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01-08 08:159,052

  第十一章

  洗过澡出来的田景沅站在自己书桌前擦着湿湿的头发,回想着运动场上那一幕。

  余晓……好像是害羞了。

  “脸红红的,应该是害羞了吧?……是因为我而害羞了吗?”田景沅想着,不由嘴角上扬。虽然她语气依旧冰冰凉凉,也没有对他笑脸相迎。但那酥麻的美好触感仿佛还停留在头顶,他后知后觉的咬着嘴唇,像个小女生一般娇羞的捂了捂脸颊。

  坐在他宿舍等他许久的凌志轩全程看着田景沅那副花痴样子,不由嫌弃。想着转一下他的注意力,凌志轩弯起笑眼:“景沅啊,看哥一眼啊。 ”

  “……”

  “哥给你买了好多零食哦。”

  “……”

  田景沅两次无视令凌志轩有些扫兴的泄了气,可很快又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你要是再不说话,哥就当你默认今晚留哥跟你一起睡了哦。”

  “出去。”田景沅想都没想的回答。

  “你个没良心的,今天是谁帮你拦着子衡哥的?”凌志轩黑下脸,“要不是我,子衡哥早就上去扒了她的皮了。”

  “他敢!”

  “呵呵。”看见自己弟弟瞪着眼珠的稚嫩模样,凌志轩摇了摇头。“在他眼里她就是个迷惑你这个大傻子的小妖精,子衡哥还能放过她?”

  田景沅听完一脸无奈,想着心烦,皱眉责怪着他:“话说回来都怪你告诉他的吧?你要是不说也没有今天。”

  “不是我!”

  “那他怎么会知道?”

  “谁知道!”凌志轩有些委屈的舔了舔嘴,嘟囔了几句。他又看了眼田景沅难掩一脸粉红,无语的叹口气。“就你这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发春样儿……”

  “……”

  “以前还经常去子衡哥的工作室录录音什么的,现在呢?”凌志轩说完连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了。他看着脸色逐渐凝下来的弟弟,难得认真。“多久没去了?”

  “……我只是最近……”

  “无论怎么样,你还有很多该去做的事没有做。歌唱比赛,考语言证书。这些都是你承诺给自己的事。”

  “我知道,我没忘。”

  凌志轩睨了他一会,也不想给他施加什么压力。“子衡哥也是担心你而已,毕竟第一次见你这样,而对方还是……”他说到一半也不继续说了,看着发呆的田景沅,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他书桌前坐下。“今晚你要出去吗?”

  “恩?”

  凌志轩看着懵懵的弟弟,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他。“哥今晚留下来陪你睡!”

  “……”

  “哎呦我弟弟真可爱啊啊啊啊~”

  “哥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田景沅黑着脸无奈,任他像只猫一样用脸蹭着自己的肩膀。

  “哎呦我弟弟怎么这么可爱呢~~”

  在凌志轩不断的“骚扰”之下,寝室里响起一声打人的闷响,紧接着,便是凌志轩凄厉的惨叫。

  何苦。

  ☆°.·☆°.· ☆°.· ☆°.· ☆°.· ☆

  余晓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等了半天也不见小宝跟幻幻的身影。

  “这两个人去哪儿了……?”

  “小鱼~”

  “!!!”

  忽然出现的田景沅吓了她一跳,他温和的笑着,很自然的坐在了自己身边。

  “你怎么在这儿?”

  田景沅挠了挠头,几分羞涩的看着她:“我们说好了去约会啊,等了半天你都没来,我就来找你了。”

  “约……?会……?”余晓嘴上重复了一遍,忽然吓得站了起来。“约会???!!”

  “是的呀。今天是我们的四周年哦。”

  “……”她惊恐的盯着眼前的田景沅,用力的眨了几下眼。四周年?四周年怎么回事?和田景沅的四周年?搞笑呢?思前想后怎么都觉得不对,她问道。

  “小宝呢?”

  “她早就嫁人了啊。”

  “嫁人了??!!”余晓难以置信的退了一步,看着一脸淡定的他,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嫁谁了?”

  “A市承包肉制品美食的钻石王老五啊。”

  “……那幻幻呢?”

