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万千辛苦皆虚言
观青衣2016-12-16 05:023,046

  虚言宗的收徒是一年一次,每次皆是从上万人中挑选出数十人人,这样一个骇人的比例正说明了想要入宗的困难。

  虚言宗曾言,仙缘者道之有缘者,仙灵之气共鸣者,修道者根骨重要然仙缘却是更是重要一分,然虚言收徒首要条件正是无尽大山仙灵之气引路至虚言宗山之下,只有这般这第一关锁才算通过。

  钟瞻本还担心自己不能仙缘进不得这虚言大山之下,但是之后这一份担忧就被他抛却到了九霄之外了——宿爷爷在几人诧异的眼神中准确的把钟瞻他们带到了无尽大山深处的虚言宗的大山之下。

  莫非宿爷爷才是有仙缘之人吗?钟瞻心中想到,看来这仙缘引路还真是煞有其事,不然宿爷爷何以这般准确的把自己等人带到这虚言宗山之下呢?

  钟瞻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一脸淡然的宿爷爷偷偷的想到。

  “这就是修士的力量吗?”

  杨嬅喃喃自语。

  钟瞻此时望着那高不见峰顶的虚言宗山,山顶之上一座座直插云霄的宫殿在云雾之间不时的探出头来,像极了年幼之时自己所读一本名为《仙庭》之书中所述‘昊天通明玉宫大帝’所住无上天庭。

  看到此幕钟瞻心中再次蠢蠢欲动起来,他已经对这仙道期盼太久了,以至于现在心中所装的皆是自己入道的期盼。

  杨寻乐看着眼前一流仙门虚言宗,心中暗暗的想到:若是自己的闺女能顺利入宗话那就是祖上修得的福气,到时候回乡一定要好好拜祭一番先祖。

  然而无人注意的宿衍机看着眼前这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的虚言宗,眼中快速而短暂的闪过一丝忧伤——仿佛这个老人和这个仙门有一种外人不了解的联系存在。

  然而这一丝哀伤终于被他隐藏的极好,站在他一旁的钟瞻没有察觉到宿爷爷丝毫的怪异。

  “宿爷爷,这虚言宗宗门修为最高者为谁?”

  这时候钟瞻想到了什么,向着宿衍机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宿衍机想了想后说道:“据说是虚言宗掌教宗衍道,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分神后期,但是虚言宗的实力定是不止这些,那些隐藏在宗门的强者就不被他人所知了。”

  “分神后期吗?”

  钟瞻心中震惊且不可抑制的兴奋,那可是这个北央泸州顶尖的修士啊,静则天地安谧,动则乾坤色变,如此一来那原本在他眼中坚不可摧的钟家也并不是那般高大不见顶,自己的心中不由一阵热血沸腾。

  “竟然被人早先一步。”

  突然,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从他们的后方传来。

  钟瞻几人回头一看,站在他们的身后的是一个锦衣少年和一个身形高瘦眼中充满精光的老者。

  这锦衣少年不过十六七八的模样,面庞之上的稚嫩还没有完全褪尽,却是带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玩世不恭。

  此刻,他正一脸嘲讽的看着钟瞻几人,看的出来他似乎不屑于钟瞻几人。

  钟瞻与宿爷爷见到来人,并不回话,淡然的转过身。

  杨寻乐见来人不凡,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对着锦衣少年和老者拱拱手。

  锦衣少年似乎并没有看到杨寻乐的示好,他看着钟瞻二人,眼中怒意一闪。

  他一个大家族的公子,竟是受到几个凡人这样的轻视,所以不由冷冷笑道:“哼,我倒是哪家的公子。没有想到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现在竟也妄想进入那虚言宗一步登天吗?”

  钟瞻闻言面庞上露出一丝怒意,那原本极好的涵养也不由骤然间收起——他平生最恨的便是仗着修仙家族身份显赫之人。

  所以此刻听到锦衣少年的话,原本不想与他争辩的他也不由反驳了一句。

  “大公子管好自己便好,我这等凡人不劳大公子费心。”

  锦衣少年闻言轻轻一笑,得胜似的嘲笑着道:“那我看你如何进入这虚言宗。”

  说完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瞻儿,你别看这人略显纨绔,然天赋却是不错。”

  宿爷爷站在一旁小声的对着钟瞻告诫似的说道,他似乎并不想钟瞻看清这个一身纨绔的少年。

  “嗯?”钟瞻诧异的看了一眼宿爷爷,“那人什么修为?”

