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0-09 09:326,829

  第八章

  回想今天跟她多少亲近了些,田景沅便难掩心中的喜悦。一路往自己的寝室走,傻笑着不看路。

  “喂!”

  他转头看向身后叫自己的人,不由一懵:“……哥你怎么在这?幻幻学姐呢?”

  “已经到寝室了。”姜若奇走过去。

  “啊~那就好,免得小鱼担心了。”田景沅松了口气,兀自傻笑。

  姜若奇略有深意地看着他,伸出手拍拍他的肩,示意一起走。田景沅大概猜了个一二,两三步跟了上去:“哥你有话就说吧。”

  姜若奇双手插在大衣口袋,淡淡笑了:“我有什么可说的?说完也没用不是吗?”

  田景沅想了想,解释道:“我……”

  “她很好。”姜若奇打断他的话。

  “真的吗?哥也这么觉得?”田景沅松了口气,欣喜笑着。“哥也这么觉得就太好了。”

  “我觉得她好,是把她当做一个朋友。而你不一样。”他看着表情僵下来的弟弟,语气轻轻。“子衡要是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说你的。”

  田景沅眨眨眼,后怕道:“不告诉他就好了。”

  “大家从小一起长大,谁还不知道你。”姜若奇说完想象了一下子衡的样子,忽然笑了。“闵子衡又会没完没了的给你上课了。从他的初中讲到大学。”

  田景沅根本没听他说什么,回想她刚才说的那番话失神。

  “……在想什么?”

  田景沅赶紧摇头:“没有。”

  姜若奇看了他一眼,也不想追究下去,转而问道:“什么时候有时间?陪哥做一期美食直播吧。”

  “哥你知道我不愿意……”

  “喂!凌志轩都答应我了。你要是拒绝我,那这么多年我都白疼你了?”

  田景沅本想拒绝,可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念头,便痛快的答应下来。

  姜若奇这才满意笑了,看向自己的母校,悠闲地往前走:“啊,真的好久没回来了。”

  田景沅没跟上他,在后面慢悠悠。脑海满是她刚才的话,后知后觉叹了口气。

  即便看尽了世界又怎样。

  为她停下脚步的那一刻,已经不能忘记了。

  ♦ _♠_♥__“ __♥_♠_ ♦

  余晓已经不记得自从那天之后过了多久的宅女日子,要不是第二节有课,她死都不会起床。看着正在梳妆打扮的两个朋友,她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走向洗手间,迷糊刷着牙,觉得眼睛干得不行。

  这两天趁着自己有时间就多码了些字,反正离结局不远了,就当做冲刺了吧。写的倒不是什么感天动地的言情小说,在她眼里,那些都是生活。

  刚开始本想把自己跟彦澄的故事写成小说来着,可想着这一路,真的就是普通情侣间的小互动,并没有什么曲折或坎坷能让她写。后来还是自己脑补一个现实点的故事写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地洗漱完毕,余晓拿着毛巾走出洗手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小宝见她发懵,问道:“什么?”

  余晓撇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幻幻擦了个粉红色的口红,透过镜子看着余晓:“是不是因为那个小甜甜没来找你?”

  余晓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想起田景沅确实这几天比较老实,也没放在心上。

  小宝忽然想起什么:“是不是你们家彦澄没给你打电话啊?我记得以前你们每天都打电话来着。”

  余晓歪头发呆,脑海里仿佛空白一片,要不是小宝说,她都忘了彦澄的存在了:“……好像是的。”

  “是什么啊?!昨晚还打过电话了呢!”幻幻无奈地对她咆哮。

  “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幻幻转身披了件衣服,嫌弃地说道:“你码字的时候能记得什么?”

  余晓想着也是。自己码字的时候总是很认真……忽然有些担心冷落了彦澄,赶紧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却半天没人接。

  “莫非是生气了?……”她寻思着。“他不是那种人啊。”

  小宝看了眼手表,揪了揪两人的衣服:“时间到了,我们快去教室吧。”

  余晓挂下电话,回神拿起自己的包,涂了个唇膏便出门了。

  ♦ _♠_♥__“ __♥_♠_ ♦

  几个人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听课,状态是半梦游着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最后一排靠走廊的位置已经成了三人党的固定座位。

  或许是小宝每次上课都摆满了零食;或许是幻幻为了占这个座位不惜提前半个小时起床;又或许是因为余晓有次杀气腾腾地盯着占了她们位置的那几个同专业男生一整节课……反正从大一起就这样了,无论哪个教室,只要是最后一排靠走廊的座位,就默认成她们的了。

  看着屏幕上放的课件,余晓越发觉得眼睛疼,索性摘掉眼镜看向窗外。直到下课铃声准时的响起,几人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中午去食堂还是小镇啊?”小宝问道。

  余晓揉着眼睛起身:“我都行。”

  目光自然看向幻幻,却听她一声浪叫:“嗷呜~我男神今天有直播,我先回寝室了!”

