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深夜卖命店铺
观青衣2016-12-16 05:034,894

  风青镇是位于虚言宗北边百里之外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镇,这里虽说靠近虚言宗,然而在这里很少可以看见虚言宗的修士,而且这个小镇之上之人修为并不高,也正是这点,钟瞻才准备在此停留。

  风青镇的格局简单,分别是三大世家把持着整个风青镇。他们管理着风情镇的秩序、交易,城中大部分的商铺也都是三大世家的所有,可以说在这里,三大世家就是主宰任何人不得触其逆鳞。

  钟瞻初来咋到对这里格局虽然简单的了解下,但是其中一些隐晦之处并不清楚,所以决定在一家客栈先行住下,打听出杀手组织的所在再做行动。

  对于有没有杀手组织这个问题他从没有纠结过,他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恩怨。恩怨是什么,恩怨是鲜血才能洗清的仇怨,当一个人无力承受这份恩怨又不得不洗清,唯一的出路就是请人理清。一件事可以用钱解决,往往是来的最为方便的也是最为愿意付出的代价。

  不过杀手组织行踪隐秘,一般人想要找到极为的困难。钟瞻现在就为自己如何找到这组织而略显苦恼。

  “客官,需要点什么吗?”门外小二同往常一样惯例的问道。

  钟瞻听到声音,心中一动。

  “进来。”

  小二轻轻的推开了房门,看见屋内钟瞻正一脸平和之气的站在窗前,出神望着楼下街道之上的行人。

  “客官是需要点什么吗?”小二职业性的笑着问道。

  钟瞻转过身,把窗户轻轻关上。顿时,从外面传来的嘈杂声音顿时消失,屋内一时间静悄悄的。

  对着突来的安静,小二显然有些不适应,然而多年的摸打滚爬让他又在短时间内镇定了下来,依旧一脸笑意的看着钟瞻:“不知客官是有什么吩咐吗?”

  小二的面庞虽然稚嫩,可处事已经十分老成。钟瞻紧紧的盯着小二,像是压着胸口的一口去长久的不吐出。

  小二看的紧张,但钟瞻没有吩咐他也不敢随意开口。

  终于,钟瞻嘴巴张了张,似是无奈的吐出几个字个字:“没有什么事。”

  小二心中像是一块吊着石头重重落地,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略显轻松的道了一句:“那客官先忙,小的先行告退了。”

  “等一下。”

  小二话音一落就转身向后走去,不料他没走出几步,钟瞻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来。

  小二诧异的看了一眼钟瞻,心道:这个面目清秀的少年人怎么这般厉害。自己以往已算是遇事不少,但鲜有碰到今日这样的人,这少年虽平和,但总感觉有一种夺人心魄的诡异之感。

  小二心中这样想到,脸上却是依旧一脸的笑意。

  钟瞻这时也是郑重的看着小二,压低声音说道:“小二哥,你能否告知我一件事呢?倘若能给予我帮助,在下感激不尽,必要重谢。”

  看钟瞻如此郑重模样,小二心中警惕之心一闪而过,略显防备的问道:“不知客官是要问什么事,只要我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

  钟瞻点点头,望着小二的戒备眼神,轻轻一笑:“小二哥不必这样紧张,不过是一些平常之事罢了。”

  说完,走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问道:“小二哥可知道城中哪里有能帮人解决恩怨的地方?”

  小二眼神一凝,疑惑的看着钟瞻:“不知道客官指的是?”

  “就是同小二哥所想的一样。”钟瞻笑笑,不动声色的说道。

  小二闻言,面露犹豫之色。终于还是摇摇头,笑着对着钟瞻说道:“客官说笑了,这种地方我一个小二怎会知晓。如果客官没有别的事的话小的就先告退了。”

  钟瞻知道这小二必定知道些什么,像他们这种在底下层次打滚之人,知道最多的就是一些小道消息。况且钟瞻从小二方才的犹豫之间他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小二哥,在下也是有一些难言之隐。这件事只有这地方能够帮上我一些忙,倘若小二哥能告诉我的话,在下对消息何处得来绝不会泄露一丝一毫,而且……”

  钟瞻从怀中拿出一枚精益剔透灵石,在小二面前晃了晃。

  “中品灵石。”

  “嘶。”小二倒吸一口冷气,像风青镇这种小地方很少可以见到中品灵石,他记得上一次见到时就是一个据说从北圣神都来的人拿出了一枚,不过想想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之后那枚灵石也落入到了掌柜的手中,他只是远远的看见了一眼。