  “她在家坐月子呢啊。”

  “你TM说啥???!!!”余晓完全搞不清状况。“坐什么月子??!!谁的孩子???!!”

  “A市承包话梅制品的钻石王老五啊。”

  “……”余晓神经兮兮的转着眼珠,目光定格在一脸傻笑的田景沅身上。“告诉我 这 都 不是 真的。”

  “嘿嘿嘿嘿,就差我们了。”他挠了挠脑袋,红着脸说道。“要不我们今天去领证吧。”

  “……”余晓再也没能压制住内心的崩溃,瞳孔地震般颤抖着。

  这都什么鬼……

  四周年什么鬼?嫁人什么鬼?坐月子什么鬼?

  TMD领证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她抓狂的自我崩溃时,田景沅脸色顿时变了。

  “怎么?你玩儿过了就想不认了?”

  “……玩儿过……不认……”

  “让你摸脑袋,也让你摸腹肌了。昨天还说以后会好好对我,怎么今天就这样了?我的青春都给你了,你就这么对我?”田景沅望着她,眼里满是难过的情绪。“余晓,你在玩弄我吗?”

  看着一脸认真说话的田景沅,余晓还是不敢相信。可就是这样一幅令人心疼的可怜模样,让她的心揪成了一团。

  “余晓,我恨你。”

  田景沅说完扭头便消失了。还没等她反应,忽然围过来一群女生。她们一个个叉着腰,对着余晓指指点点,嘴上也不停的骂着她。余晓想离开,却被她们重重围住。就这样你推我推你,她一个不小心被人扔了出去,肚子正巧撞在桌角上。她捂着自己绞痛的小腹,因那掌心传来的粘稠触感而愣住。再一抬手,不禁倒吸口凉气。

  “血啊啊啊啊啊!!!!!!!!”

  惊醒的余晓大口喘着粗气,还未从梦境中走出,一时看着宿舍发怔。

  恍然是梦,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腹此时传来隐隐的痛楚,才让她想起昨晚姨妈来了。

  “难怪做梦肚子疼……”

  她自言自语的嘟囔了几句,回想刚刚的梦,虽大部分是哭笑不得,但是想起田景沅那副难过的模样,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可能是醒了之后五感放大,小腹的坠痛也照例折磨着她。疼痛中后悔昨天还喝了冰果茶,更加觉得自己活该。那疼痛使她失去了力气,只能弱弱的蜷在床上。跟小宝跟幻幻交代了一下,今天这课是绝对去不了了。两个人也知道余晓平时疼起来有多痛苦,乖乖的上课去了。

  寝室就剩下她一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疼的无所适从。

  余晓费力的从上铺爬了下来,颤抖着从抽屉里找出自己经常吃的止疼药。接了杯水就将药吞进肚子,也顾不上兑点热水。一连串的动作牵动她的神经,小腹处传来的坠痛越来越强,就连爬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扶着椅子蹲在地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已经挂上额头。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头晕感也加重。虽然每个月都会体验这般折磨,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习惯,可每次依旧如重新堕入炼狱般痛苦。

  半个多小时过去,止疼药似乎并没什么作用。反倒胸口传来的闷热引起余晓一阵恶心。在胃口不断的轻微抽搐下,她还是没能忍住的跑去洗手间。

  吐完之后便觉得疼痛感轻了不少,她深吸几口气便爬上床去。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差不多很快止疼药就会起作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松自己不去想,一会就熬过去了。

  果然,半睡半醒过后,肚子已经没那么疼了。

  庆幸一切都过去了,余晓恨不得爬起来告诉全世界——

  我余晓又活过来了!

  想着自己还是别嚣张的好,毕竟小腹还是隐隐的疼着。

  忽然听见有人打开了门,她没力气去迎接。迷糊了一上午,小宝她们也该回来了。大姨妈把余晓折腾的够呛,才觉得自己有点渴。她窝在床上,弱弱道:“宝……倒点水给我吧……”

  很快,一个杯子出现在她眼前,可那哆啦A梦杯子明明是幻幻的。疑惑的接过杯子,竟发现水是冰凉的。她盯着手中的杯子,不由满头问号:“小宝不是这么粗心的人啊……”

  余晓觉得奇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低头向下看了眼,竟与一双熟悉的眸子对上。

  “……”

  “……”

  “你怎么在这儿???!!!”