  幻幻……

  跑 掉 了 。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什么?”余晓翻了个白眼,看向小宝。“有男神,没朋友。”

  小宝捂嘴一笑,宽容道:“噗。没事儿啊,让她有点事情做也很好啊。”

  “你们去吃饭吗?一起吧。”李亦儒忽然走过来,对余晓殷勤笑着,满脸的褶子让她忽然有买个电熨斗的冲动。

  “好呀,正好我们还没想好去吃什么,你有什么建议吗?”小宝单纯地冲李亦儒一笑,询问道。

  李亦儒从大一起跟她们关系就很好,四个人经常玩玩闹闹,有时间就会坐在操场打打扑克喝喝酒什么的。由于他算得上学校里唯一跟余晓比较亲近的男生,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

  “连余晓那高冷怪都能搞定的——交际花。”

  事实上,余晓是觉得李亦儒长得比较安全。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傻得冒油的类型,便放心地让他在自己身边当奴役。

  谁成想他竟然对小宝日久生情。

  余晓见他对自己眨巴眼睛,便也知道什么意思了。转头对小宝说道:“宝,我眼睛疼。要不你们去吧,我回寝室眯一觉。”

  小宝担心地抿嘴:“小鱼你中午不吃饭能行嘛~”

  “所以说你们去吧,随便给我带点东西回来就行。”

  小宝看着她,又跟李亦儒对视一眼,撇了撇嘴离开了。

  余晓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看见李亦儒背着手对她比了个赞,又由衷感慨了一声:“有女神,没朋友。”

  ♦ _♠_♥__“ __♥_♠_ ♦

  刚走出教学楼,刺眼的阳光便让余晓眼睛更加不舒服。没想到眨了几下竟不自觉的流下眼泪。

  “这是要瞎啊……”她从包里掏出纸巾擦着眼泪,后悔自己这两天一直对着电脑。“嘤嘤嘤,我要休息几天了。”

  “哈……哈喽。”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预感不好地抬起头。看清阳光下站着的田景沅,哭笑不得。

  怎么又是他。

  “啊,我这两天为运动会做准备呢。”田景沅率先解释,而她只是轻应了一声。

  谁问你了。

  “嘿嘿嘿嘿。”

  余晓有些尴尬地看着傻笑的他,脑海中想着该怎么摆脱他。

  “哦,对了!”田景沅突然想起什么,从书包里往外掏着东西。“这个眼药水,听说特别的好用。还有这个洗眼液,也不知道哪个适合你。”

  他一个个地从书包里往外掏,递给余晓,光是眼药水就好几种。大大小小的盒子推过来,让她应接不暇。

  “等等!”

  “恩?”

  余晓抱着怀里的东西,叹了口气:“你这书包是多啦A梦的同款么?”

  “哦?”

  看着不明所以的田景沅,她继续说着:“是怎么装下这么多的?而且,你是把所有的眼药水都买下来了吗?”

  田景沅呲牙笑着:“听说很好,所以就都买了。”

  余晓看着怀里大大小小的盒子,顿时觉得难办:“你都拿回去吧。我不用眼药水。”

  “你不是眼睛疼吗?”田景沅歪头。

  那也不能收你送的东西啊!

  余晓定定气,淡淡道:“没事了,我好多了。”

  “……你刚才不还流眼泪呢吗?”

  “我这几天少盯着电脑就好了。”

  田景沅看着冷漠的她,抿抿嘴担心:“可是你上课的时候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真的没事吗?”

  “恩,没……上课?”余晓怔住。

  他忽然笑了,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她看:“李亦儒学长刚刚给我发了张照片。”

  接过他的手机,余晓看着屏幕上李亦儒偷拍自己揉着眼睛的照片,恨得牙痒痒:“这只吃里扒外的大狼狗……”

  “所以还是留下吧。”见他坚持,余晓从包里掏出钱包。顿时看得田景沅懵了:“你干什么?”

