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2017-01-04 22:442,392

  梵洛先生死了,我依然是希尔加德的女主人,夏林先生娶了我。

  梵洛先生死了,被我和夏林先生杀死的。

  我对夏林先生说,只有那个恶魔死了,我才能解脱。夏林先生没有信,却做了。

  梵洛先生死的时候是笑着的,还是那么的美,明明知道我下了毒,还要喝下去的梵洛先生好自私。

  梵洛先生好自私。

  自私的是你吧,薇拉。我亲爱的小薇拉到底想要什么?

  我最爱的薇拉,我仅有的薇拉,你想要什么?

  我只是想要梵洛先生爱我,

  是这样吗?

  棺材里的梵洛先生笑的讽刺又凄凉,是高高在上的神对藐小的人类的轻蔑。

  对,我喜欢这样的梵洛先生。

  夏林先生宣布了我和他的婚礼。

  家族里的人难看的看着我们。

  夏洛特小姐,那个喜欢夏林先生的小姐,冲了出去。

  没关系吗?连环凶案的凶手不是还没找到吗,我这样问夏林先生。

  夏林先生对我笑着。

  我经历了两次令人嫉妒的婚礼。

  婚礼上,哥哥痛苦的看着我。

  啊啊,又是这样,不被祝福的人啊。

  对吧,神大人。

  又遇到了那个有趣的先生。

  “西里尔,我的名字。”有趣的先生是这样介绍的。

  我轻笑着,旁边的夏林先生惊奇的打量着我们。

  “我不信神,如果真的有的话,我会想把拉下来,然后锁在身边。”

  先生这样淡淡的说道。我有些惊讶。

  “神不应该被高高的供起来,所有的妄想都是玷污。”

  “可是你不是把他拉下来了吗?”半开玩笑的语气,“所以我才不喜欢神。”先生摆了摆手。

  在我的错愕中先生大笑着。

  “不过,神也没有错,不是吗?”我争辩道。

  “是这样没错,真正错的大概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信众。没有人会对神产生妄想,不允许任何多余感情的玷污,又总是在奢求,那些多余的,不敢妄想却又奢望,把自以为是的感情强加不需要的存在上,这样想想真是自私而又矛盾啊。”

  我和薇拉小姐你都是自私而矛盾的存在。

  这样自私而矛盾的存在。

  婚礼的当天晚上,夏林先生,并没有回来。

  艾博兰先生带来了新消息,夏洛特小姐死了,

  死在了那个连环凶杀案的凶手上。

  在夏林先生的房间发现了染红的夏林先生婚礼上的西服。

  夏林先生不喜欢辣的,

  夏林先生讨厌白色,

  夏林先生喜欢红玫瑰。

  在墓园的不远处,看着被埋入土中的夏洛特小姐。

  还有意外遇到的舅舅站在母亲的墓前。

  那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夏林先生,没有回家。

  夏林先生,没有回家。

  夏林先生没有•••回家。

  修理花束时,郁金香让我停住了动作。

  夏林先生回来了,送了我好看的音乐盒。

  我拥住了夏林先生,身上有着浓郁的血腥味。

  无论神做错了什么,都会得到包容吗。

  夏林先生说,他爱我。

  我颤抖着,吻住了夏林先生。

  夏林先生是我

  ••••最爱••的人。

  是这样没错吧。

  我去拜访了舅舅。

  从舅舅房里出现的打扮艳丽的女人让我轻楞着。

  舅舅理了理衣领,有些歉意落寞的看着我。

  “舅舅和哥哥,是我惟一的亲人。”

  “那夏林先生呢?”舅舅反问道。

  我奇怪的看着舅舅,“夏林先生,是我的丈夫。”我确定道。

  好像,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对话。

  我对夏林先生说了舅舅的事。

  “真好。”先生拥住了我,“比哥哥还好”

  诶?是这样吗?

  那天晚上,我离开了家,来到了墓园。

  梵洛先生的墓前。

  和遇到梵洛先生那天的暴雨。

  可我还活着,所以梵洛先生是爱我的吧?

  梵洛先生是爱我的。

  我的神有了多余感情的爱上了我。

  雨中浑身鲜血的夏林先生拥住了我。

  然后,夏林先生自首了。

  找艾博兰先生自首了。

  以连环凶手案的凶手自首了。

  我是希尔加德唯一的女主人。

  家族里的人说,我是灾星。

  啊啊,确实是这样没错,我杀死了梵洛先生

  我指引夏林先生杀死了夏洛特小姐。

  我拒绝哥哥带回庄园的要求。

  在这里,我的丈夫在这里,

  我最爱的,我的神在这里。

  梵洛先生是我的神,从血泊爬出来,无法玷污的神。

  梵洛先生是我最爱的人,是对神的爱,还有那份多余的爱。

  啊啊,西里尔先生,我好像真的锁住了一个神,然后那个神如我所愿的回到神坛了,如我所愿的抛下多余的不应该存在的离开了。

  END

  明明打算三千字就够了,不知不觉又敲出了那么多字,故事是矛盾的,我心情也是矛盾的。除了其他人物,三个主角的主要心理大概是,薇拉,真正爱的是梵洛没错,但那种爱因为最初印象还多了对神的爱,不过这种矛盾心情,让薇拉认识到对神的爱,而忽视了最基本的爱,信众对神爱是没有奢求的,也矛盾的不希望神的给予,一旦发现多余的感情就会觉得,神落下了神坛,薇拉不希望梵洛掉下神坛,但多余的感情又让薇拉对梵洛的奢求,也就为什么说梵洛自私,梵洛是神,不希望梵洛的给予,梵洛是他爱人,又奢求这种给予,两种身份最终失衡了,爱人的身份让他不断对梵洛的试探,信众的身份让她察觉自己的神拥有了多余的感情,已经坠下了神坛,失去信仰会使人疯狂,所以她杀了梵洛。后来她拥有了夏林,以为夏林会是他的另一个信仰,精神支柱,西里尔的话,发觉夏林模仿梵洛时才发现,她的神只会是梵洛一个,他爱的人只有梵洛,这种感情又不矛盾了,唯一让她终于发现了最开始对梵洛的爱,不是信仰,超过信仰的多余的感情。

  梵洛的话,梵洛的爱是骄傲又卑微的,卑微扮演着薇拉心中那个神,却又骄傲的不允许薇拉除了最基本的爱,多余感情的玷污,所以促成薇拉疯狂,逼迫着薇拉在两种之间进行选择,。他就是薇拉心中的那个神,神坛在深渊,他让自己堕落,不仅是在麻醉,在完善那个神。但就像薇拉的失衡,梵洛同样失衡了,薇拉选择了信仰,梵洛选择了多余的感情。梵洛的失衡换得了没有以外的死亡,薇拉的选择让他绝望,也让他选择在最后扮演那个虚伪的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