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荒芜天经尘封术
观青衣2016-12-16 04:373,826

  药峰之下瀑布之下。

  杜月眼中带着深深的担忧看着不远处一脸风淡云轻的钟瞻,他可是知道钟瞻只是炼体五级而已,而他的对手却是炼气巅峰啊,这让她如何不担忧,即便她已经知道钟瞻能击败炼气八级修士。但对敌炼气八级恐怕也是钟瞻的极限了吧。

  钟瞻看着目前的赵都,胸口热血沸腾感觉让自己心头不由出现了一丝兴奋之意。

  赵都也在打量着钟瞻,虽然这个外表并没有奇特的少年。却是在昨天轻松击败了炼气八级的聂青峰,他知道这个少年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底牌,所以并没有丝毫的轻视之意。

  “听说你是一个炼体修士?”赵都似乎有些不经意的问道。

  “嗯。”钟瞻淡淡点头,并不否认。

  “自古以来就听说过炼体修士越阶挑战的案列,不知道钟师弟能越几阶挑战呢。”

  钟瞻闻言,眉头轻轻一挑,直直的看着赵都:“你试试不就清楚了?”

  赵都听到钟瞻的挑衅之言,也不再出言反驳。眼中精光一闪,全身的灵气在这一刻毫无顾忌的展露无遗。炼气巅峰的修为一出,聂青峰、朵儿和另一名男子皆是一笑,在他们眼中这场战斗并没有丝毫的悬念,他们要做的便是看着钟瞻出丑罢了。

  “钟师弟,今日就让师兄的‘玄体决’来领教你的炼体之术。”

  话音一落,钟瞻就发现在他眼前的赵都不见了踪影。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后迅速向后退去。

  “九重劲。”

  赵都一声爆和。

  钟瞻眼中光芒一闪,一拳向着自己右边击去,这一拳带着破空之声,重重的和突然出现在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相互一击后,钟瞻的攻势不减,继续向着赵都直击而去。

  钟瞻明白赵都的速度比之自己慢不了多少,倘若现在不乘势攻击,到时候要给赵都造成伤害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况且自己没有灵气只能进行近战,如果被赵都拉开攻击距离对自己很是不利,所以这绝佳的机会,钟瞻不能白白的错过。

  借着这一短暂的接触,赵都感受自己拳头丝丝麻痹之感,暗道钟瞻一声钟瞻肉体的强悍,也不想再次攻击,身影一闪预想往后全力退去。

  突然,赵都瞳孔一缩,钟瞻在一拳碰撞后攻势不减,直直的向着自己再次攻击而来。

  赵都的速度已经是不弱,但是比之钟瞻要差上不少。

  此刻钟瞻乘机追击,他知道自己怕是多半躲不过这一击,眼中露出一丝果断之色,手中灵气全力凝聚,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压缩着,瞬间一朵美轮美奂的莲花就在手中挽出。

  “玄莲。”

  赵都气势凌然的说道。

  钟瞻看到这朵莲花,感受其中汹涌的灵气和暴虐气息,露出一丝深深的凝重之色。

  在远处观战的几人,聂青峰一笑对着身旁的朵儿说道:“师兄已经使用出了玄莲,看来这次这小子不死也伤啊。”

  朵儿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眼中看向赵都时带着一丝崇拜之色。

  杜月也能看出那玄莲中的灵力汹涌,心脏的跳动不由加快了几分,暗道:倘若师弟真挡不住,以我的修为也应该能把他救下。

  “阎降。”

  钟瞻自知自己不能藏拙,一出手便是自己能使用的一招威力巨大的荒芜天经中的杀招之一。

  荒芜本源之气,从钟瞻的四肢百骸中迅速的集中到了钟瞻的手掌之上,这荒芜本源之气一出,钟瞻身旁之处几米的草木之上的生机竟是黯淡了几分。

  杜月看到此幕,皱着眉喃喃自语道:“荒芜经?”

  聂青峰感受到这种气息之后,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退后了一步有些失神的说道:“又是这种气息。”

  赵都距离钟瞻最近,在感受到了荒芜本源之气后,心头一震,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生机要被抽走一般,他在短暂的失神,手中玄莲颜色更甚,带着一丝毁灭一切的意味直直的击向了钟瞻。

  钟瞻在荒芜本源之气一出,脑中思绪变得异常的清晰,面庞无悲无喜,一掌击出和赵都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砰。”

  荒芜本源之气像是破坏之神一般,渗透进玄莲中,顷刻间玄莲中的灵力被吸收殆尽。

  那颜色绚丽,威力不小的玄莲竟在一息之间消散于天地之间。

  围观的众人见到此幕,眼中皆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就连杜月亦是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们不能相信没有丝毫灵气的钟瞻竟让能一击击溃这威力不小的法术。

  荒芜本源之气在这时却是威势不减的冲进了赵都的身体内,那巨大的破坏之力冲进赵都的体内。

  “砰。”的一声,赵都吐出了一口鲜血。

  ‘砰’

  这第二声巨响在赵都的脑海中响起,他那泥丸宫中灵魂被重重的一击,意识不由模糊万分。

  钟瞻在这时向后退去,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赵都。

  突然,他意识一丝不妙。只见赵都擦掉了嘴角的鲜血,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你以为炼气巅峰的修士是这么容易被打败吗?”

