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秦家秘史
帝绝心2016-12-16 04:053,214

  小心翼翼走进宫殿的秦玄,格外留心地查看了一眼满殿的灵位,发现那些灵位竟然是同一个家族的,但这个家族不姓秦,而是姓赢。

  看着这满殿数千个灵位,秦玄不由得心生震撼,“这赢家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家族,竟然有数千名族人?”

  就在秦玄心生震撼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玄儿,你终于来了!”这声音正是他爷爷秦山的,秦玄面色一惊,回应道,“爷爷,是您吗?”

  秦玄四处查看了一番,却未曾发现任何人影,不由得喃喃道,“难道是出现了幻听?”下一刻,宫殿正中心那张玉石台上摆放的一块黑石内,突然飘出一缕白烟,旋即,白烟凝聚成一道人形虚影。

  那道人形虚影正是秦山,看着秦山虚影,秦玄震惊道,“爷爷竟然是修炼出元神的武王高手!”

  听到秦玄的话,虚影秦山看着秦玄,笑道,“玄儿,这是留影石折射的虚影,并非元神,爷爷也算死而无憾了!”

  闻言,秦玄心中蓦然生出一副悲怆,他多么希望这是秦山的元神,而不是依靠一块石头折射的虚影。

  看着秦玄,秦山笑了笑,缓缓道,“玄儿,人总是会死的,不必太难过,能在陵殿内见到你,爷爷已经很满足了!”

  秦玄点了点头,平复了一番情绪,看着秦山,开口问道,“爷爷,这座陵宫到底是怎么会事,怎么会在我们秦家的墓地下面?”

  “玄儿,你先别急,爷爷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稍后爷爷会将一切都告诉,你先给诸位祖宗上一柱香、磕三个响头!”秦山淡淡说道。

  “给诸位祖宗上香?爷爷,这些灵位又不是我们秦家的,怎么会是我们的祖宗······”秦玄觉得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

  “爷爷,难道这些灵位都是我们秦家的?”秦玄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秦山点了点头,开口道,“准确地说,我们秦家原本姓赢,赢家即是秦家!”

  “什么?我们秦家原本姓赢,那这些灵位······”秦玄一脸震惊地看着满殿的灵位。

  随后,秦玄恭敬地手持三炷香,跪在陵殿中心的地席上,向着所有灵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玄儿,盘腿坐下!”秦山淡淡说道。

  秦玄坐好之后,秦山开口问道,“玄儿,你可曾听过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玄点了点头,回答道,“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威名孙儿早有耳闻,《大陆异志》记载曰:始皇嬴政、辟庭大秦,千古帝威、大陆莫及!”

  “这位秦始皇乃是西秦帝洲霸主大秦帝朝的开庭帝皇,相传,他曾经是血灵大陆武道第一人,败尽中陆天洲所有武道高手,方才有了这‘千古一帝’的称号!”

  “不过奇怪的是,《大陆异志》上关于他的记载只有很少的一段,爷爷,您突然提起他干什么?”秦玄不解地问道。

  “玄儿,你可知‘始皇嬴政’这四个字是为何意?”秦山轻声问道。

  “始皇嬴政不就是说秦始皇姓赢名政······”说到秦始皇姓赢时,秦玄目色一怔,面色震惊地看向秦山。

  “你猜得没错,我们秦家正是开创大秦帝朝、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的后人!”秦山淡淡说道。

  “怎么可能?爷爷,大秦帝朝远在血灵大陆西边的帝洲,我们秦家怎么可能是他的后人?”秦玄难以置信地问道。

  听到秦玄这话,秦山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之色,指着身后那数千个灵位,开口道,“正是这些祖宗们牺牲了自己,保护了我们这些后人穿过荒洲,方才为赢家保留了最后一丝血脉!”

  “穿过荒洲?爷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玄低声问道。

  秦山略微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这一切还得从千年前说起,一千二百年前,先祖秦始皇以盖世之姿,成为血灵大陆武道第一人,开创了大秦帝朝,一时之间,我们赢家成为了血灵大陆最顶尖的武道世家。”

  “那时,秦家族人数十万,家族内拥有数十名武帝、上百名武圣,掌控着大秦帝朝,整个帝洲都是我们大秦的疆域,饶是中陆天洲的超级势力,也会不时向我们秦家贡送至宝。”

  听到这些,秦玄内心如巨浪翻涌,惊骇无比,一个家族内竟然拥有数十名武帝、百名武圣,那该是何等的鼎盛、强大!

