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白狼侯渊
观青衣2016-12-16 04:324,400

  天刚刚亮,客栈的小二正满心犹豫的站在钟瞻的房门外。经过昨日之日后他对钟瞻有一种淡淡的忌惮,这种感觉很微妙,说不出具体的缘由但心中却是有着这个一个不舒坦之处。

  “砰、砰。”

  小二挣扎了半天还是叩了叩钟瞻的房门,用一如既往充满柔和的声音喊道:“客官需要点什么吗?”

  “进来吧。”

  钟瞻在房门内喊道。

  小二闻言便推门而入,他虽然对钟瞻有些戒备但昨天得到的好处使得他对这个少年还是颇显热情的。

  一进房门他就看见钟瞻正一脸平和的坐在椅子之上,不悲不喜。

  难道这人昨夜并没有去那生死门,看着样子也不像去那种地方的人,看来只是问着好玩罢了。

  小二如是想到,心中的警戒之心下降了不少。

  小二没有注意到的是,就算昨夜钟瞻去了生死门难道今日钟瞻就不应该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吗?一切不过是小二一厢情愿的说服自己心中的戒备罢了。

  “公子需要点什么吗?”

  钟瞻抬头看向了小二,对着这人钟瞻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这小二的一些消息让他省了不少事。

  “你日后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不必要每日来问了,我是喜欢清静之人。”钟瞻笑着说道。

  小二点点头,“好的,如果公子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去楼下叫我。”

  说完,小二便转身而去。

  钟瞻望着小二离去的背影,脑中想着昨夜他领取到的任务,要击杀之人和一些简单资料。

  侯渊:炼气巅峰修士,人称白狼,实力强悍,虽只是炼气巅峰修士,但曾经在筑基期修士手下也逃得过性命。

  资料很是简单,但从中可以看出这人对于钟瞻来说很是棘手。

  不过钟瞻优势之处是自己在暗而那侯渊在明,况且侯渊是一个有家室之人,不是孤身一人漂泊不定这对于此人的暗杀有增加了几分把握性。

  想到这里,钟瞻站起身就出门走去,现在他可不能在这什么都不做,他要去住在城西的侯渊家探探情况。俗话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行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之上,钟瞻的思绪全都在白狼侯渊身上。白狼之所以称之为白狼,是因为侯渊生平最喜欢身着白衣,心性行事颇有凶性,处事略显残忍。据说他的几房妻妾大都是强抢而来。

  不过侯渊虽然跋扈,却也知晓什么做的什么做不得。他欺负的从来都是一些小户人家,对于三大家族他从来都是避之不及。如此行事,也使得他在风青镇混的有些头脸和几分恶名。

  穿过一家名为‘善药堂’的丹药店铺,钟瞻远远的就看见了气势不凡的一宅子,宅子上写有‘侯府’两个鎏金大字,金光闪闪,不胜威风。

  钟瞻寻了离侯府不远之处的一家露天茶馆做了下来,叫了一壶茶水,自顾自的饮着,眼睛却不时的看着侯府的动态。

  就这样枯燥的做了一个时辰左右,茶店老板见钟瞻坐的时间极长是,桌上的茶已是冰凉,此时正当早晨生意尚且冷清。便提着一壶热水,对着钟瞻说道:“客官,加些热茶吧,这茶水凉了可没什么可喝的了。”

  钟瞻一抬头,这是一个年纪不小的和蔼中年人。

  此时正一脸的和蔼的看着钟瞻,钟瞻质朴一笑道:“谢谢老板了。”

  老板朴素脸上露出微笑着答道:“客官客气什么,你能喝上我的一壶茶已经对我很是照顾了。”

  突然,他像是看出了什么。略显迟疑之色,犹豫之间终究还是问道:“公子似乎对侯家很是关注啊。”

  钟瞻看了一眼老板,见这茶店老板眼神清明,并没有丝毫的坏意。一抬手,对着老板说道:“老板请坐。”

  老板放下手中的茶壶,坐在了钟瞻的对面。

  “老板有所不知,在下是他乡之人。前段时间,自己的姐姐来到这风青城不幸被那白狼侯渊所见,竟强行被捉拿回府说是要成为他的一方妾侍,我姐姐不依竟然就此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大好生命顷刻消失。”

  说道悲伤处,钟瞻的眼睛红了一圈。

  老板是心肠极软的人,他是一普通百姓,如何听得了这种让人气愤之极的事,不由的也是露出感伤之事,拍拍钟瞻的肩膀长久不语。

  久久之后,钟瞻方才说道:“老板,此次前来我别无它意。就想为我家姐讨上一个公道,不知今日这侯渊出去了没有?”

