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2017-01-04 22:332,761

  父亲妥协了,梵洛先生在舞会上宣布了我是他的未婚妻,好开心,好开心。

  盛大的婚礼上,白色西装的梵洛先生,很帅,笑得很温柔。

  父亲生病了,对我笑得凄凉,为什么啊?我明明嫁给了最喜欢的人,很幸福啊,父亲不应该为我开心吗?

  哥哥离开了,我成为了希尔加德的女主人,今天梵洛先生依旧很温柔。

  梵洛先生的弟弟夏林似乎很不喜欢我,不想让梵洛先生为难,一定要和夏林先生打好关系。

  “哥哥一定没有碰过你吧,还是•••••说爱你都没有过呢?”

  夏林先生这样对我说,真是失礼,令人讨厌的家伙。

  梵洛先生回来了,我对梵洛先生说了夏林先生的事。

  “是吗?”梵洛先生轻笑道。

  唉?仅仅如此吗?梵洛先生的反应仅仅如此吗?

  梵洛先生没有碰过我。

  梵洛先生没有说过爱我。

  梵洛先生•••••

  梵洛先生今天没有回来。

  在街上遇到了艾博兰先生,原来当初的药剂师竟然是警察局署长,我们顺道拜访了舅舅,艾博兰先生很温柔,和梵洛先生很像,太容易迷惑人了。

  梵洛先生没有回来。

  梵洛先生没有回来。

  夏林先生又来了,这个人真的很讨厌呢,

  梵洛先生回来了。

  “哥哥真是幸运啊,有这样漂亮的夫人在家候着。”夏林先生这样冷讽道。

  梵洛先生拥住了我,嫁给梵洛先生后第一次那么亲近。

  那天晚上梵洛先生又走了。

  舅舅来了,给我带来了哥哥的消息,和哥哥同龄的舅舅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太好,是新任的镇长,值得梵洛先生结交的人。

  “舅舅是我的亲人,除了哥哥父亲仅有的亲人。”聊到开心处我对舅舅感慨道,那梵洛先生呢••••

  舅舅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复杂的看着我。

  梵洛先生呢•••梵洛先生又是我的什么呢••••••

  梵洛先生是我最爱的人对吧。

  “微拉,幸福吗?”舅舅临走前这样对我说。

  幸福?为什么不幸福啊,我嫁给了我最爱的梵洛先生,为什么不幸福。

  “还是•••连说爱你都没有过吧?”

  “哥哥,还是没有回来吗?那样的男人到底那里好?”

  夏林先生开始喜欢到家里了。

  梵洛先生爱不爱我,我比谁都清楚。

  梵洛先生回来了,并没有想象中开心。

  他看了沙发上的夏林先生,向我走来,拥住了我,淡淡的玫瑰清香。

  梵洛先生在房里呆了一整天。

  我想去找梵洛先生。

  满是酒精的房里,梵洛先生醉卧在椅子上,从没见过那么狼狈的梵洛先生。

  梵洛先生把我压倒在地上,匕首抵住了我。

  梵洛先生要杀死我。

  像那时候一样,真正认识梵洛先生的那天晚上。月光下,凌乱的房间里,梵洛先生抽出了刚插入女人身上的匕首,鲜红的血溅在梵洛先生的手上,衣服上,脸上,像要拉下神坛上的神一般,那样的神真的能被拉下吗••••••

  梵洛先生一步一步向我若无其事的走来,近乎痴迷的目光盯上了我,始终带着诡异的愉悦。那时候的梵洛先生真的很美,今人窒息的诡异的美感。

  “微拉,真是贪心呢。”梵洛是这样说的,和往常一样笑得温柔说出来的活却比架在身上的匕首。还要锋利。

  “这不是你期望的吗,明明已经得到这么多了,为什么还要奢求不属于你的东西呢,呐,微拉。”梵洛先生的匕首从我脸上划过,带着红色的鲜血,梵洛先生在兴奋,因为我在兴奋,“薇拉的血真的很美。”刀划过手臂,划过双肩,来自身上火辣辣的痛。被血玷污的梵洛先生也很美。“现在的薇拉很美,薇拉怕吗,我会吧刀插进薇拉的心脏,像那天杀死那个女人一样。”梵洛先生在我的胸前比划着,我知道,他能做到,没有害怕,只有和梵洛先生一样的兴奋,被梵洛先生调教的我在兴奋。