  钟瞻暗骂一声自己大意,身影一闪欲想再次攻击。

  在此时,赵都身上的伤势竟然顷刻间恢复了一般,气势再次达到了炼气巅峰,眼中含着冷意直直的盯着钟瞻。

  钟瞻停止住了身影,在这一刻他隐隐感觉面前的赵都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威胁之意。

  “竟让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伤势,而且这人不仅经络强劲,灵魂之力亦是不弱。”钟瞻瞳孔一缩,有些忌惮的看着赵都。

  赵都双手之上灵气慢慢汇聚,紫色的灵气覆盖在他的全身之上,这些略显妖异的灵气在赵都身上飘忽不定的摇摆着。

  “啊!”

  赵都一声巨吼,一丝紫色灵气被他从身体之上剥离了下来。这灵气在原本的气势之上夹带着一滴血液般的红色,让这本就一往无前的气势中平添了一份杀意和肃杀血色。

  杜月看到这一幕,想到了什么似得,脸色担忧之色更重了一分,对着钟瞻喊道:“师弟,他那法术是融合了一丝精血,威力不可小觑。”

  钟瞻郑重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在这时也出现了果决之色。四肢百骸中的荒芜本源之气从毛孔中冒出,一息之内就覆盖在了钟瞻的周身,那黑色的荒芜本源之气一出现那方圆千米之内的花草树木顿时枯萎了下去,而钟瞻的气势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

  赵都覆盖在全身的灵气在此时也是全部的被剥离了出来,成了一朵玄色火焰,火焰中一头龇牙咧嘴的妖兽在其中对着钟瞻咆哮着。

  “玄杀。”

  赵都手中火焰如离弦之箭飞快的冲向钟瞻,那火焰中的妖兽红色的眼中露出一丝残忍和狰狞。

  赵都苍白的脸色中露出丝丝冷笑,像是解脱的得到胜利一般猖狂的说道:“结束了。”

  钟瞻面色微冷,静水湖一般的心中在感受到这法术的威力之时,不由前所未有的郑重。

  在玄杀之术到达钟瞻身前,钟瞻闭上了双眼,口中轻声中带着肃杀之意的吐出两个字。

  “尘封。”

  两字一出,那先覆盖在钟瞻皮肤之上的荒芜本源之气像是一个个会思考的独立生命体一样,迅速活跃起来顷刻间就在钟瞻身后成了一个小小黑洞,这黑洞丝毫不起眼,更是没有一丝的灵气波动,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灵气而是由荒芜本源之气形成的。

  钟瞻睁开双眼,眼中寒芒一闪而过。身影一闪,竟是一往无前的向着那缓缓盛开死亡的玄杀火焰而去。

  杜月震惊之于大喊道:“不要。”

  情急之下竟然忘记了把钟瞻拉出攻击距离。

  聂青峰对着身边的朵儿说道:“这小子莫非是吓傻了吗?”

  赵都见到此幕,哈哈大笑,畅快之意直达天际。

  钟瞻没有理会众人的眼光,此时的他感觉到原本存在四肢百骸中的荒芜本源全都被抽到干干净净,身体十分的无力。但他还是凭着心中一丝执念,控制着‘尘封之术’直冲玄杀。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至每一个人的耳中,场中硝烟弥漫。众人不由提心吊胆的看着场中。

  渐渐的烟雾散去,露出了在两个身影。

  钟瞻的右手搭在了赵都的脖子之上,相信只要钟瞻一用力赵都就会毫无生机可言。

  赵都面色苍白的看着钟瞻,眼中带着畏惧之色。

  钟瞻此时全身亦是无力,冷冷的一哼。一拳击中了赵都的胸口,赵都被击出几米之外,吐出一口鲜红的鲜血后丝丝的昏迷了过去。

  钟瞻眉头一蹙,此时他的骨骼中正轰轰的响着。就像是在提炼着骨中的杂质。

  “炼体六级?”

  钟瞻猛地想到了什么,在刚才他用尘封之术接触到玄杀之时。尘封不仅挡住了那威势极强的灵气,更是把玄杀中一缕赵都的精血吸收了进来,并融入到了钟瞻的体内。而正是这一滴鲜血,淬炼了钟瞻的根骨。

  “精血?”钟瞻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喜意。

  这一刻,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提升修为的捷径。

  他的眼前一晃,身体也是缓缓的倒了下去。虽然巧合的突破到了炼体六级,但是体内荒芜本源之气透支,身体就再也支持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师弟。”

  杜月看着眼前这让人无法相信之事,一个锻体五级的修士竟是击败了一个炼气巅峰者,这让人如何不动容。以前虽然也有炼体修士越阶挑战之事,但是谁也不能跨越差不多五级而战败对方啊。

  不过杜月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有些担忧的抱起钟瞻,身影一闪欲想往药峰赶去。

  “把这小子留下。”

  聂青峰、朵儿和另一个外门弟子挡在了杜月的身前。

  “用小手段暗算了我们师兄还想离开是不是太过猖狂了一些。今天你必须把这小子给我留下。”聂青峰龇牙咧嘴的说道,他就不相信凭借着自己三人还留不下这小子。

  “你们想如何。”

  杜月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少有的显得有些阴森和寒意。

  “想如何?哼,自然是为师兄讨一个公道,留下他的尸体你就可以走了。”这句话却不是聂青峰所说,而是一直在他身边名为朵儿的女子,果然最毒妇人心。

  杜月闻言,眼神愈加的冰冷。一个闪身,众人皆是倒飞出几米开外,吐出一口鲜血之后齐齐昏迷了过去。

  杜月没有多看一眼众人,她急忙的向着药峰赶去。看着怀中面色苍白的师弟,她的心中隐隐有些害怕和忧虑,他害怕师父担心的事最终会发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