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打架 第二章狂兽诀
红烛泣2016-12-18 08:022,972

  “你是野种,没爹的野种“

  ‘‘你在说一遍“苏星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很生气,不应该说愤怒,无边的愤怒,每当被别人说成是野种他都会有无边的愤怒,为此没少打架。

  苏星的语气有些可怕,二蛋有些发虚,但伙伴面前他又不想丢脸,所以他还是说了。

  ‘‘我说你是野种“

  “野种”“野种”“野种”周围的人起哄的说道。

  “砰”“我不是野种,你们都给我住口。!”怒气达到顶点,苏星一拳打出,汩汩鼻血从二蛋鼻子中流出。

  二蛋被打懵了,其实他来这里是因为有人告诉他苏星的母亲昨天已经责罚过他,不准他再打人了,没想到还是被打了。

  其实苏星一直在忍,但每当被别人叫做野种时他都忍不了,在苏星有记忆以前他是有父亲的,但不知为何父亲失踪了,一点影子也没留下。

  “苏星又打人了”“苏星又打人了”大家一边喊一边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苏星握紧拳头,站在原地,怒火在苏星的眼里熊熊燃烧,空气显得有些压抑。

  不知站了多久,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雨缓缓滴落。

  “我不是野种。”苏星对天咆哮。

  其实苏星在忍,野种二字是苏星的逆磷,每当被叫做野种时,苏星都很愤怒。

  即使每次回家都会被母亲责骂,但他还是会打架,每一次都会把人打哭,这到不是他打架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愤怒的时侯他下手比较重,每一次都不管不顾只管往对方身上打。

  因此很少有人能打的过他。

  雨下的很急,苏星终于冷静下来。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又打架了。”苏回星喃喃自语。

  他知道母亲的不容易,所以他尽量少惹事,但这次他不能忍了。

  苏星很想问问父亲为什么不告而别。

  雨打湿了全身,苏星踩着泥泞的小路向家里走去。

  回到家中,母亲背对着房门在缝缝补补。

  “回来了,又打架了。”听到脚步声,没有回头,但是苏母知道是苏星回来了。

  苏星脚步一顿,知道瞒不过母亲。

  “是他们先骂我的。”

  “他们骂你什么。”

  “骂我,骂我,野种,我,我,我忍不了。”

  “孩子,你要记住你的父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唉。”苏母幽幽一叹,欲言又止的道。

  “母亲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叫我野种,为什么每一次提到父亲你都欲言又止,我一直在想,父亲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会丢下我们。”苏星情绪有些激动,他把他一直在想的都说了出来。

  “我只能告诉你他还活着,但他没有对不起我们。”苏母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眼泪。

  尽管苏母的动作很小,但是还是被苏星看到了,苏星握紧拳头,“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苏星在心里默默发誓。

  空气变得有些沉默,二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

  苏星的家在一个无名山脉下,是火星山脉的分支,由于无名山脉中有一些低级的魔兽存在,村子里经常有人上山打猎,打猎当然会用到装备,装备当然会破损,破损了当然要修补,修补的好当然客人多,而苏母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凭着这份手艺苏星家过的比大多数人好,当然好的也有限。

  烛光幽幽的燃着,晚饭吃的很沉默。

  苏星的村子里是有学堂的,里面教的是大陆上的一些基础知识,还有帝国里烂大街的基础功法,基础功法又分为很多种,有魔法师的基础冥想,武者的基础斗气,德鲁依的沟通自然。苏星都试过一遍没有半点反应。

  想到这苏星不禁有些气苦。

  他现在的愿望有两个,一个是进入龙骑学院,一个是寻找父亲。这两个愿望都和实力有关,要知道龙骑学院的入学标准是在十岁之前达到一阶,而寻找父亲更是需要实力,要知道没的实力根本走不远。