  田景沅看着她凌乱的模样,跟着吓了一跳。后知后觉自己竟然在女生寝室,也觉得不好意思。他将幻幻的杯子放回桌上,仰着头看着余晓,尴尬的咧了咧嘴。“嘿嘿嘿嘿。”

  听见这声熟悉的憨笑,余晓确定自己这次不是做梦。

  “嘿嘿你奶奶个腿啊啊啊啊!!!”

  突然出现的田景沅令余晓惊魂未定。忽然想起自己此时一定非常狼狈,快速的顺了顺头发。从床上爬下来,穿着睡衣的她竟有种被人看光光的感觉。别扭的寻思半天,才从柜子里掏出件连帽外套穿上。

  然而见他还一脸傻笑的盯着自己,余晓几分羞涩的把外套的帽子戴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怎么进来的?”

  田景沅听她提问,才软绵绵的答道:“走进来的啊。”

  “废话!还能是飞进来吗?!”

  “哦,我跟宿管阿姨打招呼了。”

  想起宿管阿姨严厉的模样,余晓一懵:“她竟然就这么放你进来了?”

  “没有,我买了盆栀子花给她。”

  “……”叹服着田景沅的机智,余晓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想起他突然前来,她继续问道。“你来女生寝室干什么?”

  “你不是肚子疼吗?来看看你。”

  “……你怎么知道我肚子疼?”

  他听完忽然笑了,掏出手机翻了一会。“我看见幻幻学姐发的说说了。”

  “你怎么还加了幻幻好友?”

  “是她那天加我的。”

  余晓顿时明白了什么,无语的黑下脸来。幻幻果然为了她男神……

  “找到了。”他说完拿起手机给余晓看。

  【某只鱼又因为肚子疼逃课了……生化老师为什么不点名???差评!!!】

  “我要揍死这个小婊砸……”原本还很无语幻幻的嚣张,可是看见田景沅给她的备注,余晓竟觉得好笑。“话梅痴汉,总结的很完美嘛。”

  田景沅见她表情不那么严肃,关心的问道:“肚子还疼吗?我给你带了些药来。”

  他说着将手中鼓鼓的塑料袋递给余晓,那重量振的她一激灵。看了眼里面都是些益气补血的药,她没想到他也不算是小白一只。

  “吃了止疼药好多了。你走吧。”

  “啊……”田柾没想到余晓会这么说,愣愣的盯着她,显然是不想离开。思考了很久,却还是不知道找些什么借口。

  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余晓犹豫着怎么赶他走。可与他对视了一会,竟又觉得害羞,还是任他去吧。

  “你难道不知道女生寝室……不适合你来吗?”

  “我觉得还好啊……没有我哥说的那样内衣到处挂,也没有女生穿着背心乱跑。”

  余晓白了眼淡淡说着的田景沅:“你哥还教你这种东西啊。”

  “他们总觉得我还小,可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该懂的都懂,也没觉得这些有什么。”

  多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她不愿意想太多。觉得口渴,转过身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田景沅注意到她粉色的水杯,轻笑出声:“刚刚犹豫了很久,真是死都没想到那个粉色的水杯是你的。”

  余晓看着自己手中的Hello Kitty水杯,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怎么了?”

  “还以为会用那种纯白色或者纯黑色的杯子。”

  “……我看起来就那么死板么?”

  “倒不是……”他思考了一阵,自言自语道。“看来也是个正常女孩子。”

  目光再次对上田景沅,余晓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无意中看到镜中的自己,没想到竟变成了单眼皮。用力的揉了几下,也不见双眼皮出来,只能叹口气的用连帽衫的帽子遮了遮脸。

  “哈,挺清纯的。”

  余晓转过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瞟了眼笑眯眯望着自己的田景沅,竟然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出去。”

  “啊……”

  “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来看我。”

  “哎,你说……”

  “别转移话题了。出去。”

  本以为余晓多少会心软的田景沅尴尬的愣了下,很快无奈的叹口气,正要离开,却见门被打开了。

  “Hey Yo!!余小鱼你血崩了没?要不要我把我那个大号的纸尿裤借你用?”幻幻蹦跳的走进来,嘴里啃着话梅还不忘损损余晓。

  田景沅被那句“大号的纸尿裤”震撼到了,瞪着圆圆的眼睛说不上是惊讶还是嫌弃的看着幻幻。

  “啊啊啊啊!”幻幻见到宿舍里的田景沅吓了一跳,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瞬间脸色发青双手颤抖。“你你你你……我刚才是跟小鱼开玩笑的。你千万千万千万别当真!”