  “谢谢你帮我买眼药水。”余晓往外拿着红票票。

  他睁着圆圆的兔眼看她:“这是我买给你的。”

  余晓没理他,继续掏着钱:“没关系,我给你钱。”

  田景沅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皱眉抓过她拿着钱的手,一字一顿地认真道:“我,买给,你的。”

  余晓看着他明显不高兴的脸色,想着自己这样也挺伤人家自尊的,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田景沅发现她软了下来,松开手好看的笑了:“要是觉得欠我的,下周运动会来给我加油就好了。”

  余晓扭头冷漠的地说了句:“我没时间。”

  “那就以后有时间再还给我吧。”

  眨着眼看着面前的他,余晓忽然想知道他这一来一往的招数是谁教给他的。行啊,套路。

  过往的人看着两个人奇奇怪怪的样子,捂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不想让这件事拖的太久,余晓叹气:“走吧,请你吃饭。”

  “好~”田景沅心情很好地应了声,见她背的包比较小,将东西拿回来又放进自己的双肩包。“我帮你拿吧~”

  “……”

  看着他乖乖背上双肩包,余晓后知后觉自己竟然失算了。说好的高冷说好的傲娇现在在他那里根本不好用了。田景沅他……

  暴 风 成 长 了 。

  ♦ _♠_♥__“ __♥_♠_ ♦

  找了家在小镇算是中上的餐厅,余晓心中盘算,怎么都要将眼药水的钱抵过才行。否则只要有亏欠就会没完没了。

  田景沅这傻白甜将药房所有种类的眼药水都买了,最主要的是……洗眼液贵啊啊啊啊啊啊!!!!

  崩溃地想着前几天自己用刚发的稿费买了那么多衣服,余晓想死的心都有。还以为这个月终于摆脱了吃土……呵呵,天真。

  田景沅翻看着菜单,侧头皱了皱眉:“这些……你能吃么?”

  “你能吃就行。”

  “啊……”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菜单。“那就随便点点东西吧。夏威夷海陆汇披萨?”

  “芝心的。”

  “红酒牛小排?”

  “全熟。”

  “小食A餐?”

  “B餐不行么?B餐有薯条。”

  “好,就这么多吧。”田景沅说着打了个响指将服务生叫过来,将刚才商量的菜品又重复了一遍。

  余晓拿过服务生端过来的柠檬水想喝,却被田景沅一把拿走。他没在意她的目光,对服务员礼貌笑笑:“再麻烦你帮我煮一碗白粥。”

  余晓懵懵地看着服务员有些为难的脸色,在想他是不是疯了:“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粥……”

  “既然有炒饭一类的,也就可以做碗清粥吧。”

  服务员迎着他的目光,有些为难:“啊……这个……”

  “麻烦你了,她胃不好,只能喝粥。”

  “啊,好。”被他诚恳的眼神打动,服务员答应后离开了。

  见服务生走远,余晓才回神瞪了他一眼。想要拿过柠檬水喝,却又被他拿走。顿时有些被惹毛的感觉:“拿过来。”

  “喝粥吧。”

  田景沅的不为所动更让她闹心,无奈道:“我只是吃不了太难消化的东西。再说我要是喝粥的话刚刚点的吃的怎么办?”

  “我吃。”

  “……你这是在长身体么?吃那么多?!”

  田景沅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我成年了。”

  “哦。”余晓无语地应了一句,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继续吃这顿饭。可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欠他的,还是忍了下来。“我去洗手间。”

  田景沅看着离开的她,迅速的掏出手机:“哥,救命啊。”

  施森弈接了电话后有些诧异:“啊?怎么了?”

  “我我我我我跟她单独吃饭呢。”

  “啊?”

  “她她她她请的。”

  电话那边的施森弈听自己弟弟开始结巴,不免笑了:“突然请你吃饭?”

  “不是,是因为我买了点眼药水给她。”

  “Ayo~因为一瓶眼药水就请你吃饭了?看样子有希望啊。”

  听完森弈的调侃,田景沅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好了:“真的吗?哥,我我我我好紧张。”

  “镇定点,别忘了你身上还流着咱们家祖传的冷都男血脉。”

  “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按照上次哥跟你说的,不停地夸她!”

  “啊……能行吗?”

  “女孩子最喜欢别人夸她了!你就尽管上吧!”

  “哦哦哦,我试试。”

  “再就是……”施森弈忽然坏笑起来,“壁咚她!”

  “恩?壁咚是个什么玩意儿?”

  “当我没说。”想起自己弟弟还是个小纯情,施森弈不免黑下脸来,想想继续说道。“那就突然间的抓住她的手!让她的少女心不停狂跳!”

  “嘤嘤嘤,好羞耻的样子~”

  “总之无论如何不能轻易表现出你的任何情绪,时刻保持一张帅气的扑克脸,懂吗?”

  “哦哦哦,我记住了。”田景沅点点头,看见余晓从拐角处走回来。“她回来了!我先挂了!”

  余晓远远走来,看见田景沅挂下电话后的一副严肃样子有些奇怪:“出什么事了么?”

