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真相
陈心昭2016-12-28 10:293,235

  朱纱是在五天前,得知心爱的男友要杀掉她的。

  得到这个消息并不费力,甚至简单得有些荒谬。

  那天傍晚,朱纱应邀来到男友秦栩的住处用餐。秦栩给她开了门后,就去厨房忙碌去了。虽然他是个事业心不强,爱睡懒觉,生活作风极其随性的男人,但却很爱做饭。

  朱纱坐在蓝色系的格子沙发上,摸摸坐垫又摸摸抱枕,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这是她第一次来到男友的住所,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好奇。

  她的男友秦栩是一位十八线艺人。这些年,他演过没有过审的网络剧的男四号,在某非知名洗衣粉广告里跑龙套,在电视购物节目里当嘉宾以吸引更多中老年妇女的注意力……他所接下的,都是当红明星看都不屑看一眼的工作。最近他刚给某本乡镇杂志创刊号当了封面模特,若不是杂志在创刊第二个月后就倒闭并且拖欠了酬金的话,这姑且还算是个蛮不错的活。

  朱纱觉得单从相貌上来说,秦栩一点不输给那些当红小鲜肉。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拿不到好资源。秦栩15岁时初次亮相于一个选秀节目,迄今为止出道了整整十一年。可他依然游离在演艺圈的外围,没有半点起色,这或许只能归咎于他本人不上进,外加运气差。不过无论秦栩混成什么鬼样,他在朱纱的心中始终都占据着无可取代的位置。

  半小时过去了,秦栩依然在厨房里忙活着,仿佛闭关的武林高手般彻底忘记了外界的存在。朱纱实在无聊,目光不由自主地就投向沙发上的手机。

  鬼使神差的,她拿起了秦栩的手机。她对秦栩的社交圈并没有任何监控欲,她只是好奇秦栩平时会和什么样的人联系,会不会认识什么大牌明星……

  罪恶的好奇心如同不安分的毒虫,在心底使劲啃咬,令人难以忍受。朱纱按捺不住,输入密码,很快就打开了秦栩的手机。上次秦栩输入手机密码的时候,她曾刻意留心了一下,结果一不小心就记到现在。她目标明确,迅速打开薇信,然而她的表情却在一瞬间僵住了。

  聊天记录显示,秦栩竟然和朱霭有联系,甚至联系得十分频繁,几乎每天都有。

  朱霭是是朱纱的叔叔,是她父亲的弟弟。朱霭和朱纱关系生疏,一年见不上几次面。朱纱并不熟悉这位叔叔,她只知道他是个非常有野心的商人,一直在觊觎爷爷留给她的遗产。

  秦栩认识朱霭,这并不奇怪,艺人的社交圈通常非常广泛。但奇怪的是,秦栩每天都会向朱霭报告和朱纱的关系进展,除此之外,他还详尽报告了朱纱的上下班时间,睡觉时间,经常去的商场等等,俨然一位尽职尽责的私人侦探。

  这并不正常。

  朱纱在冰冷的屏幕上快速滑动着手指。

  她十分清楚地记得,就是在三个月前的画展上,她与秦栩偶然相遇。秦栩说对她一见钟情,紧接着两人便迅速确定了恋爱关系。

  然而聊天记录无比清晰地表明,这场相遇其实是朱霭一手安排的。是朱霭让秦栩来画展,进而找她搭讪的。当时她就有些迷惑,为什么对绘画毫无兴趣的秦栩会来逛画展。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有的只是一场不知起因的阴谋诡计。朱纱感觉自己正隔着屏幕看一出荒诞魔幻剧。往深处想,其实这场恋爱都很可能是假的。秦栩一点都不喜欢她,他很可能收了朱霭的好处,照朱霭的要求出现在她身边,扮演她男友的同时监视她。从业十一年,他的演技可不是盖的。

  但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朱纱心中一片凌乱。她胡乱触摸着屏幕,随手点开了网页浏览,一堆类似于“食物中毒”,“蓖麻毒素”,“失足落水”之类的历史搜索记录赫然跃入眼帘。

  她体内的血液瞬间凉透。

  原来如此,秦栩扮演她男友的最终目的,就是找到合适的方法杀掉她,并令外界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死于意外。只要她死,朱霭就能分得爷爷留给她的遗产。而助他一臂之力的秦栩,自然也能获得价值不菲的“报酬”。

  这样的推测十分荒谬,却并非没有一点合理性。

  如果不是要和朱霭一起合谋杀掉她,那么秦栩听从安排接近她并监视她又是为什么呢。

  厨房里的炒菜声消失了,朱纱匆忙放下手机。

  不久后,秦栩端着菜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眉眼细细长长,鼻梁和下颌棱角分明,甚至有点凌厉,然而他的微笑却温柔得过分,如水一般,迅速弱化了那股凌厉感。他的头发十分柔软,如长毛猫咪的毛发般覆盖住后颈。因为近期要饰演一位乖戾不羁的摇滚乐手,他把一头软毛染成了亚麻色。