  老板一愣,随即担忧的说道:“小公子可不能冲动啊,这侯渊是炼气巅峰的修士,在这小小的风情镇也算是一个小霸主了。你可不能因为冲动而平白丢了自己的性命。”

  钟瞻拍了拍老板的肩膀,诚恳的说道:“老板不用担心,今日我也不会与那侯渊挑明身份,只要看看我与他的差距在哪里。而且,就算那侯渊要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老板一听,见劝解无果,终究化为一叹。

  “那侯渊最近几日都在府中,听说他刚才别的小城镇抢了一个美貌的姑娘,想必这些天定是过着极为荒诞的日子吧。这侯渊还真是作孽啊,唉!”说到这里老板不由再次一叹。

  钟瞻听到这里,对着老板拱手说道。

  “多谢老板告知了。”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枚下品灵石放在桌上,扬长而去。

  老板望着桌上的小品灵石,眼中极为震惊。一枚下品灵石换成黄白之物,可换的了不少啊,况且还是有价无市。

  钟瞻离开茶店后,进入了一个无人的巷弄。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件青色臃肿衣裳换上,并戴上了一定可以遮盖相貌的斗笠,面上带上了一层可以掩饰容貌的薄一层皮,轻轻一笑,再次向着侯府走去。

  来到侯府之前,钟瞻身子往前一站,看着门前牌匾之上那两个金光璀璨的大字,轻轻一笑。

  “侯老贼,给我出来。”

  钟瞻的声音极大,一声喊出街道附近的众人皆是清晰听见。

  那茶店老板望着那斗笠遮面,身形臃肿之人,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然后终究摇摇头,继续煮着自己的清茶不看这一出世俗热闹。

  钟瞻见一声喊出侯府还是大门紧闭,声音不由更大了几分:“侯渊老贼,给我出来。”

  “吱”的一声,侯府那紧闭的大门缓缓的打开。顿时几个下人模样的人从中走出。其中一人霹雳着双眼,不屑的看着钟瞻。

  “兀那匹夫,侯老爷的名讳也是你能喊的。”

  钟瞻大笑一声:“几个看门之狗而已,也敢在我面前乱吠。赶快叫侯老贼滚出来。”

  几人一听,面庞之上皆显怒色。其中领头之人冷冷一笑:“莫要撑口舌之利,待会就有你求饶的时候。”

  说完,对着身边几人使了使眼色。几人阴笑间把钟瞻围在了其中。

  路人见此纷纷侧目,暗道:看来这人逃不了一段暴打了啊。

  钟瞻见到此幕,藏在斗笠之下的面庞冷冷一笑。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在众人面前。

  几个侯府之人见到此幕,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之意。他们都是没有修为之人,哪里看到过这样的速度。

  “砰。”

  “砰。”

  “砰。”

  三声,三个侯府下人皆是应声倒地。都是被击打在了胸口之处,一口闷血吐出,丝丝的倒在了地上。

  钟瞻刚才虽然没有使用炼体之术,可凭借着肉体力量也足够对这些人造成重伤之势了。

  “哼。”

  突然一声蕴含着强大气势的冷哼传至众人耳中,几个路人一听到这声音身形不由一晃。

  钟瞻定神一看,此时侯府门口正站在一身白衫的男子。这男子约莫三十年徐,头戴紫金玉簪,腰竖玉带,端是神态不凡。但是一张普通至极额面孔却是破坏了这一丝不凡。

  “你就是白狼侯渊?”

