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负伤坠崖
帝绝心2016-12-16 04:043,206

  山路虽然崎岖,胜在风景奇特,然而此时的二人,或许是见惯了这一路的风景,亦或是方才一番隐晦的对话,都没有了好的兴致,秦玄面色平静地走在前,秦风扛着巨剑紧跟其后。

  山林之中,清风吹来,竟是让这略微狭小的空间中,荡起了层层如水波的涟漪,秦玄突然驻足,双瞳微眯,望着远方的风景,先前看起来无比坚强的他,此刻,心中竟然有丝丝无力之感。

  “秦风,你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好地想想!”秦玄突然开口说道。

  “少爷,前面就是木屋,您回去······”

  秦玄罢了罢手,让秦风冲到喉咙的话,硬是咽了回去,只得低头无奈地朝前走去。

  就在秦风即将右拐消失时,耳边再次响起秦玄的声音,“秦风,少爷还是和你一去回去,有恶人前来拜访!”

  “恶人?少爷,莫非又是那群无聊之人,若真是,这一次他们再敢辱骂少爷,我非得把他们狠狠揍一顿!”秦风微怒道,手中的巨剑夹着怒气横劈向身旁一棵数十丈高的巨树。

  “咔嚓!”

  树干被巨剑拦腰斩断,轰然倒下,惊起一大片飞鸟乱窜。

  看着巨树那平整的劈口,秦玄淡淡的唏嘘笑了一声,视线投向前方,轻声道,“走吧,去见见这名恶人!”身具通明玲珑心的秦玄,仅凭听觉,就能感知百米内细微的声响。

  两人前行了约莫五十米,跨过一条清澈的小溪,一座木屋出现在眼前,而此刻,木屋前的石桌上,端坐着一名锦袍青年,青年身后,还站着两名仆从。

  “少爷,是秦龙!”秦风对着秦玄低声说道。

  秦玄点了点头,秦龙是他大伯的儿子,比他年长三岁,是秦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拥有七品高级血脉,天赋不错,一年前更是被卧龙城第二大势力血衣门三长老收入门下。

  虽然秦龙是秦玄的堂哥,但两人关系一直不好,论身份,秦龙是他大伯的儿子,理所应当的秦家少主,但当年因为秦玄的妖孽天赋,秦山和秦家两位长老将少主之位赐给了秦玄,一度让秦龙对秦玄怀恨在心。

  秦玄被检测出没有血脉品级后,没少受到秦龙的羞辱,所以,秦玄对他这位堂哥也没有多少好感,这是他搬离秦府后第一次见到秦龙。

  很快,秦龙便看到了秦玄二人,立即面带笑容的上前打招呼道,“表弟,你终于回来了,堂哥在此可是等候多时了!”

  秦龙虽然面带笑容,但秦玄却没有丝毫表情,淡淡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堂弟这木屋环境简陋,不是堂哥这等贵人可以久待的!”

  闻言,秦龙脸色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又是一脸笑容地开口道,“堂弟这话说哪去了······”还未等他说完,秦玄面色严肃地盯着他,让秦龙心头瞬间感到一阵后怕,连忙停嘴。

  “秦玄,你一个天生的废物,还敢用这种口气和我们公子说话!”还未等秦龙开口,他身后的一名仆从对着秦玄怒斥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辱骂少爷,滚!”秦风怒喝一声,身形一闪,下一刻,巨剑横扫而出,直接将那名仆从击退数米远,仆从男子嘴角溢出丝丝血迹,脸都吓得铁青。

  看着自己的仆从被秦风打伤,秦龙非但没有出手,反而对着那名仆从怒骂道,“本公子都没开口,何时有你说话的份,没规矩的下人,滚!”

  骂了不懂规矩的仆从后,秦龙看着秦玄,赔礼道,“让堂弟见外了,下人没规矩,回去后我一定好好责罚他!”

  “你此行若只是为了说些废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秦玄面无表情地说道。

  见状,秦龙也不再拐弯抹角,开口道,“堂弟,堂哥此次前来是想和堂弟做一笔买卖!”说完,秦龙将一个储物袋放在石桌上。

  “堂弟,这储物袋内有五百枚元石,堂哥想从堂弟手中换取一件东西!”秦龙笑着说道。

  石桌上的储物袋,秦玄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开口拒绝道,“堂哥这玩笑开大了,堂弟囊中羞涩,可没有价值五百元石的东西,堂哥还是请回吧!”