  “啊……”田景沅有口无心的应了句。

  “恩对,你不用当真。告诉你哥哥姜若奇就好。”余晓慢悠悠的说着,又补了一刀。“告诉他幻幻还是个用成人纸尿裤的尿床少女。”

  幻幻听完瞬间吐了嘴里的话梅核扔了手上的零食奔余晓伸出手去:“啊啊啊啊!!!我要掐死你这个造谣小婊砸啊啊啊!!!”

  田景沅看着余晓被她摇着肩膀,匆匆上前拦了一下:“学姐你淡定,小鱼开玩笑的。”

  余晓听他亲昵的称谓,瞥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田景沅,揉了下被幻幻抓疼的肩膀,冷淡的说道:“叫学姐!”

  “我刚刚看见宿管阿姨那里有盆栀子花,可香了~小……”小宝转身将门关上,转过头看着宿舍中的田景沅也吓了一跳,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宝学姐。”

  小宝见他跟自己打招呼,下意识的笑了,可是想着又觉得不对。“啊……啊……你怎么……”

  “听说小鱼……”

  “叫学姐!!!”

  想着不能再放纵他这样,余晓有些生气的打开门,三两下将田景沅推了出去。回头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小宝还有假装望天的幻幻……还是重新扑倒在床上。

  “肚子还疼吗?”幻幻问道。

  “吃了止疼药。”

  两个人互相看了眼,听余晓语气冷淡,貌似心情不太好。小宝注意到桌上塑料袋里的药,疑惑的问道:“谁买的?”

  幻幻适时的拍了她一下,轻轻摇头示意她别再说下去。而小宝还是满脸的糊涂,瞪着圆圆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

  余晓趴在床上,将脑袋埋在臂弯里。听到小宝的问话一时心烦。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还不知道要欠他多少东西。更何况现在……她发觉自己似乎对待他的态度变了。心烦的时候忽然觉得肚子饿了,余晓抬起头望着床下。“你们吃了吗?”

  “话梅倒是吃了几包。”

  “你能出门吗?”

  余晓看着下面的两人,痛快的从床上爬下来,打开柜子拿出几件衣服。

  “走吧。我们去吃好吃的。”

  ☆°.·☆°.· ☆°.· ☆°.· ☆°.· ☆

  午饭过后,余晓硬拖着小宝跟幻幻两个人陪自己去看了场毫无技术含量的国产恐怖电影。尽管最终结局并没什么鬼神之说,但胆小的她还是全程捂眼。

  晚上随便吃了点,本来在小镇闲逛着,发现小酒馆开门的余晓眼珠一转,兴冲冲的拽着两个人走了进去。

  刚开始两个人还阻止她不让她喝,后来干脆说不过余晓任她去了。一巡酒过去,两个人除了有些兴奋外,还都挺清醒。

  “你可得了吧!”幻幻听完余晓吐槽刚刚的电影,明显嫌弃的白了她一眼。“现在巴拉巴拉的说不吓人?刚才是谁拽着小宝的袖子蒙眼睛来着?”

  “反正不是我。”

  “呵。是谁谁来大姨妈。”

  “……”

  本来这个时间来喝酒的就不多,小酒馆今天的音乐声也不大。幻幻那句“大姨妈”说的嘎嘣脆,令离她们不远处打扑克的一桌人不约而同的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余晓顿觉丢人的遮掩了一下,看着幻幻那股子兴奋劲儿又要爆发,赶紧塞了颗话梅给她,这才让她闭上嘴。

  小宝见幻幻的逗比样儿,噗呲笑了:“还是话梅好用啊。”

  幻幻小嘴鼓捣鼓捣,很快就将话梅核吐了出来。不满的瞪了两人一眼。“干什么啊,我又没喝多。”

  “好好好,没喝多。”余晓点头附和,数了下幻幻眼前摆着的空酒瓶,掂量着一会怎么办。

  “小鱼,你就不怕你们家亨亨怪来查岗啊?”

