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彼岸花
南湘子2020-02-06 16:442,429

  “入绝世界容易,但出绝世界难。你若进此绝境,终生不可出焉。汝可还愿?”墨一般的黑暗积压在头顶上,那沧桑老者的声音就隐藏在这黑暗之后,他的声音有一种历经千年万年的沧桑和沉默。

  小九沉默了,她垂头看去,却见自己那只已经断了左腕的手,倘若自己一踏进这个地方,面对的将是绝境,那自己一个人流落在外面对的又是什么?银牙一咬,再抬目面对这无穷的黑暗时,她显得镇静无比,遂严肃落语道:“我自愿入此绝境,不复出焉。”

  话音落,天摇地动。小九只觉得隔绝在她面前的黑暗正被一只手缓缓推开。黑暗之后,重现光华万丈,沧声醇厚之音响起在她头顶上,那声音道:“欢迎来到绝世界,我是这里的守护山神。希望你能记着今日的诺言,入此绝境,不复出焉。”

  绝世界人口内,十里桃林成片,落英缤纷,在她们的正前方,两块撑天柱像是门神一样杵在她面前。石柱上,刀削石刻着两行隶书,只见那上面大书写着——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此为君开。

  小九瘫坐在莲台上,蓦的松口气。再看向卫盏疏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一直背对着自己。莲台上,不知何时升起一道仙障,隔绝了漫天花雨,也隔绝了她想要跑下去的脚。

  卫盏疏背声冷声道:“好好坐在莲台上,你是凡人,若不是莲台护着你,你这种肉体凡胎早被这充盈的灵气撕裂而死了。”

  卫盏疏的话语很冷。小九发现这一路走来,这个人都冷漠的有些不近人情。她不敢再挑战他的耐性,唯恐他一个不耐烦就会像上次在城隍庙一样将自己随手丢弃。

  卫盏疏大步流星往前走去。小九座下莲台,离地三尺,缓缓跟随在卫盏疏身后。小九一脸惊讶的摸着莲台,好奇道。这玩意原来还会自己飞。

  十里桃林后,她们走进一条黑暗道路上。这里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莲台自身散发着些许光芒,照亮足下那条阴暗的小路,小九还不知道自己时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阴风飕飕的从她后背钻过来,她不禁缩了缩脖子。

  走过一段小路后,面前血海翻涌,海浪滔天。这里的一片汪洋都是血液的颜色。小九看着这觉一片胆寒,这片海,诡异的有些吓人。血海旁,曼珠沙华红艳如血滴,碎裂开来的花瓣像一个小姑娘舞裙上飘带,零零落落。

  卫盏疏走路很不小心,他几步踏过去。曼珠沙华被他弄碎了几朵。凋零碎落的花瓣谢了之后,从花心里升起一颗珠子来。小九抬目看去,却见这珠子里藏着一个人,然后一颗珠子一幕幕的放映着这个人的生老病死。

  小九惊奇的想要告诉卫盏疏,这珠子里有人。

  可还没等她开口,在血海深处却传来一道空灵的声响。

  “卫施主,你踩坏我的彼岸花了。”话音落,一道金光乍亮,瞬间回忆失色,珠子掉落,彼岸花开。小九抬头看去,却见远处血海翻涌之上有金色莲台浮在其上,有一和尚,左手持锡杖,右手结与愿印坐在其上。

  卫盏疏执剑立在彼岸花丛中,面冷如雕刻的佛像道:“世间之事,皆有机缘。倘若今日,因我一个路人便坏了这三生彼岸花,那也未曾不是一种圆满不是?三忘,你说我说的对或不对?”

  三忘和尚笑而不语,眉目慈祥不似之前在庙中见到的那些古板和尚。他笑着看了看卫盏疏,又望了望卫盏疏身后坐在莲台上的小九道:“她是凡人?”

  “是。”卫盏疏道。

  三忘和尚笑着挥手,霎时金光闪过。那些原本凋谢的曼珠沙华,重新从黑土里长了出来,依旧开的鲜红娇艳。地藏王笑道:“于千万人之中选中她一人,于红尘万世中毁我一朵彼岸。此是劫还是缘?”

  “佛祖不是曾说过吗?留人间爱,迎浮世千重变,别问是劫还是缘。”卫盏疏淡漠说道。

  三忘和尚道:“尔等快走吧,阴司曹道,不是活人该经过的地方。卫施主,莫在踩坏我的彼岸花了,这些都是亡魂留下的执念,红尘离殇,尘世枯骨,唯有这一朵彼岸花,证明他们曾活过。这些记忆是要留给有缘人来看取的,你莫要坏了因果。”

  话音落,三忘金身往血海深处掠去,金莲不见,血海巨浪滔天。卫盏疏停步伫立冷声道:“黄泉路上,莫回头。一会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回头。”

  黄泉路!这三个字让小九心神巨震,她死了吗?不然怎么会来到这里?卫盏疏不想再多浪费口舌,举步朝前走去。这一次,也不知是不是他小心了一点,还是路径宽了一点,他并没有碰落什么花瓣。

  碧色莲花台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走了半段路,小九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唤她。听声音像是自己的母亲。

  “小九……娘亲的好女儿,你怎么不回头看看娘亲。”

  小九咬牙低下头暗暗告诉自己。母亲死了,母亲死了。不会再叫自己了。

  “小九,为了你弟弟,为了你爷爷,爹不得不得这么做。你弟弟是我们白家未来的希望,你爷爷是长辈,作为子孙应该供养为上,所以,父亲不得不牺牲你了,不要怪爹,要怪就怪你出生的不是时候。”这一段话说的小九心神震撼,这是当日她爹卖她时说的话。

  因为是家里的女孩子,所以就该被卖吗?所以就该被舍弃吗?小九一遍遍的问着自己,仅剩的一只手拳头用力紧握,银牙咬的咔咔作响。不!不应该!她应该和弟弟一样,应该活下去!

  “三百个贝币,不能再少了。虽然这个小姑娘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但是怎么说都还是活着的,这个年头你上哪里还能拿到活物来宰?”屠夫的声音夹杂在她耳后。

  这一刻,她凌乱了。满耳都是那些熟悉到有些可怕的声音。身后其他人的声音在回响,她内心却有道冰冷的声音在问她。恨吗?你恨吗?恨就回头,只要你回头,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就会跪倒在你脚下,你在她们身上承受过多少种痛苦,就可以加诸在那些人身上。

  “不!”小九一手抱着脑袋,身子却猛的从莲台上站起来,猛的转过身去。充血变红的眸子,怔怔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那个红裙黑发的女子。

  她额头上彼岸花形妖艳生动,唇边勾着一抹淡笑,白皙的手上握着一把金色铁锤。见小九回过头来,笑的格外妖媚,一双眼珠子宛若可以滴出水来。她娇笑道:“好妹妹,你总算回头了。”

  说完,手起锤落。一铁锤敲在了一脸不解的小九脑袋上。紧接着,小九慢慢的倒在莲台上。昏迷前,她听到一声怒斥,听起来有些像卫盏疏那个人的。

  怒吼声说:“你竟敢伤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