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仙外魔道荒芜天经
观青衣2018-03-19 16:123,011

  药峰之上钟瞻自己所在的洞府之内。

  钟瞻看着几手中这枚通体漆黑的玉简,那些苍老深邃的纹路和一个繁冗的文字皆是让他心中有了一种淡淡的熟悉之感,他甚至觉得他是认得这一个字的。然而这种感觉仅仅表现为有些熟悉,倘若真要他读出这个字,他自然是读不出。

  钟瞻不知道这种熟悉来自何处,思量想去而终于想不出时,才淡淡的一笑认为这是自己把希望都放在这枚玉简之上的缘由。

  再次凝视这枚玉简,他心中矛盾的出现了一丝隐隐的忌讳之感。这种感觉并不是针对玉简本身,而是对于修炼功法的一种抗拒。

  他以前曾经也粗简的接触过修真,却是丝毫灵气也没有修炼出。如今接触到这锻体功法,这让他有些好奇之外就是让他想起一些以往不好的回忆。

  复杂的情绪荡漾在心间,忽然他一抬手不由自主的把这枚通体漆黑如墨的玉简按到了眉心之处——这就像是冥冥之中一种安排一般,又或者说是这玉简自动的贴上了自己的眉心。

  通体漆黑的玉简一接触到钟瞻眉心之时,钟瞻先是感受到一丝冰冷的凉意。那黑色玉简一接触道钟瞻的眉心之后顷刻间消失不见,化成了一道黑色流光,闪入钟瞻了身体。

  钟瞻眼中出现一丝惊慌之色,任由这黑光进入身体却是无能无力,只能任由这变化不受自己控制的变换着。

  突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渐渐的一颗豆大的冷汗从他的额头冒出,他的周身更是渐渐的冒出一丝丝的寒气,这些寒气一飘散在了空中之后,周围的温度立即降下几度。可见其中温度冷的极为的可怕。

  伴随着冷汗的渗出,钟瞻的皮肤中忽然渗出一些黑色的气味刺鼻的污垢。如果钟瞻可以看见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污垢慢慢的从他那斑驳的根骨中、细小的经络中渐渐的排出,然后通过血管从毛孔中渐渐的渗出。

  钟瞻自然不知道这一切,现在的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而这种痛苦不仅来自于那弱小的肉体,更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烈疼痛。他的灵魂此刻就像是大海之上的一叶孤舟一般,摇摆不定,无依无靠,而那灵魂的刺痛感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加的强烈。如果说起初像是一个细针轻轻的扎着那弱小的灵魂的话,此刻就像是千万根细针同时的扎着他那灵魂。

  钟瞻的嘴唇此时已经被自己的牙齿咬破,鲜血顺着嘴唇往下淌却是恍若未知。他的周身被一层冰层冷冷的覆盖着,让人怪异的是钟瞻的额头之上却是簌簌的冒着豆大的冷汗。

  突然,钟瞻一下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全身抽搐着,就像是渐渐失去生机之后的极力挣扎。

  在此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几个苍凉肃杀的大字‘荒芜天经’,几个字体一出现之后钟瞻的脑海中一阵的胀痛像是被水撑爆的木桶一般。

  在他意识模糊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诡异的从他脑海中响起。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天清地爽,阴阳合一。故生人、孕妖、出兽,自此仙道之一途始现,外魔一源亦是此时自上而传下。荒芜经便缘于混沌外魔之道,此等功法又名为荒芜天经,乃天地孕育而成。故称为天之经书。”

  “外魔小辈,今儿你能得到此卷无上功法是你之所幸。此卷功法乃是外魔天宫本源魔族之修行炼体功法,功法修炼到极致肉体堪比上古凶兽强悍肉体。”

  钟瞻模糊意识徒然一凝,丝毫顾不得此刻的疼痛和危险。上古凶兽,这是代表着怎样强大的力量和凶悍啊。在这一刻,他身体血液不由热血沸腾起来,心中豪气冲天。

  这时候的钟瞻丝毫没有意识到在意识所在为何知道自己是外魔小辈,他的心思都在这荒芜天经之上了。

  “外魔同道共存至上古,之后势弱,自五大魔主和君王陨落之后外魔一度消散不复当年之荣光,无论九天之上下皆再无魔君级别修士。”

