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暗夜行凶不留情
观青衣2016-12-16 04:372,956

  夜色慢慢笼罩在这个仙气缥缈的宗门,白日略显嘈杂的外门也渐渐的陷入了沉寂。

  虚言宗内门一座名为药峰的山上,一个人影从上而下。他的速度极快,不一小会儿就到了外门弟子所在。

  外门弟子是没有自己独自的房间的,他们大都两人一间房,此时的聂青峰正与自己同住一间房的师弟说这话。

  “周师弟要说我最近也真是倒霉,前些日子本想带着朵儿去那无人的山谷去游玩,不曾想碰到了一个小子,硬生生的破坏了我的好事。”聂青峰对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周师弟听完疑惑的问道:“师兄后来不是叫了赵师兄收拾那小子了吗?”

  “别提了。”聂青峰摆了摆手,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我本以为那赵师兄也算有些本事。那修为足够收拾那小子了,所以就带着他找那小子。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周师弟一脸的好奇。

  “哼。”聂青峰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赵师兄和那小子比试了一番,不仅没有重伤于那小子而且差点被杀。”

  “那小子这么厉害。”

  周师弟咽了一口口水。

  “难道那人是筑基期修士?”周师弟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是筑基期修士就好了。”聂青峰眼中出现了一丝冷冷的杀意,“他不过是炼体五级的修士,可是现在就能对敌炼气巅峰,如果以后那还了得。”

  “啊。”周师弟闻言极为的震惊,竟然才是炼体五级修士就能重伤于炼气巅峰,这潜力确实可怕。

  “那聂师兄准备怎么做?”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含着煞气的聂青峰,试探的问道。

  “怎么样?”聂青峰露出一丝轻笑,“自然是斩草除根。待哪日我进入内门请内门古师兄出手亲手解决这个麻烦。”

  “古师兄?”周师弟一惊,聂青峰口中的古师兄可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啊,看来那小子确实凶多吉少了。

  “不过我到现在没有查到那小子的身份,不过没关系我想只要他在虚言宗定不能跑了。”聂青峰说完,得意一笑。

  这时,“呼”的一声,原本已经关的牢牢的门此时诡异的轻轻的推开了。

  “谁?”

  聂青峰警惕的看着门外,久久之后见没有人影闪动。对着周师弟使了使眼色,要他出去看看。

  周师弟心中害怕,极为不愿出去查看,但是又不能违抗聂青峰的话只能壮着胆子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周师弟一看外面,寒风凛冽,左右看了看也没有见到丝毫的人影。心中微微一松,对着屋内喊道:“师兄没事,只是这邪风吹的。”

  说完正想回屋,突然感到脖子一痛,没发出一声声响的直直的倒了下去。

  黑暗中,露出了钟瞻那藏在夜行衣中消瘦的身形。

  “没事了还不进来。”聂青峰在屋内喊道,“快把门关上,你小子想冻死我啊。”

  聂青峰脱掉衣裳,正想休息之时。突然间,一直鬼魅的身影忽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待他反应过来,一双有力的手就放在了他的脖子上,相信只要这人一用力,自己就不会有半分生机。

  他颤抖着回过头去,见这人蒙着脸。用颤巍巍的声音说道:“前辈手下留情,不知小子何处冒犯于你?”

  钟瞻没有回答他的话语,眼睛直直盯着聂青峰,心中有一丝不忍。毕竟第一次做这样不符世道之事,心中一关很难走过去。

  聂青峰胆怯的看了一眼黑衣人,突然他从那双深邃的眸子中看出了些什么,心中一惊不由大呼道:“是你?”

  钟瞻诧异万分,没有想到自己穿成这样还能认得自己,他紧紧的盯着聂青峰不发一言。

  “你如果能放了我,从此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聂青峰在认出钟瞻的身份后,带着一丝诚恳之色说道。

  钟瞻缓缓摇头,他之前可是听到了聂青峰两人的对话了。他可不相信这睚眦必报之人会和自己一笔勾销。况且他今夜能来此处,自然是带着某种决定而来的。

  “小子,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可是认识内门古师兄,那可是筑基后期的修为,我想任你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敌得过古师兄。”

  “古师兄?”钟瞻轻轻蹙眉。

  聂青峰见钟瞻蹙眉,以为钟瞻心中产生怯意,面色一喜正想再次开口,没有料到这次钟瞻却是主动问道:“古师兄全名可是古召寒?”