  听小宝这么一问,余晓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没有给他打电话。考虑到今晚自己另有目的,还是摇了摇头。

  “没事儿,反正他离得远,我干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寻思咱们三个好久没出去玩儿了,出来聚聚。”

  小宝觉得奇怪的歪头看她,担忧的皱着眉:“昨天运动会咱们不是刚出去过么?……”

  “啊,你后来不是走了嘛。”

  “你去哪儿了?”幻幻眯着眼仔仔细细的盯着小宝,那气势像要抽出小皮鞭拷问她。“别跟我们说什么同乡什么的啊。骗李亦儒那种迷弟还可以。”

  难得幻幻这么有眼力见,余晓不禁偷笑一声。果然喝了点酒兴奋起来……什么都敢说。

  小宝迎着两人诡异的目光,想了半天看样子不说也不行了。她有些羞涩的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弱弱的说道:“嗯……我最近喜欢上一个人……”

  “难道你以前喜欢的是家具吗?”

  “别打岔!”

  作为上次看见小宝同一帅哥走在一起的目击者,余晓十分厌恶幻幻这种不合时的吐槽模式。“谁呀谁呀?”

  小宝想着脸唰的红了:“啊……就是一个已经毕业了的学长。”

  “你竟然背着我们搞学长?!”

  “别打岔!”余晓戳了一下幻幻的肩,继续诱导小宝说下去。毕竟这就是她带她们来喝酒的目的。“怎么认识的?”

  “啊……我暂时不能说。”

  “为什么?不靠谱么?”

  “不是的,人特别好,也很有魅力。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介绍给你们……”

  听了小宝的话,余晓跟幻幻默契的对视一眼。她淘气的挑了下眉,刚要继续追问,却忽然看到了什么似的愣了一下。

  余晓回头,目光正撞上想要偷偷溜走的李亦儒。

  原本想要当做没遇见的他本想溜走,见三人死死盯着他,鬼使神差的停了脚步。再看一眼转过头的小宝,尴尬的全身石化。

  余晓瞥了眼小宝,发现她有几分抱歉的咬着嘴唇。又扫了眼幻幻,没想到她已经看向自己,明显是等着余晓先做反应。

  要说人这动物,真的很奇怪。有些事不知道就算了,可惜知道了……就不能当做没发生。若不是有李亦儒跟小宝这档子事儿,估计他这次也能加入到余晓这次临时策划的酒局里。毕竟……

  有个男的傍身多少有点安全感。

  余晓正愁着作何反应,没想到小宝却对他招了招手。

  “过来吧。”

  余晓看着李亦儒惊讶的张大了嘴,突然噗嗤一笑。

  果然啊,小宝这敢爱敢恨坦坦荡荡的性格,是她最喜欢的。

  李亦儒弱弱的走了过来,小心的坐在余晓身边。

  “哎呀。”余晓拍了下他的肩,将一瓶酒推到他面前。“都过去了。”

  小宝被余晓说中心事,也点点头。“没什么的啦。都忘了吧。”

  “啊……我……”

  “干杯!!!”

  幻幻突然举起酒瓶,兴奋的不像样子。可余晓看穿她眼里的深意,也觉得有意思。想必她心里又在吐槽呢吧。这件事其实根本不能就这么过去,不过是互相给个台阶而已。

  一个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借口。

  余晓偷笑的喝了口酒,开启了各种话题。或许是太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话也变得越来越多。小宝和李亦儒都有点晕了,两个人都摆手示意不再喝下去。就只剩余晓跟幻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而余晓觉得差不多,稍有严肃的靠在椅子上,语气也冷淡下来。

  “恩,看来人齐了。我有些话要说。”

  三个人都没预料到她突然的认真,互相看着不晓得她要说什么。

  “呐。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余晓玩着自己的指甲,语气淡淡。“我这个人呢……最痛恨别人出卖我了。可能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明确表示吧。你们以前跟那小孩说的事我就既往不咎了……但是我今天的话已经放在这里了,如果以后你们再做出什么出卖我的事,别怪我真的翻脸。”