  “正是在下。”侯渊眼中噙着怒火,但他不知道钟瞻的底细不管随意动手。

  “哼,你侯老贼近些年尽是做些伤风败俗,伤尽天良之事,今日我阎某人就要为这些人讨一个公道。”

  “讨一个公道?笑话,我我就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了?”说话间,侯渊再也不顾忌,全身灵气转动起来。毕竟在自己门前被人这样出言教训,任谁也难以忍下。

  隐藏在斗笠之下的钟瞻眉头一挑。暗暗道:想不到这侯渊竟如此好挑拨,看来比之想象中要省事一些。

  侯渊刚才看见钟瞻没有使用灵气就击倒了自己府中之人,他们虽然没有修为,但是他可是看出了钟瞻的几分本事。所以心中略显忌惮,但此刻他却是顾不得了。

  黄色灵气萦绕在全身,刹那间侯渊的眼神变得极为的凌厉。这种弑杀和残忍的目光不正是狼血液中的野性吗?

  钟瞻看到此幕,心中极为的郑重。体内的荒芜本源之气萦绕在皮肤内侧,做好防御的准备。

  “弑狼拳。”

  言语间侯渊身子已经到了钟瞻的近前,他的拳头之上此时正熊熊冒着土色灵气,就像燃烧着的火焰一般耀眼。突然,火焰中一个咆哮着的狼头正狰狞的冲向钟瞻。

  钟瞻目光一凝,手中的拳头亦是全力向着侯渊迎去。

  “砰”的一声,两个拳头交锋处,一层气浪从中流出,几个没有修为观战的路人不慎被击中,身子直直的被抛向几米之外。众人见到此幕皆是震惊的向后远远的退去。

  钟瞻与侯渊一拳即退,他们的攻击都是试探性的一击。不过此时的钟瞻似乎看出了些什么,眼中郑重之色更甚。

  “炼体修士。”

  他没有想到,这侯渊除了是一名炼气巅峰还是一名不下于炼体五级的炼体修士。看来自己没有贸然出手是正确,不然的话定要吃上一个大亏。

  钟瞻震惊的同时,侯渊何尝不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炼气巅峰法术之力在加上炼体五级的修为只和钟瞻一击平手,虽然这只是试探性的一击。他只是清楚地知道,就算是筑基初期的修士在不用任何灵气单单凭借肉体力量的话也讨不到什么好。

  徒然,他睁大了双眼看向钟瞻,郑重问道:“你是炼体修士?”

  钟瞻可没有回答他的话的心思,这次他身形一转。率先向着侯渊攻击而去。

  侯渊眼神一凝,从刚才的攻击中他知道自己不能大意。

  “紫气破天掌。”

  一只巨大的手掌影子浮现在侯渊的身子之后,这掌气势不凡,不下于当时钟瞻对敌的赵都的玄杀之术。

  钟瞻不由郑重对待,他把体内荒芜本源之气尽数调出。尽皆汇聚在拳头之上,一拳冲向了侯渊的紫气破天掌。

  钟瞻的拳头平平凡凡,但是这拳头一接触到紫气破天掌之后那气势骇人的一击,竟然瞬间气势一减,之后轻飘飘的落在了钟瞻的身上。

  钟瞻一步退后,看着自己胸口的衣服破了一些。轻轻皱眉,喃喃说道:“还不不够,这绝不是他的最大底牌。不过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不免难免暴露身份。不过此行不需,至少知道他不仅是炼气巅峰还是一名炼体修士。更是了解了他几招威力不俗的招式。”

  “侯老贼,今天算你走运。再过半个月在取你狗命。”钟瞻强行逼出一口血,露出势弱。

  侯渊并不知道落在钟瞻身上那一掌威力不大,此刻见钟瞻似乎受了重伤。哈哈一笑道:“兀那小子,今天既然来了久不要走了。”

  钟瞻不再与之废话,此刻绝不是动手的时候。一个杀手倘若暴露了法术、修为那他的职业生涯也到头了。

  “侯老贼莫要得意。不过我要走的话你也拦不住我。”说完身影一闪,极快的向着东边行去。

  侯渊望着钟瞻离去的身影不屑一笑,他的速度的确不及钟瞻。所以也不再追击。

  望着自己门前倒下的众人,冷冷一哼不再管众人向屋内走去。

  侯府不远处,钟瞻擦掉了嘴角的一丝鲜血,冷冷一笑。

  侯渊,善攻击,防御亦是不弱,速度比之自己差上一线,灵气不足是最大的缺点,这就是钟瞻刚才所总结。

  “今晚就是你丧命之时。”

  钟瞻说完,身形如清风闪动瞬间消失在了一条胡同之内。

  在钟瞻了解侯渊几分的时候,侯渊却对钟瞻一窍不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