  不由自主的,小二眼中出现了一丝狂热,要知道一枚中品灵石可是供一户普通人家过上几年的好日子了,这由不得他不动心。

  “小二哥,我看你也是诚心问你,只要你能提供一些小消息,这枚灵石就是小二哥你的了。”钟瞻嘴角含着笑意,不依不挠道。

  小二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说道:“这年头谁家没有个恩怨啊,这恩怨最好的解决之地就在那里,方才确实是小人一时想不起,不过既然能帮上公子你,小的就算身死也在所不息啊,这点小事自然对公子知无不言。”

  小二似乎有些语无伦次。

  “那就麻烦小哥说的详细一些。”钟瞻眉头一挑,凝神听到。

  此时虽然在房中,小二还是随处望了望,见四处静悄悄的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传闻中风青镇替人解决恩怨之处就在城东的一家当铺之中,这当铺平日也算是正经店铺,但一到晚上就干上一些替人解忧的生意。”

  “哦。”钟瞻神色一动,果然这地方有着深一层的掩饰,“那找他做生意可有什么暗语。”

  “暗语倒没有,但只要是这道之人。三言两语之间他就能看出来,无论是买与卖,你只需在夜深后去那店铺即可。”

  钟瞻点点头,眉头深锁。

  “不过公子要小心了,那地方可不比地狱阴森,在里面说话什么的可得把握分寸,不然有人想把你留在那里可是一点消息都出不去啊。”

  “那地方背后之人是谁?”钟瞻听到小二此言,心中一动问道。

  小二皱着眉,但看了一眼钟瞻手中的中品灵石终于还是咬咬牙说道:“据说三大世家的白家就是这个组织的背后之人。”

  钟瞻点点头,把那枚灵石抛给小二。不再多问:“今日之事我你都不对外提起。不然后果就得自负。”

  小二深喑此道:“这个自然,在这一块我可比公子明白其中的隐晦。”

  钟瞻点点头,不再多说,心中的思绪全都在那家当铺之内。

  小二一脸的笑意的拿着灵石离开。

  ————

  夜色一深,钟瞻就离开了客栈,他身着一身臃肿的夜行衣,身影一闪直接向着城北行去。

  此时的风青城街道之上已经鲜有人迹,钟瞻只有在经过城中时路过那些个花花场子时方才有一丝白日的喧嚣从那灯火通明之处传出,伴随着嘈杂的还有男子肆无忌惮的笑意和女子的喘息之声。

  在过了城中之后,到了城北区域,街道之上已是十分安静,偶尔传来几声嘈杂的吵闹之声飘荡在空荡荡的街道之上,也愈发显得街道静谧。

  钟瞻来到城北唯一一家当铺不远之处,躲在暗处,静静地观察着这家当铺。

  果然,不多时钟瞻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特别之处。

  比如这店铺在这深夜中门口还点着一盏幽幽闪着微光的油灯,但这并不是最为怪异之事,最让钟瞻值得注意的是这店铺从钟瞻观察至今只看到有人从外面进去去没有一人从里面出来。

  看来这里面别有玄机,这生死门应该在就在其中,钟瞻暗暗的想道。

  钟瞻戴上了一个斗笠,斗笠外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纱,在加上略显臃肿的夜行衣,这使得他的容貌没有人可以认出。

  做完这些,他才迈出了脚步向着当铺走去。

  几步之间,钟瞻就到了当铺门口。果然,一站到当铺门口即便没有进去他就能感受到其中的丝丝阴森之意从其中传出。

  “砰,砰。”

  钟瞻学着前面之人一样,敲了两下门。其中两次敲门声之间间隔的时间大概为五息时间。

  “吱。”

  门开了一个很小的口子,钻出一个脑袋。那人眼睛极亮,见钟瞻虽隐藏在黑袍之中,看身影看着面生。眼睛转溜了一下,冷漠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店晚上不对外营业,客官请回吧。”

  说完,就要关门。

  “砰。”

  钟瞻的手抓住了门边。

  那人使劲的动了动门愣是一分也移动不了,他不由露出一丝郑重之色,重问道:“不知阁下来干嘛?”

  钟瞻放开了门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自然是来做买卖。”

  “做买卖?什么买卖?”那人继续问道。

  “这买卖或许一个人只能做上一次。”

  那人闻言重新打量了一眼钟瞻,眼中露出几丝好奇。

  “那不知道阁下是买之人还是卖之人。”

  钟瞻摇摇头,“我既不是买之人,也不是卖之人。我只是替人干活的人。”

  “哼。”那人一声轻哼,“进来吧。”

  钟瞻在面纱之后的面庞之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便走进了屋内。

  屋内和其他店铺没有很大的区别,四周都是一般当铺应有的陈设,不过引起钟瞻的注意的是那巨大的柜台之后一个不起眼的门在躲在黑暗中。

  屋内一盏发着微茫光芒的油灯。在这暗淡的灯光之下,这个店铺总让人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寒粟。

  进门后方才开门那人就站在了一旁不说一句话。

  “听说阁下是来替人做事的?”

