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先祖遗宝
帝绝心2016-12-16 04:053,281

  看着秦玄,秦山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慈爱之色,缓缓说道,“玄儿,你也别太难过,你父亲未必就落入了太仓家手里,当初你父亲离开时,曾交代他要前往天洲寻找你母亲。”

  “天洲寻找我母亲?爷爷,您知道我母亲是谁么?”秦玄眼神中带着一丝希翼之色。

  秦山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只知道你母亲是你父亲的救命恩人,但我也从未见过你母亲本人,但我相信,你母亲绝非等闲女子,能够从武尊手中救下你父亲,其实力可想而知。”

  听到这话,秦玄心中倒是多了一丝希望,他父亲或许真如秦山猜测那般,并未落入太仓家,而是远在中陆天洲。

  “爷爷,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父亲和母亲,也会让太仓家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血的代价!”秦玄看着秦山,语气坚定道。

  看着秦玄,秦山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和惋惜之色,若是秦玄拥有血脉,哪怕不是一二品那等高级血脉,凭借其天生通明玲珑心的妖孽资质,未来成就也绝对是不可限量。

  奈何老天无眼,秦玄竟然是天弃之人,天生没有修炼血脉,终生无法突破武师,秦山不知为此感叹了多少次。

  秦玄自然也察觉到了秦山眼中的惋惜之色,但他没有说话,而是悄悄地释放出了武师特有的气势。

  突然,秦山老脸一怔,震惊地打量着秦玄,开口道,“玄儿,你突破武师了?”

  秦玄点了点头,回答道,“爷爷,孙儿并非没有血脉,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血脉没有开启罢了,这一次坠下一线崖,因祸得福,开启了血脉,也就顺利突破武师了。”

  “好,好,不愧是我赢家的子孙!”秦山激动道。

  “既然玄儿你拥有血脉,而且还突破了武师,爷爷也就放心把这件东西交给你了!”秦山对着秦玄说道。

  随后,秦玄带着秦山走到陵殿中心那块最大的灵位前,开口道,“玄儿,这是先祖的灵位,你也拜一拜吧!”

  秦玄点了点头,恭敬地对着嬴政的灵位鞠了三躬。

  “玄儿,先祖的灵位下方有一个木盒子,你把它拿出来!”秦山轻声说道。

  秦玄蹲下身子,伸手在灵位下摸了摸,果然有一个黑色的木黑子,盒子只有拳头大小,也不重。

  “玄儿,虽然我们赢家昔日辉煌无比,顶尖功法、天材地宝比比皆是,但因为那场变故,遗留下来的却是极少,这木盒子内的东西,乃是先祖当机缘所得的一件至宝!”秦山轻声说道。

  闻言,秦玄轻轻打开盒盖,发现木盒内仅有一枚黑色的戒指,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拾起黑色戒指,秦玄有些失落道,“爷爷,这戒指就是先祖最珍贵的至宝!”

  秦山点了点头,开口道,“玄儿,这枚戒指名为妖灵戒,是一件空间圣器,内有方圆五千丈空间,可以收纳活物进入戒内空间。”

  “什么?这戒指是一件空间圣器!”秦玄震惊道,空间圣器乃是圣器中最特殊、最珍贵的存在,比帝器还要稀罕,秦玄没想到自己手中这枚黑色的戒指竟然是一件稀罕无比的空间圣器。

  但秦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郁闷,空间圣器虽然珍贵,但对先祖千古一帝这等盖世人物而言,顶多算是一件不错的宝贝,绝对算不上是至宝。

  “这妖灵戒的存在,即使在当年的赢家,也只有极少数人知晓,正是如此,它和它里面的至宝才能一直保存在我们赢家手中!”秦山淡淡说道。

  “它里面的至宝?爷爷,你刚才说的至宝不是指妖灵戒么?”秦玄问道。

  闻言,秦山笑了笑,淡淡说道,“玄儿,你还是太小看赢家了,血灵大陆第一家族的名头可不是盖的,先祖何许人也,空间圣器虽然稀少,但在他老人家眼里,永远也算不上至宝。”

  “嘿嘿,孙儿刚才还在郁闷呢,先祖他留下的至宝怎么会只是一枚戒指,原来是另有所指!”秦玄笑道。

  “你小子,好了,玄儿,你先将妖灵戒认主,认主后你就会知道那件至宝究竟是何物了。”秦山点了点头,秦玄咬破食指,轻车熟路地滴了一滴血在妖灵戒上,很快便认主成功了。

  当他将意识探入戒内空间时,妖灵戒的戒内空间庞大无比,如同一方小世界,但秦玄已经认主成功了,只要他想,意念可以随时达到戒内的任何一个角落。

  仔细探查一番后,秦玄略带郁闷地看向秦山,沉声道,“爷爷,这妖灵戒内除了一枚黑色怪蛋空无一物,哪里有什么至宝!”

