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啥,要同床共枕?
落舒月影2018-03-05 19:491,485

  该死!清醒的宫秋茉无论怎么想,都发觉自己逃脱不了傲鸣风的魔掌。就算她将时光倒退回去,她也只能退到三分钟之前。而三分钟前,她就已经跟这个男人在你追我赶了。所以就算时光重来,她也没把握能逃开他……

  焦虑与恐慌瞬间染满了宫秋茉的眸,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虽然似乎并不反感,可是她完全没想过要这样。

  怀中人儿的异样,还是让热头上的傲鸣风察觉到了。他微微回神间,看到了那一双惊惧的眸。好像他是凶神恶煞,惊吓了她一般。

  傲鸣风心头一阵钝钝的疼。

  也就在宫秋茉思虑怎么对付这状况时,傲鸣风松开了她的唇,手掌也老实了下来,微哑暗磁的嗓音一针见血道:“不要害怕,我不会强来。”

  宫秋茉微怔,脱口而出道:“谁信你!这是谁干的?”宫秋茉扯了扯两人的衣服。

  傲鸣风眸光深浓,唇角漾开一抹笑意,那是一阵阵头疼:“你说话就不能婉转点么?你这么提醒我,是想要我接着干点什么吗?”

  宫秋茉被傲鸣风再度逼近的气息所惊,自然的摇头:“那你退开!”两人现在的距离,实在是无法让她相信自己是安全。

  “你别扭。”傲鸣风扣紧宫秋茉瘦巴巴的身体,口气颇为无奈:“放心吧,就你这干瘪的芽菜身材,我还没到忍不住的地步。”

  “芽菜怎么了?芽菜你还不是扑上来!你懂什么,这叫骨感美,你你……”

  傲鸣风的手掌再度爬在宫秋茉的肋下,那略阴凉的嗓音威胁道:“你什么?你再扭试试,也许啃骨头也有点意思。”

  “不不不……没意思,没意思,我不动!”宫秋茉忍!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让他占点便宜先。

  傲鸣风见宫秋茉果然老实极了,他也安静的抱着这个皮包骨一样的女人。

  隔了一阵,傲鸣风忽然将宫秋茉横抱而起,然后直接把人放上床,然后他也坐到了床边!

  “你干什么!”宫秋茉一个鲤鱼打挺,慌乱的拉好衣襟爬起来瞪视着傲鸣风质问。

  “睡觉。”傲鸣风将人拉下,宫秋茉打开他的手:“要睡你自己谁!”她才不会那么傻,去跟他同床。

  傲鸣风这回倒是没强迫她,真就自己睡了。可怜宫秋茉洗漱之后,只能坐着干睡。

  可到第二日醒来,宫秋茉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男人已经无影无踪。倒是屋里老旧的桌上放了一个包裹,她打开一看,都是白花花的银锭子!而包袱旁边,一张纸上写着两个字:饭钱。

  “算你识相!”宫秋茉心安理得的收了钱,完全不觉得自己此前提供的伙食不值这个价位。

  随意吃了早饭,宫秋茉正准备出门捡柴火。

  “傻姑!”可她才出门,就有人喊她。

  “傻姑,快到村里来,郡里来人了。”喊她的,是村里的张大婶。

  宫秋茉傻傻的看向张大婶,后者琢磨着她是听不懂的,干脆上前来将她架着走:“傻姑啊,村里是出大事了,还好你没种那果子。”

  闻言,宫秋茉就知道果然是出事了。

  张大婶的语气也很慌乱:“昨儿夜里,村长一家都吞金死了。你说这叫咋回事?咱们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害人的啊!完了……完了……”

  宫秋茉在人前是傻子,所以没什么好问的。只是从张大婶语无伦次的话里,她清楚村长一家是没了。吞金……看来村长从中捞的好处不少,否则哪来的金子。可是拿这些钱,最终是丧了自己的命,村长夫人人还是不错的,可惜了……

  北山村隶属平乐郡,村里发生命案,又是村长一家出事,自然由郡里出面。村民们种植罂粟的种子都被上缴,余留的所有跟罂粟相关的东西,都被一把火烧了。

  村中人是惶惶不安,也不知道是否会降罪。但往来的官吏倒是没滋扰村民的正常生活,都在公事公办。

  连着几日后,村民们渐渐习惯了,傲鸣风也没再出现,仿佛那夜的事情是梦境一般。

  一直半个月后,宫家的家丁出现,宫秋茉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绝宠:鬼医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绝宠:鬼医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