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亚特兰浮岛
冷姜茶2016-12-16 07:323,526

  赤尾龙像一艘巨大的飞行船,左右各有四只噬魂怪牵着铁索,一起黑压压地从高空掠过。

  双翼带动着风,海面层层泛着波澜。

  那结实的龙爪将阿曼和歌女紧紧握牢,不说是逃跑,就是想动动手指都做不到。

  歌女被吓得面色惨白、尖声嚷叫,“它要带我们去哪儿?去参加巴赫蒙吗?哦,不不,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它不能带我去那儿!”

  见阿曼铁青着脸不说话,她似乎又长了胆,继续抱怨:“都怪你,你不该抱着我,我救了你,你却连累了我。”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的两片嘴唇在阿曼的余光中就像鳄鱼那该死的上下颚,总是张张合合个不停。

  其实,阿曼何尝想去参加巴赫蒙?她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才能在到达巴赫蒙斗场前逃脱。

  “你们鬼畜不是都有聚冰的能力吗?就是从亡灵那儿遗传来的,能让空气温度下降并按照自己意愿凝结成型的能力?”歌女大叫:“你试试看,也许我们能把这只该死的龙爪戳个大窟窿逃走。”

  歌女说的这些阿曼已经试过了,但她的手脚腕还被施了束缚咒的铁扣紧紧地箍着,金红色的束缚咒咒语发出更刺眼的光芒,稍一用力,一缕缕灼伤皮肤的青烟就从缝隙中钻了出来。

  阿曼疼得牙齿都哆嗦,所以她就紧闭着嘴,咬着牙,承受重压的牙床沁出一丝丝血,带着铁锈味,让阿曼的味蕾受不了。

  “你已经在试了,对吗?”歌女好不容易看出了阿曼的努力。

  阿曼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疼就叫出来嘛,都是女人,又不丢人。”

  阿曼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

  “不过,我也见多了像你这样的爱逞强的……”歌女转了转眼珠,似乎刚刚意识到阿曼的身份,纠正道:“不过他们都是人类。”

  她在转头的时候鼻子刮到了阿曼的脸,惹得阿曼很不高兴。阿曼厌恶地脖子后仰,但即使尽了全力,也只能躲开不到两厘米的距离。

  阿曼和歌女仍然保持被赤尾龙抓住时相抱的姿势,只是在巨大的龙爪的握合中,她们的骨头都恨不得揉在一起,这本来就让厌恶人类的阿曼无法忍受,而且这个女人还不知所以地故意靠近阿曼的脸颊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像两把马桶刷子,搅得阿曼更是怒气冲天。

  “你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帮你吗?毕竟你们鬼畜可是我们人类中的叛徒和亡灵的后代,比其他魔物更遭人恨呢。不过我不歧视你们,我是说,世界已经这样了,谁的生活也不容易,我有什么理由去嘲笑一只只比我多了一点能力的可怜虫呢!”歌女自顾自地说,活像一只在原始森林独自生活了若干年的老猴子。

  不过,可怜虫?没错,在这个魔族横行霸道的世界,鬼畜的地位也许只比人类高了一点点。

  阿曼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她发誓,这个女人再敢多一个字,她就去把她的嘴巴咬个稀巴烂,吐进鲨鱼的肚子里。

  阿曼的视线紧盯着海面,庞大的捕鱼和捕鲸船上站着的身材魁伟的巨人和兽人,哥林布矮人则坐着鲨鱼皮制成的皮筏,柔软舒适。而此刻海面还可以倒影空中被赤尾龙的肚皮和翅膀遮住的景象——电闪雷鸣的天气,“轰隆隆”地在云层中平稳飞行的巨型飞机,无数乘着龙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巴赫蒙的魔族,以及看似随心所欲游荡的噬魂怪——他们得确保已经报名的巴赫蒙斗士顺利到达斗场!

  赤尾龙飞高一点的时候,阿曼的视线也跟着可以看到高一点的景物——

  但这次又是歌女率先叫了起来,“看啊,是亚特兰浮岛!”

  在朦朦胧胧的薄雾中,阿曼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深色的轮廓,歌女声情并茂的解释为她暂时保全了自己的嘴巴。

  “看来你还不知道亚特兰浮岛,它大约七百年的时间才能浮现一次,十几天左右就又沉下去了,因为它下方总是能发现沉没的亚特兰蒂斯,所以,这座岛礁就被称为亚特兰浮岛。”

  “……你……不会连亚特兰蒂斯都不知道吧?”

  阿曼冷哼一声,没有作答。

  她现在心急如焚,对克莱尔的处境担心地要死,可是这个歌女现在还不准备告诉自己!

  阿曼考虑着,该怎么才能撬开她的牙齿,利索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可惜手脚被龙爪束缚,根本动弹不得。

  “克莱尔……在哪?”

  “又是……啧,你牙齿上有血哎。”

  “轰——”飞机降低了飞行高度,一阵强大的气流从头顶直逼下来,赤尾龙被压地差点掉进海里。

  这时,一头鲸鲨从海里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足就向赤尾龙咬来。

  “呀——”歌女一阵刺耳的尖叫,幸亏这条赤尾龙反应还算快速,急转了个弯,避开上面的高气压,躲开下面的鲸鲨,扇动两翼,更快速地飞向亚特兰浮岛。

  现在再去看亚特兰浮岛,它的形状简直就像一个狗食盆子。

  不是像,它就是一个狗食盆子!