  “嘿嘿,玄儿,那枚黑色的怪蛋,就是爷爷口中的至宝!”秦山笑道。

  “什么?那枚黑色的蛋就是先祖留下的至宝!”秦玄难以置信地说道。

  秦山点了点头,淡淡说道,“玄儿,当初先祖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百年内成为血灵大陆武道第一人,是因为先祖曾得到过一场逆天机缘。”

  “什么逆天机缘?”秦玄好奇地问道。

  “一份蕴藏在星核陨石内的大能传承,据先祖所留的手札记载,这位大能名为星辰道人,是太古时期的人物!”秦山回答道。

  “爷爷,什么是太古时期?”秦玄问道,他只听说过上古,还从未听闻有太古,秦山摇了摇头,似乎他也不知道。

  “这是先祖手札上的记载,爷爷也不甚清楚,先祖从传承中得到了一部名为《星辰变》的功法和一门《九天星辰剑阵》的武技,而那枚黑色的蛋,也是星辰道人所留的宝物之一!”秦山淡淡说道。

  “这枚怪蛋是星辰道人所留之物,那岂不是有一千多年了,这蛋还有生机吗?”秦玄淡淡说道。

  “一千年,那玄儿你可说错了,据手札记载,这枚怪蛋至少存在万年了,先祖得到后,便一直用灵阵抽取元晶内的能量供其吸收,无奈的是,如今千年都过去了,那枚怪蛋却没有丝毫变化。”秦山淡淡说道。

  现在秦玄算是知道为何先祖会将这枚怪蛋视为至宝了,先不说是星辰道人所留之物,仅凭万年生机不灭这一点,就足以看出这枚怪蛋的不凡之处。

  “玄儿,这枚怪蛋你可一定要妥善保管,毕竟是先祖的遗物,这道虚影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接下来这件事也很重要,你须牢记,切不可外传!”秦山面色严肃道。

  秦玄点了点头,应承道,“爷爷放心,孙儿知道的!”

  “当年先祖将《星辰变》记住后便彻底毁了,但《九天星辰剑阵》这门惊天武技,先祖却是留了下来,被先祖封印在了大秦帝王玉玺之中。”秦山轻声说道。

  “封印在帝王玉玺中?爷爷,那岂不是这门武技落入了太仓家手中!”秦玄惊异道,帝王玉玺,乃是镇压帝朝圣运的至宝,当年太仓家掌控了大秦帝朝,不用想也知道,帝王玉玺定然落入了太仓家。

  “玄儿,你也太小看先祖的手段了,帝王玉玺确实在太仓家手中,但太仓家却得不到《九天星辰剑阵》!”

  “唯有赢家嫡系子孙的精血方能开启帝王玉玺内先祖的封印,更何况太仓家根本就不知道先祖将《九天星辰剑阵》的修炼之法封印在了帝王玉玺内!”秦山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先祖还真是深谋远虑啊!”秦玄感叹道。

  这时,秦玄突然发现,秦山的虚影竟然在慢慢的消散,眨眼间,双腿已经消失了,“爷爷,你······”

  秦山笑了笑,轻声说道,“玄儿,爷爷已经死了,这只不过是一道虚影罢了,时间到了,自然该消散了,不必难过。”

  “赢家复仇的担子,今后就交给你了,小心太仓家,实力不够切不可贸然暴露赢家子孙的身份!”说完,秦山整个人便彻底消散了。

  “爷爷!”秦玄跪在地上,双眼微红,这个世上,最疼爱他的人,这一刻彻底离开了他,心中那份苦痛可想而知,哪怕他再坚强,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

  “血衣门、太仓家,我秦玄定要你们血债血偿!”秦玄仰天怒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恨意和悲痛。

  “小子,看开点吧!”不知何时,天老出现在了秦玄身旁,安慰道。

  秦玄抹了抹眼角,将留影石摆在先祖灵位前,然后对着灵位磕了三个响头。

  “天老,我们走吧!”起身,秦玄对着天老说道。

  “小子,先别急,老夫有些事要告诉你!”天老淡淡说道。

  闻言,秦玄点了点头,回答道,“正好,我也有事想要请教天老。”

  “小子,老夫要告诉的是那枚怪蛋的来历!”天老一脸严肃地说道。

  “天老你竟然知道那枚怪蛋的来历!”秦玄震惊道,他正好想问天老那枚怪蛋的来历,却不料,天老也有此意。

  天老点了点头,开口道,“若非今日亲眼所见,打死老夫也不相信世间竟然还有那等恐怖之物的后代存在!”天老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畏惧,这让秦玄对着怪蛋的来历更为好奇了。

  “天老,你口中的恐怖之物到底是指何物?”秦玄追问道。

  “太古邪兽!”天老许久之后方才吐出四个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脉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