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沌血晶
帝绝心2016-12-16 04:083,211

  秦玄纵身跃下一线崖的那一幕恰好被紧追而至的秦龙看在眼里,秦龙脸色骤变,连忙跑到陈昆身旁,“师傅,你怎么把秦玄打下去了!”语气之中带着微怒。

  他虽然和秦玄关系不好,但终究是一家人,秦玄是他的亲堂弟,这一次他之所以会邀请陈昆同行,也只是为了能够顺利得到秘籍,却从未想过要取秦玄的性命。

  如今秦玄被逼跳下一线崖,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他间接造成的,一想到竟然害死了自己的亲堂弟,秦龙心中都有些后怕,即使是他父亲知道了,也定然不会让他好过,更别说秦山对秦玄甚是疼爱。

  “哼,那小子是自己跳下去的,自己寻死又与为师何干,害老夫白跑一趟!”陈昆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一线崖,此次他本是奔着那本黄阶顶级剑法而来,哪知事情会成这样。

  好处没拿到,反而惹得一身骚,秦玄的名声他自然有所耳闻,和卧龙城城主诸葛风关系颇好,不过如今秦玄已死,还是自己跳崖死的,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诸葛风会找他麻烦,但心情总是会有些不爽。

  秦龙望向深不见底的一线崖,面色铁青,嘴唇颤颤道,“秦玄,我没想过害死你,我只是想要你的剑法秘籍而已,你的冤魂可千万别来找我!”说完,便似丢了魂般跑离了一线崖。

  一方长满水草的石潭,水雾萦绕,一名清秀少年正昏躺在一团水草之上,身上的布衣沾满了血迹,半边身子没入水中,此少年正是被逼跳下一线崖的秦玄。

  一线崖足有万丈深,乃是两域山脉一处险地,即使是三阶妖兽一不小心坠下一线崖,也会一命呜呼,而秦玄命大,正好落在了一线崖底的一方不大的水潭内,捡了一条小命。

  不知何,秦玄的手指突然抽动了一下,下一刻,没入潭水的右臂缓缓动了,秦玄缓缓睁开眼,打量了一番水潭四周,咬牙爬出了水潭,看着已经被潭水浸白的右臂,不由得啧了啧嘴。

  随后,费尽最后一丝力气,秦玄爬到了距离水潭数米远的一座山洞边上,身子倚靠在岩壁上,喘着粗气。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昆、秦龙、血衣门,等着我秦玄的报复吧!”秦玄冰冷道,语气中充满了恨意。

  不知不觉,数个时辰已然过去了,而秦玄也在这数个时辰内恢复了不少气力,但左臂的伤口依然在缓缓流着血,若是不加以及时处理,怕是会有性命之危,而此时一线崖底也吹起来寒风。

  秦玄缓缓站起身子,朝着身后的山洞望了一眼,再看了看洞口数米处的一堆枯木,心里暗暗决定先在这山洞内度过一夜,想着,秦玄拾起一堆枯木朝着山洞内走去。

  这座山洞和一般的山洞有些不同,山洞的走道竟然一条滑坡,山洞口比山洞内足足高出了数米,所以,山洞内光线昏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半刻钟后,秦玄利用枯木生起了一个火堆,火光照亮了整个山洞,山洞不大,岩壁呈暗红色,秦玄盘坐在地上,扯下一块碎衣布,将左臂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伤口包扎好后,暂时止住了血,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昏迷了两天,加之受伤损失了不少血液,身体十分虚弱,明天他必须找到食物补充亏损气血。

  看着布条上的血迹,秦玄不由得握紧拳头,狠狠砸向身下的一块碎石,“若是我秦玄拥有血脉,什么陈昆、血衣门,我秦玄又有何惧,今日的遭遇,我绝不要再受第二次!”

  拳头之上,一道细小的血痕,秦玄的声音,嘶哑却无比坚定。

  “哼,小娃娃,谁说你体内没有血脉?”

  就在秦玄心中发下誓言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忽然传进了耳朵。

  脸色一变,秦玄豁然转身,鹰眼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老夫在你屁股下面!”就在秦玄以为只是错觉、放松警惕时,那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地传出。

  瞳孔一缩,秦玄挪了挪身子,发现自己身体下面竟然有一块血红晶石,晶石虽然有拳头大小,但混在洞内的碎石中,加之光线昏暗,很难发现。

  “是你在说话?”秦玄强忍住心头的恐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小娃娃,定力还不错嘛,竟然没被老怪物我吓晕过去!”血晶之中,传出戏谑的笑声,下一刻,一道虚影缓缓从血色晶石内飘出,悬在虚空之中。

  看着这道虚影,秦玄脸色骤变,内心震惊无比,嘴角不自觉吐出两个字,“元神!”