  “但千年前,也就是大秦帝朝建立两百年后,来自大世界的神人突然降临血灵大陆,号召血灵大陆所有势力寻找一枚血晶,我们大秦帝朝也是授召命的势力之一,因为神人背景强大,先祖对其也甚是恭敬。”

  “这些神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大秦为所欲为,先祖顾忌其背景忍了,但先祖的隐忍却是让他们越发的肆无忌惮,以致做出了一件令先祖勃然大怒、屠神泄愤的事!”秦山淡淡说道。

  “爷爷,什么事?”秦玄好奇地追问道。

  “对帝皇而言,拥有后宫佳丽三千,正常不过,但先祖,身为千古一帝,一生却只有一位挚爱,也就是大秦帝朝的帝妃——妖月仙子,但在先祖一次闭关时,一位神人竟然玷污了帝妃!”

  “帝妃受辱后,不忍苟活于世、损了先祖一世英名,留下一纸遗书后便自尽了,先祖出关后,怒火冲天,直接将这名神人连带其麾下的二十名武帝全部斩杀。”

  “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惜屠神证誓言,先祖不愧‘千古一帝’的威名!”秦玄敬佩道。

  “先祖斩杀了那名神人后,引得其它四名神人大怒,欲镇压先祖,哪知先祖战力无匹,以一敌四,力战四名神人而不落下风,四名神人三死一伤。”说到这里,秦山语气中夹带着一丝惋惜与愤恨。

  “爷爷,先祖胜了之后呢?”秦玄继续问道。

  秦山无奈地摇了摇头,淡淡说道“玄儿,你说错了,这一战,先祖败了!”

  “什么?先祖败了,爷爷你不是说四名神人三死一伤, 先祖怎么还败了?”秦玄不解道。

  “那名重伤的神人,在偷袭之下,自爆了一件等级极高的禁器,先祖直接陨落在了禁器之下,整个大秦帝朝也被那一禁器毁了大半,族人死伤数万!”

  “随后,那名神人为了泄愤,钦点昔日帝朝实力最强的太仓家接任帝朝,并责令太仓家追杀秦家之人,不仅如此,这位神人还对所有族人下了血脉诅咒,令其后代血脉永生永世无法突破四品。”说到这里,秦山也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血脉诅咒?好恶毒的手段!”秦玄低声道,这等手段,几乎是断了赢家恢复的希望,世间最恶毒的手段莫过于断人武道之根。

  “爷爷,我们隐姓埋名就是为了躲避太仓家的追杀吗?”秦玄开口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秦山苦笑了一声,回答道,“玄儿,你以为凭借太仓家的实力和地位,隐姓埋名这种手段会瞒得过他们的耳目。”

  大秦帝朝皇族太仓家的名头,秦玄也早有耳闻,乃是西秦帝洲的霸主,秦玄也不得不承认,隐姓埋名这等低俗手段却是难以瞒过他们。

  “爷爷,既然太仓家知道我们的存在,为何我们······”秦玄不禁问道。

  “太仓家确实知道我们秦家的真实身份,但他们不敢贸然动手,那名神人离开后,中陆天洲以及其它三洲曾经受过先祖恩惠的势力,联手逼迫太仓家停止对我们的追杀,迫于无奈,太仓家答应不再追杀先祖后人!”

  “但这也仅仅是明面上的答应,千年来,我们秦家那些失踪的族人,就是被太仓家暗中除掉的,这一次,血衣门之所以会血洗我们秦家,怕也和太仓家脱不了干系!”这些辛秘,整个秦家,只有秦山一人知道,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

  当秦山提到秦家失踪的族人时,秦玄神色一变,连忙问道,“爷爷,那我父亲是不是······”

  秦玄从小都未曾见过他父亲秦昊一眼,脑海中仅仅有一个父亲的念头,却没有任何可供回忆的画面。

  秦山点了点头,回答道,“那名神人虽然对我们赢家下了血脉诅咒,随着时间的流逝,诅咒之力也减弱了不少,千年来,总会有人打破血脉诅咒,觉醒先祖的血脉,我的爷爷、你的父亲都是这样的人!”

  “但这些打破血脉诅咒、拥有恐怖天赋的族人,无一例外,总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当年我爷爷就已经猜到,这是太仓家在暗中搞鬼,所以当年我知道你父亲拥有一品血脉时,便将其暗中送给了一位好友抚养,只是偶尔前去探望一番。”

  “哪知太仓家根据我们赢家特殊的血脉之魂,仍旧是找到了你父亲,当年你父亲将你交给我后便离开了,一转眼,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十四年!”秦山感叹道。

  “父亲!”默默地念了一句,下一瞬,秦玄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他一定要灭了太仓家,为赢家列祖列宗、父亲报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