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大黑
张嘉佳2016-12-21 11:015,189

  我们常说,要哭,老子也得滚回家再哭。

  因为你看:淚的繁体字,以前人们这么写,因为淚,就是一条在家里躲雨的落水狗。

  酒吧刚开的时候,被朋友们当作聚会的地方。后来慢慢知道的人多了,陌生人也逐渐走进来。

  有一天下午,我翻出电磁炉,架起小锅,喜滋滋地独自在酒吧涮东西吃。五点多,有个女孩迟疑地迈进来,我给她一杯水

继续阅读:请带一包葡萄干给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摆渡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