  “没有。”他毫无情绪。

  “……你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

  “没有。”

  “……???”看着奇怪的他,余晓眨了眨眼睛,而他则是……死死盯着自己。

  “ 衣 服 很 好 看 。 ”田景沅语气生硬,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哈?你说这件?”她低头看着身上的卫衣苦笑一声。“商场里有得是。”

  “ 裤 子 很 好 看 。 ”

  “牛仔裤……不都一个样子吗?”

  “ 鞋 子 很 好 看 。 ”

  “……”看着如机器一般说着话的他,余晓有点怀疑他话的真实性。这到底是夸她呢?还是觉得她今天的风格他不喜欢所以讽刺自己呢?

  “ 包 包 也 好 看 。 ”

  田景沅犹如精神病一般地自说自话,余晓却冷下脸来:“你要是再跟一个机器人似的这么说话,我就走了。”

  “为什么?!”他吓了一跳,这才恢复呆萌的样子。

  “因为讨厌。”

  听完她的话,他眨着无辜的眼睛,不禁懊悔:“讨厌啊……”

  余晓靠在座位上,看着他一反刚才的冷漠脸,无语地哼了一声:“你这是……间歇性的精神分裂吗?”

  “啊,不是。恩……”他尴尬地握了握拳,想要解释却觉得无从说起,只能内心反复咒骂着森弈。

  正当余晓琢磨着他这个人,服务生便端着食物上来了。也包括他刚刚要的那碗白粥。

  想着尽早结束跟他一起吃饭,她快速地拿起餐具。

  “哎!”他拦下要吃披萨的她,担忧地皱着眉。“你能吃吗?”

  余晓闭上眼睛冷静了一秒,睁开眼还是闹心:“你以为我是玻璃胃吗?再管我我就走了啊!”

  “哦……好。”

  看着面前的精分少年,她有些烦躁。大口大口嚼着披萨,企图快速结束这顿饭。

  “喝点吧。”

  “……”看着他小心翼翼将那碗粥推到自己面前,余晓有点无奈。好好的西餐厅竟然能为她做碗粥也是难得。更何况这还是他一番心意。

  一边拿着勺子喝着粥,另一边拿着叉子吃披萨……除了她也是没谁了。而他则是默默的有些开心,也大口吃起东西,腮帮子鼓鼓的,很有吃相。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余晓一跳。看见来电显示上的彦澄,她有那么一瞬心惊。

  瞟了眼对面坐着的田景沅,她犹豫了一下,可还是接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彦澄听电话那边久久没动静,问道。

  “刚刚听见。”

  “恩。我今晚要去聚餐,学院里所有的导员助理都去。”

  “恩,去吧。”

  “可能会喝酒,所以跟你报备一声。”

  “恩,没事,我知道了。去吧。”余晓语气淡淡,尽量不带任何情绪。

  “哎?今天这么好说话?”

  “我在外面呢,有点忙。”余晓抬眼看了下田景沅,他正切着铁板牛排没注意谁给她打的电话。

  “忙什么?这个时间是饭点啊。”

  “哦,吃饭呢。”

  “跟幻幻还有小宝么?”

  “……恩,对。”她无心应着,第一次这么迫切地希望彦澄赶紧挂了电话。

  “啊嘶!”余晓话音刚落,田景沅便因为手不小心被铁板烫到而叫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彦澄顿了一秒,问道:“我听到男生的声音了,还有其他人?”

  余晓看了眼并无大碍的田景沅,琢磨着如何回答。拨了拨碗里的白粥,对着电话那头的彦澄说道:“没有,那是别桌的男生。”

  田景沅看着自己的手,听她说完顿时定格在那里。她在……解释什么?

  “啊,这样啊,那你们继续吧。我也收拾一下走了。”

  “恩,早点回寝室。”

  听彦澄挂下电话,余晓这才松了口气。表面上风平浪静,可心却快跳出来了。

  她放下电话后目光对上猜到什么似的田景沅,躲闪地继续吃着东西。

  田景沅看着她放在手边的手机眨了眨眼,分析她刚才的言行,对于是谁的来电也猜到了一二。手上的食物再也令他提不起食欲,可考虑到她,还是默默吃着。

  或许,换个想法,他应该觉得开心才是。

  至少余晓为他……

  说了谎。

  -

  晚饭还是田景沅偷偷结了账。

  回寝室的一路上两个人都莫名没什么情绪,所以没说几句话。

  此时夜已经深了,余晓躺在床上,望着桌子上摆着满满的眼药水和洗眼液,竟忽然觉得胃疼。捂了捂灼疼的胃,后悔今晚吃的太快。体会那令人夜不成寐的折磨,仿佛心中的愧疚更多。

  毕竟……

  这是她第一次跟彦澄说谎。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