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墓地之秘
帝绝心2016-12-16 04:043,218

  王平虽然在修为上占据优势,但秦风天生神力,力量远超一般武者,即使和一星武师相比,也不逞多让,加之持有千斤重的巨阙剑,战力直追武师。

  第一击被王平避开,秦风右脚猛地一蹬,身形如鹰,冲天而起,巨阙剑连连挥舞,出剑速度快若闪电,迅疾无比,破浪四式的精髓体现得淋漓尽致。

  “叮叮叮!”

  铁枪和巨阙在空中激烈的碰撞,不断有火花迸射,武师高手铁枪王竟然被一步步逼退,处于了下风。

  “铛!”

  在秦风狂猛的攻击下,王平的防守出现了漏洞,秦风抓住这个机会,巨阙剑猛砸而下,王平又被震退数步,在王平退步的瞬间,秦风暗道一声,“好机会,虎啸拳!”

  左手紧握成拳,拳劲成风,似猛虎咆哮一般,朝着王平的胸口轰去。

  王平身为武师高手,战斗经验也丰富无比,双腿一振,当即稳住后退的身形,双手紧握住铁枪,挡住了秦风的拳头,巨大的力道被铁枪卸掉了大半,王平仅仅被震飞出去,毫发无损。

  “难怪敢出手杀我王家之人,原来是有点实力!”王平面色严肃地看着秦风,而一旁的王强则是傻眼了,自家武师教头,竟然打不过一个凝兵境的小子。

  “王家铁枪王、武师高手,不过如此!”秦风淡淡说道。

  “哼,小子,敢小看本教头,本教头会用手中的铁枪让你明白,武师和武者的天地之别!”王平冷哼一声,铁枪一抽,主动朝着秦风攻去。

  王平的铁枪虽然只是一柄凡兵,但枪头却是由灵铁铸造而成,坚硬程度堪比下品灵兵,右手一抬,铁枪锋利的枪头闪过一道寒光,狠狠地刺向秦风。

  “叮!”

  以巨阙为盾,铁枪刺在巨阙上,仅仅留下了一丝划痕,还未等秦风进攻,铁枪宛如长鞭一般,被王平迅速抽回,又爆刺而出,抽回、爆刺······

  片刻钟内,王平一连发动了近五十次攻击,巨阙剑身上,出现了数十个细小的凹陷,王平出枪的速度太快了,秦风没有丝毫撤退的机会,只能被动防御。

  “破云枪,一枪穿山!”

  就在秦风处于下风,只能被动防御时,王平直接使出了黄阶高级枪法——《破云枪》。

  黄阶高级武技、枪身更是加持了武师元力,根本不是秦风可以抵挡的。

  铁枪落在巨阙上的瞬间,秦风整个人飞砸出去,狠狠摔在地上,胸口气血翻涌,嘴角溢出丝丝血迹,双臂已经彻底麻木,使不上丝毫力气。

  秦风虽然天赋不错、战力也不赖,但和修炼出元力,武技、修为都占据优势的王平相比,终究差了些。

  “哈哈哈,想杀本少主,小子,现在倒要看看,是谁杀谁,教头,给我活捉这小子,我要押回去好好地折磨一番!”王强看着受伤的秦风,狂笑道。

  “噗呲!”

  王强的笑声戛然而止,一颗脑袋便飞了出去,鲜血溅出数米远。

  “我秦玄要杀你,凭一个教头,还拦不住!”秦玄冰冷地声音随之响起,王平看着被一剑斩掉脑袋的王强,整个人呆住了,王强是王家唯一的少主,如今却被秦玄杀了,也就意味着王家嫡系一脉绝后了,他不敢想王家老爷子会暴怒到何种地步。

  “你竟然杀了我王家唯一的少主,秦玄,老爷子一定会将你五马分尸!”王平怒吼道,此时,他心中唯一的想法是擒下秦玄,交给王家老爷子,将功补过。

  “王家少主,在我秦玄眼中,和废物无异,这只是一点利息,我会让王家和林家之人都活在噩梦之中,血洗秦家的大仇,不共戴天!”秦玄杀气腾腾地看着王平。

  闻言,王平身子不自主一颤,后背发凉,望着秦玄,低声道,“你难道还想杀我?”

  “猜对了,可惜,没奖励!”猛然间,一缕璀璨的剑光从对面射来,王平眼神一聚,他居然从这道剑光中中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不,我王平是武师高手,他不过是一个没有血脉的废物,我才不怕他!”王平突然一惊,想到秦玄是一个没有血脉的废物,心头惧意全消,手中的铁枪顺势刺出,迎向暴掠而来的秦玄。

  “铮”的一声,王平手中的铁枪断做两截,紧接着,一抹剑光摄入瞳孔,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秦玄手中的赤焰剑从他眉心划过,剑气瞬间便穿透了王平的脑门。

  “轰!”