  宿爷爷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炼气八级。”

  钟瞻心中一震,炼气八级这个修为在钟家的年轻一辈中天赋也算是中上之资了,要知道炼气八级距离那筑基期已经不远了。

  想到此处他不由又想到自己体质的特殊,心中一阵的烦闷。

  宿爷爷见钟瞻眉头紧锁,拍了拍钟瞻的肩膀,他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他并不想钟瞻看清一个任何一个可能成为对手之人,这会影响那原本的睿智。

  就在这时,又有几人从远处走来。

  钟瞻他们定睛一看,这是一个女子和两个中年男子。

  两个中年男子皆是一袭青衫,凌厉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们的一些不凡。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领头的女子,柳叶弯眉、朱唇玉齿,一双明眸中带着一丝与年纪不符的淡然和清冷之色——这是一个倾城之姿的美人。

  “在下青城古家古召寒,不知姑娘是?”

  这时,那锦袍少年走上前对着那女孩笑着说道,这态度与对待钟瞻截然不同。

  那女子似乎并不愿与这古召寒交谈,但出于礼貌还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苏柳如。”

  “苏姑娘的天资不凡,此次定能入得这虚言宗。”古召寒笑着说道,语气中多有吹捧之意。

  “日后倘若有幸和姑娘成为同门师兄妹,就要多靠苏姑娘照顾了。”

  苏柳如柳眉微蹙,即便是礼貌使然也是不愿再继续交谈了。

  古召寒见状尴尬一笑,转过身不在出言。

  “看来这小子也不是庸才。”宿爷爷说道。

  “哦?”

  钟瞻眉头一挑,心中有一种不确定的猜测。

  “那女子看上去同你差不多年纪,可是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九级,再进一步便能达到筑基期修为了。”

  炼气九级这个修为可是太高了,常人若要从炼气一级修炼到炼气九级一般要花费二十年之久,毕竟炼气期是修真之基石,所以炼气期也是修为提升极慢的一个层次。

  钟瞻不由再一次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这个名为‘苏柳如’的女子,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心,若是他在有生之年得以入道,那他一定要和这个女子斗一番法术,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压抑了多年的疯狂和狰狞,也为了一个少年修真的一份初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到此处的人也越来越多。当夕阳吝啬的收起最后一丝阳光,整个虚言宗宗山之下已经站满了满满的人群。

  “诸位。”

  众人的上空徒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声音不大却是准确了传至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众人在震惊的目光中看到了在他们头顶轻松而立的三个老者。

  “踏空而行,这是金丹期以上修为的标志。”

  “我竟然看到了金丹期的修士。”

  “我若是能进入这虚言宗,我定也能成为这金丹大修士。”

  ……

  众人的话音络绎不绝,在人群中的钟瞻在这时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他不远处的古召寒和苏柳如,见他们亦是一脸的淡然,目无表情的转过头。

  “诸位,吾乃虚言宗长老严闲度,站在我身旁两位分别是负责这次考核的陈长老和欧阳长老。”顿了顿严闲度继续说道,“我们虚言宗宗门立于你们面前这座高山之上,峰高数千米,上山之路更是陡峭,而现在你们要做的便是要在明日天亮之前登上虚言山之上,否则便是淘汰。”

  严闲度话音刚落人群中再次爆发了一阵阵的讨论之声。

  “什么?”一个不大的少年看了看那高耸入云的山峰,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天亮之前?怎么可能。”又有一个发出了声声抱怨。

  “我怕没有登上山顶,命却没了。”

  ……

  钟瞻与宿爷爷看着面前这座山,在这一刻钟瞻的心极为的平静。

  “有信心吗?瞻儿。”

  钟瞻点点头:“我不会让宿爷爷失望的。”

  宿爷爷用余光看了一眼钟瞻面庞之上的坚毅,心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联系。

  “那么现在,开始。”

  严闲度那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在这一声穿透苍穹的声线中,钟瞻终于有了一次踏足修真界的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