  “发什么呆呢?”秦栩把所有的菜都端到桌子上,然后走过来揉朱纱的头发。

  “好柔顺啊。”他发出一声惊叹,然后又揉了几把。

  朱纱强行收住在心头蔓延的恐慌,抬头去看他的眼睛。不知为什么,他细长的眉眼里总是含着温柔的笑意。这样的笑意,总让人生出错觉,觉得他是个人蓄无害的美好生物。

  继而她望向满桌子色彩鲜亮的菜肴。

  食物中毒……蓖麻毒素……

  浏览记录如一剂强心针般忽然插进她的脑子。她的心跳登时就变得比过山车还快。

  不会就在今晚的食物里下毒吧?应该不会吧?但是,好像也没有绝对不会下毒的保障。只要使用不易被发现的毒,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下毒,都非常容易得手。

  “怎么了?”秦栩的手在失神的朱纱面前用力挥了挥,“在想什么?”

  朱纱回过神来,而与此同时,秦栩的视线也落在了他的手机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微微蹙起了眉毛。

  “秦栩,你会做菜给除我以外的人吃吗?”为了避免偷看手机的事被发现,朱纱强行扭转话题。

  “在剧组的时候会做给其他人吃呀。”

  “剧组为了省钱连盒饭都不给吗?”

  “不是啊,因为我戏份少又没有其他工作,所以只能靠做饭打发时间。”

  朱纱无言地打量着秦栩。秦栩有一点很令人羡慕,那就是他十分洒脱,对于自己在事业上踌躇不前的困境,他既不怨天尤人也不叫苦连天,总是很坦然地接受一切。

  “不过,在剧组只是练手而已。像今天这样认真为别人准备晚饭还是第一次。”他勾起唇角,柔和的笑容里带着难以描述的吸引力。

  26岁的秦栩,拥有介于少年和成熟男人之间的独特魅力。像少年般随性,但不幼稚,像成熟男人那般温文尔雅,却不圆滑。他有少年般纤瘦的锁骨和脚踝,却也拥有成熟男人才有的结实手臂和宽厚胸膛。

  秦栩深深地凝望着朱纱,长而卷曲的睫毛在空气中微微颤动。朱纱几乎能闻到萦绕在他周围的荷尔蒙的味道,危险而甜蜜。

  “你就那么爱发呆啊。”秦栩轻叹一声,拽着朱纱的胳膊用力将她扯到餐桌前,“再不吃菜就冷了。”

  他把筷子赛到朱纱的手里,然而朱纱就维持着手捏筷子的姿势,半天没动。

  “怎么回事,今天发呆的频率比以往都高。”秦栩笑出声来,“你是在路上撞到电线杆了吗?”

  朱纱尝试着扯了扯嘴角,但却没有办法露出笑容。

  秦栩看了朱纱一会儿,索性低头夹菜:“行,那我喂你。”

  下一秒,一块色泽鲜艳的糖醋排骨就送到朱纱的嘴边。朱纱微微一顿,忽然伸手用力推开秦栩。

  “啪”的一声,糖醋排骨掉在了地上。

  重羽踉跄一步,神情微怔。朱纱喘息着,像逃离灾难现场般逃离餐桌。

  “我忽然有事,要回家一趟。”朱纱迅速拿起包,头也不回地向门口冲去。她害怕自己多停一秒,就会立即不管不顾地陷入秦栩温暖却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怀抱中。

  她不能停下。她必须一个人好好想一想。

  “朱纱。”就在她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秦栩忽然拽住她的手臂。

  她猛然回头,看到他毫无笑意的眼眸中酝酿着难懂的情绪。

  “你是不是,偷看过我的手机?”

  干净简练的话语,在她心底卷起惊涛骇浪。

  羞愧,迷惘,恐惧……无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然而令她本人都感到惊奇的是,比起蓄意谋杀,她更害怕他忽然承认自己从未喜欢过她。

  朱纱呆滞几秒,随即奋力挣脱他的手,狼狈逃跑。

  他打她的电话,她索性将电话关机,打定主意做好万全准备后再找他谈。

  第二天清晨,朱纱醒来打开手机,发现薇信里躺着秦栩昨晚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

  我约驴友去山区露营,手机可能没有信号。回来后找你好好谈谈。

  秦栩一直很喜欢去山上露营,那是他放松身心的主要方式之一。因此当时的朱纱并没有太过在意,怎知在此之后,他们断联了整整五天。

继续阅读:第2章 女明星的口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