  这时候,店铺柜台之后走出一个掌柜模样之人,此时笑看着钟瞻。

  钟瞻望着那张和蔼的面庞,心中闪过一丝警惕。

  毕竟这地方可不是别处,这里是风青镇杀手的老窝,生死门。

  “对。”钟瞻的语气不轻不重。

  “那不知道阁下有几分本事说这样的话呢?”掌柜依旧一脸的和蔼,但那双精明的眼睛此时正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钟瞻,似乎想看出钟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和究竟有几分本事。

  钟瞻轻松一笑:“在下虽然没有几分本事,不过对于做这种事却还是搓搓有余的。”

  “哦。”掌柜看着这个出言嚣张之人,不动声色的再次打量着钟瞻,他可是能感觉到钟瞻体内没有一丝的灵气。

  他不明白钟瞻何来这么大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语。他可不相信这人是所谓的强者隐藏修为而自己看不出,一来高手不屑做这样的事;二来,以自己筑基中期的修为他有足够的自信,就算是比自己高几个等级的修士他都能看出几分所以然来,但此时他不能从钟瞻身上感受到一丝的灵气波动。所以他当是钟瞻是一个没有修为而胡言论语之人。

  “掌柜不信?”钟瞻注意到掌柜的眼神,像是随意的说道,“若是掌柜不信的话试试不就知道了。”

  掌柜闻言眼中精光一闪,筑基中期的强大气势瞬间爆发,带着全身灵气的一击击向钟瞻的胸口。

  钟瞻目光瞬间一凝,右手握拳。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从钟瞻体内骨骼中响起,没有丝毫犹豫的亦是一拳打向了掌柜。

  “砰。”

  钟瞻感受从拳头之上的巨大力道,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三步。

  展柜亦是一惊,方才他那一击虽然没有使用任何的法术,但是也是汇聚了灵气之后的全力一击,没有想到只是让面前这人倒退了三步,而自己也因此退了两步。

  突然,掌柜想到什么震惊的看向了钟瞻。

  “你是炼体修士?”

  钟瞻轻轻一笑,看来这掌柜在短暂的交锋后就看出了自己身份。他也不隐瞒,轻轻的一点头说道:“正是。”

  掌柜闻言,收起心中的轻视之心正色道:“不管是什么修为,但从刚才一击中我感觉你和炼气巅峰修士肉体力量相不远。”

  钟瞻没有回话,不置可否。他并没有把自己实力开诚布公的说出,因为这没有丝毫的必要。

  那掌柜也没有在意钟瞻的态度,继续说道:“你真的想加入我们?”

  “正是。”钟瞻点点头。

  “好,我们组织没有很繁琐的规矩。但是想要入门第一件事就是投名状。”

  “具体怎么做。”钟瞻心中大致明白了展柜的话语。

  “我今夜就从接到而没有完成的任务中找到一份和你实力差不多的任务给你,倘若你能在三天之内完成,到时你就是我们组织的人了。”

  “也就是说现在我还不算是其中的一员?”

  “自然不算。”掌柜说道。

  “好,但我相信不久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钟瞻闻言眉头一蹙,久久之后淡淡的说道。

  “我欣赏兄弟的胆识和魄力。”掌柜一笑,语气亲切了几分,接着说道:“在下白夺天,我也相信与兄弟的胆识和修为定能在这里闯出一些名堂。”

  对于这白夺天的豪气,钟瞻也略有好感的一笑说道:“那就承你吉言了。”

  白夺天这时对着身后的方才开门之人说道:“阿陆,你去下面看看有什么任务适合这位兄弟的,拿上一份上来。倘若白门主问起的话就说是有新兄弟要入门了。”

  “是。”阿陆点点头,说完就向着内门走去。

  钟瞻看到此幕眼睛一眯,恐怕这生死门所有的秘密都在这道门吧。

  白夺天看见钟瞻对于门后多有好奇之意,一笑说道:“兄弟只要完后任务就能去生死门真正的据点了,现在嘛也不急于一时。”

  钟瞻点点头,心头有些激荡,今夜开始,自己的计划就算是上了正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