  随着距离的推进,乌云密布下的浮岛逐渐清晰起来,它显然经过堕落天使、也是魔族大统领缇络·蒙法的精心布置——

  空白的球状的直播显示屏浮在岛屿的上空,串珠似的围绕起来,奇形怪状的树木全部被石化,即使脆弱的叶面也都变地锋利无比,一大片又一大片的森林随着地势连绵起伏,一左一右两个开阔的斗场呈天使翅膀的形状,但被涂成黑色,中间是贵族亡灵的拉芙莱斯始祖徽章形状。

  亡灵起源于上帝造物的久远年代,拉芙莱斯是至高无上的始祖姓氏,没错,和阿曼的姓氏一模一样,所以她这个地位低下的小鬼畜才会麻烦不断。阿曼从来没有以它为豪。

  小巧的编织鸟特意从南方大陆赶来,匆匆在黑魔巫的指挥下用树藤和草茎编织着“亚特兰”的字母。

  这些看起来都像是举行一场盛大的运动会,但要命的是,浮岛的四周安插了几十根圆形大铁柱,海浪不断地冲刷着,上面金红色的咒文还是闪闪发光!这就意味着,魔族成员一旦进了亚特兰浮岛,就别想那么轻易地出来。

  阿曼使劲挣扎了几下,于事无补。

  “别挣扎了,我看,你进不了亚特兰,约翰尼就不会解除铁扣的束缚咒,如果你赢不了巴赫蒙,恰巧也死不了,他会再去魔巫那里买一个什么咒语,然后把什么都做不了的你丢在某个泡酒坛子里。”歌女不识时务地补充道,“他做惯了这样的事。”

  “你知道为什么鱼总是死得很快?”阿曼终于开口了,歌女一愣,回答道:“因为它是普通的生物?生物链的底层?”

  “还有它的嘴巴动得最多最快!”

  歌女不出声了。一条再安静的鱼,一秒钟内嘴巴就能闭合三次。

  阿曼又把目光转向了亚特兰浮岛,这次,她发现了一个尤其值得注意的地方——狗食盆子的一头太高了,树木很不协调地参天直上,似乎掩藏着什么。

  如果真的掩藏什么,那这样的手法简直太卑劣。

  她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突兀的地方,似乎可以听到龙啸。

  陡然间,那密密丛丛的树林里昂起了一个鲜红色的东西,那是一个什么龙的脑袋,火红的粗糙的皮肤,暴突的深黑色眼睛,牙齿比霸王龙要锋利强壮几百倍,阿曼的眼睛随之放大——那是一头火龙!

  从露出的头颅、以及和毒牙火龙的对比,阿曼猜测着它的身材至少是头顶这头该死的赤尾龙的十倍!

  不过现在它似乎受了伤,有气无力的样子,接连喷了几个漫无目标的火球就又把头埋回了森林。

  阿曼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撼无比,而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咒,她的心中竟升起一股奇怪的征服欲。

  “……听到了吗?”

  阿曼回过神来,马上皱起眉头盯着歌女,十分不爽她打断自己。

  “你的脚扣上的咒文消失了。”

  阿曼低头一看,果然不见了,怪不得还有心情为一头火龙激动,然而,刚刚兴奋的头脑立刻被歌女刚才的一句话敲醒了。

  阿曼大叫一声“不好”,急忙动用能力开始聚冰对付赤尾龙,但太晚了,赤尾龙的龙爪向后一摆,接着向前一扔,就用足了气力把她们朝亚特兰浮岛甩了出去!

  她迅速计算着陆的速度和地点,如果在坠地前几秒利用聚冰能力铺出一条三四米高的滑梯,那么它正好能接住自己,并使自己安全地滑到地面。

  “救我——”

  阿曼转头,歌女从天而降,张牙舞爪地撞进她的怀里,巨大的冲击力把阿曼撞离轨线,正在运作的聚冰力也偏离了既定地点,一块块冰随着降落的弧度四散掉落。

  阿曼和歌女像两只被猎人射中的乌鸦,翻转几周后便“嗵”地一声砸进坠落的冰堆里,就连坚硬的地板都裂开了条条细缝。

  一瞬间,阿曼疼得险些晕厥过去,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粉碎性骨折了,或许连肌肉都粉碎了。

  她不禁低声呻吟一声,恍惚中,她的右臂像被别人提了起来,在自己脸上按了一下,然后又在什么东西上按了一下。

  她晃晃脑袋,看去,一个穿着很像守卫的人手里正捧着一份按了指印的羊皮卷向着别处走去。歌女从她怀里抬起了头,意识到自己带来的麻烦后又悄悄地在阿曼的怒视中钻了回去。

  “滚开!”阿曼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性,老鹰捉小鸡般拎着歌女的脖子丢开自己身边。

  她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颊,好像是被剐蹭破了,手指上还能染上一层淡淡的血迹。

  “糟糕的着陆啊,阿曼·拉芙莱斯斗士!”

  说话的人手拿着刚才那份留着指印的羊皮纸,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卷起来装进衣兜。

继续阅读:第七章:离走歌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魔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