  武师高手、铁枪王王平就这样死在了秦玄手中,前后交手未超过三招。

  看着王平的尸体,秦玄将赤焰剑收入储物戒,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秦风,开口道,“把这几具尸体扔远一点,别玷污了秦府!”

  秦风点了点头,一手提起一具尸体,朝着青木镇西边奔去,一刻钟后,四具尸体都被扔到了青木镇的西方林家的一座府邸内。

  “少爷,秦龙公子他······”秦风走到秦玄身后,看着已经没了呼吸的秦龙。

  “表哥他已经死了,按照他的遗愿,将他尸体埋在秦府内,秦风,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处理完后到秦家墓地外等我!”秦玄面无表情地说道。

  “少爷放心便是!”秦风回答了一声,下一刻,秦玄便朝秦家墓地方向掠去,秦龙临死前,告知秦玄,他爷爷秦山曾交代,让秦玄务必要前往秦家墓地一趟,并在墓地中心那块无字墓碑前三跪九叩。

  秦山乃是秦玄一生最敬重的人,秦山的遗愿,他自然要完成,秦家墓地位于青木镇最东边贴近两域山脉的一处平原上,是历代秦家族人生死之后安葬之地。

  秦家墓地所在的平原位置很偏,四周长满了杂草,从来没有人清理,秦玄一直都对秦家墓地十分好奇,一般武修家族的墓地,都会派专人打扫、守墓,但秦家非但没有派遣守墓人,连打扫的人也从未有过。

  秦玄猜测秦家墓地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曾开口询问过秦山,却都被秦山搪塞了过去,却没想到,秦山会在死前让秦龙通知自己前往墓地一趟。

  来到墓地后,秦玄站在最外面,对着墓地恭敬地鞠了三躬,才沿着一条杂草略浅的小径走进了墓地,来到墓地中心,秦玄果然发现了一块无字墓碑。

  “为什么这块墓碑会没有碑铭?爷爷让我三跪九叩又有何深意?”秦玄喃喃道。

  “算了,瞎猜也没有用,既然爷爷让我三跪九叩就肯定有其用意,更何况这是我秦家祖宗的墓地,身为后辈子孙,下跪叩头乃是孝道。”秦玄自言自语道,径直在无字墓碑前跪了下去,叩了九次头,每一次都将头点在墓碑前的一块黑色石台上方才结束,以示尊敬。

  “咔嚓,轰!”

  就在秦玄叩完第九次头后,无字墓碑突然传来一声震动,只见墓碑后的巨石竟然裂开了,出现了一条幽深的地道。

  “咦,墓地内果然有秘密,爷爷让我三跪九叩原来是为了触发打开地道入口的机关!”秦玄恍然大悟道,下一瞬,秦玄毫不犹豫地走入地道内。

  秦玄刚进入地道,头顶的巨石便再次合拢了,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咻咻咻”的声音,只见走道两边墙壁上的铜油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在灯光照耀下,走道明亮如昼。

  借助灯光,秦玄发现这条地下走道竟然呈螺旋状,一直往地底延伸,秦玄一连走过上百阶石梯,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这走道到底有多深啊!”

  约莫一刻钟后,秦玄发现,走道终于到底了,待秦玄走近时,才发现,走道尽头竟然是一座黑色的石门。

  秦玄双手靠在黑色石门上,运转元力,推了推,但石门纹丝未动,连颤都没有颤一下,秦玄知道,这石门绝对不是外力直接破开的,应该是由机关控制。

  秦玄在石门四周仔细的查探了一番,突然,他在石门最中心的位置摸到了一个圆形凸起,旁边还附有一排小子:“秦氏子孙,滴血为证!”

  “秦氏子孙、滴血为证?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我滴血在这凸起上。”秦玄揣测道,最终,他决定尝试一番,他相信秦山不会害他。

  咬破食指,逼出一滴血液,滴落在石门中心的那个凸起上,血液瞬间便融了进去,紧接着,石门内传来一阵铁链、机轮绞动的声音。

  厚重的石门,伴随着刺耳的石磨之声,缓缓打开,数分钟后,黑色石门便彻底打开了,秦玄小心翼翼地踏入石门内,下一瞬,他整个人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这地道深处、黑色石门后,竟然是一座地宫,或者说是陵宫,因为宫殿内摆满了灵位。

  “我们秦家的墓地下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地宫?爷爷让我进入这里,到底有何目的!”一连串的疑问都萦绕在秦玄的心头,秦玄带着满脑的困惑,走进了宫殿。

  走进宫殿,油然而生一种肃穆、沉重之感,秦玄心头莫名有一种悲怆,仿佛这满殿的灵位,都是他的至亲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