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01-08 18:574,384

  从小酒馆出来,担心喝了酒外面不安全,余晓还是很理智的回了学校。一路走到操场,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看着操场边的一排空荡的秋千,她缓缓的走过去坐下。无心的摇晃,听着金属环摩擦的声音继续出神。

  大一时新生报到,学院按照每个专业报到的早晚分寝室。本来以为自己是最晚的一个,没想到有两个人比她还任性。

  正当余晓收拾好床铺,幻想着自己会有个难缠的肥胖室友时,一身精致连衣裙的小宝推门进来了。第一次见面,她那晶亮幼圆的眼睛给余晓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借用幻幻的话,“那小婊砸的眼神纯的跟蒸馏水似的”。

  寝室刚开始只有她们两个,没想到相处的比余晓认为的要愉快。可真正的走近,还是在那次之后。

  军训初期的时候,余晓被导员叫去办公室谈话。她说了半天现任男班长的不是,努力的说服余晓当班长。余晓向来与世无争,通过军训这几天观察,也清楚自己所在的班级什么样,当然不愿意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对导员老师说了自己的意向,她却再三让余晓好好考虑,哪怕就当帮她也行。辅导员说的诚恳,余晓也觉得自己再拒绝就有点不识抬举,答应以后会参加竞选。

  军训结束的第一天开班会,余晓就像辅导员所期待的那般走上讲台了。虽承受着现任男班长那伙人的不屑目光,可却依旧坦坦荡荡。

  然而结果,比他少了几票。

  想来正常。毕竟她报到的晚,同寝室的小宝虽说同一专业,却是一班的。同班其他女生又都在五楼住,就余晓一个跟一班住在六楼。自然跟大家不太熟悉。而且男班长善于跟女生这边的联络员“沟通”,自然也拉了不少票。落选不在她意料之外。上去竞选,也只是给导员老师一个交代,毕竟自己尽力了。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继续胜任班长的时候,导员老师却忽然宣布要安排两个班长。

  “一男一女,这样通知事情也方便。”

  这是她的原话。平平淡淡也完全有道理。

  可余晓将那些怀疑的目光记得清楚。叽叽喳喳的议论也听得清楚。坐在众人中略显孤单的她偷偷的叹了口气。从此之后成为众矢之的,已不能避免。

  那时候,她除了会跟彦澄说班级里的事,就是小宝了。她善于倾听,也懂得安慰。

  本以为她是个十足的淑女,直到有一次学院的活动结束,刚回到寝室的余晓听到她在楼下跟别人吵架。她永远忘不了小宝狠狠的指着那女生,吓的对方缩成一团的靠在墙上。

  走廊里回荡着她怒气冲天的责骂声。

  “策划是她熬夜写的,最后是被你们敬爱的男班长临时换了主题才只得了个破安慰奖的!”

  “要不是他小心眼又嫉妒心强,故意弃了余晓的策划方案,拿第一名的绝对是你们班!”

  “别一天天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背后瞎说人家坏话!”

  “有这时间不如照照镜子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low还跟着那傻逼捧臭脚!”

  “以后要是再让我听见你们说余晓坏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小宝说完生气的将那女生手中的塑料牙刷掰断,狠狠的仍在地上。

  “就你们这帮人,真替余晓的付出而不值。换个牙刷刷牙吧!否则嘴巴永远这么臭!”

  转身上楼梯的小宝看到了楼梯上站着的余晓,先是尴尬的愣了一会,很快拽着她回到寝室。看着余晓发呆的样子,她有些后悔自己声音太大,恢复往日跟她说话的那般温柔的安慰她。

  而余晓望着她那双纯净的眼睛,泪水哗的冲了出来。

  那是她上大学以来唯一一次哭泣。

  不是因为委屈,也不是因为被人误解。

  满满的,都是感激。

  感激着小宝的存在。

  感激上天让她遇到她。

  然而正当余晓矫情的抹着鼻涕眼泪,还没来得及对小宝说句谢谢。忽然大开的寝室门将她拍到了墙上。

  “我的天,我刚刚上来时听见有人吵架哎~”

