清楚,这一定又是她两的小聪明恶作剧。

  “那……那可说不准,不过我认为易形兽不会那么笨……”

  乔伊这时身后打了个响指,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干吧,克莉斯汀”,阿曼的两臂就被一左一右地架了起来。

  “放下我,该死的!”阿曼叫嚷着,发现自己已经被推进了先知屋,原先还随风飘摆的门帘此时“唰”地一声紧紧闭合。

  这两个混蛋,回去后一定要把她们的脑袋和屁股换个家!阿曼暗暗诅咒,环顾四周,屋内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椅子只有三条腿。

  “请坐,亲爱的。”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说,然而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也好,来了之后就听听他们的鬼扯吧,反正阿曼绝不会相信,而且,别指望她会付他们一个魔币——铁魔币也没有!阿曼一脚勾过三条腿的椅子,像是示威似的坐正,双臂抱胸。

  “你就是先知?”

  “没错,正是在下。”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阿曼冷着脸,继续问:“你能知道些什么?”

  “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

  “过去我有记忆,现在我正体会着,未来嘛……”阿曼冷哼一声,“由过去和现在决定。”

  “哦,没错,阿曼·拉芙莱斯,没错,你说得对极了……但是,即使你拥有一双拉芙莱斯的蓝瞳,也绝对看不到事情的所有面,不是吗?所以,过去总令你困惑,现在又令你踌躇,未来更显未知,一切都那么不确定,不是这样吗?阿曼?”

  算他还有点水平,阿曼心想,转移话题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先知,这对我不是什么事。”

  没错,一定是克莉斯汀·洛克哈特提前说过了,比如预定:“一会我有个叫阿曼·拉芙莱斯的朋友过来,希望你能提供可以骗过她的服务以供我们一笑”等等。

  “不,克莉斯汀没有这样做,谁都没有这么做,是你的心告诉我的,每一个物种出现都有自身赖以生存的本领,阿曼,你得从骄傲的高台上走下来,拨开迷雾看清楚、并承认这一点。”

  “你很善于讲一大堆废话。”

  “废话包括你父亲的事,艾比盖尔·拉芙莱斯,赫赫有名的亡灵领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废话包括你的母亲,莫林·兰妮尔,一个伟大的生物学家,为了事业离开自己的女儿,废话包括你对他们的恨,他们为什么离开你?”

  阿曼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离开?废话难道没有告诉你,他们甚至从来没有在我身边。”

  “你认为他们把自己的骨肉当做最恐怖的怪物!”

  “砰!”

  阿曼一拳砸在桌面上,沉积的土灰顿时扬起灰蒙蒙的一层。阿曼讨厌极了这个先知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但更糟糕的情况是,他自认为知道的事恰好都是事实!

  她没有什么理由来反驳他——阿曼为此生气。

  “孩子,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你想把你的克莱尔换回来,用……”他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用东方舍利。”

  “那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来参加这个该死的巴赫蒙的目的都是舍利!”

  “关键是,你心里在想什么,怎么得到它?”空荡荡的先知屋似乎能反射先知的话语,让整个气氛都灵异极了:“阿曼,不是所有人都会有你那样的想法,那样想需要十足的勇气——比面对死亡更高的勇气!”

  “那么,结局会怎么样?”阿曼似乎是在挑衅,但是她自己清楚,手心里已经粘粘的生出一层汗。

  “不,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先知说,阿曼像是松了口气,但这个胡说八道又总是吓唬人的家伙到底还是惹怒了阿曼。

  “那你知道什么?”

  “今晚……如果你够幸运,不,幸运是你自己要掌握的东西……今晚……”先知话锋一转,忽然沙哑着嗓子吼起来:“哦,或许,我应该先和你背后的这位老朋友问个好,我们……毕竟是老朋友了,”阿曼立刻回头,她身后并没有什么人。

  “阿什顿·卡特,你个老家伙,你要藏到什么时候?”

  阿曼再次确认,她身后的确没有什么阿什顿·卡特!这名字她从未听说过!

  “够了够了,我不想听你太多的解释,你这混蛋,以为我老眼昏花了吗?你那恶心的地府臭味在门外就已经熏到了我!”

  阿曼不由自主地张鼻闻着,地府的臭味?根本没有,反倒有一种淡淡的血腥味,像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是时候揭开这个老混蛋的真面目了!她站起身,不动声色地挨着帐篷的边边角角寻找。

  “你这老混蛋,别总是跟屁虫似的跟着她,这是在我的地盘,没人会把她怎么样!不,准确地说,过了这会儿就说不准了……不过,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个拥抱吗?哦,你是高级机密?高级机密,瞧瞧你不离寸步地保护着的这个婊子,高傲地像只掉了尾巴的斗鸡,可她已经一败涂地了,哦不,马上她会经历场更大的失败……阿什顿·卡特……哦,不,阿曼,别动,该死的,卡特,阻止她!”

  先知的声音突然惊慌起来,可是已经太晚了,阿曼扯住了一块厚实的帆布,向下用足气力猛地一拉,一大捧黄色光线像粮仓里外泄的小米,顷刻撒了一地。

  那个一直在胡说八道的先知只是个死去很久的矮人魂魄,而灿烂的“粮仓”里,几个把胡子扎成小辫的矮人摆弄着他们沉重的兵器,围坐桌边的吸血鬼们正瞪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她,桌子上摆着几个蜜巢无人享用,但很显然,这不是矮人和吸血鬼的食物!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骚乱的吸血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