  下一刻,秦玄连忙起身,对着虚影恭敬道,“小子秦玄见过武王前辈!”

  “嘿嘿,没想到一个化元境的小娃娃竟然知晓元神的存在,有趣!”虚影老者看着秦玄,笑道。

  “前辈言重了,小子不过是在一本《大陆异志》上看到的,书上说武宗凝聚元气珠、武王能够在元气珠上烙印元神,所以小子推测前辈是武王高人!”秦玄恭敬地回答道,生怕惹怒眼前这位老者。

  整个卧龙城最强者诸葛风也不过是一名四星武灵,而武灵在武王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挥手间便可斩杀,武王级别强者乃是能够开宗立派,权倾一方的人物,若是惹怒了这等存在,秦玄的下场可想而知。

  “武王高人?武王不过蝼蚁罢了,在老夫面前,莫说武王,即使是武圣,一口气也能吹死一大片!”虚影老者霸气道。

  “什么?一口气吹死一大片武圣,这老者到底是何方神圣!”秦玄心中惊骇道,武圣,乃是玄洲最顶尖的存在,但在老者口中,这等盖世强者竟和蝼蚁无异。

  “小娃娃,你可有一颗变强之心?”突然,这虚影老者开口问道。

  秦玄没有回答,却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当年他不愿拜诸葛风为师,就是想一心向武,却不料天化弄人,让他没有血脉,终生无法突破武者。

  “既然拥有变强的心,又何须怨天尤人!”虚影老者淡淡道。

  “前辈有所不知,小子虽然资质妖孽,拥有通明玲珑心,却不料是天弃之人,没有血脉品级,终生无望突破武者······”说到后面,秦玄的声音越来越小。

  “哼,狗屁的天弃之人,武道之途本就是逆天之行,何须在乎天弃与不弃!”谈及天时,老者语气中总是带着一丝怒意。

  “前辈教训的是,秦玄受教了!”秦玄躬身道。

  “前辈,您之前似曾说过小子体内有血脉,不知此言是否属实?”秦玄说出了心中一直困惑的问题。

  虚影老者看了看秦玄,淡淡道,“自然属实,老夫还可以告诉你,你体内不仅有血脉,还有不止一种血脉!”

  “不止一种血脉?前辈,此话何解。”秦玄继续问道。

  “小娃娃,你是不是时常会有左边身体发热,而右边身体发寒的症状?”虚影老者开口问道。

  闻言,秦玄面色一惊,惊诧道,“前辈,你怎么会知道?”这是秦玄从小到大一直都患有的怪症,但知道这一怪症只有他爷爷,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而眼前这位老者竟然一口说出了他的怪症。

  “这就是你体内的两种血脉所致,一人拥有两种血脉并不少见,但你却甚是特殊!”老者略有深意地说道。

  “前辈,我哪里特殊了?”秦玄好奇地问道,因为他隐隐感觉,眼前这位老者会让他无法突破的情况出现转机。

  老者略微思索了片刻,缓缓回答道,“自古天地分为阴阳双分,阴阳衍生万物,阴阳虽然同存,却极难合一,天地属性之中,火属阳、冰属阴,是为冰火两极。”

  “老夫之所以说你情况特殊,因为你体内既含有霸道的火属性血脉,又兼存冰属性血脉,而且两种血脉等级不相上下,都是极为霸道的血脉!”

  “阴阳无法合一,冰火也不例外,你无法检测出血脉,就是因为一冰一火两种霸道的血脉相互抵消所致,这种情况,就连老夫也是第一次遇见!”

  秦玄的心头轰然一声,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无法检测出血脉竟是因为自己体内存有两种属性相抗的霸道血脉。

  “咚”秦玄突然朝着虚影老者跪下,低头恭敬道,“还请前辈指一条解决之法,秦玄此生感激不尽!”

  “小娃娃,你这是干什么,说话归说话,下什么跪!”老者连忙开口,秦玄点了点头,站起身子,看向虚影老者。

  “小娃娃,你的情况,老夫也无能为力!”老者轻声道。

  “前辈,连您也没有办法吗?”秦玄仍旧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老者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回答道,“小子,老夫确实没有办法,但你手中的混沌血晶却是可以!”

  “什么?前辈,您说这血晶可以帮我!”秦玄惊喜若狂地看着手中的血色晶石,虚影老者点了点头,更是让秦玄内心激动万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