  余晓话说完,抬起眼直直的盯着幻幻跟李亦儒,不想太伤感情,还是继续低头玩指甲。

  小宝不太明白的歪了歪头:“小鱼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余晓欣慰的将小宝的凳子拖到自己这边,安心的倚在她肩上。“还是宝最好了。才不会做出那种为了男神卖队友或无脑的跟别人乱泄露朋友的事。”

  “哎,余小鱼。你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啊。谁卖队友啦?你这话说谁呐?”幻幻瞬间不高兴了。

  余晓倚在小宝肩上看着脸色变得难看的她,淡淡道:“不是你吗?用我的事跟他交换了男神的事吧?”

  幻幻听她说完,不禁冷笑一声:“余小鱼,我在你眼里就是个重色轻友的人吗?”

  “主动加田景沅好友的是你吧?是为了姜若奇吧?”

  “我承认,我是为了他加的田景沅。确实也问了不少关于姜若奇的事。”幻幻脸色越发难看,明显是生气了。她停了一会,觉得解释太多也没有,狠狠的甩了一句。“我许嘉幻他妈要是跟他泄露过任何关于你的事我就去死。”

  或许是酒精将所有的情感都放大了,她今天格外的激动。幻幻忽然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过激,叹了口气道:“田景沅从来没有问我关于你的事。无论你信不信。”

  幻幻的坚定令余晓的心动摇起来,一瞬间觉得自己错怪了她。

  “我主动招。”还没反应余晓过来,她身边的李亦儒举起了手。“刚开始确实是我不小心跟他说了些你的事,毕竟我那时候就随口那么一说。而且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李亦儒看着有些内疚,但模样十分诚恳。“拍你上课揉眼睛的照片发给他是我不对……但就真的那么一次,再就没有过。”

  余晓看着明显有些怨气的幻幻还有无比诚恳的李亦儒,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顿时压抑起来,沉默良久。

  看样子错怪了两个人,可又觉得某些地方说不通。就好像她写小说这件事,只有幻幻跟小宝知道,就算是李亦儒出卖自己,也不可能跟田景沅说这些。

  可幻幻又发毒誓说没有出卖过她……

  一阵心烦,余晓又往小宝身上凑了凑。那软软的温暖令她心安,也不想再去计较这件事。

  犹豫着该怎么将氛围挽回,正想再点些酒的余晓看见吧台的一个身影顿时愣住。

  这不是那天跟小宝在一起的男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郑赫一身后跟过的凌志轩拿过酒水单看了一眼,自言自语说着:“今天要是哥请的话当然要喝贵的。”他又看了一会,见没人应他,回头望了一眼。“田景沅,我在跟你说话呢。”

  看见田景沅走进来坐在两人中间,还跟她不认识的那个自然的说着话。余晓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田景沅明明跟她说自己不认识那人……为什么此时又像兄弟般坐在一起?

  身边的小宝忽然一抬手将桌上的玻璃杯碰掉地上,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余晓吓了一跳,想查看小宝有没有事,却见她一脸慌张,眼神不自觉的看向他们的方向。

  “小鱼?”田景沅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她们,看着小宝铁青的脸色,又看了看身边的郑赫一,忽然想起什么。

  余晓看着身边有些慌张的小宝,顿时明白了为什么田景沅知道那么多关于自己的事。

  然而她默默起身,什么都没说。

  田景沅走过来想要跟余晓解释,她却退后一步。

  气氛诡异的要死。郑赫一看着小宝,小宝看着余晓。而幻幻发觉她明显不对的脸色,顿时抓住身边的李亦儒,心中咯噔一声。

  余晓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依然一脸单纯、迫切的想要解释什么的田景沅,想笑。

  原本以为他不是个善用手段的人,可如今就连小宝都收买了……

  还有小宝……一个余晓自始至终完全没有怀疑过的人。

  她拿起座位上的包,脚步轻轻的迈了出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目光淡的……只剩下失望。

  离开小酒馆,才后知后觉的嘲讽自己。

  余晓,如果不曾有过希望,又怎么会失望。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