  “我感受到了,感受到薇拉的颤动了,薇拉果然是我最喜欢的人。”

  不是爱吗?我有些失望,仅仅如此。

  梵洛先生最终还是没有杀死我,走的时候梵洛先生说,“这是薇拉所期望的,我收到了,所以薇拉•••”

  我愣住了,真是的,为什么梵洛先生能笑着说出这样过分的话。

  “贪心的人永远只能得到这些。”

  真的是,非常过分。

  梵洛先生和往常一样笑着拥住了我,着迷的抚摸着我身上的伤口,似乎比往常多了些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

  梵洛先生走了,那天晚上的事再没发生过,我又回到了原点。

  夏林先生在梵洛先生走后紧跟着来了,看着我刀痕,不同往日的沉默,

  “想离开吗?”夏林先生问我。

  我遥了遥头,已经离不开了。

  飞蛾会扑向给他带来温暖和死亡的火,我只是,在最无助的时候拉下了让人沉溺的更深的深渊。

  梵洛先生,好久没回来了。

  梵洛先生,会喜欢郁金香吗?

  梵洛先生放下了餐刀笑的温柔的看着我。

  “薇拉,又贪心了。”

  我扔掉了郁金香,倒掉了精心为他准备的晚餐。

  “好吃吗?”

  我盯着对面的夏林先生,夏林先生迟疑的点了点头。

  “梵洛先生,不是我太贪心了,而是你太自私才对。”我这样说着。

  对面的夏林先生脸色一黑,扔下餐刀就走了。

  两兄弟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吗?

  艾博兰先生今天有了拜访。

  父亲庄园的附近发生了不少命案,艾博兰先生来时告诉我的。

  父亲不会很危险吗?我想回庄园。

  艾博兰先生真的是警察局署长,真是想不到,这个绅士先生。

  庄园的大家一切都很好,父亲不愿见到我,没关系,能在梵洛先生旁边就够了。

  梵洛先生回来了,带着一身血,温柔而危险的笑拥住了我。

  梵洛先生好自私。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梵洛先生,坐在床头紧紧拉着我的手。

  父亲死了。

  艾博兰先生告诉我的时候,餐桌前的梵洛先生对我笑的一脸温柔。

  我有点想哭。

  丧礼的那天,所有人都来了。

  哥哥苦笑的揉了揉我的头,艾博兰先生向我递来了一束白玫瑰,舅舅就静静站在了一旁。

  “真是可惜。”梵洛先生是这样说的。

  真是过分。

  在举行和梵洛先生婚礼的教堂,遇到有趣的先生。

  先生对这神说,“真是自私啊。”

  我逃离了教堂,那个地方对已经堕落的自己是讽刺吧。

  刀划过手腕,鲜血顺着落下,这次是自己。这种可笑的行为,梵洛先生也做过吧,这样想着,身上的刀插进了更深。

  身边的人都在害怕,为什么。

  醒来,夏林先生在角落沉默着,眼中有我看不懂的感情。

  舅舅痛苦的拥住了我。

  梵洛先生站在门外,却没有进来,所以我没有推开舅舅。

  梵洛先生站在我的床前,已经习惯了的鲜血。

  梵洛先生拔起了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梵洛先生要杀我吗?

  我这样想着,昏睡过去。

  艾博兰先生来看望我。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最近附近又发生了一件案件。”他是这么说的。

  那天晚上的梵洛先生没有笑。

  就淡淡的看着我,像是在看陌生人。

  可以杀掉了吧,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可我还活着,所以梵洛先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