  “你认识古师兄?”

  聂青峰一脸的不可置信,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说道:“的确古师兄天才之名,外门谁人不知,你识相的话就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钟瞻一听,果然是古召寒。当年初见他时,他就有炼气八级的修为,没有想到短短两年竟然到了筑基后期。他也不由为这古召寒的天赋暗暗的心惊。至于为什么对着古召寒映像深刻,因为他可忘不了这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和阻碍自己进宗门。想到这里,钟瞻眉目之间的神色微冷。

  聂青峰见钟瞻不为所动,但又不敢胡乱的反抗,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实力比之钟瞻还差上少许。

  突然,他见钟瞻有些失神。手中灵气迅速涌现,一掌向着钟瞻胸口拍去。并大喊道:“有刺客闯进虚言宗了。”

  钟瞻大惊失色的往后退了一步,荒芜本源之气迅速凝聚。

  “尘封。”

  钟瞻一出手就是自己能使用的最为强大的攻击之术。

  “凌空手。”

  灵气在聂青峰手中涌现,他明白只要档上一小会同门师兄弟就会赶来,到时候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钟瞻不顾聂青峰的凌空手,直面迎着攻击而去。手中一个小小的黑洞在他的手中诡异的旋转着。

  聂青峰一惊,他想到钟瞻直面赵师兄一击都没事。现在面对自己的凌空掌自己不惧,不由暗怪自己大意。但是此时后悔一惊来不及。

  钟瞻迎着凌空手而去,尘封穿过凌空手,黑色漩涡旋转见消弱着其中的能量。虽然攻击被尘封消弱一些,然而凌空手却还是不偏不倚的击中了钟瞻的胸口。

  钟瞻忍受这凌空手击打在自己胸口的疼痛,尘封之术毫不犹豫的一掌向着聂青峰直压而下。

  “砰。”

  尘封一接触到聂青峰,聂青峰感受到体内的骨头发出碎裂之声。更诡异之事是原本在体内的三颗精血竟然离奇的被抽出身体,漂浮在了他的头顶。

  钟瞻一个转身,一手抓住了三颗精血。尘封使用间,融入到了自己身体之内。

  “快,在聂师兄房间。”

  这时,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钟瞻知道是外门弟子已经赶来了,所以也知道不能犹豫。迟疑之间,一掌击在了聂青峰的心脏处。

  “砰。”

  聂青峰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然后在那怨恨的表情中瞳孔慢慢放大,最终完全的失去了生机。

  “要怪就怪这天地和你自己生不逢时。”

  说完,身形一闪迅速逃离而去。

  ……

  外门弟子赶来时,他们呢看见周师弟昏迷在了门外。而聂青峰倒在了地上,不见丝毫的生机。

  众人产生了一丝恐惧,连聂青峰都被击杀了,那可是外门排的上名的高手啊。

  不过也有一些人幸灾乐祸,想他聂青峰在外门作威作福,不少外门弟子常常受他的欺凌。现在聂青峰身死,他们正暗暗感谢着为他们除害之人。

  ……

  钟瞻不清楚之后发生什么事,此时他正全力赶往药峰。

  自从上次进阶炼体六级之后,他在使用尘封后也不会陷入昏迷当中。不过他的脸色还是稍显苍白,那是因为荒芜本源之气有些透支,较上次使用尘封之术后直接昏迷,这已经是好上太多了。

  钟瞻此时虽然有些疲惫,但他的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他的体内骨骼正轰鸣似的响着,那是因为刚才聂青峰得到的三颗精血正淬炼着他的身体,这种实力精进的感觉让他极为的兴奋。

  一炷香之后,钟瞻就上了药峰。之后就快速的进入到了自己的洞府。

  黑暗中,李璟虚看见钟瞻归来的身影,感受到钟瞻比之白日更强上一丝的气息,他重重的送了一口气。而后轻轻一叹,慢慢消隐了身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