  许嘉幻那小婊砸第一次出现了。

  至于为什么报到这么晚……因为人家任性的不想军训。

  【土豪的世界,你们想懂也没有能力懂。】

  三个人同一寝室。以为被剩下的都是刺毛,没想到却意外的合得来。

  自那以后余晓也不怎么管班级里的事了,做的再多也会被某人抢功,干脆不浪费自己时间了。恢复最初的自己,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不在意别人眼光,活得任性又潇洒。

  嫉妒又怎样,误解又怎样。过的好与不好,各自都知道。更何况,她还有两个好朋友去珍惜。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坐在秋千上回想这些年跟她们的点滴,再想起今晚的事,余晓已经笑不出来。心中对小宝的失望难以言表,不由闭上眼睛不再去想。

  秋千来回晃的吱嘎声将她唤醒,掏出手机,忽然想给彦澄打个电话。

  “喂?”

  听到电话对面彦澄那熟悉的低沉声音,余晓觉得心里暖暖的。

  “为什么不说话啊?”

  “没事……”

  “听起来情绪不高,心情不好吗?”

  她思考了很久,也没能将事情说出来。淡淡的笑了。“想见你。”

  对面的彦澄愣了一下,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吗?”

  “没有。只是想见你。忽然想见你。”

  “……”电话那边的彦澄犹豫了半天,终于开了口。“嗯……我可能月末的时候走不开了……”

  余晓听完有些失落,可知道他也不容易,不想为难他。“没关系,总会见到的。”

  “你每次都这么懂事,反倒是让我不好意思了。”

  听着他欣慰的说着话,被夸奖的余晓只能扁扁嘴:“难道要因为这个跟你大吵一架吗?”将“尽管我很想见你”这句话咽了下去,她深吸口气。“你毕竟也有你的事情忙。我们又不是对方的全部生活。”

  “谁说的?这么拼命的锻炼自己,也是为了以后少让你操心啊。”

  “嘁。天天的就是嘴巴甜。”

  电话那边的彦澄也笑了,思考着怎么弥补她:“恩……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我买给你。”

  “什么都不缺。”

  “恩?女票不是应该最喜欢听男票这么说吗?”

  “如果说我想买的东西前两天就都买完了,你会抽我吗?”

  “那你这个月还有钱吗?”

  本以为彦澄会责备自己乱花钱,可担心她没有钱花的他忽然让余晓好感动。她刚要说什么,却听见身边的脚步声,仰头一看,幻幻已经坐在自己身边的秋千上了。

  她见余晓吃惊,耸了耸肩。一脸“我就知道你这小婊砸在这里”的嘲讽表情。

  想着她在,余晓还是快速结束跟彦澄的对话。“我没事啊。我有土豪幻幻包养。”

  “原来我都不如那只话梅啊。”

  “噗。我不跟你说了,有点事。”

  余晓挂上电话,斜了眼悠闲的幻幻,继续摇着秋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而她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就这样两个人摇晃着秋千,听着那摩擦的二重奏。

  “在等什么?”见幻幻不停的看着表,余晓率先开了口。

  “看你多久才能消气。”

  “也没什么可生气的。”余晓装作无所谓的耸肩。“就是很失望。”

  “对小宝?还是那小甜甜?”

  瞪了眼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她,余晓转过头没有回答。“所以呢?你是来劝和的吗?”

  “啊……当然不是。”她观察着余晓的表情,转而问道。“你还记得自己以后想做什么吗?”

  “……”

  “想做个被人尊敬的作者。可以在家写着自己想写的故事,还可以收到别人的喜爱。是吧?”