  然而秦龙却丝毫没有罢手之意,笑了笑,开口道,“堂弟连东西都没有问一句,又怎会知道值不值五百元石。”

  “我自己的东西,难道会不清楚嘛!”秦玄冷冷道,拒绝之意已经十分明显,但秦龙却仍旧没有罢手的念头。

  “看来堂弟这些年过得不好,有些健忘了,需要堂哥提醒一下了,半月前,卧龙西城聚源客栈、一位散修老者,堂弟,现在应该想起了吧!”秦龙低声道。

  秦玄横过头,目光冰冷地盯着他,“你派人跟踪我?”

  闻言,秦龙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堂弟可别误会,当日堂哥我正和两位师兄在二楼吃饭,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堂弟从那名散修手中购买了一本残缺的剑法秘籍。”

  “据说那是一本黄阶顶级剑法秘籍,虽然残缺有些严重,但以堂弟的能力,修复一门剑法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半月过去了,想必堂弟已经将秘籍推演、修补好了吧!”秦龙笑着说道。

  果然没安好心,从秦龙出现在自己木屋前的那一刻,秦玄就猜到不会有好事,果然不出他所料,秦龙竟然是为了自己手中的剑法秘籍。

  见秦玄沉默不语,秦龙继续开口道,“堂弟,你没有血脉,此生注定无法突破武者,黄阶顶级武技于你而言无异于鸡肋之物,何不成全堂哥,好歹你也是秦家之人,更何况堂哥并不是白白向你索要秘籍!”

  闻言,秦玄冷笑道,“好一句我也是秦家之人?好一句不是白白索要?秦龙你们父子还能再无耻一点嘛,你父亲不但断我资源,更是将我的府邸也给剥夺,你还好意思称我是秦家之人!”

  “秦玄,你······”秦龙面红耳赤道。

  “我什么我,秦龙,你是白痴不要紧,可别当我秦玄也是白痴,五百元石连一本黄阶下品武技都买不到,还妄想买我手中的黄阶顶级剑法秘籍,可笑!”秦玄微怒道。

  黄阶顶级武技的价值秦龙心里清楚,他也没想过秦玄会将秘籍给他,但他此行对那本剑法秘籍却是势在必得,哪怕是抢也要抢到手,给秦玄五百元石只是为了堵住他人之口。

  “秦玄,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秦龙面色阴沉道。

  听到秦龙带着威胁的话,秦玄笑了笑,不屑道,“秦龙,不是我秦玄自大,就你这秦家第一天才连威胁我的资格都没有,你父亲也不例外,不信你可以试试!”

  秦玄的战力如何秦龙未曾亲眼见过,但他父亲却是再三叮嘱他,修为不到三星武师,绝不能与秦玄动手,由此,不难想象秦玄的实力。

  “好生猖狂的小子!”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下一瞬,一个黑袍老者出现在秦龙身前。

  “徒儿见过师傅!”看见黑袍老者,秦龙立即躬身行礼。

  看着这名黑袍老者,秦玄瞳孔微凝,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小子,交出秘籍,然后掌嘴二十,老夫可以饶你一命!”黑袍老者名为陈昆,乃是血衣门三长老,是一名八星武师,为人手段狠辣,在卧龙城恶名不小。

  “让本少掌嘴二十,老狗,你算什么东西,想抢秘籍,也得看你这老狗的本事!”秦玄怒喝一声,右脚一蹬,身形矫健如豹,眨眼间,便出现在了陈昆近身处。

  “火焰掌,火焰崩离!”

  秦玄深知陈昆的强大,出手没有丝毫留情,直接使出了黄阶顶级武技《火焰掌》。

  陈昆根本没有想到秦玄会朝他出手,匆忙挥手抵挡,却仍是低估了秦玄这一掌的力道,整个人直接被击退了数丈远。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陈昆怒骂一声。

  “秦风,这老东西实力很强,我们分开逃,在老地方等少爷!”一掌击退陈昆后,秦玄根本没有再出手的想法,而是准备和秦风分开逃。

  秦风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便朝着两域山脉闪掠而去,秦玄则是从从另一个方向奔入山脉内。

  “在老夫手中还想逃,做梦!”陈昆直接朝着秦玄追赶而去,速度比起秦玄要快上不少,毕竟是八星武师,修为比秦玄高太多了。

  一刻钟后,在一线崖边,秦玄捂着胸口,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狠眼看着身后的陈昆。

  他还是低估了八星武师的实力,中途被陈昆追上,仅仅交手了三招,秦玄负了伤,而此时,身前是深不见底的一线崖,身后更是一匹恶狼。

  “小子,交出《火焰掌》的修炼之法和剑法秘籍,自废修为,老夫可以饶你一命!”陈昆阴森道。

  “想要秘籍,本少死也不给你,老狗,本少若是侥幸不死,他日必屠尽你血衣满门!”抛下一句狠话,秦玄纵身一跃,跳入了一线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