  老者话音一转,语气中带着一丝无限的忧虑与愁忧,似是不甘、似是无奈。

  “而今老夫大限已至,将毕生外魔本源之气取其精华给予小辈洗精伐髓,也只有这等外魔本源之气洗精伐髓之后方可修炼此等功法,不过小辈切记倘若没有没有外魔之洒脱功法无法大成,无大毅力不能大成,无证命之觉悟无法大成。外魔之道,是无欲无求的上古顺心之道,是逆天改命的证命之道。正所谓仙道舍弃,外魔容你。”

  “外魔小辈,倘若哪日有幸得见本源魔族之仙外魔道煞棺,务必要借此唤醒魔族‘天’字君主,我冥冥中自知君主从没有离我们而去。外魔一道中我能留给你的财产有限,望小辈绝不能断了外魔一脉……”

  渐渐地,老者的声音越来越小。钟瞻的脑海中,钟瞻望着老者淡去时眼神中的无奈、悲戚,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丝烦躁之感。

  突然,一阵莫名的疼痛再次涌上心头。钟瞻原本蒙上一层冰层的身体退下了一层黑漆漆的冰屑。

  他的身体之上先是一丝丝的鲜血从他的毛孔中被挤出,接着血丝渐渐的变粗,最后化成了一颗颗的血珠从他体内硬生生的被挤出。

  钟瞻的面色变得极度的苍白,脑海中闪过一口煞气冲天巨大黑色棺木后,便直直的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

  “瞻儿,你醒了啊?”

  “小师弟。”

  钟瞻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黑芒。

  在看见了李璟虚和风清扬、杜月三人关切的眼神。他先是一阵的迷茫,之后方才想起什么似得说道:“师父,师兄、师姐。”

  李璟虚在看到钟瞻闪过眼睛的黑芒时,心中徒然一惊,在刚才这一瞬间竟是连他都感到了一丝危险和不安。这让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存在。好在这黑芒一闪而过,李璟虚也没有多想,认为只是玉简之中存在的怪异,不然以钟瞻没有丝毫灵气的身体怎么可能拥有这种术。

  钟瞻意识也清晰了一些。想到之前所遇,那苍老声音所言中消息虽零零散散然其中的隐晦不可谓不多。不过,一想到这荒芜天经竟是混沌初开之时上古外魔道的锻体之术,这让他的小心脏不由砰砰的跳动了起来,嘴角更是少有的出现一丝难得的洒脱笑容。

  李璟虚见钟瞻笑的离奇,疑惑的问道:“瞻儿怎么了。”

  钟瞻回过神来,说道:“徒儿是因为刚才被洗精伐髓后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丝大改变而心中愉悦。”

  李璟虚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洗精伐髓之事可遇不可求,瞻儿遇到这种大际遇可要好好珍惜。我原以为玉简中只是一缕普通外魔之气,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纯正的外魔本源之气。”

  说道后来,李璟虚不由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如今修真界不乏一些外魔修士,这些外魔修士皆是被魔气侵染了心智而弑杀之辈,他可不希望钟瞻被迷惑了心智。

  李璟虚哪里知道,如今修真界的外魔修士所修皆不是纯正的外魔之道,被迷惑了心智自然正常。而钟瞻所得荒芜天经是九天之上本源魔族‘天宫’一脉的天经,自然不存在何种威胁。

  钟瞻看到李璟虚的关切眼神,微微一笑说道:“师父,徒儿没事。我想只要我坚守本心,定不会被魔气迷了心智的。”

  李璟虚点点头说道:“这就好。”

  风清扬和杜月相视了一眼后,杜月开口说道:“小师弟,下次可不能这样唐突了,若是真要修炼的话定要让我们护法。”

  钟瞻难得的感受这种关心,以前在钟家没有得到的温馨竟是在这微微感受到了几分。他把一丝微不可察的感动收进新心中,轻轻的点了点头。

  风清扬说道:“小师弟今天就好好休息,想要修炼的话明天再进行吧。今日就好好的看下功法即可。”

  钟瞻笑着点点头,一提到功法这让他有无限的信心。

  李璟虚和风清扬、杜月三人离开了钟瞻的洞府。钟瞻眼神空洞的望着远处,喃喃自语道:“荒芜天经,外魔之道、本源魔族、天煞棺,没有想想到一不小心竟然入了仙外魔道。”

  钟瞻没有注意到的是,那苍老的声音如何知道他是仙外魔道修士,而这时他右手之上一枚戒指虚影发亮的愈发强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