  山村里的人没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大早就睡了,苏星也无法例外。

  “野种”“野种”“野种”睡梦中无数的人影不断的叫喊着,苏星很愤怒却无法动弹,只能默默忍受,人影其他地方都很清晰只有脸模糊不清,终于当愤怒积累到极点时,苏星从睡梦中醒,来立刻从床上爬起,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那是愤怒的泪,由于角度的关系,眼泪从脸颊滑落滴在了胸前的玉珠上。

  玉珠顿时发出蓝色的光芒,光芒越来越亮,苏星也越来越困,最后昏倒在床上。

  玉珠是传功珠,传功传功,顾名思义就是传承功法,不过由于大脑的脆弱一般都会让人先进入深度睡眠再进行传功,绿光是一种精神光线有让人睡着的功效。

  苏星又做梦了,在梦中一名面部模糊却霸气十足的男人,在与天抗争,用手中的剑劈开一道道雷电,雷电越来越大,把男子电的焦黑,不过尽管焦黑霸气却不减分毫。

  雷电的威力越来越大,男子却越来越虚弱,不过男子却不感到绝望,霸气更甚,一道道剑气与雷电碰撞在一起,互相湮灭消亡。

  当最后的雷电落下,男子发出一道龙形剑气,与雷电相撞,不过终究不敌雷电,在雷电下破碎,眼看快要被击中,男子大哄一声“破”

  霸气几乎疑聚成实质,地面在霸气的压迫下片片甭碎,并飘浮起来。

  带着无尽霸气的一剑挥向雷电,雷电被劈成两半,从两边落下,男子还剑入鞘,下一刻雷云消散阳光从天空落下。

  狂兽诀取自德鲁伊的修炼功法,却反其道而行,不是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自然之道,取魔族的掠夺之道,并更进一步,掠夺万物,可以吸取万兽之精血,百木之精华,并供给自身,当然由于种种原因狂兽诀失去了德鲁伊的变身能力,所以修炼狂兽诀的人只能算是武者。

  不过由于掠夺之道太过霸道,每提升一阶都会有雷劫产生,炼之慎之。

  “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狂兽诀,我能修炼吗?”苏星有些奇怪,要知道狂兽诀他可是听都没听过,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呢?

  不过苏星知道,精血是很贵的,平常人家穷尽一生都买不起,买精血最少需要一百个金币,而一百个金币足够平常人家过上一辈子,当然对于富贵人家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注:只有少部分的魔兽存在精血。)

  尽然精血方面没戏,那百木之精怎么样呢,貌似可行,今天就去试试。

  村子旁边有一个小树林,是村子平常砍柴用的,普通人可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无名山脉砍柴。

  说行动就行动。苏星带上一天的干粮和水向小树林出发了 。

  小树林里没什么动物,只有一些小虫子,所以这里显得很安静,脚踩着干枯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就这里了。”苏星来到一个很少有人来的地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按照功法运行路线进行修炼。

  树木的精华快速的涌入苏星的身体,被吸取了精华的树木,缓缓的变得枯黄,树皮变得干裂,一片片的掉落下来,变得枯黄的叶子也缓缓飘落。

  这些能量如果不炼化的话会储存在身体里,只有运转功法才能吸收,而且体内的能量越多吸收的速度越快,所以苏星打算在多吸收一些能量在说,当然也有极限,并不能无限储存下去。

  这些树木的年龄都不高,所以吸收的能量都不算精纯,提纯之后能利用的并不多,不过对于苏星来说也算是可观了。

  运转功法后,树木精华沿着运功路线不断运转纯化,渐渐的绿色的树木之精变成了无色的能量,看样子狂兽诀是无属性的功法。

  大路上的功法有很多的属性,分为火,水,风,雷,光,暗,无属性。其中以光和暗最为稀有,以雷属性最为强大。

  武者大都为无属性,魔法师则没有无属性。

  武者的能量为斗气,魔法师的能量为精神。

  如果说武者是平民职业,那么魔法师是贵族职业,召唤师就是贵族中的贵族。

  简单来说魔法没钱人玩不起,召唤师有钱人也玩不起。所以召唤师比较稀少,当然不是说召唤师很强大,只是因为召唤师不需要正面战斗,危险性比较小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