  余晓望着身边的幻幻,对她忽然提起这件事有些不解,疑惑道:“为什么忽然说起……”

  “有次咱们三个在操场上喝酒,你对自己写的东西很失望,伤心的跟我们说自己的小说没人气。虽然后来你一个人消化了那些情绪,可小宝记住了。”

  “我知道小宝对我好,只是一时有点失望而已,你不必提醒我。”

  “小宝在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本以为幻幻走常规的温情路线的余晓愣住了。

  “无论你信不信,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望着余晓疑惑的表情,幻幻似乎很满意。“跟田景沅一起的人是他哥哥郑赫一,著名编辑社的编辑,负责挖掘一些有潜力的小作者推荐给大众。他有一个关注数很高的公共推荐博,每个月都会推荐一个新人作者。效果很好。小宝在网上找了好久,才联系上他,没想到竟然是校友。”

  余晓惊讶的瞪着眼睛,忽然觉得自己误会了小宝,可还是嘴硬。“她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早告诉我不就没这些误会了吗?”

  “下个月你生日。”

  余晓彻底怔住了,再也抱怨不出。反倒是责怪自己错怪那样美好的小宝。原来她做的一切,都只是想给自己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不过现在更麻烦的是小宝跟那匹大马吧。郑赫一没告诉她自己是田景沅的哥哥,有点公器私用哦。而且害的你误会了她,估计小宝对他也很失望吧。可是她既然喜欢他的话迟早能原谅的吧?”幻幻一个人自言自语,似乎脑补出什么不得了的。“不过那小甜甜也懵逼了。你还用那么摄人心魄的失望目光看着人家……哎呦啧啧啧,心好痛。”

  “你走!!!”余晓看着她捂住胸口的痛苦表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每想到田景沅,不禁有些头疼。

  可她此时心里只有小宝留给她的感动。

  余晓想着该怎么办,一时懊恼不已。恨不得奔去超市给小宝买一箱肉脯。刚要给小宝发个短信,没想到手机先响了起来。

  是小宝发来的短信。

  【“快回来啦。人家买了面包给你~”】

  每次余晓喝了酒,半夜都会醒来找吃的。久而久之,小宝也便养成了在她喝酒后给她买面包的习惯。

  余晓看着短信矫情的哭了出来,揪着幻幻的袖子擦起眼泪。

  “啧啧啧。矫情狗。”幻幻盯着余晓,嫌弃的撇嘴。

  “你怎么可能懂……你个没良心的……天天就知道舔男神……”

  “我要打死你个小婊砸!”幻幻听完伸手掐过余晓的脖子。“是谁总给你请假的?是谁大半夜跑去药房给你买胃药的?是谁打车带你去医院打狂犬疫苗的?”

  “那小奶狗只是轻轻咬了我一口,破了点皮而已。”

  “闭嘴!你个白眼狼!”

  “我要温柔的小宝~”

  “没有!!只有咆哮的幻幻!!”

  幻幻的模样令余晓发笑,可她笑了几声,还是蹲在幻幻面前,埋在她的膝盖上哭了。

  原来友情真的比爱情更可贵。爱人不可能永远在身边,可朋友却能够在不远处守护着你。

  一时之间又觉得自己幸运,能够拥有这样好的朋友。尽管两个人性格不一,可最终对余晓来说,都是同等重要的。

  幻幻低头看着趴在她膝盖上的余晓抹着眼泪,眼眶也跟着发酸,可还是嫌弃的瞪着她:“你要是敢把鼻涕蹭我裤子上,我就揍死你!”

  余晓紧紧抱着她的小腿没有说话,反而越哭越凶。而幻幻看着余晓,忽然想知道一个问题:“呀,余小鱼。我跟小宝哪个重要?”

  余晓抬头认真的看着幻幻,坚定道:“你重要。”

  幻幻欣慰的一笑:“……为什么?”

  “因为你有钱。”

  “你给我滚!!!”

  余晓看着幻幻暴怒的样子噗嗤笑了出来,松开她的腿站起来,擦着眼泪解释道:“问这种问题就像问我你们两个掉进水里我救谁一样。”

  幻幻眯了眯眼,又逼问她:“我跟小宝掉进水里你救谁?”

  “你。”

  “因为我有钱吗?”

  “不是。”

  “算你有良心。”

  “你爸爸有钱,我救了你,他会给我一大笔感谢费。”

  “打死你个小婊砸!!!”

  “你们是我最大的安慰。”

  这样的话,怎么能轻易说出口。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